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血狼]国外施工计


由于工作的原因,前几天跟在非洲施工的同事们在QQ上进行了聊天,了解了一下工地的施工、生活情况。从同事的描述中不禁让我回想起了我至今唯一一次走出国门,到非洲的苏丹参加工程施工的情形。

那是八年前,也就是2000年7月的一天(具体日期记不清了,查有关资料应该能找到),在公司的统一安排下,我们从天津出发,到北京首都机场乘飞机经香港转机再飞到别的国家再转飞苏丹的首都。记得我们是一早从天津出发的,经京津塘高速公路到达北京首都机场。说来不怕笑话,由于我是生平第一次坐飞机,还是感到比较兴奋,而且当时刚毕业不久,了无牵挂,似乎没有太多的离家的乡愁的感觉,用别人的话说就是属于没心没肺的那种。在北京安检时出了一点小插曲,我们当时带了一批矿泉水,已经做好了包装,机场安检非要我们打开包装重新检验,而当时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好说歹说,费了不少口舌,终于才得以放行,事后才知道由于我们购得是联程票,中间是不拿托运行李的,所以安检的比较严。从北京到香港做的是国航的飞机,说实话第一次坐飞机并没有给我留下太好的印象,首先由于是第一次坐飞机,没有经验,只顾着兴奋,耳膜压得生疼,耳朵哄哄直响;其次飞机上的快餐的确不敢令我恭维,简直是令人难以下咽,(直到今天我一直对我们的航空上的饮食不抱有好感);再一个是出于个人的私心,本来到处听说空姐有多漂亮,可是那次飞机上的空姐确实不怎么漂亮,准确的说应该是空嫂。虽然如此,飞机起飞后还是急迫的从舷窗往下眺望一下祖国的神州大地,祖国大地我就要离开你了。说实话,一路上也没看到什么好的景观,大部分是皑皑白云,从空中看白云,形态各异,千变万化,非常的美丽,而我们在云上一掠而过,似乎就是那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飞机顺利抵达香港,由于事先说好要在香港逗留几个小时,进行全程机票兑换,免得到了语言不通的国家兑换机票出现差错。根据安排,我和另外两位同时负责机票兑换的事情(由于当时没有随队翻译,所有对外的事都交给我们几个年轻的学生去处理,说实话那时的英语水平实在不敢恭维,蹩脚的口语令我们丑态百出)。在兑换机票时,遇到的一件事非常令我生气:看我们是从大陆来的,非要我们提供每个人的身份证明,别的地方的人有护照就行,我们每个人都有护照还是不行,存在明显的歧视。可能看我们人数众多,怀疑我们的护照的来源(我们当时持的是因公商务护照)。没办法只好赶快和国内北京集团公司的负责人联系,好在他们事先考虑到了这些事情,立刻进行了交涉,总算才拿到了所有的机票。经过这事情令我心情大坏:都是黄种人凭什么怀疑我们的身份!作为中国人难道就比别人低一等?由于心情不好,也没心情去看机场外的美丽的香港景色,直到飞机重新起飞。

根据行程安排,我们当天要赶到巴林休息。重新坐上飞机从乘务人员的介绍中才知道要经过泰国曼谷,中途我们不下飞机,香港至曼谷段由香港航空和泰国航空的空服人员联合进行服务,到了曼谷就全换成巴林航空的空服人员了。从香港到泰国这段还是比较开心的,香港的漂亮的空姐确实很有魅力,而且服务水准也不错,确实比当时的国航要好不少,而且和香港空姐交流起码不需要用那蹩脚的英语了。到曼谷后,所有的装饰全部更换,全部变成了阿拉伯的风情,首先是一股浓烈的香料味道。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那里的人这么喜欢用香料?经过一天的折腾和时差的影响,我们已经疲惫不堪,也没有心情去看别的东西了。昏昏欲睡中到达了巴林,事先预定要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只需要出机场找到接机人员就行了。虽然行前就对这里的气温有所了解,但当走出机场的那一霎那,一股热浪迎面扑来,炽热的温度还是远远超出了想像。也顾不上多想,坐上大巴来到了酒店,与酒店订好了到点叫我们,然后进房间倒头就睡,饥饿、冷热都不管了。

