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雄师的历史缩影:

这是一支佩戴“铁军”臂章的部队;这是一支拥有军事家叶挺、许继慎,元帅朱德、陈毅、林彪,大将粟裕、许光达,上将周士第、肖克、杨得志、杨成武、赵尔陆、肖华、赖传珠、杨至成等8人,中将彭明治等18人,少将胡炳云等48人的部队;这也是在抗震救灾中,以“快速开进灾区,徒步挺进映秀镇,争分夺秒抢救受灾人员”而倍受关注的部队。

翻开厚重的历史,这支部队竟然是我军历史上一支资格最老的部队,光荣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23年3月孙中山先生成立的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即大元帅府)的铁甲车队。铁甲车队队长由卫士队队长卢振柳兼任,共产党员廖乾吾任政治部主任。


1924年1月24日,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决议创办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5月5日黄埔军校正式开学。


11月24日,孙中山免去原铁甲车队队长卢振柳的职务,由周恩来从黄埔军校调人改组铁甲车队,黄埔军校第一期特别官佐徐成章任队长,廖乾吾留任党代表,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周士第任副队长,赵自选任军事教官,曹汝谦任政治教官,上述成员及三个排的排长均为中共党员。全队编制136人,队员为工人、农民、革命青年和孙中山卫士队卫士。改组后的铁甲车队建有中共党组织——党小组,直属中共广东区委,廖乾吾任党小组长。


徐成章:后于1927年冬任琼崖工农革命军东路总指挥,1928年2月在万宁县分界墟战斗中牺牲。


廖乾吾:后任国民革命军第4军政治部主任,南昌起义时任第20军党代表,是贺龙的入党介绍人之一;后曾在中央军委工作,1930年曾任湖南省委军委书记,后被捕牺牲。


1924年12月,铁甲车队以第3排留守广州,由徐成长、廖乾吾、周士第率第1、2排共80余人开赴广宁支持农民运动,1925年2月归建。留住广州的第3排参加讨伐陈炯明的第一次东征。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逝世。


6月19日,省港大罢工。7月,徐成章调任工人纠察委员会委员长兼总教练,周士第任铁甲车队队长。11月4日,铁甲车队参加沙鱼涌战斗,歼敌200余人,铁甲车队伤亡15人。


7月,大元帅府改组为国民政府,并统一改编国民革命军,至年底共编成6个军。


11月,国民革命军第4军第1独立旅扩编为第4军第12师。中共陈延年、周恩来等人与第4军军长李济深协商,决定以铁甲车队为基础,组建一支有中共党员为骨干的步兵团,归12师建制,番号为第34团,由刚从苏联学习归来的中共党员叶挺任团长。


11月21日,国名革命军第4军第12师第34团在广东肇庆成立,团长叶挺,党代表云从龙,参谋长吴济民。1营长周士第,副营长符克振,1连长莫奇标,2连长吴兆生,3连长高超;2营长贺声洋,副营长张际春,4连长卢德铭,5连长刘光烈,6连长袁也烈;3营长杨宁,副营长郭焕彩,7连长张启图,8连长李海涛,9连长胡焕文;机枪连长练国梁,特务连长叶桃,侦查队长赖元良。参谋长吴济民两个月后调离,有周士第接任。全团2100余人,除了铁甲车队外,其余人员为安源煤矿工人、农民运动骨干以及招募的贫苦农民等。


中共广东区委在该团建立了党支部,吴季严任书记,全团共有党员20人,后发展到100余人。第34团虽隶属第4军,但干部调动、任免和人员补充均由中共广东区委军委独立负责。


1926年1月,第4军第13师新编了一个第34团,原第34团改番号为第4军独立团,故称该团为叶挺独立团。


叶挺独立团的建立表明中共对武装斗争的初步认识,也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努力掌握军队的最初尝试。


