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国旗时,中国运动员的手放哪?

近日,网上流传一个帖子,称中国运动员不该在奥运会升旗仪式上模仿外国运动员行“摸心礼”,这有损国家和民族尊严。但有网友反驳说这是小题大做。(8月5日南海网)


登上奥运会的领奖台,是每一个运动员至高的荣耀,是体现奥林匹克精神的一个单元,而升国旗、唱国歌则将奥林匹克精神与民族情愫完美结合,这个仪式也因此被赋予了太多的内涵。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关注这样一个看似“小题大做”的命题和追问:升国旗时,运动员该以怎样的仪态,来展现我们的激情与骄傲,运动员的手放哪儿才是最合适的。


虽然《国旗法》第十三条第一款明确规定:举行升旗仪式时,在国旗升起的过程中,参加者应当面向国旗肃立致敬,并可以奏唱国歌。但在历届奥运会领奖台上,对我国运动员的姿势并没有统一规定,有的运动员一手拿鲜花,一手拿金牌;有的运动员双手在胸前合握鲜花;还有的运动员就是行“摸心礼”。


中国运动员能不能在升旗仪式上行“摸心礼”,显然是一个在法律条文中找不到依据,在辩论中也是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论题。“东施效颦”总觉别扭的民族主义情愫,固然“发乎情”,但“握手也是国外传来的,是不是也得禁用”的反问,却也“止乎礼”。纠缠于这样一个难分伯仲的争论中,永远也得不到一个标准的答案。


在这场“摸心礼”的辩论中,笔者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民族文化焦虑感。礼法和习俗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民族文化的血脉,是民族凝聚力的源泉。评价一种文化的生命力,首先就是看它的影响力,而文化与文化之间的较量,往往都是从一些微不足道的细节开始。假设有外国人来模仿我们中国的礼节、习惯,我们每个中国人都会觉得很自豪,因为这代表了我们国家的文化生命力。而对“摸心礼”的排斥,也正是对我们民族文化的一种担忧和焦虑。因此,这场辩论的实质是中西两种文化竞争力失衡下的“过敏”反应,其反映出的,是西方文化依旧强劲,以及民族文化的式微与敏感。


其实,我们在民族文化上的焦虑与彷徨,并不仅仅表现在“升国旗时,运动员的手该放哪儿”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上。近年来,传统节日的式微以及各种“洋节”的红火,专家学者对国学兴起的呼吁以及年轻人对外来文化的狂热,民族文化的焦虑感表现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民族文化不彰,民族文化焦虑的心病不除,那么类似的问题就永远不会得出多数人认可的结论。而要消解这种缠绕在国人心头的文化焦虑感,则是当代开放的中国必须破解的命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