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档案06.9-07.4

屠基达


编者按:本刊自本期起独家连载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飞机设计师屠基达的长篇力作《超-7史话》,作者以亲身经历和独特的视角,再现了那段中外合作改进战机。研发"超-7"的不平凡岁月和布满艰辛的坎坷之路。《超-7史话》资料翔实、文笔生动,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和研究价值。


"超-7"者,超越歼-7之谓也。意思就是在歼-7的基础上改进,以超过歼-7。

作为"超-7"中方项目负责人的屠基达,曾任成都飞机工业公司总工程师,他主持设计成功的飞机中,两种机型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两种机型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三种机型(系统)获得国家质量金质奖,他本人获航空金奖,可以说已功成名就。可他和千千万万航空人一样,"总想为振兴我国的航空事业,奉献自己的无悔年华,回报祖国的培育和人民的期望。"所以才对"超-7"的研发不遗余力。如今,全新的"枭龙"已翱翔兰天,中国的航空工业需要更多的奋斗者。


◆作者寄语


很多同志都说超-7是搞不成的。十几年了,几起几落,的确很困难。

要搞出一种军用飞机,一无国家的预算拨款,二无公司自己的雄厚财力,三无确切的用户订货,其成功的几率之低是显而易见的。而作为一种需要国际合作的出口飞机;又置身于国际形势风云多变,风险重重之中;再加上里里外外诸多因素的影响,最终要修成正果,道路之曲折、步履之艰难可想而知。

但尽管如此,超-7还是搞出来了。

总体上,它是国际关系和航空工业历史的产物。现实中,上上下下又有一些积极分子为之奋斗,总想为振兴我国的航空事业,奉献自己的无悔年华,回报祖国的培育和人民的期望。

于是超-7飞机得以在坎坷中前进至今


棒捶岛风光下的筹谋


选择风光胜地和英国人谈判《来是为了缓解双方剑拔弩张的气氛,不成想老巴赶来凑热闹却引出了一部二十载的超-7史话


地处辽东半岛之颠的大连,空气清新,芳草遍野,扼守在黄海和渤海之交,风光明媚,涛声竞日,海边离岸数百米处有个棒捶岛,在岛上沿岸边圈了一个棒捶岛宾馆小区,栋栋小洋楼座落在起伏的绿荫之中,海滨雪白的沙滩及泳区也就成了度假胜地。

1983年7月21日开始,中航技公司邀请英国马可尼航空电子公司来人,在大连棒棰岛宾馆与我们成飞公司谈判。歼-7M型飞机上的7项预生产型电子火控设备在试飞中暴露了不少技术问题,预期会是一场大争吵。为缓和气氛,找一个谈判的好环境。马可尼公司外宾住的那栋小楼,每天800美元。楼里有块铜牌上写着"敬爱的周总理接待外宾时曾在这里住过"。

此时,改装了英国电子设备的歼-7ⅡA飞机,连同一架作为雷达试飞靶机的歼-7Ⅱ,正在以大连的30里铺机场为基地,利用海军的地面精测设备进行雷达试飞。试飞由西安飞行试验研究所组织,我们和英方派人现场参加,参试人员多达百人。

7月27日,一机部(以下简称"部")外事局长兼中航技公司总经理孙肇卿和我,赴30里铺机场,在那里迎接巴基斯坦空军第一副参谋长贾玛尔中将一行。他们是专程来看改装了英国电子火控设备的歼-7M型飞机。由外事局副局长兼中航技副总经理刘国民陪同,自北京出发,途经沈阳看了歼-8飞机,然后来到大连。

在30里铺机场,贾玛尔听了我和邱普达同志的汇报并实地看了飞机,当即表示有极大的兴趣。认为这个改装也完全符合他们的想法,因为战斗机装上平视显示器等设备,是当今世界上发展的方向。

巴空军表示需要这样的飞机,并立即决定要派2名飞行员来飞这种飞机。当晚,我们一起返回棒棰岛宾馆,中航技孙、刘总宴请贾玛尔中将,我和陶发宽同志作陪。

歼-7M型飞机在第一个出口合同之后,又开创了向巴出口的前景,这对我们大家都是鼓舞。8月,刘总赴巴,巴方提出去巴实弹打靶演示的意见。

8月15日,奉航空工业部莫文祥部长之召,我到达北京。因莫部长有病,崔光炜副部长代表他与我谈话,再次明确我任歼-7M型飞机总设计师并兼部歼-7M型办公室副主任,对这型号要负责到底。当时,毛德华副局长参加了谈话。此后,与英马可尼公司又进行了北戴河谈判、香山谈判等。

12月中旬,巴方果然派出2名飞行员到西安飞行试验研究所,试飞成飞的两架歼-7ⅡA飞机。歼-7ⅡA改装有英国7项电子设备,原定交空军的,其机翼外挂等没有像歼-7M型那样的更改,可认为是歼-7M的前身。在14个飞行日里,一共试飞了19架次。飞后认为飞机很好,只要引进设备象介绍的那样,则飞机是颇为理想的。同时也提出了些对飞机改进的小建议。

