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炮战50周年 马英九拟作“和解谈话”

萨文:今年8月23号,正好是金门“八二三炮战”50周年,目前马英九规划要在当天前往金门发表两岸和平、和解谈话,希望在位居两岸枢纽地位的金门重新定义两岸互动的架构,示出善意。


解说:3号有消息指称,马英九将在23号前往金门视察,马英九幕僚证实这项报道。


王郁琦:我们目前在规划,就是说除了去金门发表谈话之外,事实上也可能会顺便到金门去看一下相关的地方建设,所以实际上这个到金门去的这个行程最后的内容是怎么样?等到我们规划完全确定之后再跟大家来说明。


解说:今年刚好是“八二三炮战”50周年。根据了解,马英九选在这个时机点,前往外岛,将在位居两岸枢纽地位的金门发表和平和解谈话,向大陆示出善意,重新定义两岸互动架构。


而马英九方面已经定调,两岸关系是台湾发展对外关系的根基,因此3号晚间起,将于台湾历任涉外事务部门首长会面,检讨过去的对外政策。


王郁琦:今天晚上的这个宴请,夜宴部长的这样一个行程都是希望利用这样的一个机会,将过去从竞选期间以来,在从事外交的一些方向会进行一个整体性的论述。


解说:一般人认为随着马英九上台,两岸关系已经出现新契机,马英九方面也期盼能借着稳定两岸关系,重建台湾与国际间的互行机制

“8·23”金门炮战始末


针对两岸我强敌弱的态势,以及台湾当局坚持祖国统一、反对美国制造“两个中国”、“划峡而治”的政治立场,1955年后,中国政府在准备武力解放台湾的同时,开始适时调整策略,尝试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但是,在“金门炮战”中遭到沉重打击的蒋介石当局并没有把握统一的机运,不但没有响应中国共产党和政府的和平倡议,反而一面宣称不与中共谈判、妥协,一面向金门、马祖增调大量部队,加强对厦门等地的炮击。

1958年8月17日,为了一方面粉碎美国政府一直诱逼台湾当局放弃金门、马祖,策动海峡两岸“划峡而治”的阴谋,另一方面在向台湾当局发出和平信息的同时,对蒋介石集团在大陆沿海地区的骚扰活动给予一定的惩罚,毛泽东在北戴河会议上作出了炮轰金门的决定。



8月23日下午5点50分,随着一串串红色信号弹升空,数千发炮弹几乎同时从福建前线的不同方向呼啸着飞向金门国民党军阵地,岛内守军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金门便已淹没在烈火硝烟之中。蒋军损失惨重,正在金门视察的台“国防部长”俞大维差点丧命,驻守金门的国民党空军“副司令”、“国防部参谋长”相继丧命。这就是令全世界为之震动的“八二三炮战”,也称为“第二次台海危机”,它是解放军炮兵部队战斗史上所发动的最大规模的一次炮战。



这空如其来、前所未有、气势惊人的炮声立即震动世界,金门立即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纷纷议论毛泽东行动目的。蒋介石估计人民解放军要登陆金门攻击台湾,便紧急向美国求援防守金门。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苦思三天认为金门炮声是中共大举解放台湾的前奏,一方面派出6艘航母、百余艘舰艇,200多架飞机驶入台湾海峡,另一方面则故伎重演,玩起“划峡而治”的旧把戏,强迫蒋介石从金、马撤军。这是中国政府和人民绝对不能接受的,蒋介石也强硬表示,不容为了考虑盟邦态度而放弃金马,若至紧急关头,将独立与大陆作战以固守金马。



鉴于国、共两党在反对美国搞“两个中国”这点上存在着高度的一致,在达到对国民党进行惩罚的初步目标后,中国共产党和政府从反对美国制造“两个中国”或“台湾独立”的阴谋、扩大反美统一战线的长远目标出发,决定改变先解放金门、马祖,再解放台湾的作战方针。



1958年10月6日,大陆通过新闻媒介发表了由毛泽东主席亲自起草的、署名为国防部部长彭德怀的《告台湾同胞书》。文告指出:“我们都是中国人。三十六计,和为上计……;台澎金马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是另一个国家,世界上只有—个中国,没有两个中国。这一点,也是你们同意的,见之于你们领导人的文告,美国总有一天肯定要抛弃你们,美帝国主义是我们共同的敌人。现在13万金门军民,供应缺乏,饥寒交迫,难为久计。为了人道主义,我已命令福建前线,从10月6日起,暂以7天为期,停止炮击,你们可以充分地自由地输送供应品,但以没有美国人护航为条件,如有护舰,不在此例。建议国共双方举行谈判,实行和平解决”。



