宣布机密注销 马除弊首刀朝扁砍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到死都不能透露”?“国务费”卷证等机密列等被马英九全部注销,陈水扁只好引胫受戳了!

中评社台北8月6日电/陈水扁、吴淑珍夫妇所涉的“国务机要费”案,“总统府”下午正式宣布,将陈水扁列为绝对机密的“国务费”卷证等机密列等全部注销,使司法得以顺利进行审理。“总统府”发言人王郁琦上午表示,因为马英九已逐一审视过所有的资料与卷证,认为这些资料卷证无一应列为机密。

台湾民间建议马英九应积极除弊、让“国务机要费”文件解密声浪近期高涨。马早在7月14日台湾高等法院驳回陈水扁“机要费”案返还物的抗告后,就指示核心幕僚研究解密、降密的问题。如今,全案厘出轮廓,被陈水扁列为绝对机密的“国务费”卷证等机密列等全部宣布注销,马英九除弊的第一刀,就砍向陈水扁!

王郁琦上午接受媒体访问表示,由于它们自始就不应成为机密,因此自然应以注销的作法,较符合全民的期待。因为外界一直使用的所谓“解密”、“降等”,反而是指它们是应成为机密,但因为条件改变或时间变迁,已无加密的必要而解除其机密。“总统府”是采取“注销”,而非“解除机密”或“机密降等”的作法,是经过思考的,

台湾《联合晚报》报导,王郁琦上午表示,“总统府”立即将此一决定,发出公文给相关司法部门及单位,司法即可很快地引用有关卷证或凭证,进行司法的审理。

王郁琦强调,“总统府”只考虑一件事情,就是判断整起“国务机要费”案的卷证资料,是否足以为“国家机密”,至于陈水扁及其夫人吴淑珍所涉的司法案件,是由检调及法院去决定是否涉及不法,“总统府”对此不表示意见,也没有意见。

陈水扁去年列为绝对机密的这些“国务机要费”卷证资料,共有五类,但可以粗为两大类,一类为单据,一类为笔录。而细分五类,则是包括一、90年到94年的君悦饭店的发票明细表。二、89年1月到95年6月的“国务费”全部支出单据。三是 89年1月到95年6月底的“国务机要费”相关资料,包括预算书、分配表。第四是89年1月到95年6月的领款人签收的支出传票影本。第五是陈水扁及本案相关涉案人或证人的侦讯笔录及笔录的相关附件。

王郁琦表示,以两大类区分,第一种是单据,所谓单据就是发票的号码及品项等,跟“国家机密”保护法所称的足以影响国家安全的资讯、资料完全无涉,本就不应列为“国家机密”。第二种是侦讯笔录,这一部分因笔录是检察官所制作,纵如有涉“国家机密”,也应由检察系统报请“总统”是否列为机密,陈水扁却自行决定列入机密,在程序上有瑕疵,且法院及检方都认为笔录内容并无机密可言。

综合以上情况,加上已全部逐一审视所有的单据及卷证资料,王郁琦说,“总统府”认定无一可列为“国家机密”,因此全部予以注销。

定案! 马“注销”“国务费”机密档案

另据tvbs报道,“国务机要费”的机密档案,究竟要不要解密?“总统府”今天终于有了答案,马英九已经确定,要“注销”“国务机要费”的绝对机密档案。

几个月来“总统府”审慎检视,认为“国务机要费”档案并不涉及机密问题,因此今天上午决定,要注销“国务机要费”的机密设定。

“国务机要费”中的六大卷证,包括南线专案等文件,被陈水扁列为机密,使得侦办上出现困难;之前“总统府”方面同意检调侦办这起案件时,可以使用机密档案,但寻求“法务部”的解释,认为机密档案是不可以复制的,侦办再度受到阻挠,因此“总统府”方面今天决定注销机密。

所谓“注销”和“解密”有认知上的不同,“解密”表示该档案曾经是机密,如今进行解密,而注销则意味着该档案原本就不是机密,因此进行注销。

下午“总统府”方面由秘书长詹春柏召开记者会说明整个决定注销机密的过程。根据“国家机密”保护法第20条规定,原核定机密的机构(“总统府”)同意的话,就可以使用,但是使用上仍要遵照“国家机密”保护法第25条规定。

尽管如此,但司法单位据此规定进行司法程序时,发现仍有不足,因此在6月初和“总统府”方面连系,希望可以解密处理,以便“高检署”持有的资料可以继续使用,对此“总统府”方面谨慎看待,调阅多方资料后,认为其中并无涉及“国家机密”保护法,也就是“经披露后会危害到国家利益或伤害国家利益”,因此决定以注销机密处理,整个过程合乎“国家机密”保护法第10条规定。

至于注销“国家机密”等级的档案,包括了2001年到2005年度,“总统府”提供君悦饭店开立的统一发票,报支“国务机要费”的明细表、2000年1月1日到2006年6月30日,“总统府”支领“国务机要费”检具的单据、2000年1月到2006年6月30日,“国务机要费”相关的资料,包括7本预算书、7份“国务机要费”各月份的分配表、“国务机要费”支出报告表影本、2000年1月1日到2003年6月30日,经领款人签收用印的支出传票影本等,都注销机密等级。


即时分析:“国务费”解密,扁还死鸭子嘴硬?

中评社台北8月6日电(记者 黄惠玟分析报导)台湾“总统府”今天以“注销”的方式为“国务机要费”案解密,检调方面立即可以查阅“国务机要费”案相关资料,现在陈水扁除了打“宪法”官司,就是把此案推到机密外交,且坚持有关机密外交的部分,“到死都不能透露”,只是扁的这个死鸭子嘴硬方法,民众可以信服?

“国务机要费”一解密,目前在台北地检署审理的“国务机要费”案即可立即审理,特侦组也可以着手调查陈水扁可能涉案的部分。因此,吴淑珍请假16次不愿出庭的情况,恐怕再也无法得到特权,而陈水扁恐怕也得上法庭说清楚。

不过,陈水扁还是可以用打“宪法”官司的方式钻法律漏洞,其次,就是用遭到国民党打压的哀兵政策,寻求社会及舆论的同情,只是,这个手法用了太多次了,民众和媒体会不会再相信,恐怕很难吧!而且,声请“释宪”也挡不住司法调查,扁再会钻法律漏洞,这下也很难了。


注销机密案 高志鹏:陈水扁考虑控告马英九

绿委高志鹏(左)及陈亭妃(右)认为,马英九的动作,只是在挽救直直落的民调。(中评社黄惠玟摄)

中评社台北8月6日电(记者 黄惠玟)“总统府”宣布注销“国务机要费案”机密,让民进党“立法院”党团相当不以为然。扁嫡系“立委”高志鹏下午痛批,这是马英九“总统”为抢救跌跌不休的民调,使出的打扁杀手锏,用意就是藉由打扁,抢救民调。


高志鹏也透露,扁应该会对马英九提出告诉,因为,马英九的这个动作不只“违宪”,更是违法,马恐怕涉及内乱外患罪及侵犯前任“总统”职权,未来扁将在保守机密及为自己辩解中陷入两难,这对宪政实在是严重的伤害。


高志鹏指出,民进党对于马英九用注销的动作觉得不齿,马英九为了抢救自己的民调,使出这种斗争的手法,自甘堕落至此实在让人又好气,又好笑,事实上,马英九再怎么打扁,也无法让经济好起来,马脚已经露出来了,马会让人看破手脚。


民进党“立委”陈亭妃则痛批,马英九不是要拚经济吗,怎么现在开始拚政治,难道真的是因为民调直直落?还是要转移县市首长出访伤害国民党形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