1984年6月9日,我2架飞机(一架歼-7ⅡA,一架歼-7M型)转场到巴基斯坦,进行实弹打靶和演示。在前后三个月的时间里,共组织20个飞行日,由巴方飞行了多种武器的空对空、空对地实弹打靶,进行了与歼-6、强-5、"幻影"5和F-16的积极对抗飞行。这次赴巴一行人员有6个单位30人,由陈宝琦副局长和成飞谢安卿副总师带队。试飞证明了飞机火控精度有极大的提高,飞机改型是很成功的,巴空军贾玛尔中将在9月15日对刘国民副局长说:"这次试飞课目进行得很顺利,飞机很好,加深了我们对歼-7M的了解。飞机打靶非常成功,你们专家的工作很好。"

在此之前,巴基斯坦空军已多次派出代表来成飞考察和具体谈判购置歼-7飞机事宜。

至此,由歼-7I型谈到歼-7Ⅱ型,直到歼-7M型,歼-7系列飞机的向巴出口,总算看出了端倪。不料,到了1984年10月,巴方突然来了个大转弯。


歼-7CP出世


军用飞机出口,的确都是美金成亿的大笔买卖,但要做成功,又谈何容易


1984年4月和10月,刘国民陪同埃及空军司令和训练部副部长到成飞考察和试飞歼-7M型飞机。飞后认为"飞机性能非常好","从内心里喜欢这种飞机"。大家感到再次向埃及出口的希望很大,却不料,由于种种原因,第二次出口没有成功。

反过来再说向巴出口,先后足足谈了8年多,才达成第一个合同,似乎令人难以置信。1984年10月,巴方来了一个大动作…事后看,也不稀奇。

10月的北京,是秋高气爽、红叶飘香的好季节。在歼-7M型飞机背水一战取得决定性胜利,已经开始出口并且即将全面技术鉴定的前夕,歼-7发展史上又一个转折点却突然来临了。1984年10月23日开始,巴空军贾玛尔中将率团再次访华。在北京,由孙肇卿总经理接待洽谈,成飞派王寅恭、郑维川参加,贾带来了一份改装歼-7M的建议书,要求加强飞机的机动性,加大作战半径,改进截击效能,并具有一定的对地攻击能力。具体要求是换装美国F404-100发动机,增加机内燃油容积1000-1500升(宁可取消一门炮),加装具有下视功能的雷达等3项基本改进。此外,还希望加装惯导、雷达告警器、空中加油、改善飞行员后视界,同时考虑双座教练机等。发动机及(电子)设备,巴方可以提供。巴空并且建议这种改进要经过双方政府一级的会谈,两国空军具体磋商来解决,并且由巴方卡姆拉飞机厂参加合作,这要求很高,我方答应按此做工作。

果然,贾玛尔中将约见了我空军司令员,希中国空军参入"歼-7M改进"这项目,建立起政府一级的关系。这位空军领导对此表示,担心资金不落实,而且改动太大,飞机的单价会涨。

在贾玛尔带正式建议书来华之前,我驻巴外交官已预先通知国内其建议书的主要内容。对此,莫文祥部长、姜燮生副部长分别批示,外事局飞机局认真抓,成飞和成都飞机发展中心要参与研究,提出方案。所以谈判还是有一定准备的。

这时,由于我们与英马可尼公司合作改装歼-7M飞机成功,美国沃特飞机公司、英国卢卡斯公司都向中航技表示,可以合作进一步改装歼-7M型飞机,这年12月沃特公司就拟了一份飞机改型的建议书给我们。

10月底,在北京,孙肇卿同志问我,老巴这种改型飞机,由巴方供(电子)设备和发动机,我们搞机体,三年出来行不行?我说,机身全部要改,三年能让飞机上天,就已经很不简单,而要向巴方提供飞机肯定不行,五年差不多,因为改动很大。

10月与巴谈判,已经超出过去买卖飞机的范畴,而是一种国际合作了,看来,巴空军对此是认真的,他们提出的改进方案前景也是诱人的。这样一来,我们便开始按巴空军要求认真做方案了。我提议这种改型方案叫歼-7CP方案,CP的含义是中巴合作,而且我们过去歼-7已有A型、B型和D型(歼-7大改),这中间空了型。目前对巴合作叫CP型,如果巴方不合作了,我们单独干,就叫C型。厂内讨论,大家都同意。

歼-7CP的设计方案,由设计所以邱普达、郑维川等同志为主进行,准备巴方1985年1月派小组来华谈判。不料年底北京来消息说,巴方没报总统审定,原定1月份谈判要推迟了。


◆万里长征第一步


超-7的"万里长征",可以说是1985年迈开了第一步。搞飞机是很艰巨的工程,特别是国际合作,又是新朋友,难上加难。谁能未卜先知预料后来的种种变化呢?


