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我的家乡在河南”革命先烈黎广诗

“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黎广诗,字雅斋,1897年生于河南省淮阳县城关镇。他幼读私塾,后入小学,先后卒业于淮阳县农林蚕桑学校和河南省立淮阳第四中学。年青时接受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思想,萌发了投笔从戎、报效国家的志向。

1922年5月,冯玉祥任河南督军。他为了扩充军队,成立了学兵团,命张自忠到商水县周家口(今周口市)一带招募学兵。当时,淮阳县境内设有河南省立淮阳四中和河南省立淮阳师范。这两所学校里有不少爱国的仁人志士和热血青年。张自忠在淮阳招募学兵时,黎广诗和张宗衡、徐恭顺、齐冠群等同学一起参了军。

黎广诗入伍后,在冯玉祥、张自忠将军的教育、培养下进步很快,不久就因品学兼优先后被提升为学兵团的班长、排长。

1924年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当时称首都革命),令张自忠率学兵团从古北口直趋长辛店,截击吴佩孚的交通兵团。由于张自忠指挥有方,学兵团官兵奋勇作战,终于迫使吴佩孚的部队缴械投降。战后,黎广诗因作战勇敢而初立战功。

北京政变之后,冯玉祥将西北军的军事训练任务交给了张自忠。张自忠秉承冯的旨意,奖掖后进,注重练兵。

1925年,冯玉祥为了提高部队的战斗力,特命张自忠选派一批优秀学兵出国深造。张自忠向玛玉祥报告了黎广诗平时受训的成绩和在北京政变时截击吴佩孚军的表现。经冯玉祥批准,黎广诗和张岚峰等十几名学兵被保送到日本官费留学,入日本士官学校第十九期。 1927年,张自忠任第二集团军军官学校校长兼第二十八师师长。1928年,第二十八师改编为第二十五师,张自忠任师长兼开封警备司令。是年,黎广诗从日本回国,被张自忠委任为第二集团军军官学校步兵科科长。1929年,张自忠改任第六师师长,先后调黎广诗任该师参谋长和师教导队教育长。

在与张自忠共事期间,黎广诗的主要任务是协助张训练部队、整饬军纪、培训学兵和干部。张自忠也经常把自己的治军经验传授给黎广诗:“战争之事,或跋涉于冰天雪窟之间,或驰骋于酷暑恶瘴之乡,或露营于雨雪,或昼夜趱程。寒不得衣,饥不得食,渴不得水。在枪林弹雨之中,血肉横飞,经人世所不见之惨,受恒人所不见之苦。这种精神和体力,非平时养之有素,练之有恒,岂能堪此。练兵之宗旨,以能效命疆场为归属,应于平时竭尽手段,以修养其精神,锻炼其体魄,精娴其技术,临阵才能有恃无恐。故习劳忍苦为治军之第一要义。”

黎广诗牢记张自忠的教诲,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坚持带领部队自开封行军至陈留(当时为陈留县治所,今为开封县的一个镇),每天往返一次,风雨无阻,深得张的赞许。这其间,刘峙奉命考察国民党军队的军风纪。结果,张自忠师被评为“全国陆军第一”。就连资历远比张自忠深的庞炳勋,也曾选派所部的干部到张自忠师及其军官学校受训。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黎广诗回到家乡,动员亲人和乡邻参加抗日队伍。后来,这些人中有许多牺牲在了抗日战场上。

1933年2月,日军大举进犯热河省(1956年撤销),守军节节败退。3月上旬,热河全境沦陷,宋哲元第二十九军奉命接替长城喜峰口之防务。当时,黎广诗任该军第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第一一三旅(旅长佟泽光)中校参谋长,协助旅长拟定作战方略。

