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原创][联赛]农业生产组织形式改革走向的一种考虑

在写《农业补贴,很好》一贴的时候,在写到关于农业补贴的配套措施时突然就想到了农业的深层次改革问题。准备展开时却发现原来这个问题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考虑。所以决定冒昧的想想中国农业体制的改革方向。就个人愚见来看,农业的承保生产方式可以有一个改进方向——农庄制度(或叫庄园制度)。

我知道一谈到农庄制度或者庄园制度会因两个很直观的印象而立即遭到一定的反对:一个是大家立马会想到曾经从20世纪60年代起搞过的人民公社制度,这一生产组织形式,因为严重的挫伤了农民的积极性,导致了农民对建设社会主义产生了懈怠情绪。在以后的岁月里,虽然人民公社依然存在,但是农业生产基本上在一个低水平上长期徘徊。由此带来的损失非常巨大;另外一种大家可以马上想到的是私人农庄制度,这就会使人直观的想到土地兼并,之后进一步会联想到地主、佃农……总之没什么好的印象,再进一步也许还会想到因此而带来的严重剥削、更严重的饥荒……反正这制度糟糕透顶,已经被历史否定,没有任何可操作性。

但是,问题会出现并不意味着这一制度本身是完全错误的。只能说一方面是因为制度本身与当时的经济基础有一定的距离,不可能产生正面影响;另外一方面说明制度的设计上有一些部分不适应当时的经济基础和人的认识水平,需要做进一步的修正;最后一个方面也很重要,就是社会生产方式的改革应该在行政上应该是柔性的,即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有改革的强烈要求是就改,没有改革的呼声时就不要改。改革过程不能搞一刀切,不能全面撒网,强制改革。过去我们走过的很多弯路,其中一个很大的因素就是行政上太具刚性,官员为了自身的升迁等各种因素促使我们在设计改革方案之后因为全面铺开而导致设计缺陷带来全盘性的恶劣影响,使得改革的失误之处被不自觉的放大,乃至于全盘否定。这都是不正常的。所以,农业生产组织形式的改革需要综合各方面的经验,作出适当的调整,而且还要注意随时进行必要的修正。

目前我国农业生产出现的现状是:因为农业生产的成本过高,而获得的收益相对较少。导致了大量的青年在明摆着的收入劣势面前选择了打工挣钱这条路。于是好一些的地方农业生产还有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来做一些,坏一些的地方则抛荒严重,最坏的地方就是将自家的承包地一卖了之,然后在他乡“流浪”繁荣“市场经济”去了。当然,你不能否认的是:这些走出去的打工者、生意人在数字计算上挣到的钱能买到的粮食远比自己搞农业生产获得的粮食多出来几十倍,甚至百倍、千倍。而那些只能进行粮食作物生产的人就只能安于清贫了。这样的现状是现实的,这样的现实对比是残酷的。人活着,谁不想自己的日子过的好一些?放弃农业成了选择的必然。

那么在前述的原则下和上述的现状面前,农业生产组织方式的改革是一种必然。在这个必然面前,我们就不能再无原则的坚持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不做任何调整的这一政策。改革,必须提上议事日程。在这个说法下,我认为农业生产组织形式的改革可以考虑在目前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基础上做以下设计(需要注意的第一点是:这样的改革是在不变更社会主义土地国有制度的基础上进行)。即实行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主体,倡导进行合作经营,推广由农民自己大量承包抛荒地,使自己的承包地连篇经营,建立农庄、庄园式农业。尤其是农民自己通过政府认可建立农庄、庄园的经营模式,会在很大程度上促进农村改革的专业化发展。政府可以通过必要的宏观调控,在确定每年农业生产的大的规划之后,以提供种子、肥料等方式进行补贴,同时将农业种植的比例控制在适当范围之内,在尊重农民在领取实物补贴时选择的基础之上,避免出现近几年经常出现的经济作物种植的一窝蜂现象,保护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也有效的维护农民的生产利益。对这些私营农庄、庄园进行必要的工商管理,使其成为一个经济实体,也可以推动农业改革向商品化发展。毕竟专业化、商品化是农村改革的基本方向。

这样会不会破坏社会主义的农村经济的稳定呢?我认为只要方式得当不仅不会带来农村的不稳定,而且有利于新农村的建设和国家的小城镇建设,对于农村乃至于全社会的稳定是有利的。所谓方式,主要是指一定要尊重农民的意愿,农民自己要改才能出台政策进行规范,农民不想改就不要做什么重大变更。第二个方面是一定要注意在改革过程中要避免出现以权谋私和腐败现象。这样不仅改革不会有应有的效果,反而会造成如苏联俄罗斯私有化过程中的官僚乘机大量套取社会资源,损害农民利益的情况出现,最终造成“不抑兼并”的印象,最终引发新的社会不稳定。第三就是要注意补贴的发放应该对家庭联产承包经营者和新的承包农庄、庄园经营者没有差别。那么随着这种经营模式的良性发展,脱离农业生产的人口就应该考虑其进入城镇发展如服务业等的其他产业。考虑到脱离农业生产的人口的大幅增加可能带来的就业压力,新的配套措施不可避免的就要提上议事日程。这也是中国目前最难办的事情,严重过剩的剩余劳动力。这似乎就使得我们的农庄制度不是很合理了,但是要注意的是,农庄的经营不可能真的一家一户去做,另外即便你不搞农庄制度这些劳动力其实也是游离于农业生产之外的“剩余劳动力”。他们的消化还是有很多办法的,毕竟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还是农村经营的主体,只有这一主体的地位发生变更之后,才有可能发生新的社会问题。而这一问题在彼时出现的前提是:中国人口依然呈目前的增长态势。

以家庭或几个家庭搞新的农庄制度实际上目前已经有可行性。但是这一问题不是万能的,它目前只是针对土地的抛荒问题的严重性提出的一个方案,不能解决的问题依然很多,新产生的问题必然也很多。这就需要进一步完善整个社会的利益分配体系。故就这一不成熟的考虑,抛砖引玉。确切说,我这是个瓦片,那就叫抛瓦引玉吧。


本文内容于 2008-8-7 8:53:21 被napin800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