我们一边等巴方派组来具体谈判,还希望他能带些发动机和雷达的资料来,一方面自己做歼-7CP的初步方案。在多功能雷达方面,有3个可供选择的型号,即APG-66,APG-67和APG-69,经过对三种型号的分析比较,APG一66是F-16用的,天线较大;APG-69是F-5用的,性能较差;较理想的是APG-67,F-20用的,比较先进,大小适合,所以我们用APG-67作方案。发动机就用F404。

2月初,得知贾玛尔中将已赴美谈购置F404发动机了。他回巴后将向齐亚哈克总统汇报,得到指示后,才会派人来。这倒给了我们更多的准备时间。

过了春节,我又赴京。为了争取歼-7CP方案得到多方面支持,由驻厂海军总代表李白禹与上级机关联系,我以成都飞机发展中心副主任身份带队去北京,向海军装备技术部领导汇报歼-7M和改两侧进气的歼-7CP方案。60年代初,我调到成都搞飞航式导弹时,曾到海军大院来汇报过,已25年没有来过了。听取汇报的除海装张逸民副部长、蒋都庭处长外,还有海航副参谋长,海航司令部作战处、训练处、军务处、科技处、海航工程部技教处、海航后勤部战勤处、军械处、航材处的同志和海9师李副师长等。他们一致认为飞机配备一定要高低搭配,歼-7改装引进的平显等电子设备,大方向是改对了,但对歼-7M只装测距雷达不大满意。故对改两侧进气、装上多功能雷达、换发动机使"腿"长一些,很感兴趣,甚至认为势在必行。此外,还提出能带空对舰导弹,能空中加油和在此基础上发展舰载机的问题,为以后做舰载机方案出了题目。这次汇报会空军装备部也派人来参加了,会议的气氛大大促进了我们搞歼-7CP的信心。

赴京汇报前,成都飞机发展中心主任谢明和成飞厂长侯建武,听取了准备工作的汇报,对改型方案都十分支持,并且指出要准备两手,老巴如不合作,或供不了美制发动机和雷达,我们就上国产的。必要时,改型费用由自己出,要求大家采取进攻的姿态,争取得到好的经济效益,同时要设计所稳定队伍,发动大家走出一条路子来。

3月10日,巴空军派出的米尔扎中校等3人小组到京,次日由中航技公司总裁助理李泽蕃同志陪同来成都,我主持了谈判,第一次向巴方抛出了歼-7CP方案。双方交换意见后,形成了一个讨论纪要,我方由李泽蕃签署。这次谈判,工厂设计所所长沈泳沅、副所长邱普达、宋开基,外贸处长王寅恭都参加了。谈判中,我方向巴方提出了要巴方提供的发动机、机载设备的清单和资料清单,巴方向我们提出了进一步的改进要求,如要求有双座的教练机;发动机安装不要脱后机身;飞机尾部要有拦阻钩;飞机具有空中加油能力;对飞机2000小时总寿命希予延长;机内油量要能加到4000升;有整块式风挡和气泡式座舱盖;装多弹挂架等。最后确定双方在5、6月份再次会晤,讨论确定设计方案、合作研制方式以及费用承担等问题。

谈判过程中,航空工业部王其恭副部长、张鑫波局长等正好在成都调研,听了歼-7CP方案和对巴谈判情况汇报后,一致认为这种国际合作的路子是对的,搞出来市场就活了。

纪要签署前,稿子由孙肇卿及军机局王若松副局长联名报莫、姜部长审批。莫部长批示:"拟同意,合作决定一定要慎重,特别是资金问题。"事后部外事局又向国防科工委邹家华副主任做了汇报,邹家华认为这种出口飞机合作很有必要,今后出口飞机应形成序列。

但是米尔扎中校答应的五、六月份再次会晤,并没有实现。原因是老巴再次改变了合作方针。此后,再也没有见到米尔扎中校。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巴空军提出"佩刀"Ⅱ招标书


人们常说"十年铸一剑",无从考证老巴为什么偏爱"佩刀"招,可能当时谁也没能想到,这把"佩刀"会一铸二十载。并最终应了那句"雕栏玉彻底犹在,只是来颜改"


巴空军谈判小组被送走不久,美国格鲁曼宇航公司派人来了。4月3日,由格鲁曼国际分公司总裁佩莱哈克、顾问王承栋陪同总公司副总裁肯尼尔来我公司访问。我和王寅恭出面接待,他们看了工厂,只谈了一般性合作前景,看来没有具体目的。当时,我未意识到会与超-7大有关系,也不知道实际是国防科工委邀请来的。会面前,中航技同志告诉我,肯尼尔是美国的退休海军上将,前驻欧美军司令,我听了将信将疑,因为海军上将是和平时期最高军衔,这么一个高级官员,干这个?见了面也感觉不到其叱咤风云的几十万大军司令官的样,直至交换了名片,才知不是假的。以后我到格鲁曼公司去,知道他是公司驻华盛顿负责做政府联系工作副总裁,估计设法让政府批准申请。从这方面看,美国国防承包商是花了大本钱的。

