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刀锋冷厉,夜色阑珊

我是在大概半年以前,也许是在一年以前读的《夜色》,先是在铁血看到的书,然后就跑到中关村图书大厦买了。这本书看了以后,很感动也有很深的触动。

我是在河北省保定市的人民解放军第38军的军部边上成长起来的一个普通人,不管怎么说,我真的对这支年轻的共和国军队充满了感情。我从小就是在当过炮兵营教导员的姥爷宽阔的怀抱里听着黄继光、董存瑞和邱少云的故事中度过童年。以后我对心中的那片橄榄绿的热爱与日俱增,几乎看到好的军事小说就会迫不及待的看下去,甚至还要自己写,就是我现在正发在铁血书库的《暴雪》。

《夜色》这部小说是以一个叫做卫悲回的普通人在战争中的经历为主线的一部以第一人称叙述的小说。讲述了中国——蓬勃发展中的中国在未来的某一天突然降临了残酷的战争。以米国和RB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日本海集结了大量兵力,调动了中国军队的主力,当中国政府有一次企图用和平和舆论解决问题的时候,强大的侵略军突然兵锋一转,从广东沿海在强大的海空掩护下从防守薄弱的南中国海奇袭登陆!猝不及防的中国南方集团群被打败,节节败退。

顽强的中国军人用空间换回了回旋的时间和反击的机会,只是当这个机会来临的时候,大股的敌军高机械化部队已经突入了中国腹地,突入了辽阔的中原,甚至接近了中国军队防御纵深的二线、三线阵地。

主人公卫悲回是中国南方集团群守卫南部沿海的一座小城市时以一个平民的身份应急加入军队的,并且受领了坚守城市、掩护群众转移的任务。在这个几乎和死亡划等号的任务中,从老兵身上吸收了大量战争经验的卫悲回神奇的和战友一起炸毁了敌人的坦克,击落了敌人的武装直升机。

在受伤战友宋布衣等人以生命作为代价掩护下,负伤后的卫悲回得以撤到后方,重新编入军队,参加了一系列的被迫的、主动的撤退和反击行动。

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折射出或可敬或可恨或可悲的百变人性。应该说小说塑造的不仅是一个活生生的平民卫悲回,而应该是一组群像,一组中国人的英雄的群像。

瘦高条的坦克兵姜野,那个出色的坦克驾驶员,读到他牺牲的时候我有一种近乎透明的悲哀。作为战争中的祭品,除了罪恶,或许还有勇士的灵魂。

苏秦,我记得叫苏秦,姜野的班长,那辆老59式的车长。他俩是最开始就同卫悲回参加第一场城市外围保卫战的,他们的武器是一辆没有主炮炮弹,油料只有零点几个基数的59式坦克。

还有最新式的98式坦克团的神奇的老坦克手郭政委——那个可以在密集的炮火中一分钟内连续击毁敌人两辆坦克的政委,那个可以在冲坡时“空中开炮”的、和新收编的驾驶员姜野以及从没上过坦克的观瞄手卫悲回一起单车击退敌军一次进攻的政委,还有那个一场战斗指挥击毁对方十数辆坦克的韩连长。

通信兵江垒。

步兵少校李玮。

脚臭的连长老柳、看着为了更多人活下去而看着自己的战士在云爆弹的袭击下痛苦的死去却不管不顾的指导员。

把机枪玩出灵性的二排长郭永、勇猛的一排长黄彪。

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战争孤儿周平安。

他们都死了。

我记得看《夜色》的时候还哭过几次,我不是那么爱哭的。但是有一次哭得印象很深刻。弹尽粮绝后重伤昏迷的黄彪在战友生命的代价下被送回了后方,路过一个弹药补给点的时候,昏迷的黄彪突然从担架上滚下来大把大把的往衣服兜里装着金灿灿的子弹,便装边哭喊:“连长,你看看,咱们有子弹了,阵地丢不了了......”当时就受不了了。

还有一次,敌人使用VX神经毒气,老柳把已经带上的防毒面具又扯下来扣到了别人的头上,接着就是一阵慌忙的注射颠茄碱的描写。记得又看了小半节的文字后,毒气袭击过去后,书页上突然出现“老柳死了”4个字后,我的眼泪哗就留下来了。

他们死于各种各样的战斗和千奇百怪的姿势,但一样的是因为战斗而死。

最后他们死了,但是他们为之牺牲的战斗,打赢了。

《夜色》是一本好书。

《夜色》的警醒,也是这本书的最终写作意图在于,它描述了一场突如其来的高科技条件下的现代战争,警醒着中国的军人不能再只以射击投弹衡量作战的实力,提醒着科技和观念对于现代化战争的决定性作用,告诉我们不要等到战争来临,等到付出了书中那样惨烈的代价后才去寻找面对和解决问题与矛盾的方法。

《夜色》的感动在于,他告诉我们中国的军队在经历了50年和平的浪潮的冲击后,依然是一支敢打硬仗,敢于牺牲,敢于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颗子弹的铁血王牌!告诉任何一个觊觎中国的势力:为了保卫这片在炎黄子孙的拥抱中安睡了上千年的土地,中国人,愿死战!

一旦神州烽火起,中国的军人依然能做到兵无贪生之意,将有求死之心!

先是要向捍卫领土与尊严的中国军人致敬!

最后希望我们的国家能像书中最后的那首歌谣一样:

天上星,

亮晶晶。

永灿烂,

长安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