1926年5月20日,独立团从广州出发,登上火车,开始北伐。车至韶关,徒步行军,向湖南挺进。


6月4日,独立团首战渌田龙家湾,以1个团克敌6个团,拉开北伐战争的序幕。5日,独立团占领攸县。


7月10日,独立团在攻取醴陵南之泗汾桥战斗中,9连长胡焕文牺牲;在龙家铺战斗中,2连长吴兆生伤重牺牲。当日下午16时30分独立团攻占醴陵。


7月20日,独立团移驻浏阳,中共广东区委增派许继慎等30余名干部到独立团任职,并成立补充营。


8月,独立团参加攻克平江之战。


8月24日,独立团强行军80公里,赶到武汉至长沙铁路线上的中伙铺车站,歼敌孙建业部1个团,缴枪150余支,俘团长李金门以下400余人。


8月27日,独立团在第10师及第35团的协同下占领汀泗桥街,计俘敌官兵2453人(其中军官157名),缴获火炮4门,长短枪1542支,机枪9挺。


攻占汀泗桥后,叶挺置12师师长张发奎“免遭敌伏,不得追击过15里”的命令于不顾,指挥部队猛追。2营长许继慎率部冲过被没膝洪水淹没的铁路,于当日11时攻占咸宁城。


8月29日,独立团参加贺胜桥战役。在桃林铺、黄家窑战斗中,2营长许继慎负伤仍指挥战斗。叶挺在独立团三面受敌的情况下,集中第1、2营兵力,由参谋长周士第指挥,奋力攻占印斗山,敌军侧背受敌,全线动摇,独立团乘乱冲过铁路桥,吴佩孚仓皇乘火车逃向武汉。30日11时,独立团攻占贺胜桥。


贺胜桥之战,打开了进攻武昌的大门,独立团付出了重大代价,重伤营长1员、连长1员、排长4员、士兵100余人。战后叶挺因“一路身先士卒,杀敌果敢,战功卓著”,晋升为少将团长。


9月4日,独立团参加武昌攻坚战。在5日的攻城作战中,阵亡1营长曹渊、1连长莫奇标、2连长XXX、3连长高超、排长4员、士兵60余人。


10月10日独立团架云梯攻城,突破城防,并攻占蛇山,武昌全城之敌停止抵抗,围困了40天的武昌城被攻占。


北伐战争中,独立团担任北伐军的前锋,所向披靡,屡建奇功,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为第4军赢得了“铁军”的称号。早在汀泗桥战后,随军民夫和当地人民就称独立团为“铁军”。1926年9月30日《广州民国日报》发表《第4军前方破敌志要》称:“自克复平江之后即兼程追敌,奋不顾身,故汀泗桥与贺胜桥,独奏奇功,将吴贼精锐,全数扫灭,铁军之号,遂洋溢于湘赣间矣。”同日,上海《民国日报》发表《奋勇善战之革命第4军——号称铁军之由来》,从此“铁军”之名广为传扬。


1927年1月15日,武汉粤济联欢社铸“铁军”盾赠第4军,盾高1米,宽半米,正面居中嵌“铁军”二字,背面诗云:“烈士之血,主义之花,4军伟绩,威震迩遐。能守纪律,能毋怠夸,能爱百姓,能救国家。摧锋陷阵,如铁之坚,革命抱负,如铁之肩。功用若铁,人民倚焉,愿寿如铁,垂亿万年。”在献盾仪式上,叶挺独立团代表第4军接受“铁军”盾。


独立团自1926年5月援湘作战至10月10日攻克武昌,全团共计伤营长4员、亡1员;伤连长5员、亡7员;伤排长13员、亡16员;伤士兵400人、亡387人;合计伤422人,亡411人。后在武昌洪山北麓修建了一座烈士墓,以铭记独立团先烈们的丰功伟绩。


武昌战后,广州国民政府迁都武汉,第4军奉命扩编为第4、第11军,第4军下成立第25师,朱晖日为师长,叶挺为副师长;第4军独立团改编为第25师第73团,周士第为团长,许继慎为参谋长。另调原独立团干部组建第75团,叶挺兼团长。


1927年3月,叶挺任第11军副军长兼第24师师长,第24师下辖第70、71、72团,从第73团抽调部分人员作为第24师骨干,许继慎为第72团团长。


4月20日,第25师开赴驻马店。5月,第73团由团长周士第率领参加蔡东、西洪桥战斗。6月,第73团回师武汉。此时成立国民革命军第2方面军警卫团,从第73团抽调部分人员为骨干,调第73团参谋长卢德铭任该团团长。后第73团移江西九江、马回岭一带驻训。


8月1日,南昌起义。起义之前,周恩来派聂荣臻到25师主持起义工作。起义当日凌晨,周恩来派许继慎到马回岭,通知聂荣臻与周士第起义,聂、周即率领第73团、第75团(欠团部)及第74团重机枪连起义,次日率领起义的3000余人赶到南昌,与南昌起义部队会合。周恩来见到他们十分高兴,说:“我原来没有想到这样顺利,把25师大部分都拉出来了。”


起义部队仍用国民革命军第2方面军的番号,贺龙兼代总指挥,叶挺代前敌总指挥,下辖3个军:第20军,贺龙兼军长,廖乾吾任党代表,下辖第1、2、3师;第11军,叶挺兼军长,聂荣臻任党代表,下辖第10、24、25师;第9军,朱德任副军长,朱克靖任党代表,由原第3军官教导团和南昌市公安局的起义人员组成。全军共2.3万余人。