歼-7CP的设计工作展开后,对巴谈判却没有那么快,与巴方的合作成不成得了,美国的发动机、航电拿不拿得到,也都在变数之中。设计所的同志为了快,提出是否分二期进行:第一期先把歼-7CP只改前机身的机体搞出来,作为验证改两侧进气的飞机平台;第二期才正式装多功能雷达等航电或换上较好的发动机。讨论时,我认为飞机平台的提法不妥,第一期仍应是可用的飞机。一提验证机,没有人支持,谁也没有劲了。其实,无非是两手准备,第一期没有美国发动机和航电,可先采用国产发动机和M型现有航电来飞。

为了统一思想,4月上旬我起草了歼-7CP型飞机研制工作的指导思想。其大意是:一要求生存,所以要快,要好,要取得各方面的最大支持,方案要可进可退;二要求得好的经济效益,故研制费用要低,生产成本要低,要适应第三世界潜在用户的要求,才有可能扩大销售量。这些,后来都纳入1985年10月改型设计总体方案里了。

正在歼-7CP进行外形设计和准备制造吹风模型的时候,美国LTV宇航和防御公司的沃特飞机分部也赶来谈歼-7合作改型了。

1985年6月4日,李泽番同志陪同沃特公司斯科勒曼一行来访。我和新任厂副总工程师王寅恭、陈金琰及彭仁颖副总设计师一起与他们谈判,王负责外事,陈金琰才从英国回来,他在英国宇航公司当了一年雇员,回来后厂党委任命他为副总工程师,负责歼-7CP的设计技术,沃特公司已得到巴空要合作改进歼-7M的信息,这次来,他们主要是推荐用普惠公司PW1120发动机(以色列曾用于"狮"<LAVI>式飞机)和APG-159雷达(用于F-5战斗机)或缩小APG-69天线,使歼-7不用改机头。但是他们又没有带来PW1120的必要参数,这种"狮"式用的发动机进气流量大得多,进气道不改也是不可能的。可能由于保密的原因,他们在1984年12月曾书面建议用F404,这次却避而不谈。

后来才知道,美国前国务卿黑格代表美国联合技术公司(普惠属于这个集团公司)访问过巴基斯坦,决定了可向巴提供PW1120用于改装歼-7。中方当然就可以通过巴方得到这种发动机。

几乎与此同时,北京又来消息了,张金波局长打电话给侯厂长说,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认为"米格"-21改型在国际上第三世界市场宽广,如改装上他们的F404发动机,很有前途。要获得这种发动机,通过波音公司较有可能,张又说,"改型出口飞机,可以由你们总承包,中航技和你们订合同,共同投资共同分成。总承包了,你们可以不受限制地向各方面找技术搞引进"。

6月中,国家经委军民结合领导小组局长赖坚来访,他说GE公司的飞机发动机公司副总裁不久前曾对他说,F404发动机可以给我们。赖局长认为,今后我国航空发动机应该大步前进,引进技术联合生产,不能按已落后的仿造止步不前了。另外,APG-67雷达是GE公司宇航公司生产的,其销售经理也很愿意来华洽谈,这两大件都可以找GE公司,甚至可设想中巴双方外再找GE公司作第三方共同合作。GE是大公司,有实力,这次其副总裁来访是坐自己的专机来,住钓鱼台宾馆,每天1万元,排场大得很,如果能三国合作,就好办。

不久,巴空军贾玛尔中将,升任空军参谋长,晋上将衔。看来,歼-7CP合作更有希望了。

果然,6月18日巴驻华武官转来巴空司令部受政府委托,于当年5月正式发出起名

"佩刀"Ⅱ项目长达24页的招标书。


◆部长来了亲笔信


一张招标引来多方关注,孰主孰从?成为各方争夺的焦点。而上兵伐谋,一个决心、两

手准备,为最终赢得主导地位打下了基础


"佩刀"Ⅱ项目,开宗明义是为了改进和提高中国制造的歼-7M,并将其发展成为种多用途战斗机,该项目要求接到招标书的各公司,按巴空军对飞机改进设想,提出方案,巴方在向我发出招标书的同时,派出空军代表团赴美,直接接触美国各大飞机公司,包括通用动力公司、诺思罗普公司、格鲁曼公司、波音公司和沃特公司。打算在美国飞机公司中找出个主合同商,然后由主合同商和中航技公司联合向巴政府提交可行性建议。

招标书正式提出发展2架原型机,一架装F404发动机,一架装PW1120发动机,经试飞后决定发动机的取舍。然后,采购150架"佩刀"Ⅱ飞机,飞机单价应少于600万美金。其发展、改型和装配工作由巴基斯坦卡姆拉航空联合企业负责。

