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的百年奥运故事

lujibing2004 收藏 0 843
导读:百年奥运故事 现在都在说“百年奥运”,但细一想,百年前我国还处于清朝晚年,那时召开的奥运会与我国有何关系,中国人当时是在企盼奥运吗?心存疑问。今日奥运会马上就要在家门口召开了,忽然想起30年前曾有一流传甚广的笑谈,正是说大清国参加首届奥运会的故事。记述下来与诸君共享。 话说第一届奥运会召开时,清政府也收到了邀请函,毕竟是有四亿五千万人口的泱泱大国,四年后八国联军就是按这个数字向我们索要“庚子赔款”的。 光绪二十二年(公元1896年),清政府大权仍

大清的百年奥运故事




现在都在说“百年奥运”,但细一想,百年前我国还处于清朝晚年,那时召开的奥运会与我国有何关系,中国人当时是在企盼奥运吗?心存疑问。今日奥运会马上就要在家门口召开了,忽然想起30年前曾有一流传甚广的笑谈,正是说大清国参加首届奥运会的故事。记述下来与诸君共享。




话说第一届奥运会召开时,清政府也收到了邀请函,毕竟是有四亿五千万人口的泱泱大国,四年后八国联军就是按这个数字向我们索要“庚子赔款”的。


光绪二十二年(公元1896年),清政府大权仍操纵在慈禧太后手中,奥运会的邀请函自然也由她老人家亲自处理。此时的慈禧已执掌国政三十余年,可别说是“奥运会”,就连“运动会”也没听说过。虽说是有“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实际上连本国事务都理不了)为她处理“洋务”,但洋务大臣们也不曾处理过“运动会”事务。于是诏告天下征集有通才者咨之。果有硕儒揭榜应招,云所谓“运动会”者,不过是汉代以来我国固有之“散乐百戏”而已。今天下一家,万国共会,盛况空前,没有我大清参加,焉能称“世界盛会”?应该并必须前往。至于派什么人去?区区一个奥运会,皇帝、太后就不必“御驾亲征”了,但规格也不能太低,让人看不起,就找个王爷领队吧。谁去参加比赛呢?找个戏班子,再找些玩杂耍的就行了。于是大政方针就这么定下了。


临近出发时,领队的王爷尚未确定,主要是现有的王爷,有职有权的不屑于去,说白了是认为“油水不大”,还有的以为带着戏班子、玩杂耍的出去,“丢不起人”。好在还有一位酷爱听戏的王爷(到底是哪位王爷不好说,现在各王爷的后人满大街都是,不定哪天哪位贝勒、贝子、格格说我诽谤其先人,找我打官司,那可受不了),一听可带着戏班子出门,主动请缨。慈禧一看,这位从来不愿办事的主儿,这次倒是临危请命,龙颜大悦,当即任命他为“奥运钦差大臣”,遂率队出征。


王爷亲率他的“奥运大军”,乘船三月,1896年4月,终于到达希腊的雅典,正好赶上开幕式。奥运会官员拜见王爷,并向他报告赛会日程。首先要升各国国旗,请王爷拿出大清国旗。王爷问:“什么是国旗?”官员回答:“就是代表贵国的旗帜。各国人一见到这面旗帜,就知道这是你们大清国。”王爷明白了,可哪儿去找国旗呀。王爷到底是王爷,代表大清国的当然是龙了,就用龙旗。龙旗现做也来不及。有仆人说老爷身上的龙袍上不就有龙吗?裁下来镶个边就是龙旗了,五爪龙咱没有,王爷的四爪龙也能将就了。国旗的问题这就算是解决了。但升国旗还要奏国歌,国歌又是什么?“国歌自然就是能代表大清国的歌了,一听此曲就知道是大清国的歌。”这王爷在行,咱不带着戏班子来的吗,就让戏班子上去演奏“贵妃醉酒”。这一演就是两个小时,奥运官员见还没有完的意思,派人来问王爷,何时才能结束“国歌”,回话是还早,不要等他们。于是比赛开始。