原第4军25师起义部队重新编为第11军25师,周士第任师长,李硕勋任党代表,下辖第73、74、75团。


8月6日,起义部队撤出南昌,向广东进军。第25师为全军后卫。


8月13日,原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党委书记陈毅,在宜黄地区赶上起义部队,周恩来分配他任第73团政治指导员。15日,原第4军直属炮兵营见习排长许光达在宁都赶上起义部队,任第73团3营11连排长。


8月30日,第73团参加会昌战斗,指导员陈毅和团长黄浩声一起指挥战斗,赢得老兵称赞。


9月22日,第25师占领三河坝。三河坝之战,第25师坚守阵地3天3夜,第73团3营长蔡晴川和全营士兵壮烈牺牲。朱德、周士第、李硕勋决定撤出战斗,行至饶平,才知道潮汕作战失败,前委已经解散,此时南昌起义2万余人的部队,除了第11军24师1300余人退入海陆丰地区之外,仅剩第25师2000余人。粟裕任班长的第24师教导队在饶平与朱德率领的部队会合。


10月7日,朱德在饶平县茂芝振全德学校召开干部会议,与会者:周士第、李硕勋、陈毅、王尔琢、周子昆等20余人。决定向湘粤赣边区挺进。


10月17日,在闽西武平地区击退敌18师两个团的追击,此时部队约有1500余人,枪支1000余支,机枪2挺。是役,粟裕负伤,仍坚持随部队行动。


10月下旬,进入赣南山区,不少人经受不了失败的考验,不辞而别。部队到达安远县天心圩,朱德等人研究,派李硕勋去上海,请示中央关于部队的行动方针;派周士第去广东,联系党组织。朱德、陈毅等人多次作部队政治思想工作,鼓舞士气,稳定人心。2连长林彪与几位同是黄埔4期生的连长找陈毅,要求换便衣去上海,陈毅劝阻了几位连长。林彪一度离队,行至梅关见敌烧、杀、抢、夺,又返回部队。


以朱德、陈毅、王尔琢为核心的领导带领部队西进,在信丰与中共赣南地方组织取得联系,得知毛泽东已率领秋收起义的部队上了井冈山,便决定向大庾前进,逐步向井冈山靠拢。


10月底,部队到达大庾,进行整编,缩编为7个步兵连、1个重机枪连、1个特务连,共800余人,称国民革命军第5纵队,朱德任纵队司令,陈毅任政治指导员,王尔琢任参谋长。粟裕任第5连政治指导员。


11月部队在崇义上堡整训,与秋收起义的部队工农革命军第1军1师1团3营取得联系,从营长张子清处得知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和率部进军井冈山的情况,派原在第25师政治部工作的毛泽覃前往联系。


此时广东国民党第8路军16军军长范石生,派在该部的中共党员韦伯萃与朱德联系,提出收编第5纵队的要求。11月20日,朱德去汝城与范石生的代表、16军46师师长曾曰唯谈判,提出在独立自主的原则下,有条件接受收编。起义军改用16军46师140团的番号,朱德化名王楷,任团长。这使起义军得到休整,并补充给养、被服和弹药。


12月上旬,朱德、陈毅与中共广东省委取得联系,12月11日广州起义,省委要求部队15日赶到广州。部队立即从资兴南下,到达曲江(今韶关)遇到广州起义失败撤退的干部,遂停止南下,转移西河坝、犁铺头,与井冈山来的1师1团卫生队党代表何长工见面,详细了解了井冈山根据地的情况。


1928年初,张发奎发觉南昌起义军在范石生军中,下令解除武装、逮捕朱德。范石生写信派秘书杨昌龄前往犁铺头,送上数万元路费,要朱德另谋发展。朱、陈率部由犁铺头北上,进入乳源县北的梅花乡,组织湘南宜章暴动。


1月中旬,智取宜章。南昌起义余部打出革命旗号“工农革命军第1师”,下辖3个营,朱德任师长,陈毅任党代表,王尔琢任参谋长,蔡协民任政治部主任。


2月(?)许克祥部2个团进犯宜章,革命军在乐昌坪石击溃敌军,缴枪2000余支(?)。


3月,举行湘南起义,革命军发展到万余人。


4月1日,革命军撤出湘南,向安仁、资兴转移。毛泽东率第1、2团接应湘南起义部队。中旬两部在宁冈砻市会师。毛泽东、朱德、陈毅等按照湘南特委决定将部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4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王尔琢任参谋长。下辖第10、11、12师,共8个团。5月初缩编为两个师6个团,即第10、11师,第28、29、30、31、32、33团和1个教导队。后因井冈山粮食困难,由湘南农军编成的第30、33团返回湘南,井冈山留下4个团。南昌起义余部编成第28团,军参谋长王尔琢兼任团长,宛希先任党代表。第28团全团2000余人,枪1100支,约占第4军的一半。