巴方在这份招标书里提出了大量的新问题,诸如,歼-7M飞机本来是我们的,为什么另找美公司做主合同商?要有2架不同发动机的原型机,研制工作量很大,有那么多钱吗?决定主合同商后一年出原型机,经6个月试飞后即决策投产,二年半内交付完150架飞机,能那么快吗?至于技术性问题。那就更多了,如要求机体4000小时寿命,机内油量达到4000升,还要求能对抗"米格"-29等。

巴方如此等等的想法,都是我们原来搞歼-7CP方案时,未曾意识到的,中外合作,的确有巨大的文化和历史背景的差异,需要交流融合,达到理解。

部机关上下对老巴开口要150架"佩刀"Ⅱ型,也十分重视,认为定要抓住这个机遇。对巴方,我们必须满足它的要求,也同时考虑到自身的利益。至于美国公司,要利用它的技术和积极性,但不能让它拿大头。1985年8月5日是,按部领导指示,部机关五人小组,由军机办毛德华副主任率领,中航技李泽蕃、财务司单祖茂、办公厅棠丁、军机办朱荣章参加,来厂落实歼-7CP方案和答复巴方的问题。

毛副主任带来了莫文祥部长于8月3日给成都飞机发展中心谢明主任的亲笔信,要求发展中心除继续领导好二个重点研制工作外,应把开展飞机外贸、打入国际市场作为一项突出任务,切实做好歼-7改出口型的工作。

认认真真签上莫文祥三个字的亲笔信,历来比盖上天安门大章的红头文件更为郑重,更为严肃,更赋予期望。

原来,我们发展中心用了不少精力在寻找进入民用飞机行业的机会。一个飞机工厂只生产军用飞机不行,在军转民上,最大的优势是转民用飞机。本来航空工业就是军民两用的,但我国历史上,民用飞机的发展被耽误了,而显而易见的是从国民经济的全面发展来看,民航事业必定有极大的发展,因此,我们找了不少外国民用小飞机厂商或中间商来谈合用生产,向部机关、中航技公司鼓吹搞公务机,向四川民航局征询小民用飞机方面的意见,希望借助于当时蒋民宽省长关于"发展四川经济应搞民机生产"的批示,向省有关领导反映生产小型民用飞机的设想等等。后来发现引进国外民用小飞机合作生产不易,首先必须提供国内市场,于是转向取得部机关支持进入大民用飞机转包生产领域,直至找到了上海转来的麦道机头。

现在部长要求把歼-7CP飞机/"佩刀"Ⅱ项目,作为项突出的任务,也的确很有道理。而且部长信一来,关于"佩刀"Ⅱ的定点,明确就是成飞了,有些不必要的争论也就自动停止。谢明主任、侯厂长就亲自与我们一起与部五人小组连续直接讨论汇报了四天。其间还讨论了外贸体制改革问题。

歼-7CP的工作,工厂决心很大,除纸面设计完成以外,还做了两侧进气道内管道1:1的木质模型。缩比的进气道吹风模型已送去吹风,1:1的全机金属样机正在制造,对"佩刀"Ⅱ项目的论证也做了很多工作。

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行为,给部工作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认为我们争取改型飞机出口的实际行动和积极性十分可贵。对我们主张飞机发展分两步走,即先做歼-7CP一期工作的设想,也给以肯定。要求工厂要不怕风险干到底,并且要快干。因为这时我们一方面是有了自己先走一步的改型直接经验,使我们对巴对美有了谈判的合作本钱,腰杆硬了;另一方面,只要一期工作成功,即使对美谈判不成,我们单独干也有了一个好的基础。

关于"佩刀"Ⅱ的国际合作分工,我们和部工作组都认为努力争取到:巴方出钱并牵头,我方作为飞机总设计单位总管,美方提供发动机和设备作为分系统单位,2架样机的研制在中国成飞进行;同时积极帮助巴方培训技术人员建厂,以满足巴方要建设自己航空工业的愿望。

经过向部工作组汇报取得同意,我们向巴方发出了一个"佩刀"Ⅱ方案的初步建议,建议附在中航技孙总裁给巴空贾玛尔上将的信里,同时表达中、巴双方应尽早面谈的意见。

8月10日,通用电气公司飞机发动机公司副总裁在驻京办事处代表张维陪同下来成飞访问。了解歼-7改型情况,我正式向他们说,歼-7M要进一步改型,其中有一项重大设想是改装他们的F404发动机。

