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六十二军光复台湾纪实


闽西的老练(练建安)


1945年10月,国民政府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亲临越南,命令黄涛、练惕生率第六十二军开赴台湾,接受台湾日军投降并解除其武装。

当时,台湾(包括澎湖列岛)地区的日军共有16.9万人,包括第十二师团即久留米师团等第十方面军的6个步兵师团,5个独立旅团和部分海、空军部队,主力集中于台南、台中地区。

国民党军陆军总司令部命令:派台湾省行政长官、台湾警备总司令陈仪为台湾地区(包括澎湖列岛)受降主官,指挥陆军第七十军、第六十二军赴台受降,第七十军占领台北,第六十二军占领台南(包括台中),指挥部则分设于台北、台南。

接到命令后,黄涛、练惕生立即在越南海防市召开军事会议,作出如下部署:

(一)第一五一师(师长林伟俦)集中在康海港登舰,为军第一梯队,在高雄登陆,并进占屏东、凤山、左营等地。

(二)军司令部及第一五七师(师长李宏达、副师长侯梅),为第二梯队,在海防登舰,随一五一师之后在高雄登陆,一五七师随即向台南、嘉义出发并进占附近要地。

(三)第九十五师(师长段沄)为第三梯队,在海防登舰,随一五七师之后,登陆高雄,随即向台中市进发,并派一团进驻台东市及占领其附近要地。军司令部设于台南市。

据美军联络组情报,侵台日军部分少壮派军佐抗拒投降,主张固守台湾,可能发生战事。因此,第六十二军赴台受降,做好了充分的战斗准备。

1945年11月16日,第一五一师在越南康海港登舰出发,前往台湾。

舰队由7艘运输舰、8艘驱逐舰组成,一路劈波斩浪,历时4天,抵达高雄。

第一五一师以战斗姿态登陆,抢占高雄山及市区要地,未遇任何抵抗,即按原部署展开,控制高雄及四周要地,并向第六十二军军部报告进展情况。

11月21日,黄涛、练惕生率一五七师在高雄登陆。

高雄码头,彩旗飘扬,锣鼓喧天,狮龙竞舞,数千名同胞乡亲热烈欢迎“国军”光复台湾。

黄涛、练惕生紧握同胞乡亲的双手,可谓百感交集。

第六十二军军司令部设于台南,即命令李宏达师长率一五七师开赴嘉义、彰化等县,并向东警戒。次日,第九十五师到达高雄,即由师长段沄率领开往台中、彰化和东南沿海的台东市。

至此,第六十二军全面完成了占领台中、台南的任务。与此同时,第七十军占领了台北地区,整个台湾均处于国民党军队的控制之下。

此前的1945年10月25日,日军受降仪式在台北市公会堂举行。

在严肃的气氛中,陈仪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接受了日军代表原第十方面军司令官安藤利吉呈递的投降书。

陈仪即席发表广播演说,宣布从即日起,台湾及澎湖列岛重归中国版图,一切土地、人民、政事均置于中国主权之下。

台湾及澎湖列岛自1895年“马关条约”割让之后,重新回归祖国的怀抱。

中国军方代表在台湾接受日军投降。

台湾全岛张灯结彩,一片欢腾。

受降仪式之后,台湾正式成立全台接收机构,设台北、台南接收组,同时设立战俘管理及日俘、日侨遣送机构。根据陈仪命令,接收工作和日俘、日侨遣送工作,从12月1日开始,限40天内完成。

黄涛、练惕生即组织力量进行紧张的工作。

第六十二军台南接收组命令日军自行收缴武器装备,分别在驻地分类入仓,造册登记,待第六十二军清点后,贴上该军封条,派兵守卫;台中、台南和日俘则集中于嘉义、彰化以东的山区,派兵看守。