一星期后,毛泽东又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命令》,再次宣布:“金门炮击,从本日起,再停两星期”,“使金门军民同胞得到充分补给,包括粮食和军事装备在内,以利他们固守。兵不厌诈,这不是诈,这是对付美国人的”。这一天毛泽东在会见前国民党“中央通讯社”记者曹聚仁指出,“只要蒋氏父子能抵制美国,我们可以同他们合作。我们赞成蒋保住金门、马祖的方针,如蒋介石撤退金门、马祖,大势已去,人心动摇,很可能垮”。



10月25日,为了进一步缓和海峡两岸局势,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再次以国防部长彭德怀的名义发表了《再告台湾同胞书》,对广大台湾军民晓以民族大义,指出“统一是大陆与台湾的根本方向,希望海峡两岸中国人联合起来,反对美帝国主义制造‘两个中国’的伎俩”,并阐述了“化敌为友”、“一致对外”的具体措施,即以后逢单日打炮,双日不打炮,“使大小岛屿上的军民都得到充分的供应,以利你们长期固守”。



通过这些文告的发表,蒋介石当局也逐渐明白,共产党是有意识地将金、马留在他们手中,以共同对付美国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阴谋。“金门炮战”危机结束后,蒋介石指示各界有关方面以后“不能跟着美国乱说话”,并于1959年3月正式决定:今后提及大陆,不再用“红色中国”或“共党中国”等语,而称中共政权;称自己不再是“自由中国”,而称“中华民国”。



此后,两岸在“一个中国”立场下形成了一种高度的默契:中共对台攻而不取,解放军对金门打炮都打到无人的海滩上,国民党金、马守军回击时也心照不宣,双方都象征性的“和平炮”。同时,解放军炮击金门也增强了蒋介石固守金、马的信心,并以此作为拒绝美国逼其从金、马撤军的理由,毛泽东称炮轰金门“是帮助蒋介石守好金门”。美国妄图在台湾海峡实现“划峡而治”、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在两岸的共同抵制和反对下彻底破产。



在两岸共同对付美国的默契下,两岸局势也渐趋缓和,进入武装对峙的冷战阶段,金门炮战打打停停、停停打打,一直延续到1979年元旦——中美正式建交那一天才终止。


今年是金门8·23炮战50周年纪念,根据一份美国国防部在4月30日解密的文件显示,当年美国空军曾经考虑以原子弹轰炸中国军队阵地以“协防台湾”,不过,这项计划后来遭到当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否决。


1958年8月23日,解放军以数百门大炮开始炮轰金门,著名的金门8·23炮战开始,当时和台湾签订共同防御条约的美国,也积极介入协防。当年曾担任金防部第9师师长,奉命率部戍守小金门的台湾前“行政院长”郝柏村曾回忆说:“毛泽东发动这样的一个战争,就是考验美国人到底会不会协防金马。”


美国最新的解密文件指出,当时,美国空军曾经考虑一旦台海局势恶化,将以原子弹攻击我军部队。而据《华盛顿邮报》4月30日的报道,这份文件显示,1958年8月中旬,美战略空军司令部已部署完成5架可用于投放原子弹的B-47轰炸机,当时美国参谋首长联席会议主席──空军出身的顿宁,曾在8月中的一次内阁会议中,提出使用小型原子弹(威力相当于1万到1万5千吨黄色炸药)攻击厦门周边机场的建议。


但是这项提议遭到了艾森豪威尔否决,当时,艾森豪威尔认为,第一波军事反击,使用高爆炸药即可,他在拒绝采用军方的建议后,下令派遣海军协助台湾运补,并强化台湾的防空能力,后来美国向台湾提供了可发射核炮弹的M-115榴弹炮,还调派“奈基”远程防空导弹、F-104“星”式战斗机协助台湾防御。


8·23炮战中,解放军军在2个小时内发射了4万多发炮弹,造成国民党军“金门防卫司令部”3名副司令丧生,“国防部长”俞大维及“金防部”司令胡琏受伤,到10月初,解放军一共射击了将近50万发炮弹。10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彭德怀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宣布“以没有美国人护航为条件”暂停炮击7天。10月13日,彭德怀又宣布再停两个星期,以使金门军民同胞得到充分补给。10月19日,美国军舰再次为国民党军护航侵入金门海域,同时,美国国务卿杜勒斯要于21日访台。我方作出的决定是提前恢复炮击。10月20日,福建前线部队向金门实施第五次大规模炮击。10月25日,毛泽东以彭德怀的名义起草了《再告台湾同胞书》,宣布改用“单打双停”的方式(逢单日炮击,双日不炮击),逐渐减少炮击强度。这场战争后来演变成象征性战役。逢年过节都停炮三天,再往后一般炮弹里又只装宣传品。金门方面也照此办理,打炮就逐渐成为象征性的军事行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