按照“三湾改编”的建军原则,加强连队党支部建设,当时在连队任党代表的有:


粟裕:第28团3连连长、连党代表;


赵尔陆:第28团特务连党代表;


唐天际:第28团2连党代表;


赖传珠:第28团3营连党代表。


1928年4月,五斗江、一占永新城战斗,歼敌1个团大部,缴枪300余支,打破对井冈山的第2次“进剿”。


5月19日,草市坳战斗,二占永新城,打破第3次“进剿”。


5月下旬,中共第4军第5次代表大会召开,陈毅接任军委书记。根据中共中央5月25日指示,工农革命军第4军改称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


6月下旬,龙源口大捷,并三占永新城,打破第4次“进剿”。


朱、毛将几次作战经验概括为“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16字诀。


1928年6月26日,中共湖南省委令红4军向湘南发展,导致“8月失败”。8月25日,军参谋长兼28团团长王尔琢被叛徒袁崇全枪击牺牲。


9月8日,毛、朱、陈率部前往桂东,迎回第28团,返抵井冈山南麓遂川县黄坳。


王尔琢牺牲后,由朱德兼任第28团团长,回到井冈山后进行了调整,由28团1营长林彪任团长,何长工仍任党代表;1营长胡少海,党代表熊寿祺;2营长王展程,党代表肖克;3营长陈俊,党代表吴弼。


9月13日,红4军第28团和31团3营攻击遂川,歼敌200余人,缴枪250支,击毙叛徒袁崇全。24日敌21旅反攻遂川,红军主动撤出,回师宁冈。


10月,茅坪、永新告捷,再战遂川,恢复遂川革命政权,筹款10万元。


11月,新城、龙源口、永新战斗,打破第2次“会剿”。歼敌500余人,缴枪450支。红军扩大到5000余人。


11月6日,根据中央指示,成立中共红4军前敌委员会,毛泽东任书记。14日,红4军第6次代表大会在宁冈新城召开,朱德任军委书记,陈毅改任前委秘书长。


12月1日,彭德怀率平江起义部队组成的红5军主力700余人,由湘赣边转移到宁冈砻市,与红4军会合。


1929年1月,由彭德怀任红4军副军长,率第30团(红5军主力缩编)、32团留守井冈山;由朱、毛率第28、31团及军特务营、独立营出击赣南。28团党代表何长工留下协助彭德怀守山,并任宁冈县委书记和32团党代表。28团党代表由原31团党代表何挺颖继任。


20日占领大庾县城,敌21旅3个团攻击大庾,红军失利,28团党代表何挺颖重伤,3天后行军从马上摔下牺牲。


2月9日至11日,红军在大柏地给于追击之敌15旅以歼灭性打击,歼敌2个团,俘团长肖致平、钟桓以下800余人,缴枪800余支。这是红4军下山以来第1次大胜仗。红28团2营党代表胡世俭、连长李见林、副连长王保元、3营12连党代表彭暌牺牲。

2月13日,进占宁都城。17日在东固于江西红军第2、4独立团会合,此时已知井冈山失守,25日离开东固,向闽赣边转移,3月12日进占四都。


3月13日,四都长岭寨、长汀之战,击毙敌第2混成旅旅长郭凤鸣,全歼守敌2000余人、枪支500余支,迫击炮3门,炮弹100余发,揭开创建闽西根据地的序幕。战后,前委决定不回井冈山,在赣南、闽西创建根据地。


红4军在长汀改编,下辖第1、2、3、4纵队。第28团大部编为第1纵队,28团3营与军部特务营合编为第2纵队,第31团为第3纵队。第1纵队下辖两个支队(相当于营)加直属炮连和特务队;每个支队下辖3个大队(相当于连)。纵队长林彪,党代表陈毅(后熊寿祺),参谋长邓毅刚,政治部主任陈毅(兼);1支队长王良,党代表熊寿祺;2支队长肖克,党代表高静山(后谢维俊)。全纵队1200余人,500余支枪。在长汀城缝制了灰色夏服,第1次统一发放全体官兵每人两套新军服、一顶缀红五星的新军帽、一副新绑腿,军容焕然一新。


4月1日,朱、毛率红4军主力由长汀回瑞金,与彭德怀率领的第30、32团会合。此时蒋桂战争爆发。11日,在雩都县城召开红4军前委扩大会议,决定彭德怀率部返回井冈山,恢复湘赣根据地;红4军主力和江西独立2、4团扩大赣南根据地。


