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的感觉

欧洲人说:男孩就该踢足球。我说:男人就该炒股。

我等一介草民不可能随意进入主流经济生活的其他领域,而股市对谁都敞开大门,门槛不高,也没有保安把守。就象不可能随意在传统的主流媒体发出声音,但在网络世界却能如此。在这方面两者都有相似之处,因此均可吸纳各路非主流的侠客。

在股市是自由的、平等的。来去自由、身份平等。尽管也存在信息不对称、幕后操纵等情况,但实时股价是明明白白的,对任何人都是公开的。每个人都按规则操作,随心所欲,不必看上司、老板的脸色,不必哄着下属、员工,不必与工商、税务、城管、技监、卫生、客户......甚至居委会打交道。

炒股可满足男人的好战心理。有人说和平时期足球能满足这种心理,所以很多人为其狂热。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到球场搏杀,只能在旁观战、起哄。在股市,各种力量云集,藏龙卧虎,神出鬼没,翻云覆雨,好象有千军万马在和你较劲,你可以参与其中,拼个你死我活。

炒股的人要象总理一样关注天下大事、市井小事、乡里琐事,宏观面、基本面,诸如:局部战争、油价升跌、气候异常、利率变化、疾病流行、行业消长......正是:春江水暖股先知,风吹草低见牛熊。

在股市浸泡多年,用“曾经沧海”来形容也显得太苍白。经历了太多的摸爬滚打、悲喜交加、痛心疾首,见惯了太多的死水微澜、波谲云诡、跌宕起伏,心若止水,早已把赢亏置之度外,剩下的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了。

十余年的中国股市就象一座炼狱,在那里熬的时间久了,都可成人精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