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马屁精看起来象朋友

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看起来似乎很微妙很复杂,其实归结起来,这不外乎势与利之间的多寡,当某一方势与利都相等时,其的关系看起来也就能以平等相待了,如果某一方弱于对方而又有求于对方的话,这种关系也就处于一种不平等的关系了,此时怎么去处理好这种关系了,要不你就象平常样应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了,不卑不亢,反正能做到就到,做不了就算了,这是我们正常人的常态;还有一种人看起来有风骨样,似乎为了名为了利也不愿意低下头,就算是所求的是强势人物决定自己的命运及生死福贵,或者就在人家手底下混饭吃让人家管着,也不低下头,美其名:傲骨,不过基本上这样的是很不受人待见的,而且往往印象很不好,所以多半这样的人境遇都不是很好的,也往往都是人生多磨难不顺利;还有一种人就是见风使舵,遇到这样的人自然而然就“顺流而下”,只要能让你觉得高兴,只要能达到目的,什么让常人觉得“不耻”事都做的出来,什么让常觉得没“骨头”的活都干的起劲,而且叫他笑他想哭也笑的阳光明媚,你叫他哭就是心理高兴也马上哭的起劲,要是你家人不幸去世了,他比都难过,象是自己的妈过了一样。

这样的人,我们通常称之为马屁精,这种人到底有多少,倒很难知道清楚,因为你很难从他的长相与身高及性别还有性格去分清楚,而且马屁精怎么表现,其实一般人是不太容易看到的,多是听人说三道四说出来的,因为这马屁精怎么会拍小老百姓的马屁了,多是走上层路线,向心中的名利看齐,其表现的时候也多是在所需表现的人物面前表现,如果你不在身边的话,很难看到这种表演的。

而一般马屁精分为思想上拍马屁及精神上拍马屁,所谓的思想上拍马屁就是让人觉得一身的媚态,嘴上吃了蜜一样甜,见鬼也说人话,见人更说神仙话,明明领导水平一般,非要说成管仲再世,明明领导智力平庸,却也吹成诸葛亮再生,明明领导的老婆吃喝玩乐赌博上瘾却还要说夫人真贤能;而所谓的精神上拍马屁者,这种人深得心理学及行为学的真传,只要领导有所表示或只是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其中的真意,而且做起来滴水不漏故意的也让看成了无间为之的了,不过这两者看起来似乎有高下之分,后者更觉得高明些,不过对于被拍者来说,只要真正能让自己高兴,怎么拍还不是拍啊,只要别拍到马腿上了。

对于被拍者与拍马屁者来说,似乎更让人觉得象是一对朋友一样,要不是朋友,怎么会有人这关心你,你的缺点不好的都可以包容你,你的喜好无条件的迎合你,你说的每句都听的很仔细,都把这些当成经典来感同身受,你的性格喜好人家都了解的很清楚,你的悲就是他的悲,你的喜就是他的喜欢,你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而且迎来送往都是待之如父母长辈,不要说满足下虚荣心,就是身边有这样的人,也觉得自己很有面子,而且还是很让人舒心的事,就算自己的老婆,也不一样做的这好。

而且马屁精们不仅嘴勤,而且脚勤脑子勤,被拍者家里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家里的人就是自己的人,而且只要是有点意思,想怎么样也会千方百计去做到,比如齐桓公曾开玩笑地说想尝尝人肉的滋味,易牙就把自己亲生的儿子杀死,将儿子的肉蒸给齐桓公吃,竖刁为了达到能亲近齐桓公的目的,主动把自己的阳具阉割掉,开方本是魏国的公子,为了表示对齐桓公的忠诚,十五年不回魏国见父母。此等用心,怎么能让人不受用几分了,就算是一代霸主齐桓公又怎么能不觉得亲近几分了,恐怕早把这样的人当成了朋友来看了。

不过对于马屁精来说,之所以称为这精,就在于善变,你想让他唱花脸他就唱花脸,你想让他演小生他就能演小生,如果还想看来花旦,象乾隆帝的和坤也来演这花旦让皇帝老儿开心开心;不过对于马屁精来说,这不很下做吗,其实当马屁精自然要脸皮厚,要不然这马屁可怎么拍啊,可能有些话连自己都觉得肉麻荒唐,可这脸皮在利益面前算的了什么,你不付出怎么有回报,你一无势二不能硬起来做人还想攀龙附凤,怎么能不让被拍者觉得舒心啊,又怎么能让社拍者把自己当真朋友看啊!朋友者,自然要相“知”也。

不过当马屁精其根本目的还是为了权利,所谓的谁有权就靠到那边,就算是掌权的只是个呆子,他也会想当你的“朋友”的,知其冷知其热,到比对自己的父母都好;可你要是变成落汤的鸡了,他马上也就变脸了,恐怕四川的变脸术都没这马屁精变的快,因为马屁精实则是跟着权与利走的,你的权与利都没了,你还有什么可的拍的了,简直不如落毛的鸡,所以有些人没权没势没钱了老发唠叨,说什么世态炎凉,人去茶凉,却不知当年齐桓公遗体整整停放了六十七天无人收殓,尸体腐烂臭气熏天,绿头苍蝇满宫飞舞,蛆虫到处乱爬,一直爬到宫外的下场本也怪不了自己。

因为这拍马屁精实则是个“酒肉朋友”,有“酒”有“肉”比谁都热度十足,“席上”比谁都看起来象朋友,而且把这主人是赞的比天还高比海还宽,其实不过是为了一碗“酒肉”,一席“美食”;到把这“朋友”处不象“朋友”,“亲人”不象“亲人”,为这世上一分利一点益而作贱的人不象人,媚兽不象媚兽;翻云覆雨,极尽小人之作为,不过实则也是种无奈,想这若不是这世上人都爱这“小人之道”,恐怕这马屁精想拍马屁又能找谁拍去,就算拍得,也容易拍到马腿上了;所以马屁精要去当这“酒肉朋友”也要有人好这“酒肉朋友”,若是世人都不好这“酒肉朋友”,恐怕这马屁精也只有改行去研究赌马经了,不过所谓马屁精拍马屁去处常有,赌马经胜者很少有,到那时,马屁精们恐怕要饿死了;不过起码现在来说,马屁精还是有市场的,貌似我们这社会还是关系社会,有关系就要讲朋友,又所谓“酒肉朋友”常有,知己朋友难求,拍马屁者,还是可以去“江湖”上混个“酒肉朋友”名份来当当的。[face][/fac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