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文化热催生出一批文化怪胎——“学术超人”,

郭春生:

在《朝鲜日报》的辟谣文章中,该报记者李明振从北京发回的报道还表示,有关韩国人主张越国美女西施和毛泽东等也是韩国人的说法,毫无根据。联系到此前韩国联合通讯社就韩国要求为汉字申请世界文化遗产一事辟谣,可见韩国受“某某某历史名人是韩国人”的这种谣言困扰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过,至少下面这些消息确实是从韩国传来的:比如“梨花女子大学教授郑在书宣称中国《山海经》中提到的炎帝、蚩尤、夸父及风伯等东夷系的神,均在高句丽古墓壁画中出现,很多神话传说都源自韩国”、“韩国是活字印刷术的起源国”、“2005年前后,韩国人将‘江陵端午祭’申报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以及前不久的“韩医针灸将成为国际标准”等等。所以,韩国的历史学研究被中国网友“恶搞”,也不是无因之果。



韩国之所以出现这种“雄心勃勃”的“学术超人”,有时候是发展旅游业的需要,有的时候是过分膨胀的民族自尊心在作祟。


在当今激烈的国家竞争中,文化软实力是国家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于是,国与国之间对文化所有权的争夺也日趋激烈。


韩国一些“学术超人”的努力,似乎是为了实现一个目标:要让世界相信,朝鲜半岛是东亚文化的真正发祥地。


其实,朝鲜半岛地处汉字文化圈的边缘地带,其文明与文化构成汉字文化圈的一部分,在半岛上发现一些文物并不奇怪,它们正构成汉字文化广泛传播的佐证。作为学术研究,认为这些文物是“韩国有某某某的发明”的证据,那自然是一家之言,只要有过硬的证据、扎实的论证,都是可以讨论的。但要是论证的逻辑有明显漏洞,论据牵强附会,却贸然抛出结论,难免给人治学不严谨的感觉。


韩主流学者也痛恨“学术超人”


近些年,韩国的工业品冲出亚洲,韩剧在中国也成为潮流。这体现出一个国家的雄心:不仅要做工业大国,而且要做文化大国。为增强国家的文化软实力,韩国政府和各大财团大力扶植文化事业,设立各种研究机构,资助研究课题,推动对外文化宣传。


应该承认,韩国政府的文化政策成效显著,文物保护工作做得非常细心,文化发掘异常深入,比如一些古代书院、寺庙完整地保存下来,向游人显示着韩国文化的底蕴。韩剧则以其特有的细腻吸引了许多国家的观众。


但是,文化热也催生着一些文化怪胎——“学术超人”,他们挖空心思找题材,在没有科学论证时就匆忙将结论公之于众,借以欺世盗名,达到名利双收的目的。这种现象在自然科学领域也有体现,从事克隆研究的黄禹锡教授学术造假,就是个“地球人都知道”的国际丑闻。而爱国热情颇高的韩国普通民众缺乏辨别能力,对这种“振奋人心”的“成果”自然喜闻乐见。


笔者今年曾在汉城大学做访问学者,汉城大学的同行给笔者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作为韩国名牌大学的研究者,他们都能以客观、理性的角度来看韩国在国际社会的地位,对一些国际问题的看法也非常严谨。在与笔者的交谈中,他们也对韩国学术界目前这种不良的倾向深表担心。


让国人重视传统


另外,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近来韩国的一系列文化“发现”,竟是要“夺走”国人认为不容置疑的“传家宝”,自然引起不少国人的愤慨。这是坏事,但也是好事——它加强了我们对传统文化的重视,让很多国人主动接受了传统文化教育。


正确的应对方法自然是以理服人,先以有力的科学论证说明问题,让那些所谓“发明”、“发现”成为无稽之谈。以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资源,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其次,我们还需进行反思。这些年来,我们特有的文化资源一再成为别人的“专利”,这其中有不少是我们的文化管理者不作为所造成的。当下,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实乃当务之急。


与韩国相比,我们文化保护和弘扬的力度显然相差甚远。比如,体现儒学文化的古代书院在韩国保存相当完整,而我国历史更悠久、规模更宏大的文化书院,则在一个历史时期里遭受严重破坏,有的甚至不能再现其历史丰韵。


笔者在韩国期间,曾参观过一次汉城的祭孔大典,其规模之盛大,在中国都很少见到,让人印象深刻。


另外,中国刚刚设立的文化节假日韩国早已有之,每逢文化节日,韩国都举行隆重的庆典,中国在这方面就显得不足。(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汉城大学访问学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