由于第二十九军各部与装备精良的日军连日来反复激战,伤亡很大,黎广诗和各师、旅的参谋长纷纷向各自的主官建议:应充分发挥西北军夜战、近战之特长,以奇袭的方式歼灭日军的有生力量。经宋哲元军长与冯治安(时任第三十七师师长)、张自忠师长商定,派第三十七师第一0九旅旅长赵登禹率该旅及第三十八师第一一二旅第二二四团(团长董升堂)出潘家口夜袭喜峰口外之敌,第一一三旅第二二六团杨干三营出董家口夜袭口外之敌。官兵们身背大刀、短枪和手榴弹,翻山越岭,直奔日军驻地。经过一阵激烈的白刃格斗,歼敌六七百人,缴获大批武器(重武器因无法带回而就地销毁)、辎重。这就是著名的喜峰口大捷。此灾战役中,黎广诗负了重伤。

1930年6月16目,冯玉祥题写了一副“不抵抗自寻末陆,要生存必须斗争”的对联赠给黎广诗。这副对联如今保存在淮阳县博物馆里。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时,张自忠任第二十九军第三十八师师长,部队驻南苑、廊坊、天津和塘沽一带,顽强抗击日军。激战中,黎广诗的哥哥黎广训血染北平正阳门外,侄子黎士桢捐躯于南苑,黎广诗再次负重伤。

北平、天津相继沦陷后,第二十九军各师先后撤至河北、河南省境内。这其间,第二十九军扩编为第一集团军,总司令宋哲元;原第三十七师、第三十八师和第一四三师分别扩编为第七十七军,军长冯治安;第五十九军,军长先由宋哲元兼,后为张自忠;和第六十八军,军长刘汝明。由于部队在平津一带作战时伤亡严重,黎广诗奉命回淮阳招募学兵。

黎广诗回到淮阳后,暂任县政府兵役科科长。1938年,河南省第七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刘莪青,在淮阳县城北关设立抗日军事政治训练班,任黎广诗为大队长,王竞生为政治教官。

是年9月上旬,日军攻占淮阳。黎广诗带领训练班人员协同地方团队节节抵抗,退至新黄河与沙颍河南岸之二府集、魏庄一带,重整旗鼓,准备与日军再战。这一带的原西北军旧部闻讯,便纷纷携带人员和枪支前来投奔,使队伍很快发展到3000人。不久,这支队伍被编入豫南游击总队,王慈博任总队长,黎广诗任支队长。

1938年12月,豫南游击总队奉命归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孙桐萱指挥,改编为第三集团军第十二军第二野战补充团,王慈博任团长,黎广诗任第一营营长,后升任团长,王竞生任团政治教官。该团奉命担任郑州城防,团部驻郑州东三马路扶轮中学。

这其间,黎广诗又有两位亲人为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献出了生命。淮阳沦陷后,日军千方百计寻找代理人以建立伪政权。因黎广诗曾留学日本士官学校并认识冈村宁次,日军头目便三番五次到黎家,对其父黎聘三软硬兼施,逼他给黎广诗写信,黎聘三万般无奈,只得写信谎称自己病重,想儿心切,望其速归,以尽孝道。此信交给日军后,黎聘三立即又写了一封信给黎广诗,说明前一封信是在日军逼迫下写的,自己并没有病,还特意嘱咐黎广诗“一定要抗倭到底,决不能当汉奸!”当夜,黎聘三派其族孙黎士风去郑州,将此信送交黎广诗。黎士凤到郑后不愿再回淮阳,坚持要留在抗日队伍里。

过了一段时间,日军不见黎广诗回家,便经常来寻衅闹事、抄家要人,搅得全家老幼不得安宁。黎广诗父、母年事已高,体弱多病,目军的横行霸道致使他们病情加重,数月内相继去世。黎聘三临终时,嘱托家人向黎广诗转选自己的遗言:“宁可抗倭死,不当亡国奴!”

冯玉祥将军得知黎聘三去世的消息,悲痛地说:“黎家祖孙三代,满门英烈。抗战胜利后,要修个黎公祠,传扬后世。”

黎广诗父母的去世并未能使黎广诗屈服。他系国仇家恨于一身,化悲痛为力量,率领野战补充第二团在豫东太康一带的黄泛区神出鬼没地打击日伪军,予敌重刨。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宁可抗倭死,不当亡国奴!” ,掷地有声,崇高的民族气节,令人敬佩。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