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看到历史杂谈区几位战友在讨论长城的话题,感觉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于是写一点东西谈一些个人不成熟的看法。


关于长城,一直是我们中华民族非常值得骄傲的历史遗物,我们一直将长城称未世界第八大奇迹。关于长城的是是非非近年来也讨论了很多,看到百草止水战友的帖子里主要的观点是认为长城再伟大,也不过是消极防御的产物,对我们民族的发展有着非常大的局限作用。说到防御措施的消极性和局限性,这就难免让我们想起来了著名的马奇诺防线,正因为法国人的马奇诺防线在德军改变了进攻方向后竟然毫无作用,于是今天的人们就将一切为了固定目标而建立的防御体系都归结为消极、教条主义。历史上比较著名的防线有兴登堡防线、马奇诺防线、齐格非防线、巴列夫防线,其中兴登堡防线、齐格非防线都在实战中表现出了一定的价值,而巴列夫防线、马奇诺防线的结局也不用我多说,大家都很清楚。长城在中华民族历史上的角色和这些近代的防御设施很像,那么我们换个角度来思考问题,如果法国没有马其顿,以色列没有巴列夫,那结果会怎么样?秦、汉、明如果没有长城又会怎么样?


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最初修建的长城可以追溯到战国时期的燕、赵、秦三国,秦统一中国后第一次大规模的修建长城,历经若干朝代的风雨,到了明朝,长城经历了第二次大规模的整修,清康熙年间,康熙皇帝下令今后不再修建长城边塞,所以我们今天看到了万里长城,都是明朝遗留下来的。大家对长城的历史都比较熟悉,所以也没有必要重复长城的发展历程。战果时期北方三国修建长城的举动是为了防御北方日益崛起的少数民族。特别是在战果中后期,各个诸侯国之间的讨伐斗争日益激烈,对于任何一个诸侯国来讲,其最大的危险就是面临着被其他诸侯国吞并。从历史的全局角度来看,在这一时期,中原文明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地步,而周边的特别是北方游牧民族的历史进程才刚刚开始起步,可以说力量还比较弱小,但是由于自身发展的需要,这些游牧民族势必要向南发展,这就影响到了地处北部的燕、赵国的安全。而燕、赵两国此时的主要精力是要放在应付来自于其他诸侯国的进攻,所以在北面没有必要足够的实力去根除游牧民族的侵扰,这是导致长城最初出现的根本原因。


在始皇帝统一中国之后,同样也要面对来自于北方的游牧民族的侵扰,而这一时期的游牧民族实力已经有了比较大的发展。总结了自战果末年至秦初的对游牧民族的斗争经验,始皇帝决定开始修建万里长城。结合现在遗留下来的秦代长城遗迹,个人认为秦长城的规模并没有以往想象的那么大,主要原因有两点,第一介于当时社会生产力的落后,修建浩大的工程难度非常大,第二是因为秦初游牧民族的实力虽然有了成长,但是也远没有发展到威胁大秦帝国根基的地步,所以秦代长城“因地形,用险制塞”与其说是一条重要经验,不如说是条件所限不得已而为。秦代长城只是在一些关键的地区修建了比较完整的防御体系——比如说烽火台、驻兵营地、粮草仓库等设施,在其余非重点区域只是以土墙代之。即使是这样也极大的限制了北方游牧民族的发展,在每年冬季来临向南转场时,游牧民族必须要依靠南部的水草来过冬,而秦朝将这些区域统一用长城防御起来,凭借当时游牧民族的实力近不足以攻破要塞,远不足以包围迂回,秦朝军队只要固守这些点,就完全可以控制住北方游牧民族的实力发展。


秦朝的土崩瓦解使得长城的继续扩建被迫停止,北方的防御力量也基本处于真空状态。在秦末汉初的中原混战中,北方游牧民族的力量在这一时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至汉初,游牧民族就不再是以前的游击草寇,甚至可以威胁到大汉朝的生存。初获统一的汉朝政府被迫采取与匈奴和亲的政策来缓解这一方向上的国防压力。但是和亲政策并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实际问题,汉初几代皇帝都明白若想根除匈奴这一心腹大患,最终还是要采取武力。经过文景之治,汉朝的实力也有了一定的增长,于是和亲被逐渐放缓,汉朝军队开始逐步控制住秦长城一线地带,待武帝时数次大规模的征讨就始于这一地区,北驱匈奴数百里,终于获得了中原地区较长时间的稳定。汉朝初年,在长时期的与匈奴斗争之中,汉朝政府也明确了主要的斗争思想:匈奴跟汉朝最大的区别在于其的游动性不受经济、地域等因素的限制,只要有草有水都是匈奴的根据地,而中原较高度发展的文明使得汉朝必须坚守某些重点区域,这就是造成初期军事斗争上被动的主要原因——短距离的驱逐匈奴势力其实根本没有实际价值,只要不能大规模杀伤其有生力量短时期内匈奴势必回卷土重来,而歼灭以骑兵为主力的匈奴部队又非常困难,反过来为了维持中土地区的社会发展,汉朝部队又必须要时刻防御匈奴势力的南侵。于是汉朝军队在经历了若干次失败后开始调整战略,不再提倡与匈奴的正面交锋,而是严厉的执行对其的坚壁清野,只固守不出战。最终在集聚了足够的力量之后,由边境要塞发兵,获得了较大的胜利。试想,如果没有秦朝遗留下来的这些以长城为主体的边境要塞,汉朝又靠什么来积聚实力,最终后发制人呢?若是在汉朝初年就有坚固的防御措施,再辅以合适的战术思想,匈奴的实力又怎能在短时期内得到如此大的发展?所以从汉朝的经验来看,长城本身是属于防御性设施,但是其或积极或消极只是人为赋予的,如果以长城为前沿基地,作为进攻的桥头堡,又怎能说长城是消极防御的产物呢?


时间发展到了大明时期,明朝的北部边境形势更加不容乐观。一边是刚从中原败退仍然虎视眈眈的蒙古,一边是新崛起的女真势力,而明朝内部的斗争又严重的削弱了其对外斗争的实力,综合各方因素明朝依然采取了秦汉时期修筑长城的国土防御措施。相对秦汉时期,明代的社会生产力已经有了极大的提高,所以明代长城就能比以往朝代更大、更坚固。在明朝末年的抵抗外民族侵略的斗争中长城依旧起到不可替代的军事作用,在一系列的与后金的交战中就可以体现出来,在此不再多言。可以说如果不是明朝主动修建长城,那么明朝灭亡也绝不会拖延至1644年。到了清朝,蒙古势力归附与满清,而其本身就是又北方而来,故清朝初年就根本不存在来自于北方的威胁,所以康熙皇帝才大度的宣布:为民解忧今后不再以任何形式修建长城要塞。试想,如果此时蒙古与清站在对立面上,康熙皇帝还能否如此大度?而没有因为修建长城而劳民伤财的清政府最后的结果又是什么样?


一项防御设施的消极与积极性都是人为,长城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没有长城,那么汉民族甚至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都要改写。如果说长城限制了中华民族的向外发展的动力,那更是无稽之言。在中国西、南方向上并没有人为的局限因素,为什么我们的版图就扩至现在的范围?地理因素的限制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在古时,人力确有不可及之事。


总而言之,长城对于中华民族的积极作用还是要大于负面作用的,这就好比现代人谈及京杭大运河,能因为京杭大运河给开掘者带来的沉重负担就否定了其对整个社会发展的积极意义?如果以是通过横征暴敛来衡量历史遗物,那么我想没有几件不能称之为耻辱吧。

本文内容于 2008-8-6 21:42:49 被April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