8月20日部在京召开部分企事业单位的领导干部会议,提出"保军转民争出口"的方针。因为国内军品任务下降之势已定,对成飞来说,争出口是一个战略行动了。

9月2日,美格鲁曼宇航公司第二次来成都访问,这次是其董事长比尔沃思亲自出马,其余3人仍是4月间来过。谢明主任以成飞公司董事长身份出面接待。国际部总裁佩莱哈克,原来是F-14飞机总设计师,这次亲自来了解歼-7M型飞机以及改两侧进气,改装雷达、发动机等技术情况。从会谈中看出,他们打算成为巴方的主合同商。

首次赴巴基斯坦谈判


人说不到西天取不到真经,而首次赴巴就搞清了老巴换代机项目的真谛


1985年9月2日,一架标有PIA(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字样的波音-747飞机,在首都机场于晚8时载着我们起飞了。从北京首次直飞巴基斯坦首都***堡。我们一行5人,在刘国民同志率领下,首次为"佩刀"Ⅱ赴巴了,同行的有中航技李泽蕃、军机办朱荣章和翻译房颖同志。飞行8小时后,当地9月3日凌晨1时到达,就住在中航技驻巴办事处。大家睡了4、5个小时后,当天即乘车赴巴空军司令部所在地切克拉拉。

由于办事处事先已经做了安排,刘总来司令部又是常来,所以10点到达后,刘、李二位即去见贾玛尔上将,我和朱到计划助理参谋长海达尔准将办公室里和他交换一些情况和意见。海达尔曾随贾玛尔访问过大连,我见过他,这就算是老朋友了。刘、李在贾处谈完后,又和我们一起去见了主管"佩刀"Ⅱ项目的作战副参谋长萨必尔少将。他听取了我们歼-7CP项目进展情况和对"佩刀"Ⅱ项目的意见。最后与他们约了明天上午10时双方正式会谈的时间。

第二天,我们全体和海达尔准将做了一次比较长的交谈,他是前不久巴空访问美国代表团成员之一,对美国政府态度各飞机公司情况有第一手了解,而且他管计划(也就是管钱),对技术又有一定发言权,是个关键人物。

9月5日上午,刘、李二位又去见了贾玛尔上将,并带去了我们据两天谈下来以后得到信息连夜拟就的以刘总名义写给贾玛尔的信,作为这次我们来访后的正式文字意见,代替双方的会谈备忘录。

此行,我们彻底弄清了老巴提出"佩刀"Ⅱ项目的来龙去脉。

一、"佩刀"Ⅱ的历史背景

贾玛尔与海达尔等1983年访问大连之后,对巴空选择歼-6的后继机提出了各种方案。其中一个最有吸引力的方案是歼-7M改型,这样巴空就选定和上报了这个方案,在过去二年中,巴政府内有各种不同意见的争论,但最后同意了巴空和国防部关于"佩刀"Ⅱ项目的意见,因为它不仅是个军事合作项目,更重要的是巴基斯坦为加强独立自主的能力,建立自己航空工业,在中国的帮助下能生产自己的战斗机。这是涉及巴基斯坦国家荣誉和前途的一件大事。

主要改型要求增加到四项

二、1984年时提的是三项主要改型,即发动机、机内燃油量和雷达。现在增加一项即飞机的总寿命要求增加到4000小时。原因是计算全寿命费用时,发现歼-7M的总寿命及返修期都太短,否则西方发动机寿命还没到,机体总寿命倒先到了,且150架飞机总有20多架在大修,这都不好。

三、何以找美国飞机公司作主合同商

这个问题我们没有直接问,我们只是反复申明关于项目管理的观点,由巴方总管,中方为飞机总设计单位,美方只是发动机和设备的承包商,负责组织各设备供应商与成都飞机公司进行技术协调和技术合作。但从巴方谈话中,可以看到他找美国飞机公司作合同商的决心已定。原因是:

1.巴方认为美国飞机公司能力强,什么都能干,即使原来不是他生产的歼-7飞机由他改型也没有问题。比如延长机体寿命,美国公司认为不必重新设计,只要采取加强的办法即可延长。中方应当接受他们的帮助。当然,说到底儿,是老巴对中国是有否改型的能力表怀疑态度。

2.一切"佩刀"Ⅱ项目的费用都从美对巴军事援助项目开支中支出,故这项目必须取得美政府同意,也必须把大部分钱扔入美国商人手中。否则,若中国分得太多,美国方面会制造障碍,增加麻烦甚至扼杀该项目。

3.在美国采购发动机、航电等设备,由一个美国飞机公司来总承包选型,并在美国内开展取得政府批准的活动,都比较有利。贾玛尔上将理解我们对此的不满之后,反复说"我们中巴是一方,是友好关系、是好朋友。对美是另一方,买卖关系。我们应当共同对他们有戒备"。

四、每架飞机单价600万美金和1990年前交付完150架飞机的进度,都不是绝对的。可调整而且新的军援计划要1987年才开始,故改装费用要1987年起才能启用。

五、关于美国方面的反应,经巴方在美活动以后,美国政府方面完全同意巴空用便宜的飞机取代歼-6,其中80%的人同意用投资少而作战性能又有很大提高"佩刀"Ⅱ方案,20%对转让航电设备技术担心安全保密得不到保证。故局势估计要两三个月后才会明朗。


