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人与哥们之间,她选择了哥们


十九岁那年,子庚刚好在省城一所著名大学读书,偶然的一次同乡聚会,子庚不可遏止地喜欢上了一位女孩。女孩清澈得像一首诗,纯洁得像一片云。可是子庚却因家境贫寒,营养跟不上身材单瘦的像根火柴,而且,由于过早的参与了劳作影响了发育,很是瘦小,这些,让子庚一直很自卑,尽管抛开这些子庚算的上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了。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子庚都没敢跟女孩表白,只是默默的关注着,哪怕看着女孩子的背影,子庚都会很开心很开心。


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一个偶然的机会,子庚发现自己最好的一个哥们阿东也喜欢女孩,而且喜欢的很深。哥们家境很好,学习也不错,人又帅,是很多女孩子心中的白马王子。可是子庚却从来没有动心过,直到碰到女孩。只是女孩好像对阿东没有什么感觉,任凭阿东怎么努力,女孩也不过和他保持着淡淡的联系。子庚不明白,凭阿东的条件,女孩不可能没一点反应啊。可是,尽管心里很奇怪,但子庚还是很开心,偷偷的开心,毕竟自己也是喜欢女孩的。


然而,直至毕业,女孩也不过几次对子庚嫣然一笑和聊聊数语。毕业后,带着满怀的惆怅,子庚和女孩各自走向了工作岗位。三个人都留在了省城,不同的是,子庚和女孩在城市的这头,而阿东则在城市的那头。城市很大,三人见面的机会很少。


参加工作后的子庚,因为表现出色,很多女同事都开始青睐他,可子庚一来骨子里一直没有自信,另外心里还一直惦记着女孩。所以,很多次机会,子庚都放弃了。两年后,子庚被单位派去一个边远的山区做通讯技术指导,工期很长,归期也未定。临行前,许多朋友包括阿东,都来为子庚送行,女孩也在送行的人中。一段时间没有见面,子庚发现女孩更成熟漂亮了。只是,细心的子庚发现,女孩的脸上却流露出一种淡淡的愁容。上车前的一刹那,子庚一回头,发现女孩深黑的眸子,氤氲着一片泪光,那眼神藏了千种意思,又单纯得让子庚难以遁形。


不久,子庚意外的接到了女孩写来的信,信很短,女孩告诉子庚:这么多年来,其实心里的位置一直为他留着,只是他却没有任何表白。最后女孩还说,她会等着子庚。从此,在那片贫瘠与世隔绝的深山里,每天工作之余等着女孩的来信,成为了子庚精神上最大的欢愉。每个休息的日子,不论是否有风雨,子庚都会步行十里山路,走过陡坡,走过峭壁,去到乡里的邮电局给女孩寄信,再打个电话诉诉衷肠。


爱情滋润下的子庚,逐渐变得自信和开朗起来。深山里的生活是枯燥的,可是子庚一想到遥远的那个城市,有一扇窗时刻为自己敞开,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倚在在窗前等自己的时候,子庚就觉得自己被幸福笼罩。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一年,子庚所在的项目组很快就要结束工作返回了。为了这一天的早日到来,子庚没日没夜的工作着,项目组的人都说子庚敬业,可是子庚心里很清楚,自己不过是想早点回去见到女孩,而且,女孩还答应了自己,等自己一回去,就带自己去见女孩的家人。


在一个周末,子庚特地跑到邮局给女孩挂了个电话,为了给女孩一个惊喜,子庚没有把自己即将返程的消息告诉她,只是说自己很想很想见她。女孩那天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子庚的唠叨,等子庚说完了,她才幽幽的说了一句:“子庚,你还记得阿东吗?”子庚听了一怔,不知道女孩为什么提阿东。见子庚不说话,女孩长叹了一口气,挂了电话。


子庚一直都没弄明白女孩为什么就挂了自己电话,之后每次拨打女孩的电话,女孩总是三言两语就挂了。子庚心里很困惑很焦急,不久,随着项目的结束,子庚回到了省城。可是,女孩却不愿再见他。从别人嘴里,子庚总算弄明白了女孩为什么会这样。原来,在子庚离开省城的这段时间里,女孩身上发生了许多事,就跟时下很流行的那样,阿东对女孩展开了猛烈的爱情攻势。开始女孩无动于衷,可是后来,阿东对女孩的家人进行了攻关,获得了女孩父母的认可。于是在父母的压力下,女孩被迫和阿东交往,而随着两人交往的增多,渐渐的,女孩也慢慢的淡忘了身在远房的子庚。特别是有一次自己被流氓调戏,危急的时刻阿东及时赶到,并为了自己而负伤之后,女孩不知是出于内疚还是感动,开始默认了阿东的追求。在子庚回省城的那天,女孩答应了阿东的求婚。


一边是自己最好的哥们,一边是自己最爱的女孩,子庚终于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走近女孩了。很长一段日子后,又有一个女孩,走进了子庚的生活,她活泼、大胆,总是喜欢用含情脉脉地眼神注视着子庚。子庚有点无所适从,他心里一直惦记着她。可是,女孩仍然不管不顾,仍那么大胆热烈。直到阿东与女孩成婚的那一天,子庚才发现,自己失败了,而且败的很无奈。子庚有时觉得,人生真不是个好东西,总是在你得到的时候让你无法全部拥有,而在不断的等待中,又突然让你失去所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