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歌 举目四顾,霜天峥嵘 第六章 洞房花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5/


见着那些地痞都走了个干净,刘员外急忙叫家人把儿子的绑绳松开,找了个郎中给张文忠看看伤势,虽然被打得鼻青脸肿,可惜的是并没有伤到筋骨,张文忠皮槽肉厚敷了几帖膏药就没事了。

那些来参加婚宴的人,见刘家惹了招灾的星,怕什么时候再来一帮人,此刻立刻想跟刘家脱了干系,纷纷都告辞去了,最后也只剩下庄子里的几个人。

刘贵出言挽留,那些人都是攀附权贵的人,见刘家好景不长,自然以后也不会和他们有什么来往,所以一切都是徒劳。

刘贵怒气未消,愤恨地跺着脚来到了刘凤儿身边问道:“妹子,什么时候招惹了那泼皮,真可是给我们刘家惹了大祸啊,倒也不怕他再来行凶,只是他回去必定向那京师里的童枢密处告状。”

刘凤儿委屈地靠在杨羿天的背上,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撅着小嘴说道:“兄长也不担心妹子是否有事,只是担心自己的官职,看来你那乌纱要比我重要多了。”

刘贵的确是担心自己的官位不保,不觉一时语塞,作不出声来。

杨羿天见两兄妹再这样吵下去,非要闹翻脸不成,急忙劝慰二人道:“兄长不要与凤儿一般见识,功名利禄断然可取,但也不能强求,只是那贼人太过于蛮横,也不甘兄长的过错,就算他告到京里也奈何不了咱们,况且还有那么多的人证不是?我想也是因为凤儿太惹眼了,就算是当今圣上见了未免也要嫉妒起我。”

被杨羿天这么一说,兄妹两个都开怀一笑,刘贵拍着杨羿天的肩膀赞道:“原本以为我这个妹夫是个穷酸秀才手无缚鸡之类的人,谁想刚才却是给所有人吃了一惊,深藏不露啊!本想与妹夫你讨教一番,但是最近府中事务繁忙,我还要赶回去,且莫怪我失礼。”说完刘贵整了整衣裳就走,杨羿天与刘凤儿急忙出门相送,直看着刘贵纵马出了庄子才回到厅堂中。

范年与张文忠见人走光了,也向夫妻二人告辞,杨羿天也不好留他们,只是劝他们常来串门儿,二人欣然地走了,整个厅堂里一下就冷清了下来,却不见了岳丈大人刘员外。

此时就听外面传来了刘员外喝骂的声音,杨羿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问身边的刘凤儿道:“岳丈这是在训斥何人啊?怎么这般辱骂?”

刘凤儿回道:“哦!恐怕是那前几日雇来的教头,来的时候说是武艺高强,谁想却是骗吃骗喝的,这次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想必爹爹想把那人赶走。”

此刻就已经见那刘员外满脸怒气地进了厅堂,还兀自骂着“养这些人有何用处,都挡不住那些地痞无赖,还不如多养几只狗合算。”

杨羿天不敢在此时搭言,见刘员外的气渐渐地消了些才敢说道:“岳丈,小婿明日想到张文忠兄弟的府上看望一下他的伤势,并且也是为了感谢他能够在我夫妻危难之时能够不顾自身安危挺身而出,可是小婿还不曾知道他的府上是哪里?”

刘员外见他说的是张文忠,于是答道:“他父亲倒与我有些交情,今日喜帖也曾拜到他的府上,可是几年前因为点小事情我们闹翻了脸,最近也就没有什么来往了。”

“哦?那岳丈应该早就认识张文忠了?”杨羿天有些狐疑道。

刘员外却摇头道:“哪里去认得他,他那父亲可不是一般的风流种,仗着家中有些田地,整日里沾花惹草,张文忠这小子似乎是他父亲与有一个契丹女人的野种。”

杨羿天想怪不得张文忠长得要强壮得多,看来混血的基因会繁衍出适合生存的物种。谢过了刘员外,随着夫人刘凤儿入了新房。

此番折腾,弄得一对新人乏得狠,不过也省下了许多的事情,新娘子的盖头早已经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只有刘凤儿呆呆地坐在床边上看着杨羿天在挑着喜烛上的火苗。