会后,朱德率军部和第1、2纵队,毛泽东率第3纵队,在赣南分兵打击地主武装,建立政权。4月30日,第1纵队攻占宁都县城,俘敌团长赖世碂,歼敌500余人。


5月,红军第2次到达大柏地,兑现了两个月前在大柏地战斗中借用和食用老百姓的钱物所留下的借条和借据。


5月23日至6月19日,红军三次攻击龙岩,初步建立了闽西苏区。


红4军转战赣南、闽西期间,党内对创建根据地、领导原则和政治工作等问题产生分歧,形成争论。6月下旬,红4军在龙岩召开第7次代表大会,改选前委,陈毅为书记,毛泽东离开红4军到闽西永定附近天子洞养病,第1纵队派粟裕率第3连保卫其安全。7月底,陈毅赴上海向中央汇报工作,由朱德代理前委书记。


9月,红4军攻占上杭、武平、永定。


10月13日,红4军前委接到福建省委转来的中央指示,“到东江游击,向潮梅发展。”19日,红4军留第4纵队在闽西苏区,第1、2、3纵队在朱德率领下向闽粤边界进发。此时第1纵队司令林彪,党代表熊寿祺,参谋长肖克。下辖3个支队:1支队长王良,当代表李赐凡;2支队长龙普霖,党代表粟裕;3支队长龚楷,党代表刘万清。


第1纵队攻克松源镇。第2纵队向粤东大埔县虎市攻击前进,一场恶战,歼敌200余人,第2纵队司令刘安恭牺牲。


10月20日,陈毅回到松源镇。25日,攻占梅县城。26日,敌军反扑梅县,红军撤出。31日,红4军再攻梅县,不克撤出战斗。11月上旬撤回赣南,到达寻乌、安远地区。


梅县战斗,3支队长龚楷负伤,部队伤亡较大,3支队撤销,人员编入1、2支队。


11月23日,红4军再占汀州。陈毅将中央“9月来信”交毛泽东阅看,并请毛回红4军前委工作。26日,毛抵汀州,与朱德、陈毅会合。28日,毛在福建上杭古田主持召开中共红4军第9次代表大会,通过了《古田会议决议》,改选了前委,委员:毛泽东、朱德、陈毅、罗荣桓、林彪、伍中豪、谭震林等11人,书记毛泽东。


1930年2月24日,水南、值夏、富滩战斗,歼唐云山独立15旅大部,俘敌1600余人,缴获迫击炮8门,重机枪24挺,步枪数百支,取得古田会议后的第一个大胜仗。


4月,攻克信丰、橙江、寻乌。


6月,李立三的“左倾”冒险主义等文件传达到红4军。21日,汀州会议决定将赣南、闽西红军第4、6、12军组成第1路军,不久改称红1军团,朱德任总指挥,毛泽东任政治委员。红4军作局部调整,第3纵队调出,编为红12军第1、2纵队(10月改称红12军34、35师);将原闽西红12军第2、3纵队调归红4军,编为新的第3纵队;红4军第4纵队与红12军第1纵队及闽西地方武装合编为红21军。红4军由林彪任军长,彭清泉(即潘心源)任政委(未到职),由罗荣桓代政委,下辖第1、2、3纵队。第1纵队司令王良,政委李赐凡,政治部主任谢唯俊。1支队长刘海云,2支队长赵尔陆,3支队长陈光。


根据中央打南昌、九江等大城市的指示,6月23日,红军从长汀出发,经瑞金、兴国、富田、永丰,于7月23日到达樟树镇,攻克樟树镇后,了解南昌驻有敌正规军6个团,朱、毛决定不打南昌,于8月1日攻击牛行车站,隔江向南昌鸣枪示威,以纪念南昌起义3周年。 )>"iUbS&!


8月上旬,敌军反扑彭德怀率红3军团攻克的长沙,红4军为配合红3军团,攻击文家市,歼敌3个团约2000余人,击毙敌第3纵队司令戴斗桓,缴获枪支1500余支。支援了红3军团打破敌人追剿,巩固和扩大了湘鄂赣根据地。


8月下旬,红1军团和红3军团在浏阳永和市会合,合编为红1方面军,共3万余人,朱德任总司令,毛泽东任总政委和总前委书记。


9月中旬,红4军第1纵队参加第2次攻击长沙,任总预备队。


10月4日,攻克吉安,在吉安附近休整。7日,红1军团下达《关于部队编制问题》的通令:各军所辖纵队改为师,支队改为团,大队改为连。红4军第1、2、3纵队一次改为第10、11、12师;第10师师长王良,政委李赐凡,下辖第28、29、30团。28团团长刘海云、政委沈联雄;29团团长兼政委赵尔陆;30团团长陈光、政委丁纪修。


