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时尚*E站征文]家乡团子·外婆

冬夜小雨 收藏 23 143
导读:[size=16][face=黑体] 昨天和赢去到邻近的一个小城。今早出宾馆电梯间的时候,遇见一个人手里端着一盒团子。也就四五个吧,白胖白胖的,挨挨挤挤地偎在盒饭盒子里。我咽了咽口水,无限憧憬无限热爱地对赢说:“我多么想吃到这梦寐以求的团子啊。”也许是早已习惯馋嘴的我,她就见怪不怪了,但笑不语。 出到街口,竟真的见到对门有家小饭店贴着醒目的招牌“订做家乡团子”!进得店内,赢吩咐店主:“一人两个团子,外加一碗海带汤。”我马上纠正:“我要三个!”其实我心里还想吃四个呢,只是还得顾及点“淑女”的

昨天和赢去到邻近的一个小城。今早出宾馆电梯间的时候,遇见一个人手里端着一盒团子。也就四五个吧,白胖白胖的,挨挨挤挤地偎在盒饭盒子里。我咽了咽口水,无限憧憬无限热爱地对赢说:“我多么想吃到这梦寐以求的团子啊。”也许是早已习惯馋嘴的我,她就见怪不怪了,但笑不语。

出到街口,竟真的见到对门有家小饭店贴着醒目的招牌“订做家乡团子”!进得店内,赢吩咐店主:“一人两个团子,外加一碗海带汤。”我马上纠正:“我要三个!”其实我心里还想吃四个呢,只是还得顾及点“淑女”的形象,不好意思罢了。

结帐的时候,可惜没有现成的带回家,我们只好预定了一百个,还要先付钱的。没办法,人家生意火啊,预定的人太多了!更多的原因是现在大部分人都懒了吧,厌了做团子过程中那繁冗复杂的程序。现在有现成的买,何乐而不为呢?

说起团子,家乡人可能还能与实物联系起来,异地的朋友可能就有点概念模糊了。这么说吧,其实就是一种类似汤圆的东西。但是比汤圆大得多,吃法也是有不同的,汤圆大多是煮着吃,团子则多是用蒸或煎着吃的。团子是江南部分人家手工制作的一种传统食品。通常是在过年时候做,有代表喜庆团圆之意。

好多年都没有吃过团子了。好象自外婆逝世后就再也没有吃过这美味的东西了吧?每年都是要在妈妈面前念叨多次的,可从来也没见她做过。我们现在的居住地是极少有人做团子的,也许咱妈也是入乡随俗了?也或者是她就根本就不会做?

对于团子的做法,我到现在还是有记忆的。

那时外婆总是先差舅舅将洗净晒干的大米用石磨细细地辗成粉末状,然后她将那些磨好的米粉放入灶上铁锅不停地翻炒,并不断地加以热水将之调成米团状,这就可以做团子的“外皮”了。接着再准备馅,馅的种类是很多的,一般是腊肉,香干,大蒜,胡萝卜,榨菜等,将这些剁得细细碎碎的,然后加入盐味精类搅拌,再放入锅里炒,直炒得香喷喷惹得人口水直流时才盛起,这就是做团子用的“馅”了。

那时外婆家有张八仙桌,挺大的。外婆将这些做团子用的“外皮”和“馅”分别搁在桌上,旁边还放一个篾制的筛箕。我安静地坐在旁边,看外婆神奇地将那些面团变成一个个白白胖胖的团子,整齐地摆放在筛箕里。一个个挨挨挤挤的,象极一些可爱浪漫的孩子,演绎着天真活泼的游戏,活灵活现。

接下来的工序就是放灶台上去蒸了。那样的灶台我是印象极深刻的。灶里烧的是一种用稻草绕成的叫做“把子”的东西,或者一些干树枝之类。那时,我总是喜欢坐在灶前,往灶膛里添材……

现在想起那场景,心里都是丰盈且温暖的。那时在外婆看来我这笨笨的举动也是在帮她小小的忙吧?而外婆给我童年带来的温暖和关爱又岂是我这支笨拙的笔能描绘出的呢?!外公过世得早,那时母亲也才十三四岁,舅舅还不到十岁!是外婆一个人苦苦支撑拉扯大母亲他们姐弟四个,个中的艰辛自是不必言说。从我记事起,我爷爷奶奶均已不在了。所以外婆是我童年里除父母外给我最多疼爱的人,在外婆家的那些日子也成了童年最温馨的记忆。

……

等到锅里水声鼎沸,满屋子热气腾腾的时候,一笼团子就已经蒸好了。余下是还有工序的。外婆把铺在蒸笼纱布上的团子拿出来,然后用手蘸冷水,拿一个蘸一下,分别将它们排在干净的洒了冷水的灶台上,待彻底冷却后再包起来。这样做出来的团子是可以保存一段时间而不变质的。那时外婆总是在年前做好,而我们却一直可以吃到正月十五。

上好的团子应该是油光水滑的,香香的、糯糯的,并韧得粘牙,一口咬下去,就会有馅汁流出来,那叫一个香啊!

可惜现在我身边是没人会做团子了!

也是越来越少有人愿意自己在家做了吧?要不邻城那小店生意怎么那么火呢?

其实现在我们若真有耐心做,也是比以前要容易简单得多了!米粉有现成的买,馅也有专门的粉碎机碎,再也不用象以前那样细细碎碎地剁了。到现在,很多传统的吃食都已日渐程序简单化。可是还是少有人勤于做!于是自然就有了专门订做家乡团子的店铺了!会不会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这家乡团子也会如“思念”牌汤圆一样有模有样的在各大超市有售呢?要真是那样,也好罢!

但是我更怀念外婆做的团子!

记得进中学后,就很少去外婆家住了。过年还是去的,也总是还有现成的团子吃。外婆则总是慈爱地在一旁看着我津津有味的吃相,叨叨地问我还要不要,锅里还有,尽管吃……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工作后。参加工作那会,外婆的身体状况已经欠佳了。肾炎,许是还有一些别的毛病。那些时间我忙着工作忙着恋爱也忙着结识新的朋友,对外婆的病一直是不怎么上心的。记得最后一次外婆来我家小住。当时外婆身上已经是肿的了,但脸上还是挺饱满的,亮亮的,看起来精神很好。我当时还以为外婆身体状态很好,却根本就没想到只是因为肿才导致皮肤发亮!

也就是在那年的夏天,外婆就走了……

今天,因了这家乡的团子,让我再次怀想外婆。心里是哀恸的,眼里也有泪。这泪,是我心底的悔心底的歉。外婆!我知道您从来不曾见怪过我,但是,孙女心里的遗憾却是永恒的啊!

又是临近过年了,又到了包团子的时候。这几天还下雪了!这雪有点象儿时的雪啊,雪大,天气也相当的冷。那时您总是嗔怪地扯回在雪地里疯玩的我,紧捏着将我的两手强压在火炉边烤……现在想起都觉得温暖啊!外婆,您在那边还好吗?不冷吧?您一直那么善良坚强,一定会好好的,是吧?!

外婆,等过几天从邻城拿回团子,我一定要为您盛上一碗,也算是孙女尽的一份心意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2-13 15:52:20 被冬夜小雨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