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风从南方来

序言:

我的养父从我生下来的第一天就抚养我,一直至我十五岁到大连为止。他是和共和国同龄的人,今年只有五十九岁。养父得了肝癌,已经晚期,即将离世。养父名字为张连贵,我的名字为张海成。

第一节 普陀岛号

2008.6.21 星期六 20:15 天气晴

大连港普陀号上。

冷湿的海风,破旧的码头运客车,夜色下灯火通明的大连港,20:30的船。

我就要离开大连,坐着从大连到宁波的长途客车。很喜欢大连这个城市,虽然这个城市让我留下很多愁绪。

父亲昨天在电话里的话还在耳边回荡:“孩子,你爹能等你两天,两天你要是能回来,我们还能见一面。三五天你爹是等不起了。”

我问:“爸,您身体咋样了?”

父亲虚弱的答道:“不行了,顶多两三天时间了!”

那一刻我的心沉重无比,虽然从07年春天知道父亲得肝癌那天开始,我就时刻在等这坏消息,但这坏消息真的来的时候,我还是被像黑夜一般的绝望包围。那是亲人即将离世,任你有通天本领也无法挽回的苦楚!

普陀号的船舱里和我一起的有两个丹东大姐,一个日照大叔。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所以相互之间只能有地名来称号,他们叫我江苏老弟。

让我惊奇的莫过于一件事情,丹东大姐和日照大叔三人的父亲都过世了。其中稍微年轻一点儿那个大姐的父亲也是死于癌症,另一个大姐没说,不过我估计也是英年早逝。日照大叔的父亲死了正好十年,他这次回去是祭奠父亲逝世十周年,我知道山东和江苏民俗有相似的地方,十周年,算是个大日子。

一桌四个人,三个死了父亲,剩下一个我,也即将要失去父亲。我在那张桌子上,用笔写下“永失我父”四个字。随即望向船舱外黑沉沉的海面,蓦地有一种宿命的感觉!

本文内容于 2008-8-20 9:48:50 被007lxy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