虽然劳累了一天,但是第二天还是一早就醒来了,实际上受时差的影响,睡觉时已经是当时的北京时间凌晨2、3点了(时差5个小时)。已经有几个同事在餐厅吃早饭了,早餐还不错,花样也挺多,于是就迫不及待地把肚子填满,说实话,这是一路上吃的最好的一顿饭了。吃完早饭看时间还早,就走出酒店到周围看看,离酒店不远就是大海,环境相当不错,但就是温度高,清早温度就相当炎热了。机场来接我们的大巴到了,于是大家重返机场,通过安检等候登机。说实话巴林的安检还是比较严格的,除了电子检测还有挨个搜身的,威虎的警察一丝不苟,给人一种强烈的威慑感。好不容易等到了登机的时间,可是登机后却怎么也不起飞,乘务员也不解释,据说是为了等某位酋长级的大人物,飞机终于在晚点一小时后起飞了,这次飞行的目的地是苏丹国的首都喀土穆,一路上透过舷窗看到的是炽热的沙漠风景,给人一种到处炎热的感觉。几个小时后到了喀土穆,可天公不作美,喀土穆上空笼罩着这一层沙尘,据说是前几天沙尘暴的杰作,由于沙尘的比重较大,悬浮在空中的高度不大,能见度又差,这就给飞机的降落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当时我们一下就紧张起来,飞机在空中盘旋几圈后,终于开始降落,可是快要降落时,飞机又斜着拉了起来,我当时正坐在舷窗边,分析当时可能是受沙尘影响没有对准跑道。飞机又在空中盘旋了一阵,终于降落了。当飞机在跑道上滑行时我看了一下窗外,飞机的左后轮离跑道边缘不足半米。不由得一阵后怕,如果稍微偏差一点,后果将不堪设想。

到达喀土穆后,与先期到达的接机人员会和,据介绍这里离工程所在地还有几百公里,到那里有两种途径,一种是坐飞机,需要几个小时;另一种是坐火车,最快要一个星期左右,火车是没有时间限制的。而最近的飞机是在六个小时后起飞,天呐,我们要在没有空调的机场里等六个小时,当地的气温估计在40度左右,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不过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慢慢等待,食品就不用想了,给你也不敢吃,当地的水也不敢去随便喝,只好喝当初带的水了,可见当初还是有先见之明的。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等到了飞机,可是一上飞机立刻傻眼了,飞机竟然没开空调,简直就是一个桑拿间,喝的水立刻全出来了,闷热难当。可是飞机起飞后到了高空,有感觉到有点冷了。这是什么飞机呀?几个小时后到达了工程所在的城市苏丹港,据说是这个国家唯一的一个港口城市,城市规模不大,也就相当于一个县城的规模,还算整洁。抵达驻地后,已经是晚上九、十点钟了,又是一天的旅程,唯一想得就是睡觉。

