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


去预提军官集训大队参加集训的通知,是昨天吃晚饭时由李向前亲自通知王权的,第一时间,王权就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了钱柔柔,去参加集训,就意味着王权将告别兵这一称呼,从此跨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这一行列,集训完毕,王权档案编制就是一名正式的国家干部了。

钱柔柔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高兴得一蹦三个高,迫不及待的又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的爸爸妈妈,同时,王权的一家人也得到这个好消息,一夜之间,王权提干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时全团尽知。所有人都在为王权高兴,为王权感到颀慰。更有一大堆人等着喝王权的喜酒。

从昨天得到消息,弹药库兄弟们在曾其军、孙洋海、斗元宝几个人的带领下,就为王权庆祝了一番,破例的,昨晚每个人都喝了一瓶啤酒,一直闹到十点多才休息,今天一大早,时间的指针刚指到凌晨五点,营房里,弹药库兄弟们都还沉入在香甜的睡梦中,岗亭上,曾其军、曾亮是夜岗的最后一班岗,刚上岗半个小时,曾亮警惕的在岗亭四周来回巡视着,曾其军面对下面的营房,八一枪抱在怀里,来回做着踮步,此时,天已是大亮,视线非常好,站在岗亭上,可以通视周围至少五公里以内的景物:

“哎,小曾,你看看那辆车,像不像你班嫂的。”

曾其军叫住曾亮,指着距离弹药库入口,至少还有一里路停着的一辆红色小轿车。曾亮顺着曾其军手指方向看去:

“像,那车好像坏了吧,是,是班嫂,她冲咱们招手呢,曾班长,我给下面打电话。”

得到王权提干的消息,钱柔柔一夜没睡好,昨晚就要来,但被她爸爸给拦了下来,还没到四点,钱柔柔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好不容易靠到五点,钱柔柔实在等不及了,简单收拾了一下就驾车奔弹药库而来,哪知,眼看就要到弹药库了,车不动了,原来昨天只顾着兴奋,忘记了给车加油,看看距离弹药库顶多也就二里的路程,站在公路上都能看到岗亭上的两个哨兵,钱柔柔试着向岗亭方向挥舞着双手,钱柔柔打算,如果岗亭上哨兵能看见,那一切都好办了,如果看不见钱柔柔就把车仍下,反正也不远了,就步行进弹药库。

岗亭上曾亮打电话向下面室内值班报告,曾其军也挥舞双手向钱柔柔示意。

看到岗亭上有人回应她,钱柔柔安下心来,站在车旁等待王权来接她。

“笛、笛、笛。”

一辆黑色大奔连鸣喇叭由远至近驶来;

“吱。”

大奔一个刹车在钱柔柔面前停了下来:“嗨,美女,车坏了吧?哥哥带你一段如何。”

随着大奔停下,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从伸出窗外、油头粉面、一看就是公子哥模样的男人嘴里吐出。

“谢谢,不用了,一会有人来接我。”

钱柔柔非常讨厌公子哥流里流气的声音,更讨厌公子哥那副好色的嘴脸,不过,钱柔柔还是很有礼貌的回谢了一句。

钱柔柔实在是太漂亮了,是个男人看见都会迷上她的,更何况眼前这个色鬼中的色鬼,公子哥看钱柔柔的眼睛都直了,打开车门直往钱柔柔身上凑:

“美女,这条公路很不安全的,你看看这里人迹稀少,连个车都没有,特别是还守着军营,我跟你说啊,山上那帮当兵的才土匪呢,他们经常在这条路上劫财又劫色,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被他们劫上去,那肯定是先被轮奸,再被*,那可是很恐怖的,美女,快跟哥哥走吧,哥哥可全是为了你好啊。”

公子哥露出一脸的淫色,满嘴的胡言乱语,双手交握在一起不停的揉搓着,肮脏的嘴脸一个劲往钱柔柔脸上凑。

“请你注意点,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什么,你再无礼我可喊了。”

钱柔柔长了这么大,还真没碰到这样的无耻之徒,虽然嘴里义正辞严,但心里确慌乱一团,手足无措,身子直往后退。整个身体都贴在了她马自达车体上。

“嘿嘿,别喊,千万别喊,美女,哥哥可是一片好心啊,你这么一个娇嫰美人独自一人在这荒山野外,哥哥不放心啊,跟哥哥走吧,哥哥会对你好的。”

公子哥色火中烧,有些等不及了,张开魔爪奔钱柔柔胸部抓去。

“啪,无耻”

钱柔柔火了,现出妖女本色,扬手啪就是一巴掌,狠狠的煽在公子哥脸上,同时抬起穿着尖头高跟鞋的脚,又狠狠的踢在公子哥裆部。

“哎呀”

公子哥惨叫一声,捂住裆部,抱成一团倒在地上,狠嚎着打起了滚。

“柔柔,柔柔。”

王权呼唤着钱柔柔的名字,旋风般冲到近前:

“你没事吧,柔柔,这是怎么回事?”