◆三个美国飞机公司参加竞标


"佩刀"Ⅱ决案一出,震动美国军火巨头,支持者有之,反对者有之。利益间的碰撞在金钱的诱惑下更加猛烈


接到"佩刀"Ⅱ招标书的美国几家飞机公司,由于各自的利益不同,因此对招标书态度也各不相同。诺思罗普公司和通用动力公司出于自身的利益,反对"佩刀"Ⅱ项目,因为担心其会成为F-20和F-16的竞争对手;而沃特公司、波音公司和格鲁曼公司由于没有同类飞机,纷纷表示赞成"佩刀"Ⅱ项目。

这个情况,正好满足老巴的希望,因为美国法律(反托拉斯法)规定,不允许政府只给一家公司以许可证,必须有三家公司竞争;同一种飞机,必须有三个不同方案和三种飞机单机价格。

巴空军与通用动力公司接触时,通用公司首先是劝巴方购买F-16。说F-16将要削价,故表现对"佩刀"Ⅱ有些反对。但也表示了如"佩刀"Ⅱ一定要上,可以帮助做些提高飞机性能,延长机体寿命的工作。

诺思罗普公司因为F-20还没有销售出去,所以对"佩刀"Ⅱ的第一个反应是又增加了一个竞争对手。为此他们对政府说,"佩刀"Ⅱ是一个不合算的项目,而且改出来以后作战性能不会有很大提高,最大过载达不到9g、燃油量不够、炸弹等外挂不会挂得太多、又不能带超视距导弹,更为重要的是飞机寿命极为有限。为此,他们不仅向巴基斯坦,也向别人说,50架F-20的作战性能可相当于80架"佩刀"Ⅱ飞机,主要F-20作战能力强,保养费用低,寿命可达25年之久等等。巴方对他们说,这些情况,我们不是不知道,但主要是F-20太贵。最后,诺思罗普公司说,如果美国政府同意搞"佩刀"Ⅱ,也同意出口发动机及航电设备的话,从商业角度,他们还是愿意参加个项目的。但巴空认为,诺思罗普公司从F-20的利益出发,不断对美国政府施加对"佩刀"Ⅱ尽可能不利的影响。

沃特公司(全称是LTV公司沃特飞机分部)是急着想承揽"佩刀"Ⅱ项目的。他们正在给美国海军做类似的A-7改装工作,改发动机和改航电设备有经验。他们对巴空说,"佩刀"Ⅱ项目技术上是可行的,但要在1990年前拿出150架,会有些问题,飞机单价600万美金,怀疑会超过,另外,特别谈了第三个问题,即在沃特公司向政府申请对巴出口发动机、航电等高技术产品时,政府一再提出如何保护好技术不会造成泄密?为此,沃特公司向巴空建议飞机改装工作安装发动机及航电设备都在美国进行。巴方正式告诉他们,这种方式不能接受,巴方宁愿多花一点钱,多等待一段时间,也要在巴基斯坦生产这种飞机。

格鲁曼公司对"佩刀"Ⅱ项目热情很高,他们收到巴方招标书后,初步开展了工作,也派人到中国来了。他们正在A-4飞机上改装F404发动机,因此对F404发动机非常熟悉。F-14的航空电子设备正在更新。原装普惠的发动机现要改装GE公司的,所以这方面都有经验。他们要立即派人赴巴,看卡姆拉现有设施,派技术人员与巴空军面对面谈。格鲁曼公司认为不仅技术方面没有问题,在向政府申请出口许可证方面也没有问题,只要巴政府保证像F-16一样有保密措施就可以。他们已经与政府交涉,由他们总承包,出面采购美国发动机和设备,这样获得许可证就比较容易一些。

波音公司的军用飞机分公司对"佩刀"Ⅱ项目也兴趣,他们也正在做A-4的改装工作,也有经验。现在,他们正在等待政府批准后到巴基斯坦。

我在会谈中反复向海达尔准将说明,万一美国政府不批准发动机向巴出口,我们有一个改型的发动机可以推荐,目前可达到7000千克推力,以后还可提高些,我当时存有一点希望,有条件地向他们推荐歼-7CP一期方案,这样总设计权就不会被美国飞机公司抢走。海达尔倒是有点技术水平的。他说,这发动机推力小了一点,但如果飞机可减些阻力,甚至用电传操纵,放宽静稳定度,那也有希望……。这当然扯远了。为了加深印象,刘总在临别时对海达尔说:"本着有备无患的精神,屠先生提到的备份方案,是否可行,请你们研究,包括要不要进一步对这个方案再做点什么工作?"

