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血战亚马逊 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歼灭疯狗突击队(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8/


岳天雄愣了一下,咬住了嘴唇。前一段时间,他和田小亮、吕西安跟玫瑰玛丽交手了,把黑色旅打得丢盔卸甲、损兵折将。玫瑰玛丽恨透了他们,一再叫嚣要扒他们的皮。现在,双方碰头了。岳天雄万万没有料到,玫瑰玛丽竟然改变态度,怒气全消,开始叫他“哥哥” 。他咬紧牙关没吭气。田小亮也对玫瑰玛丽的热情奔放感到奇怪。他的反应是抓紧了步枪,眉头紧锁。

吕西安却笑了起来,朝玫瑰玛丽摆了摆手,说道:“玛丽队长,你好!今天晚上,我吕西安能见到你这位超级美女,我也觉得非常幸运!我要称赞你,你长得真漂亮!真可爱!”

听到吕西安的赞美,玫瑰玛丽开心地笑了起来。她把手枪插到腰里,举起双手,热火火地说道:“吕西安哥哥、岳天雄哥哥、田小亮哥哥,你们是帅哥,我是美女。帅哥见了美女,不应该厮杀!不应该拼命!不应该互相仇恨!你们下来吧。我有一顶非常好的帐篷。咱们走进帐篷,喝上一杯美酒,然后,咱们就脱光衣服!我的肉体是非常迷人的!我的乳峰是非常香甜的!你们可以尽情地欣赏我,拥抱我,亲吻我,爱抚我。我可以热吻你们整个青春肉体。接下去,咱们就进入极乐世界,享受美妙的爱情!我保证彻底奉献,你们想怎么玩就可以怎么玩。我对上帝发誓,我一定让你们开心快乐,欲仙欲死!你们要愿意,我还可以给你们生儿子!”

岳天雄和田小亮听了玫瑰玛丽的放纵话语,鼓起了腮帮子,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玫瑰玛丽怎么能这样?这岂不是放荡吗?吕西安吹了一声口哨,说道:“玛丽队长,我非常喜欢你的建议。我真想跟你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不过,我担心,你是有条件的!”

“我没有什么条件。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玫瑰玛丽笑嘻嘻地说道,“我们黑色旅非常需要杨德安先生。我请你们把杨德安先生交给我。只要你们把杨德安先生交给我,咱们就可以享受爱情。而且,我还要给你们大把大把的钞票!我给你们每个人三百万美元!怎么样?”

吕西安摇了摇脑袋,说道:“玛丽队长,我知道你们黑色旅为什么需要杨德安先生。你们是想利用他当人质,逼迫杨青韵老先生把华山农场白白地送给你们。对不对?我可听说,华山农场价值十亿美元!你才给我们弟兄几个九百万美元,太少了!玛丽队长,你听着,你要想得到杨德安,就得给我们两亿美元!少一分钱都不行!”

玫瑰玛丽听了这话,突然变脸了,竖起眉毛,呵斥道:“吕西安,你不要信口开河!我要你睁大眼睛看看,我的弟兄已经围住了这棵大树!你要不交出杨德安,我就下令我的弟兄开枪!你就死定了!”

岳天雄心里明白,不能跟玫瑰玛丽多纠缠。他摸了摸腰间的闪光弹,有了主意。他要把闪光弹甩下去,让黑色旅的士兵眼睛暂时失明,然后,他就和田小亮、吕西安爬到大树的顶端,跳到石壁上去。他用右手悄悄地摸出闪光弹,左手指了指眼睛。田小亮和吕西安明白他的意思,会心地点了点头。

岳天雄屏住呼吸,开始数数:“一、二、三!”他猛地拉开闪光弹的导火索,狠狠地朝地面甩了下去,然后立刻闭上了眼睛。岳天雄听到了一声爆炸,随后就觉得眼前一片明亮。但是,由于他闭着眼睛,倒没有什么妨碍。然而,大树下却传来一阵惨叫声。看来,黑色旅的士兵没有料到岳天雄会突然使用闪光弹,眼睛受伤了。

岳天雄随即睁开眼睛,叫喊道:“吕西安、小亮,快!朝上面爬!”

吕西安和田小亮不敢迟延,攀住大树的分叉,飞快地朝上面爬。岳天雄也跟着爬了上去。

大树下的黑色旅士兵是一片混乱。不过,好像也有人眼睛没有受伤。他们举起枪,朝岳天雄三人开枪了。可是,由于大树的枝叶非常繁茂,很快就遮挡住了岳天雄三人。下面黑色旅的士兵找不到目标,胡乱打了几枪,也就停止射击了。

岳天雄和田小亮、吕西安一口气爬到大树的顶端。他们的位置已经超过了石壁。三个人仔细观看。原来,那石壁的顶端是一个平坦的石台,距离大树有三米远。岳天雄振奋地说:“小亮,吕西安,怎么样?跳得过去吗?”

吕西安笑着说了一句中国的土话:“这是小菜一碟!”

