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逼死美天才生化专家 被指散播炭疽病毒(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布鲁斯·艾文斯博士

中国网8月6日报道 经过6年的调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终于将2001年美国发生的一系列炭疽病毒的袭击者确定为62岁的布鲁斯·艾文斯博士。但就在联邦调查局准备对其实施逮捕时,艾文斯博士却自杀身亡。而据美联社8月6日报道,艾文斯博士自杀之前曾私下向一些朋友透露:几个月来,政府机构一直在挑拨他与家人之间的关系,联邦调查局向他儿子保证,只要他能揭发其父亲,他就能获得 250万美元的奖励;此外,FBI还拿着炭疽病菌受害者的照片给艾文斯博士的女儿看,欲让其女儿也敌对他。


250万美元外加跑车


据报道,2001年10月,即遭受“9·11”恐怖袭击之后不久,美国发生多起通过信件传播炭疽病菌的事件。


此次事件对于正饱受恐惧折磨的美国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为此美国政府下决心要将罪魁祸首缉拿归案。但事隔多年,联邦调查局一直未找出真正的幕后黑手,这无疑让联邦调查局蒙羞。


一名自称是艾文斯博士朋友的前美国科学家透露,在艾文斯博士自杀之前,他曾私下抱怨道:几个月来,政府机构一直在挑拨他与家人之间的关系——联邦调查局保证,只要布鲁斯的儿子安迪能找到证明其父亲曾参与炭疽病菌恐怖袭击的证据,安迪就能获得 250万美元的奖励,另加还送给安迪一辆他心仪已久的跑车。此外,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科学家表示,联邦调查局还将炭疽病菌受害者的照片拿给艾文斯博士的正在就医的女儿阿曼达看,并告诉她:“瞧!这就是你爸爸干的好事!”并且科学家指出,最让艾文斯博士暴跳如雷的是,联邦调查局还承诺带他的家人去购物旅行。


拉塞尔·拜恩博士曾是艾文斯博士所在的美国国防部设在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的陆军传染病研究中心的主管,他同时也是艾文斯博士的好友之一。拜恩博士表示,联邦调查局的此类举动给艾文斯博士造成了很大的精神损害:“我有个同事说,他曾坐在椅子上默默地哭泣。”


拜恩博士还表示,联邦调查局似乎做的有点过火,连艾文斯博士的女儿都不放过;而在过去的4年间,他自己也被联邦调查局盘问了大约7-12次,“联邦调查局要求每个人都签订保密协议,并且每次谈话都非常的简短,我猜他们大概是不想因破不了案而丢联邦调查局的脸吧!”


联邦调查局官员约翰·米勒说:“过去的几天里,因为一些不当的细节报道以及错误信息,有的人得出了无事实根据的结论。”


曾在联邦调查局工作长达34年的前副主任韦尔登·肯尼迪表示:“为了探寻事实的真相,联邦调查局的工作人员经常会拼命的工作,但他们不会因此怠慢任何人,而且我也从未听说过此类事件的发生——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们从不会犯错误。”


但事实果然如韦尔登所说的么?据报道,在联邦调查局将目标锁定在艾文斯博士身上之前,他们曾怀疑生物科学家斯蒂芬·哈特费尔是凶手。美国时任司法部长约翰·阿什克罗夫特还在公开场合称哈特费尔是此案的“核心人员”,这让一直声称清白的哈特费尔不仅受到了其他人的质疑,连心爱的工作也随之丢掉了。


天才科学家绰号“暗夜魔鬼”


他是美国最优秀的生物武器专家之一,曾经获得国防部最高荣誉奖,他绰号是“暗夜魔鬼”,将极为危险的炭疽菌病毒偷出实验室,寄给美国的诸多机构,造成人员死伤和整个社会的混乱。经过6年的调查,美国联邦调查局终于将“炭疽”恐怖袭击的嫌疑人锁定:美军头号生物武器专家——62岁的布鲁斯·艾文斯博士。然而,就在联邦调查局准备对其实施逮捕时,他却神秘地自杀身亡,从而令这起事件更加扑朔迷离。美国《洛杉矶时报》等媒体对此进行了详细披露。


布鲁斯·艾文斯出生于黎巴嫩,有两个兄弟,他的父亲是一个药剂师,曾经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读书。艾文斯长大后也来到美国,在辛辛那提大学求学,获得微生物学博士学位。


1990年,布鲁斯·艾文斯进入美国国防部设在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的陆军传染病研究中心工作。作为负责生物武器防控和研究的主要机构之一,该研究中心的主要工作是开发传染病防治疫苗。随着实验室设施的不断完善,该机构开始着重研究在战场上检测生物武器病毒的方法,为美军士兵在战场上遭到敌方生物武器攻击时提供防护和治疗手段。


