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以外来户的身份上了小学,一年级,共计四个班,每班约四、五十人。我的同桌是一个本地小女孩,班主任是一个本地大女孩,刚从师范毕业。

因为是外来人,语言存在障碍,班主任用方言讲课,那时毕竟是80年代。我对本地方言仿佛是人听兽语,根本听不明白说的什么,好在有几个同学虽是本地人,但因长期生活在大城市里,说普通话还算流利,我与他们交流起来很流畅,虽然他们说的普通话比我这正宗的差很多。我们关系很好。班中老大到老三就在他们中产生了,我差些,排了老五,但这,我已经很满足了,毕竟外来户嘛,混这地步已很不错了,我们六大混世魔王时常搞些恶作剧。

我同桌,那个小女孩,嗲声嗲气,胖嘟嘟的脸蛋,短胳膊短腿,很是可爱,唯一缺憾的就是脾气不小,根本不把我这班中老五放在眼里,我本是见她很顺眼,加上早熟的怜玉之心,总是让着她,可她却拿我的善良当作软弱可欺,不但在桌子上划上了三八线,连桌子下面的地下空间也划分了虚拟的三八线,我上课时无意间胳膊肘越过了三八线,就会迎来轮番的拧、掐,腿无意间分的过开,进入她的虚拟空间,就会受到踢、踹。一次,我忍无可忍,反抗,虽然当时的我已在自己幼稚的小脑袋中无数次的刻下印象:女孩是用来宠的,不是用来打的,但那次确实把我打疼了,我挥拳打在她胳膊上,她猛然一怔,可能从来没想到我突然敢对她动手的缘故吧。怔了一阵过后,她用脚踹我,我回击,用腿撞我,我再回击,有用手打我,我早有防备,抬起胳膊一挡,老师在讲台上听到下面的小动作,转过头来向我们这个方向扫了一眼,我与小女孩很有默契的看着手中的书本,老师,那个大女孩用犀利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又一圈,又转过头去。我斜眼偷看小女孩,见她也拿眼斜着我,那眼神里充满仇恨,仿佛在说,等下课了再收拾你。

下课了,我与5个小哥们开始了疯打闹,早把小女孩的事给撂在一边,小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小拳头紧握着,突然双手一扬,两团细土粉面儿在我眼前散开,我眼睁不开了,等我挣扎着将眼睁开后,发现小女孩躲在一堆女孩之中向我扮鬼脸,其它女孩跟着起哄,我感到自己的形象在班级中瞬间大跌,一定要挽回自己的面子,重树自己的威风,不能让小哥们看扁,不能离开这个混世魔王团队,我迅速的冲过去,推开试图阻挡我的几个女孩儿,一把将转身欲逃的同桌拽住,一下就摁倒在地,口中念叨着:让你拿土扬我,让你拿土扬我,她拼命挣扎,挣脱了,我又追上,再一次摁倒,摁倒时,她的小裙子被地上凸露出来的石头一挂,一双小胖腿就露了出来,小裤衩也现眼了,我不知怎么就突发奇想招手叫来几个小哥们:大家看看她尿尿的地方,并迅速拽下她的小裤衩。小哥们围了过来,大家正仔细研究那神秘部位而茫然不解的时候,大女孩出现了,她那凶狠的眼睛瞪着我们,一双有力但却白嫩的大手将我们三下五除二扒拉开,并喊到:这么小就耍流氓,长大还怎么得了。我们被吓的竟然忘了跑开,脑中在想着流氓是什么意思,不知不觉脸上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愣是忍着没让它掉下来,心中默念男儿有泪不轻谈。

放学后,被老师留下来,说是要检讨,我不懂检讨是什么意思,但知道犯错误了,一句话不说在哪里低着头,终于全校的学生都走了。

班主任,那个大女孩的朋友来了,一会儿他们走了,临走前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让我们也回家。我在回家的路上想着:大女孩那个朋友一定是她男朋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