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无亟生 逍遥浮生半日闲 将士‘解甲’(五,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


众人讨论良久,这场像聚餐更像聚议的聚会,直进行到子夜方散,不过很多东西都不是一朝一夕能一蹴而至的,所以,半个夜晚的畅谈,也不过将一班人马的结构大概地架出个雏形——一千多人马以‘飞’字为‘号’,明里走商、暗中培植实力;下设‘商’(暗称‘文’)、‘护’(暗称‘武’)两部,分别由萧诃、洛子风任正副二当家领头,龙亟则被‘赶鸭子上架’,理所当然成了扯开的大旗——‘飞’字号的大当家,至于这面大旗的‘策划包装’,萧诃根据从九宫村人处了解到的‘材料’,然后经他一番‘揉搓’,衍生出好几个绘声绘色的‘新版神话故事’,到时候只要经商途中,一干人马不着痕迹地随意一宣扬、造造声势,今后再佐以良好的‘经商形象’,有起事来不要说‘一呼百应’,‘千应’、‘万应’都不是什么难事。何况这面‘神话大旗’既出事实,并非一味地欺蒙拐骗,众人‘吹’起来也倍有底气。想起后世将一分吹成十足的广告,龙亟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这个萧诃,看不出不光有见识,更是满脑子‘鬼主意’,要是往自己以前那个年代一方,指不定成了广告界的‘抢手货’。

午夜众人散去,洛莺与几个村妇收拾掉‘锅碗瓢盆’,到一边洗刷去了。龙亟提出与萧诃同住,屋里,萧诃另拉着龙亟单独叙话:“黄巾军散、残兵败将落草为寇者甚多,其间不乏勇猛善战之精锐,如不设法早取,待得十八路诸侯散回,迟早教他人灭了、收了去。”

龙亟此时对他的见识、谋略大为信服,但自知能力有限,迟疑道:“兄弟文武不能,无以服众,如何收得了?”

萧诃淡淡笑道:“普通人藉着勤学苦练,再假遇慧眼伯乐,方有成大事的机会。但大当家天降奇人,资质不俗,若是全靠死学,反而埋没了天份,不如直接出去历练一番,可获一举两得之效。”

龙亟听他的话与洛莺老子的‘教儿子打猎理论’如出一辙,心想,难怪常听说‘人都是逼出来的’,看来也只好如此。不过说到天赋这东西,他多少还是信的,至少自身体格上的变化,自己就有些说不清楚。

龙亟的自信在不知不觉中,正被他一步步唤起,这时候忍不住改口,恭敬问道:“依先生看来,今后第一步当如何?”

萧诃对这句‘先生’甚为受用,在他心中,这声称呼便是龙亟‘敬贤’姿态的一种表示,但他心中虽然欢喜,脸上仍是神色不变,道:“第一步当然是打好根基、有个安稳的落脚点,不过这不需大当家操心,在下与众兄弟齐心协力,足以对付,当家的只要适应掌局即可,黄巾残兵中,‘青州兵’勇猛过人、吃苦耐劳,眼前需劳当家的亲历而为的第一步便是······”


(此章‘废话’很多,但出于衔接的重要部位,只要顶着被大伙拍砖的危险,尽量写好点。这两天广州天气骤变,影响了工作也影响了状态···闲话少说,本卷到此告一段落,晚点上传新卷‘龙行虎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