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美兵扳倒自慰队的厕所,解气!


(以下内容转自一位在伊拉克服役华裔美军士兵的战地博客) assembly 于8月一日首发!




人无完人,在一生中总会做一些错事,我也不为例外。做错事没有关系,重要的是勇于面对自己的错误,认识到自己错误的危险性,从而以后再犯同样的事情。




有时自己都觉得自己太损了,做得太过分了。



每个星期,我们都要在营地外面执行一个保密级别为Secret的任务,任务的地方距离我们的营地不远,但是很费时间。所以每次出行我们都会带上 充足的食品,饮料和空瓶子。问我空瓶子做什么用?人有三急吗,憋不住了就用瓶子接着。由于任务周期性太过稳定,尽管我们改变时间,改变路线,多少都会出现 被敌人发现的危险。





经过一段时间,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在我们经过一座必须经过的小村庄的时候,村口总会有一个不知道多大岁数的女人看着我们。我们不知道她的岁 数,也不知道她的模样,因为她总是带着黑色的面罩。有时候,她会对我们竖起中指,有时候还会捡起地上的石头砍我们的车队。我是枪手,所以有一部分的身体回 路在车外,有几次她的石头块仅仅偏出一点点就砸到我的头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作者Akuma 下同




虽然带着头盔,但是心里还是压着一把火。





部队有规定,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开枪,当然我也不会向人群开枪,哪怕是他们侮辱我们。这是军规,也是基本的道德。但是我们连石头都不能返砍的规定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很多时间,士兵们都会在我们内部的radio上面骂她两句解气。





起初大家都以为她是个探子,所以我们总是提高警惕注意她。直到后来一个线人告诉我们她就是那么一个人,不管是谁她都这样。





果不其然,后来我们和澳大利亚,意大利,韩国,甚至他们伊拉克自己的部队经过那里,她都是一模一样。





虽然没有过多的放松警惕,但是我们还是不再过多的注视她的举动。





直到有一天……





同样是经过那个村庄,她还是站在村头。当第一辆车过去后,她捡起一块很大的石头,扔了过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倒霉。每次我都是第一辆车,而这会错位成为第二辆。石块重重地杂在我的turret上,发出巨大的声音。





我冲动了,我因为年轻气盛没有控制住自己。





抄起一瓶方便后满满的瓶子,半拧开瓶盖以至瓶盖还在上面,但是根本无法阻挡里面的液体流出,朝着她扔了回去……





我并不知道后来的结果怎样,我不可能站起身来在没有装甲保护的情况下观看。当然我们的车速也很快,就在这会功夫,车队已经离开了村口。





没有人知道我扔出去的瓶子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从那以后我们再经过那个小村庄的时候,我们再也没有看到那个给我们中指的黑纱女人。

















营地中有很多的杂工,他们都是当地的伊拉克老百姓。每天他们在士兵的看守下抗抗沙袋,清扫垃圾,都是一些士兵们不愿意做的工作。久了,那些杂工和士兵们很熟了,会从外面带一些商品进来卖给士兵。





有一天,是我负责看守他们。这群人中有一个小头目,绰号“Sexy Mushdash”,大胡子跟阿凡提的似的。首先他排开自己的孜然大饼,里面夹着羊肉,要分给我。





这个是他们表示友好的一种方式,我见过很多次了。也不用担心有毒,因为在我前面的,吃过的人多了去了。





外国人可能不喜欢吃这个,我可是爱吃。烙饼加肉,小时候中午放学就买这个吃了。





一边吃一边聊,一边看守着他们。工作很轻松。





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都熟了。





大胡子掏出一堆前来,上面都印着萨达姆的头像。用着绊了隔几的英文对我说:“我们的钱,带着萨达姆的头像的,要不要换点留作纪念?”





我看了看,觉得挺有纪念价值的。这些钱已经绝版了。萨达姆倒台后,伊拉克人首先做的就是把他从钱上请下去。





“OK,”我说,“怎么个换法?”