1930年11月,蒋介石调集11个师约10万余人的兵力,以江西省主席鲁涤平为总司令,对中央苏区发起第1次“围剿”。


11月5日,红4军第10师在师长王良、政委李赐凡率领下,在宜黄、宁都、黄陂、小步地区诱敌深入。


12月29日,敌18师进至龙岗。30日,红4军第10师奔袭龙岗,在红3军、红12军(欠35师,指挥64师,粟裕时任64师师长)配合下于17时歼敌18旅9000余人,第10师俘敌18师师长张辉瓒。为表彰第10师的功绩,将缴获之张辉瓒的怀表奖励师长王良。


1931年2月,蒋介石又纠集18个师20余万兵力,以何应钦为总司令,发起第2次“围剿”。4月20日,红4军第10师进至东固待机。5月16日,第10师富田九寸岭首战告捷。19日,会同红3军等部在白沙歼敌47师1个旅和43师一部,俘敌1790人,缴枪4000余支。22日,参加中村战斗。27日,会同红12军攻克广昌城。至31日,打破第2次“围剿”。 JKBZT0c_6


7月,蒋介石又调集23个师约30万兵力,自任总司令,发起第3次“围剿”。


8月5日晚,红军从兴国、崇贤穿过敌军包围圈,到达莲塘、官田一带待机。7日红4军第10师参加莲塘战斗,歼敌47师1个营。至11日,良村、黄陂两仗皆胜。三仗共歼敌1万余人。


9月7日,第10师参加高兴圩战斗,毙敌2000人,由于敌占有利地形,红军兵力不足,主动撤出战斗。15日,参加方石岭战斗,歼敌52师5000余人,52师师长韩德勤被俘后伪装成伙夫潜逃。至此,打破第3次“围剿”。


10月,鉴于第3次“围剿”中红4军伤亡较大,将11、12师合并为第11师;红12军34、35师编入红4军,为第12师;将红64师编为红4军第13师;第10师建制不动,原师长王良调任第11师师长,原第12师师长耿凯任第10师师长,李赐凡仍任政委。


12月,师长耿凯在石城横江打土围子牺牲,由师参谋长陈光任第10师师长。为策应宁都起义,12月13日,红4军第10师攻占会同。


1932年1月,赣州战役,红4军第10师进至南康,准备阻击援赣州的粤军。


2月,红4军第10师在东路军(红1、5军团组成)编成内,向福建发展,直下漳州。


4月10日,攻克龙岩城。19日,攻克漳州城。


6月2日,红军撤离漳州,回师赣南。7月,红4军第10师参加南雄、水口战役,基本稳定中央苏区的南翼。部队伤亡较大,红4军第10师有的连队仅余两三个班。


8月15日,红4军第10师参加乐安、宜黄战役,担任主攻。歼敌27师80旅3000余人。


10月上旬,宁都会议,毛泽东离开领导岗位,周恩来任红1方面军总政委。


10月16日至11月3日,红4军第10师参加建宁、黎川战役;11月中旬,参加金溪、资川战役(至1933年1月),其间,在黎川进行整编,红4军缩编为第10、11师,红4军番号撤销,两师直属军团指挥。李赐凡改任第10师师长,陈光改任第11师师长。


1933年1月4日至9日,第10师参加黄狮渡、嵩市、枫山埠战斗,第10师伤亡很大,师长李赐凡重伤,后治疗离开第10师;1933年调任江西军区军事部长、军区政治部主任,1934年任江西军区司令员,后留在江西坚持游击战;1935年2月在宁都小布乡被叛徒杀害。


1月中旬,红1军团在金溪整编,正式撤销红4军番号,原红4军军长周昆任第10师师长,胡阿林任师政委。此时蒋介石又发动第4次“围剿”。

2月27日至3月1日,红1军团第10师参加黄陂伏击战,歼敌两个师。21日,参加草台岗战斗,与第11师配合,攻击敌蒋介石的嫡系部队第11师驻守的黄柏山,击伤敌师长肖乾和旅长莫与硕,击毙团长3人,歼敌7000余人。红军第10师28团政委沈联雄牺牲,第10师师长周昆负伤。


1933年5月,在乐安南部的藤田进行改编,师以下部队逐级缩编。以原红4军第10、11师和红22军第64师,合编为红1军团第2师,下辖第4、5、6团。原红4军第10师缩编为红1军团第2师第4团,原第28、29、30团依次缩编为第1、2、3营。肖桃明任团长,杨成武任政委。


