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福祸相依,利弊并存。

我拐进单位所在的胡同,发现道路两旁竟然一夜之间长出了两排脚手架。为何如此,不言而喻。我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唉!至于吗,奥运就奥运呗,一共就半个多月的事儿,哪个老外有闲工夫跑这儿闲逛来啊。”

看到这里,估计有的人就该想了:“现在举国上下一切为了奥运,你丫这人怎么觉悟这么低啊。”

各位,这我得跟您解释解释。首先声明:我坚决支持北京奥运会!

话说从今年四月初开始,每天我从早上一脚踏出家楼门,就算进入了工地。我居住的小区为了迎接奥运,那是大兴土木啊!楼房粉刷,马路刨了重铺,便道砖掀了换新的,小区花园推了重建,所有工程几乎齐头并进。从家到单位这一路上,道路被开膛破肚的惨状不绝于眼,弄的那车叫一个堵,那土叫一个大。到了单位,单位也在装修,我在这工地一呆还就得一天。

列位,要是把我换成您,您也象我这样从家到单位整天泡在一大工地里,成天享受着沙尘天气,您能一天到晚高兴的屁颠儿屁颠儿的吗,您能一点反感都没有吗。

不过,虽然如此,倒是也收获了一点好处—省的天天擦皮鞋了。因为擦了也白搭,擦完鞋转脸儿鞋上就是一层土,并且大家都一样,同是“风尘”中人嘛,自然也不会被旁人笑话,所以擦皮鞋也就成了多余之举。

更重要的是,我们如此大兴土木,正是以实际行动向全世界表明了我们对北京奥运会是多么的重视。同时也证明了他们当初把本届奥运会的举办权给北京有多么的明智。

单位装修已经快一个月了,院里楼里到处搞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看着就叫人心烦意乱。办公室里也灌满了尘土,搞得我是每天狂吸不止,片刻都离不开这口儿“大烟土”。

不过,这份罪可是我自己个儿找的,怨不得别人。其他人早在装修前就都搬到临时办公场所去了,而我为了图家近,况且又因为不在领导眼皮子底下比较自由,就主动请缨干起了留守的差事。

虽然办公环境脏乱差,但是我却也落得个逍遥自在。以前想抽烟的时候,咱还得跑到楼道里,现在诺大的办公室里就我一个人,不用挪窝,想抽就抽。以前上网五个人用一条网线,网速慢的没法说,现在就我一个人使,这叫一个速度。

前些天电话机房装修,把我桌上的座机也给掐了,搞得无论是我找别人,还是别人找我,都只能打手机。虽然干起革命工作来有点儿不太方便,但是却为迟到早退创造了便利。您想啊,凡是找我的只能是打我手机,那我当时在不在办公室,今天来没来单位,谁能知道啊。这样一来,工作时间上绝对是自由了,不过,我这手机电话费也是翻身农奴得解放了。

这已经是领导第三次打电话催我过去和大部队汇合了。前两次我找借口一拖再拖,赖了大半个月。“这回要是再接着拖几天,就得招领导不待见了。”我挂了电话寻思着,“还是麻利儿过去吧。”,说实话,这烂“工地”我也真的是一天都不想多呆了。

五月的最后一天,我也搬到了公司的临时办公地。虽然这里离家远了些,但办公室窗明几净,空气清新,中午伙食也不错,工作环境比那“工地”强的不是一星半点。遗憾的是不能随便抽烟了,这里不仅屋里不让抽烟,就连楼道里也不许抽。没关系,这咱能忍,实在憋不住了,我可以跑到办公楼外面抽去。更残酷的是这里上铁血简直是卡的没边儿了,能进铁血论坛那纯属意外,再能打开个帖子那得烧高香,要想回个四连,嘿嘿,不可能!那是做梦呢,能回一个帖子就阿弥陀佛了,在这儿玩铁血绝对能让人抓狂。得!上不了铁血我上别的网站,咱不能一棵树上吊死吧。我是万没想到啊!没几天,这破网就开始时不时的掉线,几乎上个三两分钟就得掉一次,一天下来,掉线的时间比上网的时间长的多的多。

就这样折磨了我一个月,七月中旬,原来的办公场所终于装修完了。我们搬了回去,心里高兴啊!再也不用忍受那破网了。不过,我们以前的办公室被上级单位先行霸占了,我们被从以前的五层楼的新楼里轰到了旁边的两层小破楼里,这对于乔迁之喜多少有点扫兴。

虽然不是以前的屋子,但这楼里装修的还算不错,办公室宽敞明亮,一切都焕然一新,对于我们也算是乔迁新居了。

搬家那天,大家高高兴兴忙活了一上午。临近中午,我们接到电话通知:食堂生产能力有限,只能供应上级单位的午饭,我们中午没饭,得自己解决。大伙儿一听就不乐意了,食堂是我们单位的,反而我们自己人没饭吃,这叫什么事儿啊!上哪儿说理去啊!

中午,领导来了,招呼大家:“走走走,咱们中午一块儿去吃个饭。”我们在单位附近挑了一家最好的饭馆。一进门,哟嗬,其他两个部门的同事也在这里。于是饭馆里热闹起来,觥筹交错,笑语欢声,这顿午饭都快赶上单位过节时会餐了……




注:敝文说的是一个哲学道理,请大家阅读内容时,心里想着标题。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