他说:“这是没有用的钱了,你们美国人喜欢存这个,但是我们已经没有用了。按现在的汇率的一半算吧。向真主阿拉保证,不会让你吃亏的。”他介绍了一下汇率,一比八百,按一比一千六跟我换了一些美金。





我则高高兴兴,每个样子挑了一张收了起来。





当天晚上,队长看着我哈哈大笑起来。队副更是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他们说:“现在的比价怎么说也是一比两千三左右,你上大当了。”





我晕!





丝绸之路早早地将中国和伊拉克连接到一起,我虽然不知道当时的人是怎么做交易的,但是估计我是最冤大头的一个。没关系,君子报酬十年不晚,我先忍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个轮回过后,又到了我看守的日子。





大胡子看到我,又是握手,又是拥抱,显得很亲热。





我当时拿着自己的早点,一个三明治。于是掰开一半,交到他的手里,说:“上次你给我吃伊拉克的食品,这会我请你吃美国的。”





他很高兴,一边亮出胳膊上面带着的假劳力士,一边接过三明治吃了起来。





我仔细地看着他的手表,过了一会,看了他一眼,问道:“好吃吧?”





“好吃,好吃。”英文还是不咋地,不过基本能听得懂他吃的很美。





我笑了,回答:“是吧?猪肉当然好吃了……”

















在第一次结束伊拉克tour的时候,我和一个战友提前离开伊拉克,在科威特等候大部队。战友是一个混血,母亲是韩国人,父亲是黑人和印第安人的混血。我叫她韩国小老黑。





在科威特的营地中,驻扎着很多国家的士兵。最让我奇怪的是日本兵的出现。早在一开始就听说伊拉克有日本士兵,但是一直没有见到。





但是我们没有和他们攀谈,原因?我是中国人,她是一半韩国人。





营地中韩国士兵的出现让她兴奋不已,她说那是她的兄弟们,要好好聊聊。





海侃中我们谈到了来伊拉克打仗。韩国士兵和我们一样,也不愿意来打仗。而我的一句“还不如早生纪念参加抗战打日本的时候”,引起了他们很大的共鸣。





韩国人恨日本可比咱们透彻。





这点上我就自愧不如。多年混网络看到抵制日货的运动,我都没有响应过。我家中的两辆汽车,一辆是honda civic,一辆toyata rav4,全是日本货。曾经想买韩国huyandai,但是这牌子的质量太差了。听说为了省油,美国引进过一批夏利。说实话,我是天津人,夏利是什么样子 的心知肚明。为了省点油,不值当每两个月报废一辆车。





言归正传,我对韩国兵说:“这里就有日本兵啊。”





他们是新近到这里来的,并不知道这个情况。





一股民族仇恨眼见就从他们的脸上升起。





看着他们的样子,我笑了,说:“别生气,看我的。”





英国兵说日本兵都是忍者,在伊拉克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哪。不过在科威特找到他们则容易的多。





我们静静地等待着,寻找时机。





没费多少功夫,发现了一个落单的日本兵。他走进了活动厕所。





活动厕所是什么样子的?陈果的博客里面有照片,就是那个一群人排队等的那张。一个小小的蓝房子,里面有个坐坑,一天下来多少的排泄物都存在里面,等待晚上的清理。





他进去了。





我立刻向同伴是韩国兵示意。大家跟着我抛到活动厕所的跟前,我绕道厕所门的对面,做了一个推的动作。





大家都明白了,同时发力,活动厕所大门朝下躺到了地上。





再听里面传来一大堆谁也不懂的日本话





我们跑了,比忍者跑得还快……

















以上就是我所坦诚交代所做过的所有损人利己的错事。这些事情历历在目,现在想起来都是我不成熟的表现。为了自己的一时之快,没有想到他人的颜面,实在追悔莫及。在这里我正是公开向这些受害者赔礼道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