终于看到自己的爱人,被吓坏了的钱柔柔一下扑到王权怀里放声大哭起来,王权满脸爱怜的搂住钱柔柔,同时双眼盯住地上打滚的公子哥,眼里放射出浓浓的杀意。

“嫂子,嫂子。”

斗元宝、孙洋海、杨木、任辉等人齐围了过来。听说钱柔柔来了,全排人都跟着王权迎了出来,在弹药库库区王权率先发现了这边情况不对,随既众人也都发现了情况不对,几乎同时起步,一千五百米的距离,王权愣是把所有人甩出五百米开外。

“咋回事啊?嫂子,是不是这小子吓到你了?”

任辉、杨木冲到近前,两人一左一右架住公子哥胳膊,将公子哥拎了起来,其他人围在四周,齐瞪视着公子哥,重重怒意一波波从每个人身上散发出来,斗元宝指着被架起来的公子哥冲钱柔柔问道。所有人把目光又齐聚向钱柔柔,只待钱柔柔点一下头,众人就会扑上去,把公子哥碎尸万段。

战士们身上散发出的怒意把钱柔柔吓了一跳,所有人围过来时,钱柔柔便不好意思的从王权怀里离开,擦了擦眼泪,怕战士们一怒之下做过火的事情,钱柔柔忙道:

“没事,算了,他只是胡言乱语,咱们犯不着和这样的人计较,放他走吧。”转对王权,钱柔柔低声道:“亲爱的,我没事了,咱们走吧,别让你的战友冲动再做出什么事,那就不好了。”

王权一直双眼含着深情注视着钱柔柔,脸色看似很平静,但实则王权的内心确是掀起了涛天巨浪,钱柔柔就是王权的一切,钱柔柔就是王权的逆鳞,动别人王权也许能忍,但动钱柔柔王权真的不能忍,不过钱柔柔在身边,王权怕吓到她,不能忍也得忍;

“嗯”

王权点了一下头,冲着战友们:“算了,让他走吧。”

杨木、任辉非常不甘心的松开公子哥,而孙洋海更是气不过,照着公子哥的屁股就是一脚“扑通”,刚缓过疼痛的劲头,勉强站起来的公子哥又被踢翻在地。杨木、任辉又一人补了一脚。

公子哥那身板哪经得住这些猛人的拳脚,钱柔柔真怕战士们把人打坏了,急忙扯着王权的胳膊急道:

“算了,别打了,王权,快让他们住手。”

王权也怕吓到钱柔柔,沉声道:“行了,别打了,你嫂子胆小,咱们走吧。”

看到孙洋海、任辉、杨木动手,其他人本也想凑凑热闹,但还没及出手,钱柔柔如此说,王权也下了命令,所有人都后退到一边。

公子哥虽然只挨了三脚,但就这三脚让公子哥爬在地上老半天缓不过劲来。

“嫂子,你车怎么办?”

王权手挽着钱柔柔的腰,忘记了车的事,钱柔柔也把车的事丢到了脑后,王权说完走字,便与钱柔柔抬脚要向山上走,这时,杨木在后面提醒了两人。王权回过身拍了一下脑袋,冲钱柔柔笑道:

“哎哟,把这事忘了,柔柔,你的车怎么了?”

钱柔柔也哑然一笑:“车没油了,你这附近有油库吗?”

“没油了,小事,王权,嫂子,你们先回去吧,车的事就交给我们处理吧。”斗元宝在旁边拍着胸脯打起了保票。

“你打算怎么办?”王权笑着看着斗元宝。

斗元宝:“这还不简单,这么多人,咱们先把车推到弹药库,然后出两个人去买两桶汽油,这不什么事都解决了吗。”

“哈哈哈,聪明。”王权笑着夸了一句斗元宝。

斗元宝立时露出一副欠揍表情:“那当然,我什么时候不聪明了。”

“得,得,得,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王权不再搭理斗元宝,扭头冲钱柔柔道:“柔柔,你掌舵,我们推车。”说完,王权冲战士们一挥手:“兄弟们,推车啰。”

“是。”

众人戏谑的轰然答道。

钱柔柔坐进车里掌控着方向,十多个人推着红色马自达飞一般向弹药库跑去。

“呸,妈的,死当兵的,你们不得好死。”

公子哥爬在地上,看着远去的王权等人,狠狠的吐了一口痰,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爬起。

战士们围在四周,公子哥胆都要吓破了,被踢了三脚,死活不敢再动弹,直到战士们推着马自达远去,公子哥又恢复了他嚣张的本态,拍了拍衣服,拉开车门,坐进了他的大奔里“轰”,大奔屁股后喷出一股青烟,猛的窜了出去。

“嗖”

大奔从王权及战士们身边猛然窜过,大奔过后,水泥路上卷起一片沙土。

“妈的,这个狗娘养的。”

战士们齐声骂道,大奔过去的一瞬间,王权忽然发现,大奔的车号是QA11111,竟是王权家乡的车号。

当公子哥开着大奔经过战士们身前时,公子哥又扫了一眼坐在驾驶座上的钱柔柔,钱柔柔的美,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间,开着大奔,公子哥发誓,一定要得到这个迷死人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