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13、小狗在咬自己的尾巴(2)

幸运特快 收藏 6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URL] 陈达文笑了,他知道现在说话的人是谁了,说话的人,就是那个他和于效飞他们一起缴获追捕他们的国民党军警的汤姆生冲锋枪的那个区的工人。 陈达文被他们说的前景所鼓舞,他觉得,当初于效飞说的那个还没有出现的那种上海的解放场面就会出现了,这些工人的斗争多么积极主动!陈达文就喜欢这种斗争方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陈达文笑了,他知道现在说话的人是谁了,说话的人,就是那个他和于效飞他们一起缴获追捕他们的国民党军警的汤姆生冲锋枪的那个区的工人。

陈达文被他们说的前景所鼓舞,他觉得,当初于效飞说的那个还没有出现的那种上海的解放场面就会出现了,这些工人的斗争多么积极主动!陈达文就喜欢这种斗争方式,真刀真枪地和敌人干。过去是敌强我弱,那是环境所限,没有办法。可是,现在完全不同了,现在敌人已经是瓮中之鳖,就等着我们去打了,我们就应该拿起武器,大张旗鼓地跟敌人干了。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门一开,那个负责跟他联系的负责人进来了,两个人受到即将解放的影响,情绪都十分高涨,看到了对方这样在敌人内部从事地下工作的同志,感到分别亲切,都有一种要翻身做主人的感觉,两个人紧紧握手。

那个负责人先问道:“陈达文同志,你们这么忙,来找我们有什么事呢,需要我们的帮助吗?”

陈达文笑了:“这次不是,我们这次不是需要你们的帮助,而是来帮助你们的,哈哈!”

那个负责人知道陈达文是个性格开朗的人,爱开玩笑,也就笑了起来:“那么,我们在什么地方需要你们的帮助呢?”

陈达文把一张照片扔到桌子上:“我们得到了情报,说保密局上海站和警察局正在利用这个特务进行一个针对你们保安队的阴谋,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他们是已经派他潜伏进来了,还是正在准备派他进来,而且我们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使用什么身份和化名,不过,你们要小心。”

那个负责人拿起照片,仔细看着上面的那个人:“我好象没见过这么个人。”

“仔细查一查吧,这个特务是和警察局专门负责侦破地下党的特务头子郑守拙联系的,最近这次大逮捕就是由警察局负责的,这次敌人对咱们造成的损失非常大,很多同志都牺牲了。我们从敌人内部获取潜伏特务名单的行动也失败了,还牺牲了一个长期在敌人内部工作的同志。看来敌人对咱们的渗透还是相当严重的。你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啊,这么说,这个特务已经深入到我们内部来了。可是,在我们保安队负责的人员里边,并没有这样一个人啊!而且,即使是我们保安队能够负责的人里边,也没有人能够知道关于市委的那么多情况,更不可能知道你们的任务的情况啊?”

陈达文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是啊,从理论上来看是不可能,但是,整个事件是用一个链条串联起来的,只是中间有几个环节咱们还没发现吧!总之,这是一个线索,不要大意了,还是检查一下比较好!”

“这个你放心,我们马上开展尽量详细的排查。”

这时,外面一阵人声,那边的会议结束了。

保安队的负责人推开门走了进来,他后边跟着那个区里边的负责人。他们两个看到陈达文在这儿,都非常高兴,保安队负责人对陈达文说:“我们有一个新的决定,你来的正好,我们正要通知你们。我们已经决定进行更大规模的斗争了,由他们区开展武装斗争,夺取敌人的武器,和城外的解放军联合作战!”

区保安队的负责人说:“我们还是要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的。我们新组织的长枪队,很多人你都认识,以后就更容易合作了。不过,有几个新来的同志,要是你有空的话,我介绍给你认识。”

陈达文跟这个工人的合作还是很满意的,就说:“那正好,我在这儿的工作已经完了,一会咱们就上你们区去看看你们的长枪队。”

和于效飞他们的小组合作,是上海市委特别交代给人民保安队的任务,所以跟他们配合的那些人的人选,也需要得到于效飞小组的认可才行。保安队正好提出让陈达文他们过去检查。

这样,等到区保安队的负责人从回区里去的时候,陈达文就和他一起到了他们的长枪队。

和陈达文知道的一样,新组织起的长枪队,里边的大部分人陈达文都认识,他们都是那天由于效飞组织伏击找电台的特务的那些人,这些人的表现陈达文都是信得过的。

区负责人把陈达文拉到一边,对陈达文说:“我要介绍的就是这几个人,这几个人是包玉介绍来的,都是他的朋友,也是以前搞工人运动很长时间的同志了。他们还会用武器,对上海地形熟,又认识字,是我们这儿难得的人才呀!”

陈达文上前跟他们握手,看着这几个人,他有点奇怪,这里边有两个人打扮上跟一般的工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是皮肤颜色不那么深,手上也没有老茧,就问道:“你是什么工人啊?”

这个人说:“我叫包杰,我原来是申九纱厂的会计,后来因为领导罢工让国民党政府开除了。上海要解放了,我这才找到保安队,想为解放做点事情。”

陈达文点点头:“真是文化人啊!那你呢?你是什么工人呢?”

“我叫陈福生,原来是电车公司的,因为领导罢工,特务要逮捕我,我跑到乡下去躲了一阵子,刚回到上海。”

他们说的,都是一些在上海领导罢工、对抗国民党政府最有名的工厂,这些工厂的工人,觉悟是最高的。

“原来都是一些有多年工作经验的老同志。”

陈达文对这些人觉得也很满意,都是工人阶级,是最有战斗力的队伍。

他已经很熟悉的边城说:“跟你们的工作相比,我们这都算不了什么,你们有什么任务,一定要要交给我们啊!最近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吗?”

这些工人都知道,陈达文他们是最直接和国民党作战的,那次他们指挥工人,一下子就弄了二十多支冲锋枪,工人第一次有了武器,那才叫痛快,所以他们都希望能和这样的正规的解放军合作。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