“相公,还是早些歇息吧,明日不是要去张府吗?起早到集市上买些礼品,也别折了礼数。”刘凤儿见杨羿天没有心思睡觉,主动劝道。

杨羿天倒也并非没有倦意,而只是自己有些事情来得太突然,有些招架不住,要知道这谈婚论嫁之事,他是万万没有想到会这么早就来到。看着刘凤儿是又怕又爱的,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个啥滋味儿。

但杨羿天却不好直接否了人家的好意,只有乖乖地爬到了床上,兀自往身上掖着被。

刘凤儿仿佛得了个宝似的,急忙向杨羿天的身边凑合,趁杨羿天没有防备,一把将他的胳膊抓了起来,一口咬了上去,等他松口之后上面已经留下了两行深深的齿疤。

杨羿天疼得急忙把胳膊收了回来,面对自己受了这不明不白的攻击想要寻个理由。

“你干吗咬我啊?我没有犯错误啊。”

刘凤儿仿佛觉得自己天经地义一般,笑脸一扬,掐着杨羿天的鼻子说道:“你呀!小坏蛋,你们男人有多少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三七四妾都属平常,更加何况你这么优秀的男人。我这样做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让你永远记住我才是你身边最重要的女人。”

杨羿天愕然,他没有想到刘凤儿是因为这个要咬自己,自己何曾想过要再娶?难不成古时候每娶一个老婆都会被对方咬一口,那岂不是惨得狠。

刘凤儿见杨羿天发愣,小嘴一撅背过去了身子,自己在那嘟囔道:“哼!坏蛋,你自己玩吧!”

杨羿天见她背了过去,露出了雪白的背,用手戳了一下她问道:“凤儿可曾怕过什么东西吗?看你今天的样子可是比那个公子哥还要凶呢!”

凤儿怕她又用手戳自己,又转过了身子,与他面对着,她却不曾如此近距离的与一个男子这般接触,也不免害起羞来。

“天下间似乎还没有凤儿怕的东西,就算有你也找不到……”凤儿口里说着,但心理总是心虚,双手护着脚心。

杨羿天何等的聪明,早就看出了她那点小伎俩,倒也不去揭穿,故作疲倦状说道:“睡觉吧,明天还要去范年的家中去看看。”说着闭上了双目。

刘凤儿见杨羿天不再说话,虽然不愿,但封建时期的女子却不敢轻易地扰了夫君的美猛,虽说刚才自己咬了他一口,但那也是例行公事,昨天夜间才从娘的口中得知,于是也只好自己没趣地闭上了眼睛。

美女在旁哪有不乱的道理,杨羿天装了一会,听刘凤儿的呼吸平稳了许多,知道她已经进入了梦乡,双手往下深抓住了她的脚。

凤儿的脚一被捉,立刻就全身酥麻了起来,也从梦中醒了,哎呀地叫着。

“相公,哎呀!饶命啊,别弄……”

凤儿扭动着雪白的身子,想要逃离开杨羿天的魔爪,但是杨羿天哪里会放她,一只手长驱直入了过去,将凤儿压在了身下,二人急促地喘着气。

“凤儿……我?……”一时之间,杨羿天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好,但刘凤儿却用手一捂他的嘴柔柔地说道:“相公,……凤儿既然已经嫁给你了,就是你的人,不过总要怜惜一下凤儿的身子。”

杨羿天欲火难抵,却也略显温柔地将凤儿搂在怀里,非是他不想……,而是她觉得这个女人是不可亵渎的……。

床前的蜡烛被窗外的一阵风吹灭,整个房间一下子被黑暗笼罩了。女人天生惧怕黑暗的因素,使凤儿紧紧地抱住了杨羿天不算强壮的身躯,二人一下变得紧了起来,原始的念头占据了杨羿天理智,轻抚着凤儿极具弹性的皮肤,接连又响起了撕破幔帘,床脚吱呀的声音,一唱一喝,好生云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