7月11日,苏区中央政府根据中革军委的建议,决定8月1日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29日,中革军委颁布授予红星奖章的命令。曾在红4团及其前身工作过的陈毅、周子昆、肖克、何长工、周昆、陈光、李赐凡等荣获2等红星奖章;杨得志、毛正华荣获3等红星奖章。


8月30日,红4团参加奇袭乌江圩战斗,以红1、2师(红2师师长徐彦刚、政委胡阿林)和独立2团担任攻击任务,红14师牵制敌军。至31日,全歼敌80师238旅两个团、师补充团及师直属队约4000人,俘旅长何文鼎以下2000余人,缴获枪支2600支、机枪52挺、迫击炮8门、电台2台。


9月,蒋介石集中50万兵力发起第5次“围剿”。


11月17日至19日,红4团参加南丰云盖山、大雄关防御战,与红1、2师其他部队抗击敌5个师的攻击,红2师政委胡阿林、红4团团长肖桃明牺牲。耿飚接任红4团团长。


1934年4月,红4团参加广昌保卫战。28日,广昌失守。


8月31日至9月3日,红4团在红1军团编成内参加两次温坊战斗,红2师(师长陈光、政委刘亚楼)均担任攻击任务,毙伤2000余人,俘敌2400余人,缴获枪支1800支、迫击炮6门。


9月下旬,红2师脱离一线阵地,集中到于都休整。10月上旬,红军开始长征。16日,红4团作为前卫师红2师的前卫团,渡过于都河,向湘南前进。


10月23日,红4团攻占古陂;24日,占领铁石口,当晚渡过桃江,掩护主力过江;26日,进至新田,突破敌第1道封锁线。


11月2日,红2师攻占仁化县,红3军团包围汝城,掩护红军突破敌第2道封锁线。


11月6日,红4团攻占九峰山,掩护中央纵队通过粤汉线。13日至15日,通过敌第3道封锁线。


21日,红4、5团长途奔袭,攻占道县。25日,中革军委决定分4个纵队,在兴安、全州之间强渡湘江。27日,红4团抢占界首,从界首东涉水渡过湘江。29日,红4、5团在尖峰岭、美女梳头岭一线抗击敌刘建绪部进攻。红5团政委易荡平重伤,为不当俘虏,夺过警卫员的枪,自尽身亡。红4团政委杨成武负伤。至30日,中央纵队仅半渡湘江。红1、2师因伤亡过大,退守珠兰铺、白沙河一线。


12月1日是战斗最激烈的一天,红1、2师脚山铺接合部阵地被敌突破,红4团团长耿飚和参谋长李英华正组织突击队准备反击,军团保卫局长罗瑞卿来到阵地,用枪顶着耿飚的头问:“为何丢了阵地?”耿飚答:“全团伤亡过半,政委负伤,我都拼上了刺刀。接合部失守,是因我1个团防守5公里多的正面,也是战士全部牺牲后才发生的!” 参谋长李英华说:“我们正在组织突击队,一定将失去的阵地夺回!” 罗瑞卿这才放下枪。


血战湘江5昼夜,中央红军由出发时的8.6万余人,锐减到不足4万人。


12月14日,红2师红6团攻克黎平。18日,黎平会议,放弃到湘西会合红2、6军团的意见,改向川黔边前进。


12月31日,红2师师长陈光率红4团为前卫,抵达乌江江界河渡口。


1935年1月2日,强渡乌江,第一次泅渡失败,但是,红4团3连连长毛振华等8位勇士,到达对岸,隐蔽在警戒线下。师长陈光与红4团团长耿飚、政委杨成武决定夜间偷渡,又失败。军委副参谋长张云逸赶到红4团,薛岳3个师已逼近红军,必须尽快突破乌江。3日9时,2连长杨尚坤(解放后曾任赣州军分区司令员)带突击队分乘3个竹筏强渡,在3连连长毛振华等8位勇士的接应下,渡过乌江。此时,敌预备队向我反击,突击队大部伤亡,被迫后退。正在危急之时,军委炮兵营连长赵章成携迫击炮前来支援,3发炮弹在敌军阵中爆炸,压住敌军攻势。红4团1营乘势反攻,敌军全线溃退。总参谋长刘伯承命令架桥,红4团配合工兵营在乌江上架起一座竹排浮桥。为表彰强渡乌江的功绩,中革军委发布命令,授予红4团3连长毛振华红星奖章一枚,奖给1营长罗有保、机枪连长林玉式、2连长杨尚坤等22名战斗英雄,每人军装一套。


突破乌江后,红2师改由红6团任前卫。1月7日,攻克遵义。红4团3天3夜没有休息,刚宿营,刘伯承和聂荣臻来到红4团,令红4团立即出发占领娄山关、桐梓。


1月10日,红4团以新任1营长季光顺率1营正面主攻,参谋长李英华率突击队迂回,两路夹击,占领娄山关,并向桐梓方向猛追15公里,占领桐梓城。16日占领松坎,休整并警戒川南方向之敌,保证遵义会议的召开。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遵义会议召开。