吕西安从腰间取出一条尼龙绳,搭在树杈上。然后用双手抓住绳子,他先收缩身体,然后双脚狠狠地一蹬树干,他的身体弹了出去,落到了对面的石台上。吕西安又把绳子扔给田小亮。田小亮也按照吕西安的样子,跳到了石台上。最后,岳天雄也跳了过去。

此时此刻,石台上是一片清凉。阵阵山风吹来,让人心旷神怡。天上没有云彩,一片空朦,显得深远开阔。岳天雄三个人摆脱了险境,都高兴地笑了起来。田小亮兴奋地做了一个前空翻,叫喊了一声:“雄哥,咱们脱险了。这一回,玫瑰玛丽该哭鼻子了!”

岳天雄也笑着说道:“咱们看看下面。”

三个大男人走到石台边,趴到地面上,朝下面观望。下面的树林是一片黑沉沉,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却能听到疯狂粗野的叫骂声。显然,疯狗突击队看到对手突发奇招,逃之夭夭,都气坏了。

吕西安忍不住朝下面叫喊了一句:“玫瑰玛丽,我是吕西安,我现在已经到了石台上,这里凉爽干燥,空气新鲜,我非常快活。”

树林中传来玫瑰玛丽暴躁的嚎叫声:“吕西安,我看你空有特种兵教官的虚名,你没有真本事。你还是胆小鬼,你就会逃跑。你不是男人!”

吕西安笑嘻嘻地说道:“玫瑰玛丽,正因为我是真正的男人,我才不能让你抓住我。我看出来了,你是个放荡姑娘,你还有点性变态。干脆说,你是个女色狼!我可不想让你糟蹋我的青春肉体,不想让你对我搞性虐待。”

听了吕西安的讥讽,玫瑰玛丽更加恼火,她开始大骂吕西安的祖宗,大骂吕西安的母亲。

这一来,吕西安也不高兴了,说道:“天雄、小亮,玫瑰玛丽的嘴太臭,咱们甩三颗手雷,教训教训她。”

岳天雄和田小亮都点头了,三个人各掏出一颗手雷。吕西安又朝下面喊了一嗓子:“玫瑰玛丽,你带着你的弟兄们陪着我们开晚会,辛苦了。我们要送给你和你的弟兄们一份奶油点心,让你们吃个饱饱的,吃个肚儿圆!”

岳天雄一声令下,三颗手雷狠狠地砸了下去。顿时,下面传来三声猛烈的爆炸,还夹带着惨叫声,看来,疯狗突击队又有人受伤了。

果然,玫瑰玛丽叫喊起来:“吕西安,你又伤害了我的弟兄。你混蛋!弟兄们,给我开枪!打死吕西安!”

紧跟着玫瑰玛丽的命令,下面传来一阵猛烈的射击,一串串子弹打了上来,直奔夜空。只不过,这样的射击纯粹是无效射击,对岳天雄三人没有任何威胁。

田小亮用西班牙语朝下面叫喊道:“玫瑰玛丽,你在下面,老子在上面,你根本打不着我。我劝你别浪费子弹了!”

玫瑰玛丽气得声音都变了,叫骂道:“吕西安、岳天雄、田小亮,你们跑不了。我一定要抓住你们。我要扒光你们的衣服,我要把你们绑到十字架上,我要把你们变成太监。我要……”

玫瑰玛丽开始大说脏话。她说的脏话都和男女性关系、男女性虐待有关,非常肮脏下流、不堪入耳。

岳天雄撇了撇嘴巴,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没有料到,玫瑰玛丽竟然疯狂到如此程度。田小亮讪讪地笑了,讥讽地说道:“老天爷,一个年轻姑娘怎么能说这些脏话。我都替她害臊了!”

吕西安吹了一声口哨,朝下面叫喊道:“玫瑰玛丽,你是大姑娘,我是小伙子。你骂这些脏话,我根本不在乎。你也占不了便宜,只能让你自己吃亏!你要有本事,也顺着大树爬上来,咱们好好谈谈心。”

玫瑰玛丽被顶住了,不吭气了。事情明摆着,她不敢让手下爬大树,上石台,追赶猎豹分校的三个大男人。

眼见玫瑰玛丽已经无计可施,岳天雄的心情彻底轻松了。他连连摇头,叹息道:“玫瑰玛丽美如天仙,精力充沛。她要是走正道,她会生活得很好!说不定,她还能成为公众人物!成为明星!我真不懂,她为什么要当强盗?这太可惜啦!”

田小亮却另有所思。他朝东面看了看,说道:“约翰逊他们也不知怎么样了?他们走出峡谷了吗?”

他的话音未落,东面的天空突然升起一颗红色的信号弹。那红色的信号弹在夜空中划过了一道灿烂的光带,好像牡丹花开放。

岳天雄的心里顿时升起一股热浪。他们和约翰逊约好了,约翰逊只要带着杨德安冲出恐怖峡谷,就朝天上打一颗信号弹。现在,约翰逊打了信号弹。这就表明,他已经带着杨德安脱险了!岳天雄高兴地叫喊起来:“小亮、吕西安,你们看,约翰逊打信号弹了!他们冲出恐怖峡谷了!”

田小亮和吕西安兴奋地跳了起来。吕西安快活地说:“好!约翰逊他们已经出了恐怖峡谷。下面,咱们的行动目标也简单了,咱们要甩掉黑色旅,溜之大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