第一届奥运会,很多比赛项目的规则还没有确定,各国之间的规则也不一致,开赛后发现许多问题,只得顺其自然。


田径赛场上,跳高项目开始点名。问大清国有无参赛者,王爷问杂耍的有能跳的吗?杂耍领队说,不知道有跳高,能跳的没来。戏班子的班主说,我们这儿有个武生还行。王爷说武生行就武生上吧。要说这位武生还真不含糊,全武行的行头,扎着靠子就来到赛场。看着各国运动员都是短打扮,咱们的武生和他们就是透着不一样。当时的运动水平普遍不高,男子跳高也就从一米三四十开始,各国运动员一一越过标杆,咱武生一脸不屑的站在一边看着。当接近尾声时,有裁判看到武生,问这位是干嘛的,说是大清国运动员,问干嘛不跳,答曰嫌太矮了,问他打算从多少起跳,说是起码一丈。裁判不知一丈有多高,这边比划一下,吓了裁判一跳,当时的标杆最高也不过二米五。于是,等大家都跳完后,裁判将横杆挑到立杆的顶部,有多少算多少,您就凑合着跳吧。只见咱们的武生将战袍的下摆往腰间一掖,退后几步,然后一溜小跟头翻到横杆前,双脚跃起,空中一个鹞子翻身,打着富裕就从横杆上方窜过。全场先是一片寂静,接着掌声雷动,欢呼雀跃。裁判这边也忙乎起来,争议这成绩到底是否有效。因为当时的规则没有禁止双脚起跳,故没有理由不算。于是这块奥运金牌算是落入中国队囊中。据说此后因此而定了只许单脚起跳的规则。


接下来是球类项目,足球在欧洲已是较成熟的竞技项目,与中国传统的蹴鞠相差太远,这次大清代表团也没有准备参加。但发现有一称为篮球的项目,尚可一搏。当时的篮球处于“初级阶段”,只有一个篮筐,相当于我们今天打半场练习篮球。双方无论谁拿到球即可投篮,入筐即得分。这次杂耍班不能再推辞了,挑了五位玩叠罗汉的上场,大概交代了几句规矩。这几位悟性都很好,对王爷说:“这算嘛呀,不就是往筐里装球吗,您老就擎等着瞧好吧!”比赛开始,哨声一响,对方运动员首先抢到球,连续向篮筐投掷,很快就得了七八分(当时进一球得一分)。杂耍班场上队长此时也看出端倪,大喝一声“起”,五人须臾之间在篮下迭起罗汉,当对方又投入一球后,下面队员接过球,依次传递到最上面的队员手中,上面队员将球直接灌篮。球从篮筐穿过,又被下面接住,再次传上,循环往复,流水作业,以下就没有对方什么事了,结果自然也就没得说了,大获全胜。篮球从此也得改规矩了。


最后一项是马拉松长跑,戏班子和杂耍班都没有合适的人选。王爷问,要跑多远?说是八十多里地。王爷将随身带来的“急递兵”,即邮差或说是传令兵,唤上来,问你每次送信跑多远?答曰,少说也得百八十里。王爷说那就你上。于是急递兵和大伙一起来到起跑线边,发令枪一响,各国运动员争先恐后跑上征程。急递兵仍站在起跑线上不动,问他为什么不跑,他说他只听王爷的,没有王爷的命令他决不跑。只好又向王爷禀报,王爷还在看戏,说:“对了,刚才忘了将令牌发下去了。”掏出令牌,交给来人,说,可以跑了。急递兵一拿到令牌,只听嗖的一声,就冲上跑道,只见垂在脑后的辫子立马打横,与身体形成直角,很快就陆续追上前面的队员。因起跑耽误的时间过多,临近终点时,前面还有一位不知是哪国的运动员。急递兵又加快步伐,距终点线仅几步之遥,因节奏有些乱,脚底一绊,摔将出去,身子向前飞出数米,重重地摔在地上。正当大家为他抱憾时,奇迹发生了,急递兵的大辫子随着甩出去的身体向前摆动,辫稍正巧撞在终点线上。按赛跑的规则,身体的任何部位撞线都有效。马拉松冠军的奖牌又归入大清国名下。


各项比赛到此全部结束,颁奖仪式和闭幕式即将开始。回过头看,大清的王爷仍摇头晃脑的听着“贵妃醉酒”。奥运会官员过来问道:“贵国的国歌还没有奏完呢?”王爷回答:“快了,这就完,还有两齣就得了。”


……


这个笑话流传的时候,正是十年浩劫之际,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中,中国人民用这种调侃,反映对奥运会的期盼。今天,我国早已是奥运大家庭中的一员,更是金牌大国之一。谁也不会把这个故事当作真事来看待,但它可能就是我们这代人三十多年前的“奥运梦”吧!





本文内容于 2008-8-6 21:01:18 被lujibing2004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