当时,台湾日军三分之二集中在台中、台南、高雄,因此第六十二军的受降工作极为繁重。

在规定的时间内,第六十二军顺利完成了台南地区(包括台中)共4个师另3个独立旅的武器装备的收缴,合计收缴长短枪3万余支,机枪3000挺,各种火炮500门,飞机110余架及其他大量战备物资。

第六十二军的接收工作,在黄涛、练惕生等精心组织下,总体进展顺利,但是一些日军将领不甘心失败,表面顺从,暗中藏匿大批战备物资。黄涛、练惕生组织力量,发动群众,将日军藏匿在台中、嘉义、台南到屏东山边石洞和地下石窟的物资一一查获,并组织力量打捞沉船中的大米、罐头食品和桶装汽油。

在收缴日军武器装备和战备物资的同时,第六十二军着手对日侨的遣送工作。当时,在台湾有日侨约32万人,日侨在日本战败之前,多有作威作福,欺压百姓。台湾人民对此极为愤慨,不少地区发生过台民袭击、殴打民愤较大的日侨事件。对此,陈仪下令将日侨集中于指定地区,加以保护。

1946年1月,日俘、日侨遣返工作开始,遣送地点集中于高雄、基隆两港,由美军派船运送。

第六十二军在港口、码头对日侨进行严格检查,一遇违法携带物品,即行没收。

据黄涛、林伟俦、侯梅《第六十二军赴台受降纪实》回忆:“日侨上车上船之时,常有被愤怒的台湾人民追着喊打的事情发生。驻军几乎天天接到要求派兵维持秩序的电话。当时,我们鉴于众怒难犯,只要不发生重大事故,多数不予理会,或不了了之。”

蒋介石集团对日俘高级将领,进行包庇保护。1946年初,蒋介石下令将日俘高级将领集中台北,转送南京,帮助他们逃避台湾人民的惩罚。对此,经历八年浴血抗战的黄涛、练惕生深感失望和不满。

第六十二军进驻台湾受降,另一个重要收获是查明了台湾日军的战守计划。

黄涛、练惕生经审问日军精锐久留米师团师团长仁见秀三,并进行调查了解,查明了台湾日军的战守计划。

其要点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台湾日军剧增至16万人,以防御盟军进攻台湾。日军判断台湾东海岸风高浪急、石壁矗立,大兵团于此登陆不易,因此其重点防御地区为西海岸。西海岸为浅水海滩,无险可守。在西海岸防御要点中,日军判断,盟军进攻台湾,必然在台南高雄港至恒春、猫鼻头一带海岸线集中主力强行登陆,攻占屏东,以此为立足点,扩大占领台南、台中以至整个台湾。

基于此,日军防守计划基本上采取“后退配备”。盟军强行登陆时,前沿守军主动后撤,固守山地,并以此吸引美军主力进至预定地点,日军主力部队则乘其立足未稳,迂回其侧背,予以包围歼灭。

其具体部署是:以第十二师团为一线部队,少数兵力防守沿海岸外,主力部队则置于屏东市东南大武山、南大武山一带。这一带山地,建有永久性堡垒及纵深数十里的野战工事。日军主力部队,约三个师团及两个独立旅团,则集中于嘉义、台南(含台中)等铁路、公路沿线,待盟军胶着大武山之后快速南进高雄、屏东,迂回盟军侧背,予以围歼。高雄地区,驻有一个独立旅,配合要塞部队,凭险固守,牵制海面盟军兵舰,并确保南下围歼美军主力部队的侧翼安全。空军部队则集中于嘉义、台中机场,配合地面部队作战。台北地区,作固守配备,准备死战。其余地区,亦采取后退配备。

黄涛、练惕生身经百战,认为台湾日军的防守计划,虽未及实施而举国战败,却颇有研究价值,即上报国民党政府国防最高委员会备案。

(详见练建安练德良著《抗日将领练惕生》海峡文艺出版社2005年出版,1949年前为练建安执笔。)

(转发http://blog.sina.com.cn/lianjianan1965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