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六章.腾龙噬日 335.大熔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50.html


在蒋先生一番热情到让人觉得头皮发麻的寒暄之后包汉文终于可以去自己的吴兴司令部了。

登陆作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关节,其一就是滩头登陆战,在这一点上上海附近的中国军队虽然有数十万精锐却无法抵挡倭人的飞机和军舰,所以包汉文从薛将军那里剽窃而来的运动防御战比避免了倭人占有火力优势的滩头作战。

而是抓住另外一个关节点,滩头登陆之后阵地的纵深发展来限制和打击倭人,这个时候我军如果调度灵活就可以集中优势兵力围攻敌登陆地面部队。

只不过倭人还不是那种吃亏不知道变通的笨蛋,次日倭人第17师团与第3师团分别在吴淞要塞以西30公里的浏河和吴淞要塞以西60公里的浒浦和白泖河口之间的荒滩登陆这样一来虽然吴淞口和西路登陆部队要受到正面和侧翼的威胁,而浏河登陆的倭人第17师团则只需要向中间突破。

这一次鬼子之间的策应和协调都做得非常不错,而鬼子这一次登陆的重点就在连接浏河到上海市之间公路上的罗店,罗店一旦失守我军在罗店东北的驻守部队将被包抄,之后罗店将作为倭人以这条公路驻守的战术防御支点在公路以东进行登陆,在蓄积了足够的力量之后就可以直扑上海,同时黄浦江也将失去封锁,倭人军舰自可以随意出入黄浦江炮击上海。

随着战事的改变,蒋先生在当日上午也签发了所有我凇沪部队进入第2阶段作战的命令,这是一向以包汉文和之前薛将军提出运动防御为基础的防御作战命令。

尽管这种作战的整体精神是不于倭人死打硬拼,在情事不利的时候可以酌情转战,但部队不能完全进行撤退而是向倭人攻击部队的侧翼转战,让出正面并与敌人保持高强度接触,从而打成了针对倭人一个一个突出部的围攻战,这样一打倭人却有一种打不上力量的感觉,而不得不不停地与我军展开消耗战。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别的地方怎么运动防御都好,罗店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上海此时正在进行的大搬家活动,罗店成为了我军一个不得不死守的地方。

罗店处于担任上海以及其周边郊区防务的第9集团军和在吴淞要塞到福山之间担任长江沿岸防务的第15兵团、16兵团组成的左翼军的结合部。

但是两军在罗店问题上都不敢有丝毫的推委,左翼军司令官陈诚的司令部就设在罗店之后西南10来公里远的嘉定,而第9集团军司令部也设置在罗店南面20公里的南翔,作为整个长江三角洲除滩头阵地外最前沿防御的战术支点罗店成为了整个中国,又或者整个倭国甚至整个世界目光集中的所在,在这里一场血战再所难免。

于是刚刚在浏河登陆的倭人第17师团的先头部队在巩固了滩头之后稍有纵深就开始向罗店方向攻击,而今天倭人第13师团主力也已经完成登陆,此时倭人第13师团带着70多辆战车开始开始了拼命向罗店方向的攻击,我首军在这里展开了倭我人寸土必争的较量,战况惨烈异常。

不同的是南京政府为这一次凇沪作战的准备远不是历史上可以比,从第9集团军开始对上海之倭人陆战队发起进攻到今天上海战事已经打了3个月,期间倭人因为海军和陆军的战略分歧被调出往帕劳群岛担当歼灭南华舰队的任务,这为一个几百万人的大城市变成堡垒争取了时间。

无论倭人的炮火多么猛烈我军士兵都能在倭人进攻的时候钻出战壕,压着身下厚厚一层象积雪一样的浮土向倭人展开攻击。

经过整整一天的反复争夺我军于当日晚间放弃月浦、杨行,以罗店为支点在浏河到上海的公路一线进行防御。

而今天打得最惨烈的要说第陈部长左翼军所属的浏河,浏河里长江口太近但却是通向上海公里上的一个节点,倭人以猛烈的舰炮不断地对浏河的中国守军进行攻击,第15兵团第18军黄维之67师在浏河侧后集结不断以部队轮换进入阵地。

只不过在南华的建议下67师每次以两个营守浏河,没抵挡住倭人一次进攻每个营可以撤出一个连,而准备轮换的部队就补充进去。

在这种轮换方式下第一天到傍晚倭人的攻击开始减缓的时候,身在浏河西南5公里处67师指挥部的黄维开始骂娘了。

这一天他的67师在浏河与浏河左翼战线上损失了1/5的士兵。

“这什么战术?不断地把新兵拿上去送死,上头还说不要计较一时之损失?”