9月7日,我和李、朱二位在办事处同志的陪同下,访问了卡姆拉基地,要帮其建航空工业,应先有个大致印象。


初访巴国航空工业


巴国虽小,却丝毫没有因为地域的局限减少自身建立航空工业的决心。在具备了修理战机的基础上,能够亲手制造自己的战机成为巴国追求发展航空工业的又一个目标。而能够帮助巴国实现梦想的只有一个国家一中国


***堡在巴基斯坦北部,纬度相当于我国郑州,比地处南部纬度相当于我国福州的卡拉奇气候温和多了。有一年我在卡拉奇中转飞机,一下飞机,身子犹如进入充满蒸气的浴室,又热又湿。在***堡虽已进入9月,气候仍颇热,室内全开空调,长期开着,有燃烧橡胶似的异味,噪音又不小,加以连日睡眠不足,头都痛了,也没有办法。

巴基斯坦航空联合企业,座落在***堡北部40多英里处的卡姆拉。从***堡到卡姆拉,一路都是平地,到了卡姆拉也是一抹平原,办工厂要扩大有的是地方。飞机跑道就在工厂边上。

联合企业属国防部生产部领导,与空军不是一个系统。但企业里的干部都是空军军官,工人是士兵。联合企业的总负责人(中国人称他是航空局长)是一名少将,叫阿贾玛尔.汗。其下属三个厂的厂长,都是准将。他们的军衔和职位是完全一致的,一个萝卜一个坑。我们一行到后,总负责人亲自出面接待并宴请,三名厂长全体作陪,甚为隆重。参观时由一名厂长陪同。

首先看了歼-6大修厂,正在大修歼-6和歼教-6飞机,已修完56架飞机;以后强-5及歼教-5也在这里修,还生产副油箱,年产150个。发动机及特设成品还不能修。全厂1423人,其中干部45人。厂房,去了一看,就很熟悉,因为是我们四院设计包建的,与国内风格一模一样,机加冲压等加工设备和热表处理能力都很少,也就是能生产副油箱零件吧,要生产飞机机体恐怕得另起炉灶。厂区虽小,但十分整洁。每个厂房都有显明的厂房代号。人员都在干活,没有闲人。每个车间都陈列着自己所生产的零件,玻璃柜内整整齐齐,可能是一种民族自豪感的展现吧。

第二个是"幻影"飞机大修厂,修"幻影"Ⅲ和"阿塔"发动机,特设仪表也能修,有了这个基础,将来拟在这里返修F-16的F100发动机。设计年修量6架,去年完成了8架,发动机修完后,有自己的试车台试车。全厂有929人。这个厂比歼-6大修厂洋气多了,由法国人承建的设备仪表也都是从法国进口的,一台一台摆得非常整齐,都挂有注明日期的检查合格证,且标有名称、产地和价格。看来完全是法式管理的。厂房内正有3架"幻影"飞机在修理。给人印象极深的是,其后机身为了让发动机自后推入机身(所谓钻山洞式),胴体是直圆柱形,没有任何收敛;机翼前缘锥形扭转极厉害,翼尖也全处在扭转范围内。

第三个厂是飞机制造厂,生产和修理一种四座轻型小飞机,型号是"萨伯"MF1-17,瑞典引进的生产许可证。1975年建厂至今已生产新飞机92架,最高年产量达到过20架,全厂345人,其中干部31人。飞机有一台气冷式活塞发动机和一具螺旋浆,平直机翼上平尾,座舱有并排正副驾驶员席,必要时后边还可坐二名乘客。看来是按民航初级教练机和通用联络机设计的。四人座舱的整块式后开启座舱盖,是一大块明胶玻璃成形的。一部分结构及固定式起落架支柱都由玻璃钢制成,没有机械式减震柱。故座舱盖玻璃成形、

玻璃钢部件制造能力和具有一台2.5万吨液压成形机床成为该厂的骄傲。

看了以后,给我总的印象是:他们要自己生产或部分生产歼-7这样的飞机机体,还差得很远,除了总装配厂房可以放下几架飞机外,都得重建。整个联合企业内没有科研设计力量,故技术队伍也需培训成长。但是他们管理上有一套,井然有序,明确整洁。每个工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航空工业的起点、基础是不错的,作为空军和国防部的领导,希望通过可靠的国际合作项目,把本国的航空工业建设起来,成为独立自主国策的一种体现,其用心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参观完卡姆拉,次日我和李、朱一行三人即飞返北京。刘总他们二位转到孟加拉去了。

9月10日,我们向莫文祥部长、何文治副部长汇报,孙肇卿、计划司长厉义市、军机办副主任马承麟在座。莫部长在听取汇报后说,方针是要力争我们拿总,因为我们的筹码不简单,没有我们,你美国也造不成飞机。但要有灵活性,大干也干,小干也干,卖壳子也干,变不成百万富翁,五十万富翁也行。

11日,又向主管进出口的姜樊生副部长汇报,姜部长说,成飞的工作,要继续进行下去,自己不改,没有实力,国际合作也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