苏丹港是一个河口港口城市,一年降水极少,位于红海的南岸,昼夜温差极大。这里工业极少,海水清澈,离岸边不远就有一圈珊瑚礁,净化着这里的海水。我们就在这里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施工工作。初到这里工作,首先要克服几点困难:一、高温,平常这里的温度都在四十多度,对于我们大多在中国北方长大的人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二、干旱,这里降水极少,一年也就十天左右的降水期,其他时间都是晴好天气;三、水土不服,远离万里之外的祖国,克服水土不服给身体带来的不适,是现场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难关;四、疾病,由于当地卫生条件极差,又是疟疾的爆发区,加上高温的因素,对每个人的身体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五、饮食习惯,远离家园,食品供应,后勤保证都是一个重要的现实问题;六、信息封闭,与世隔绝,当时的苏丹只能通过电话和书信与家人联系,而寄一封信的周期是一个月左右,电话费又极其昂贵,当时国际长途一分钟大约折合人民币约25元,每次打电话都要拿一摞当地的货币。另外当地的日用品特别匮乏,像牙膏、香皂等都是日用品都是进口的,中国、泰国、荷兰,各国生产的东西都有。我们都戏称可以用到各国的名副其实的外国货了,记得当时工地旁边的一个免税商店是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当地也没有公共娱乐场所,再加上语言的不同,对每个人的心理是一个严酷的考验。记得当时在那里,除了看电视、放影碟外最大的乐趣就是到海边捡捡贝壳,到海边这个城市唯一的娱乐区去喝杯可乐。在那里,许多影碟都翻来覆去的看,许多故事情节都能背下来了,看到最后,终于没人看了。

就这样在艰苦和快乐中、寂寞与无聊中度过了一年的时光,终于接到国内的调令,准备回国。由于要办理签证和购买机票,还需要一段时间,等待的时光总是难熬的,受当时急迫回国的意念的驱使,等待的日子真有点度日如年的感觉。好不容易等到了开拔的日子,立刻收拾东西走人,实际上东西在几天前就收拾好了,驻外人员派车送我们第一批八个人到了机场,还是要先飞到首都喀土穆,这次的飞机比上次好多了,到了喀土穆,驻外办事处人员告诉还要等几天才能拿到机票,趁这几天可以游览一下当地的风光,采购一点纪念品。既来之则安之,于是乎就看了一下当地的主要景观,我现在只记得看到了当时的总统府,还记得有一个我们国家在那里建的中石油的一个大厦,在当时这个大厦也算当地的知名建筑了,还记得当时到了尼罗河边,也就是几条河流汇集成尼罗河的交汇的地方。还记得到过了当时的一个工艺品加工的地方,当时在那里,象牙、鳄鱼皮等制品交易是合法的,但是由于知道路上检查的比较严厉,也没敢多买,每个人只简单的买了一点纪念品。说实话,这里相对于施工的城市还是要发达一点的,起码各种商品比较充足。

过了几天,终于拿到了返回的机票,而且这次订的是旅游票,可以到埃及的开罗旅游两天。一听我们都特别高兴,至少觉得不虚此行了,一年来的苦闷也一扫而光了。记得是凌晨从喀土穆起飞的,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到了开罗,出关后旅游团的人员已经在等候了,时间安排的很紧凑,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记得到了一个大教堂(据说是埃及最大的教堂,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埃及国家博物馆、金字塔、尼罗河游船等地方,首先感叹的是埃及旅游业的发达;其次也为埃及的粲然的古老文明所折服,丰富的馆藏,雄伟的建筑,带给人的是心灵上的震撼。当时给我们作导游的一位年轻的男子,汉语说的非常的流利,而且能讲国内很多地方的笑话,据说到中国留过学,到过国内很多城市。据他介绍,开罗的导游分工很明确,各语种的导游都有,在开罗共有10位汉语导游。在这位导游的陪伴下,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两天过去了。我们又重新开始了回国的旅程,这次是在泰国曼谷转飞北京的,从开罗到曼谷是直飞的,时间比较长,可能是人在高空比较容易疲劳的缘故,到曼谷已经是半夜了,人也比较的疲惫了,但精神还是比较亢奋的。根据安排,我们在曼谷是不出关的,在机场休息一夜第二天转飞北京的飞机。

由于第二天就可以到北京了,虽然比较疲劳,但是都睡不着,而且外面就是免税商店,于是干脆出去购物。要说的是在这里是可以用人民币的,货币的流通范围也可以说明一个国家的实力了吧。就这样转了半夜,第二天顺利的坐上了飞北京的飞机,又经过4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平安到达了北京首都机场。这就是到国外施工一年的全部经过。胡言乱语的写出来与大家共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