红4团在松坎期间补充了部队,第15师(少共国际师)1个团编入红4团。团长耿飚升任红1师参谋长,卢子美任团长,不久调离,黄开湘继任团长。


20日,红军分为三路纵队向土城急进。21日,红1军团占领土城,红4团在红1军团编成中,进至风溪口、丙滩一带。28日,红4团参加青杠坡战斗。29日,撤出土城附近阵地,一渡赤水河。


2月7日,红4团在大坝地区遭敌包围,经反击,安抵盘山。


2月11日,红4团由扎西东进。18日占领太平渡,在赤水河上架设浮桥,二渡赤水河。24日重占桐梓城。28日重占遵义城。红4团追击敌军直达乌江边。此役,击溃歼灭敌两个师又8个团,歼敌5000余人,是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


3月,红4团回师遵义休整。15日参加鲁班场战斗。16日三渡赤水河。21日晚,在二郎滩、九溪口、太平渡四渡赤水。31日南渡乌江,跳出敌人合围圈,将敌甩在乌江以北。4月2日,红1军团主力逼近贵阳。7日,红4团大造声势,佯攻贵阳机场,而红军主力向云南急进。18日,红4团渡过北盘江,占领安龙、兴仁、兴义。23日渡黄泥河,进入云南。27日占领马龙。29日红2师占领嵩明、杨林,前锋红4团直逼昆明。


5月1日,红4团智取禄劝、武定、元谋三城。4日,到达金沙江畔。5日,奉命赶往绞平渡过江。7日,红4团行军240公里,赶到绞平渡。次日渡过金沙江。


5月21日,红军经过彝族区。25日,红4团到达安顺场。27日,红4团奉命夺取泸定桥。28日,红4团途中接到命令,29日必须赶到泸定桥。红4团昼夜兼程120公里,于29日晨抵达泸定桥。


黄开湘、杨成武商定,由红2连担任突击队,红3连跟进,在铁索桥上铺木板,保证后续部队迅速过桥。29日16时发起攻击,2连长廖大珠率21名突击队员,在火力掩护下,攀援铁索,向对岸冲击。3连长王友才率领3连紧随其后,在铁索上铺板前进。突击队接近对岸桥头时,敌人纵火,突击队员们没有迟疑,冲进火焰,杀向泸定城。战后,中革军委奖励22名突击队员。31日,红4团攻克华林坪的重要隘口山垭口,歼敌600余人,缴枪600余支。该役,红6连在2营长黄霖率领下,打得英勇顽强,全连伤亡30余人,战后,红2师政委嘉奖6连,并补充20余人。


6月2日,红军渡过大渡河。8日,红1团攻占芦山,红4团由红2师师长陈光率领,为全军前卫,于11日抵达雪山夹金山脚下的大跷碛村,准备翻越夹金山。


6月12日,红4团翻过雪山,到达达维镇,与红4方面军9军25师、30军88师会合。13日,红4团到达懋功。


红4团经长途征战,伤亡和减员很大,从苏区出发时的2800余人的主力团,到懋功仅余787人,枪支500余支。


6月17日,红4团到达大金川东岸抚边屯,经两河口、木城,翻越雪山梦笔山。25日占卓克基,26日占马尔康,28日到达梭磨。29日,红4团渡过梭磨河,翻越雪山长板山,于7月2日进至黑水县芦花地区。


7月10日,红4团向毛儿盖推进,攻占哈龙,击溃胡宗南部补充旅1个排。围困毛儿盖时,遭土司番兵袭击,红2师参谋长李棠萼牺牲。


18日,中央决定朱德任总司令,张国焘任总政委。21日,中革军委决定组织总前委,徐向前兼总指挥,陈昌浩兼政委,叶剑英任参谋长。同时决定中央红军第1、3、5、9军团依次改为第1、3、5、32军,红4方面军抽调3个建制团共3700余人支援中央红军。其中,第294团编入红4团,为该团2营,原团长张仁初改任2营长。


8月4日至6日,中央召开沙窝会议,恢复红1方面军番号,周恩来任司令员兼政委。


8月21日,红4团从毛儿盖出发,进军水草地,向班佑前进。26日,走出草地,到达班佑。


包座战斗之后,红2师6团撤销,人员编入第4、5团。


9月12日,中央召开俄界会议,批判张国焘的分裂主义。决定将红军主力改编为红军陕甘支队。

本文内容于 2008-8-6 15:07:20 被astrary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