18年间,艾文斯一直兢兢业业,专注于专业研究,并参与了研究中心最重要的几个病毒研究项目。2003年,艾文斯以民间雇员的身份,获得了美国国防部颁发的致力于改进炭疽菌疫苗技术的最高荣誉奖,成为全美最优秀的生物武器专家之一。在颁奖典礼上,艾文斯说,“获奖当然好。但是更重要的是,炭疽菌病毒的研究取得了重大进展。”同时,他还在美国红十字协会做志愿者,是个业余的魔术师,虔诚的天主教教徒,有一对儿女,家庭幸福美满。


暗夜魔鬼:他把炭疽细菌寄向全美国


然而,在这光环的下面却隐藏着另一张魔鬼样的面孔。


据《洛杉矶时报》获得的一份秘密记录显示。光环下的艾文斯有许多异常表现曾经引起陆军的怀疑,甚至对他进行过调查,录取了口供。据他向陆军调查人员承认,在 2001年12月到2002年4月的5个月间,他在研究中心内外共发现20多处炭疽菌病毒遗留,却没有报告上级,而是擅自消除了这些遗留物。


埃文斯告诉军方调查人员:“我一直专注于生物安全方面的研究。我想自己消毒那些被弄脏的地方,可以消除病毒污染隐患,防止病毒在研究中心传播。我不想大惊小怪。但是现在认识到应当诚实,及时向上级主管报告。”貌似合理的解释打消了军方调查人员的疑虑,军方并不打算对艾文斯“迟来的诚实”进行任何惩罚,他们认为这样会影响其它科学家们的的积极性。


然而,问题再度发生:在艾文斯说他已经彻底清洗的地方,调查人员的再次检测结果仍呈“阳性”。这表明,这些地方再度出现炭疽菌病毒!对此,艾文斯支支唔唔,说,“我不记得有没有消毒,也可能没有消毒吧。”


一名前研究员说:“这肯定是撒谎。如果发现了炭疽菌病毒遗留物,你肯定会消毒清除那些病毒。这样的事情,你怎么可能忘记呢?”联邦调查局特工认为,艾文斯撒谎说他已经消除了炭疽菌病毒,其实是阻止特工对他的办公室进行再次检测。


随后,特工在他的办公室发现了一个密封箱,保存了他从实验室里偷出来的炭疽样本。同时,调查人员还在研究中心男性科学家的更衣室里发现了艾文斯藏匿的炭疽菌病毒样本!


进一步调查显示,在“9.11”发生后的几个月间,艾文斯违反研究中心的规定,多次从实验室内进行炭疽菌病毒取样。在接受调查时,艾文斯向联邦调查局特工解释说,他把病毒样品带出实验室,是因为怀疑造成大规模“炭疽菌邮件”恐慌的炭疽菌病毒粉末与陆军传染病研究中心有关,他想独自进行研究。这个理由显然不能说服联邦调查局。


艾文斯在研究中心的一个重要研究项目是改良炭疽菌病毒,并应用到动物身上。但是艾文斯抱怨说,在动物身上的试验是远远不够的。调查人员猜测,艾文斯私自转移炭疽菌病毒,是想扩大试验对象,将病毒应用到人类身上。


另外,美国警方证实,5封“炭疽菌邮件”的邮戳显示,信件都是从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市的一个邮局寄出的,这个邮局距离艾文斯的居所有198英里,大约3个半小时的车程。

复仇杀手:他扬言要杀光所有同事


联邦调查局长达18个月的审讯给艾文斯造成了巨大的心里压力,他情绪消沉,身体虚弱,一直在接受治疗。作为关键证人之一,负责看护艾文斯的医院社工珍·杜利也接受了法院的传讯,在一盒录音带中,她说,“艾文斯是一个复仇杀手。”


杜利说,今年7月9日,医院医生为研究艾文斯的病情召开诊断会议,艾文斯出现时“完全失去控制,情绪非常激动”,在会议上,艾文斯宣布了他“细致的杀人计划”,称他已经买好了手枪和防弹服,准备杀死研究中心的同事。“他情绪非常激动,要马上冲出去,要每个人陪他一起死。他还说自己已经在弗雷德里克的大街上游荡了好一阵子,想找个陌生人打架。这样就有理由刺伤他。”


在会诊事件发生后,杜利叫来了联邦特工,将艾文斯转入了一个精神病院。此后,艾文斯于凌晨4点给杜利打电话,咆哮着说,“谢谢你毁了我的生活”。杜利告诉马里兰州地方法院的法官,“他一直有精神问题,他是一个反社会的复仇杀手,当他感觉被轻视,特别是被女人轻视时,他马上就想杀人。”


