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有效的反恐,就是要让恐怖分子感觉不爽。事实上恐怖分子对于虐囚的恐惧远甚于死刑,我们很少听到恐怖分子抱怨死刑,他们还非常乐意炸碎自已。死刑还能落个全尸,这并不是惩罚,而是优待。但是它们对虐囚的抱怨铺天盖地,一些很轻微的惩处都能炒成严重的虐囚事件,由此可见,虐囚的杀伤力有多大。

虐囚既是精确武器,又是远程武器。它的杀伤力有多远程?跟洲际导弹一个级别。那些为虐囚事件感到痛苦哀号的,除了经历者本人,更多的是遍布全世界的恐怖同伙及其后台组织,而广大人民群众必定拍手称快。以前有公审大会震慑罪犯教育群众,现在也可以开公虐大会嘛!震慑恐怖分子,还可以发动群众参与,将反恐虐囚搞成群众运动。既形象地教育人民,状大声势,又迫使潜伏的恐怖分子以各种方式暴露自已,引蛇出洞,一网打尽。

虐囚还是一项测试。首先可以测定囚犯身份,虐待恐怖分子必定要招来其国际后台的外部压力,由此便可确定囚犯身份。如果对方冷漠无比,倒要注意避免冤枉无辜。同样,如果在反恐行动中这些势力拼命谴责,那就可以放心地大开杀戒,不必担心会误伤了。其次,还可以探查自身的内鬼,挖出恐怖组织安插在反恐力量内部的卧底。以虐囚中的表现来考查反恐人员的忠诚度是一个古老而有效的方法。开展国际协作虐囚,提高虐囚的附加值。各国因文化背景不同而反恐风格差异,开展技术交流,取长补短,一来加强虐囚武器的杀伤力,二来可锁定反恐盟友,相互纳投名状。

在法律上可以制定相应的规范,对虐囚运动进行法制化建设;也可以实行双轨制,对恐怖囚犯特事特办。反正恐怖分子本来就是挑战法制,要摧毁秩序,所以也不必强人所难地让其享受他们要毁灭的东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