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抓捕行动被爱滋病的毒贩咬了

抓捕行动给有爱滋病的毒贩咬了

当年在武警广东某边防支队当兵,所在的中队是机动分队,经常执行机动任务。也许大家可能会想,可能和影视作品里面那些行动差不多吧。其实现实中的行动过程往往平淡无奇,说了大家可能不相信,最危险的一次行动只是开了几枪。比如说抓捕行动,有时几秒钟就结束战斗了,因为情报准确、行动计划周全,所以才能如此顺利。如果说每次行动都如影视作品那样,那我们不知道每天会有多少兄弟成了烈士。

由于保密纪律,有很多行动是不能说的,下面就和大家讲讲亲身经历“惊险”。

那天,接上级命令,我防区内有一毒贩,要求我分队协助当地公安机关将其抓拿归案。行动地点是一出租屋,毒贩在此出租屋的五楼。这是一个二道贩子,据说此人既贩毒也吸毒,怀疑其携带有杀伤性武器。

根据要求,其他兄弟和警察已将此处包围了起来,由我们这个战斗小组实施抓捕。计划是这样的,由警察带着房东骗开门,我们冲进去实施抓捕。很快我们悄悄地来到了门口,由于毒贩听到是房东的声音,自然就开了门。

门一开兄弟们几个就冲了进去,可想不到这毒贩反应也不慢,一下子像兔子一样跳上了窗台,并大叫说你们再过来我就跳下去!警察朝他喊话,让他下来,并示意我们不要乱动。也许大家可能会说,这样的毒贩你们还怕他死?是呀,像这种鸟人死一百次我们都不会有任何的反应。但是我们是在执行任务,我们的任务是要活抓,如果抓了个死人回去这任务就不能算完成,何况这鸟人的生死自然有法律来制裁。

这时,他见到这一招好像有用,随即又咬破自己的舌头。将血和口水朝我们吐了过来。并且对我们大叫,老子有爱滋病,你们不怕就过来。考,想不到这鸟人竟然还有爱滋,MD!这时我见到警察不由地往后退了一下,因为,带血的口水已经吐到了他的脸上。

不过那时小刀年轻气盛,向兄弟几个使了一下眼色,趁他和警察对话的空档,“动手!”兄弟几个将“79微冲”甩到了背上,一拥而上,三个人六只手分别抓住了这鸟人的几个部位将他拉下窗台。也许这鸟人可能刚过完毒瘾,虽然给兄弟几个死死的抓住,可仍然作垂死挣扎。冷不防竟然朝我的右手手臂咬了一口,早就听说过爱滋病的传染,加上手臂的疼痛感我一下子火了。将他的手反剪,把他身子往窗外推。并大叫,敢咬老子?你不是说要跳下去吗,我现在就摔死你。当然,我不是想摔死他,因为我的另一只手扣住他的脖子,摔下去是不可能的。其他兄弟一见我这样,也随着大叫,摔死他!这时,那鸟人已经变成哭腔地,一个劲地大叫,大哥饶命,饶命呀!他的手还死死地抓住窗沿,呵,原来这小子也是怕死的!警察冲了上来,将其铐上。

这时我才察看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咬得不是很深,但也出血了。我拼命地压挤伤口,想将血都挤出来。现场指挥的那个警察听说以后,安排车将我送到医院包扎。医生将我的伤口彻底消毒,我自己不放心,让他多消几次。医生说一般这样传染的机率不高,你不用担心。他还建议警察带毒贩做一次血液检验,让我过几天也检查一次。

我虽然回到了中队休息,但是心里面还是忐忑不安,爱滋病的危害连小孩也知道的。我那时才20岁,想像力是很丰富的。想到自己年纪轻轻,如果给传染到这个病,那不是就意味着要结束生命?这样能不能评个烈士?如果大家都知道我有爱滋病,以后谁还敢见我?以后我该么办?

这时指导员过来安慰我说,不用怕,应该不会传染。让我安心地休息几天。话虽然这么说,可你不是当事人,你肯定不会担心的。我开始后悔了,直怪自己太冲动。想想我一生就这样毁了,这个滋味可不好受。班里的兄弟见到我这个样子,也一个劲地安慰我说班长,咱们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我们是不会抛弃你的。

饭当然是吃不下,觉也当然是睡不好的。副班长去小卖部卖了几酒陪我喝,为了表示他的义气,打开酒瓶盖递了给我,见我喝了一口以后,抢过酒瓶也喝了一口,还说我喝一口他喝一口,他才不怕什么鸟感染,当时激动得我差点流眼泪。不过,我还是将他骂个狗血淋头。坚持一人一支,说你犯不着陪我传染。喝了酒虽然好睡了一点,可是尽做恶梦,反正那几天的我和行尸走肉没什么两样。在我看来,我的人生已经到头了。

两天后,中队长叫我到他办公室。见面第一句话就说,你准备一下,到医院检查。我一听完了,肯定是给传染了。想想就快死的人,怎么也点留个好印像给中队领导吧,万一以后要我把当楷模才有事迹可以写。我对中队长说,没事,毛主席说过,死有重于泰山也有轻于鸿毛的。作为一名军人,就要有为祖国和人民牺牲的心理准备。说完,我掏出口袋的两百来块钱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党费。

中队长大笑,笑完破口大骂,你小子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告诉你,那毒贩检查出来没有爱滋病。支队领导说为了安全起见,让你去总队医院检查一次。

MD,原来那鸟人是骗我的,哈哈。

当然检查出来我是没事的,要不我也不会在这里写帖子了。中队长拿着检查报告对我大骂,我早就跟你说不用担心,你TMD不信,回去给我组织搞训练,这几天你的懒也偷够了。那时,我整个身全都放松了,感觉差不多能够飞起来,大叫说,是,你让我搞三天三夜训练都行!

当天晚上,兄弟们为这事庆祝。酒过三巡以后,我搂着副班长的肩膀说,兄弟,你对我是没说的,光那天晚上敢陪我喝一支酒我就感动得不行了。副班长说,扯蛋,你老大退伍以后,我就要接你的位,如果太熊兄弟们以后怎么会服我,何况我早就查过书了,说一点口水是不会传染的,哈哈。

我虽然大骂这小子鬼精鬼精的,但是我的眼睛还是湿润了!


本文内容于 2008-8-6 17:52:58 被小郑剃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