艾文斯的一个兄弟托马斯·艾文斯说杜利的话“有道理”。兄弟俩从1985年就断绝了来往,托马斯说,“布鲁斯总是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他觉得自己就是上帝。”


疑虑难消:FBI“逼死”天才


但是,《纽约时报》对案件提出了疑点,美国两名参议院议员也接收到了“炭疽菌邮件”,但是他们接触到的信件与其他的三例完全不同,是用专用高级喷雾器将炭疽菌病毒粉末喷涂在信件上的。


熟悉细菌战的专家说,艾文斯是一名优秀的疫苗研究专家,他可以轻易的接触到高度危险的炭疽菌病毒,但是他并没有能力将炭疽菌病毒转换成吸入性固体粉末。


协助联邦调查局调查的科学家之一、桑地亚国际实验室研究员艾伦·泽利科夫指出,“我认为一个生物病毒疫苗专家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这实际上是物理学方面的技术,而不仅仅涉及到生物学方面,很少有人能同时涉猎这两个领域。”引荐艾文斯进入研究中心工作的伊兹尔博士也指出,“艾文斯博士在炭疽菌病毒的研究方面确实有很高的造诣,但是他的研究方向是把炭疽菌病毒转化成液体,而不是固体粉末。”


实际上,在2003年,联邦调查局就很接近目标了。他们检测到“炭疽菌邮件”中的病毒属于“埃姆斯”菌种,在美国,只有陆军传染病研究中心持有这种样本。但是,就在艾文斯惴惴不安的时候,联邦调查局特工来了个戏剧性的转折,盯上了艾文斯的同事、斯蒂芬·哈特费尔博士。


在此后的4年间,美国和世界的个大媒体都以大幅版面“庆祝”炭疽菌病毒杀人事件的真凶落网。斯蒂芬·哈特费尔成为“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美国当时的司法部长约翰·阿什克罗夫特在公共场合称哈特费尔是此案的“核心人员”,但是斯蒂芬·哈特费尔医生一直坚持自己是清白的。


这是联邦调查局历史上投入最多的一次调查,本来也可以成为最成功的一次调查,但是不幸却成了最失败的记录。2006年6月,联邦法院认为联邦调查局提供的证据不足,宣告斯蒂芬·哈特费尔无罪。不仅如此,此后斯蒂芬·哈特费尔反诉美国政府和司法部,认为他们在4年的调查中侵犯了自己的隐私,将大量未确定的罪名强加在他的头上,导致他名誉受损,失去工作。


2008年6月27日,美国法院判定政府赔偿哈特费尔精神损失费582万美元,而悬赏捉拿炭疽菌病毒真凶的奖金也只有250万美元。联邦调查局4年的调查彻底失败,为“老板”美国政府做了笔“赔本生意”。


2007年初,联邦调查局开始在这个研究中心、美国乃至世界范围内联络艾文斯的朋友、同事,试图找出任何蛛丝马迹。联邦调查局和每位配合调查的人签署了秘密协议,确保在联邦法院的判决下达之前,不能对外界透露艾文斯案件的任何细节。联邦调查局似乎已经认定艾文斯就是真凶,罗伯特· 米勒长官上周在接受采访时说,“‘炭疽菌邮件’案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这回肯定错不了。”


2007年5月,保罗·肯普成为艾文斯的律师,他坚持艾文斯是清白的,“在长达6年的调查中,艾文斯一直努力配合。他是一个受人尊敬的科学家,为美国政府、为美国陆军工作了33年。但是,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联邦调查局的控诉和影射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压力,造成了今天的严重后果。” 伊兹尔博士也说,“他是一个好人,专注于自己的研究,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


据艾文斯的一个同事透露,研究中心此前已经决定,强制性要求艾文斯今年9月辞职。这名同事说,“他已经没有经济能力继续支付律师的费用了。他本来就是一个心理脆弱的人,和一般的科学家相比,他更加敏感。”


美国《华盛顿邮报》8月2日也报道称,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针对艾文斯的指控让他压力越来越大,以至于今年3月19日,有人发现艾文斯昏倒在家中,随即报警。此后,警方又多次和艾文斯有“来往”,原因是据说艾文斯有自杀倾向。警方最后一次和艾文斯打交道的日期是7月27日,这天,艾文斯倒在地上,人事不省。警方随后把他送往医院,两天后,艾文斯离开人世。


艾文斯自杀后,他的家人都拒绝接受任何采访。他的妻子戴安说,“这是一个悲伤的时刻。”他的儿子安迪则说,“谢天谢地,一切都结束了。爸爸,你终于可以安息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