作为中央军精锐的67师这样的损失数字在平常的时候足够他把一个团长拉出去枪毙了,只不过要求他这样打的并不是一个团长,而是包汉文策动下以军委会和第3战区司令部名义下命令的参谋总部。

当然,王师长也是一个烈脾气,一天打下来立刻就向18军罗军长发报,直言这种打法为“垃圾战术”。

包汉文也通过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南京方面有意的渠道知道了基层部队的这种想法,他直接给18军去了一封以中国战区参谋长身份签字的电报,要求部队继续这样打,除了什么问题“我负责”。

王师长接到这样的电报也就没有脾气了,他也是留学归国的高才生,自然是明白包汉文和南华的战绩,怀着恨恨的心情于当夜跑到了浏河城内。

上面的要求是他在两种情况下可以撤退要求其他部队轮换,其一是损失1/3以上的人员,其2是坚守三天以上的时间。此时在浏河西南的太仓已经驻扎有第18军的地11师和第14师,对于高层的本意他有想过似乎也有些认同。但对于一个在战线上指挥自己的部队奋勇抗击的将军来说在身后准备替换他的部队这对一个军人简直是一种不信任,黄师长看起来文质彬彬象个书生,可也正因为如此他的胸中有傲气。

一到浏河正在担当防御任务的266团指挥部他就开始用望远镜细细地向前言观察,尽管临近中秋天上的月亮很圆,但是黄师长似乎没有那份欣赏月亮的心思。

“向阵地前沿两点、12点方向打照明弹,每隔1分钟打一次,打5次。”

这命令下得266团的指挥官一阵的迷惘,但还是照做了。

其实黄师长也只是想要看看阵地前的情况,只不过由于昨天夜间中路军对鬼子13师团登陆部队的反击,17师团的鬼子滩头阵地上已经呼号声一片,不一会就惹来鬼子舰炮的狂烘烂炸。

原本黄师长也有反击的打算,只不过看到鬼子如此之精明他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离开浏河的时候依旧走的那条两米宽两米深的壕沟,壕沟的上面覆盖着的全是长江口洼地边长着的芦苇,也不知怎么的,鬼子一发战列舰住炮炮弹将黄师面前100多米处的壕沟在地面上炸出了个几十米直径的大锅。

到这里黄师长心中的怒火就不打一处来,先前被上级强行压制的不满也一下子发泄出来,让炮营轰了鬼子阵地。

第二天似乎是对67师夜间戏弄的报复一般,倭人将在上海外海除航母之外一半的重型炮舰都派到了浏河口外的长江,浏河在经过了整整一个上午的炮火洗礼之后,在下午两点同时被倭人突破城外左翼防线和城东北垣。

城内展开激烈的巷战,这一次倭人不但命令17师团展开不停止的高强度攻击,还在侦察机的引导下对连接浏河城的壕沟进行了轰炸,又被倭人突破了城外左翼防线,67师此时已经无法对浏河城展开支援。

不过现在的中国军队已经不是抗战刚刚开始没有什么准备的中国军队了,在南华的帮助下,尽管中国军队还离世界先进的现代化军队有相当的差距,但是在信息和协同这些利用现有资源能够达到的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

87师王师长在得知消后立刻以前天夜晚攻击倭人的战车大队为先导派347团,在第5炮兵旅不顾空中威胁的掩护下一举将几乎要切断浏河于后方联系的倭人17师团所属108旅团春山联队的攻击势头堵了个正着,之后在67师其他部队以及18军的战役预备队的围攻下丢下1000人和30多辆战车的损失又一次被压回了滩头。

只不过我放的第5炮兵旅和战车大队遭到了倭人舰炮和飞机的攻击同样损失惨重,唯一让王师长意外的是驻守浏河的266团两个营和后来因为倭人突破左翼在浏河城西南准备轮换而紧急进入浏河城的一个营,这一共三个营的部队虽然被倭人突破了城垣却损失不大,在倭人猛烈炮火和108旅团第75联队主力的攻击下此时还有2/3的部队。

根据战区司令部的要求部队必定是要轮换离开了,只是这此时已经是下午4点,266团整整在从昨天下午3点进入浏河以后到今天下午4点一共打退了倭人的13次攻击,却只损失了1/3的兵力。

显然包汉文针对中国军队大部分没有参加过现代化战争,而命令部队进行大规模轮换作战以保存有经验士兵的战术已经收到了效果。

只不过这一战之后67师的266团立刻被先67师其他部队撤退到太湖以西的溧阳进行整补。

此时已经是9月,长江航运和桂汉、粤汉两条铁路大干线源源不断地将补充兵和武器装备运送到武汉,再由水路送到南京和南昌,通过津蒲路和浙赣路与前线连接。

王师长第67师在战争中的变化,正是大多数中国军队在战争中接受洗礼蜕变的代表,士兵在受到大口径火炮和飞机轰炸的时候已经不在惊慌,甚至有很多士兵已经摸清楚鬼子轰炸机的机炮对地面射击的角度,每当鬼子要俯冲射击的时候在其射击范围内的人员会尽力躲避,而不在其射击范围的士兵会纷纷拿起轻重武器阻止鬼子飞机的俯冲。

鬼子飞行员要么冒险俯冲攻击,要么随便将炸弹一丢了事,那些又有些责任感又比较保守的鬼子飞行远则会无奈地在天空中盘旋发展找不到机会后匆匆投弹返航。

坚固的工事,不一样的战法,不一样的士兵,不一样的协同能力,倭人在上海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包汉文此时则拼命地让部队展开训练,经常会组织上士这一级别的观摩团徒步越野到凇沪前线,然后让他们感受前线的气氛,和那些从前线轮换下来的士兵进行交流,或者用包汉文利用职权特别配发的罐头、白酒、饮料等新鲜东西和那些士兵套交情。

这样的训练对于包汉文来说非常重要,不但是针对第19集团军的部队同时也针对没有经过战火洗礼的南华士兵。

在后世的战史书上曾经有人评价中倭战争地面转折点说:“上海作战成为了中华联军,特别是中国军队锻炼的熔炉,一个拥有现代军事指挥头脑的庞大国家正在锻炼他同样庞大的身躯使之强健、有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