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十章 化装夺军粮(4)

饶兴利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URL] 4 鸿箭游击队满载胜利果实而归,在驻地受到塘口村民的赞扬。当黑伢带着一群儿童团员悄悄地从背后用木制手枪顶着饶平泰和罗忠的背,喊着“举起手来”时,饶平泰望着罗忠诙谐地说:“我们怎么一下子成了王麻子班长了!”次话逗得黑伢将木头枪一收,问道:“饶大队长,你就给我们讲讲吧,那王麻子班长急成什么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4


鸿箭游击队满载胜利果实而归,在驻地受到塘口村民的赞扬。当黑伢带着一群儿童团员悄悄地从背后用木制手枪顶着饶平泰和罗忠的背,喊着“举起手来”时,饶平泰望着罗忠诙谐地说:“我们怎么一下子成了王麻子班长了!”次话逗得黑伢将木头枪一收,问道:“饶大队长,你就给我们讲讲吧,那王麻子班长急成什么样子了?”

游击队员和村民们个个仰天大笑……

罗忠把黑伢拉到身边说:“来,我告诉你!这王麻子班长回到闵集,怕是有眼哭不出泪啊!”

大刀张讥讽道:“不光是哭不出泪,怕是连胯子都跑掉了呀!”

彭水生更幽默:“胯子跑掉了还好说,怕是连胆都吓破了!”

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当天晚上,在暮色中饶平泰和罗忠来到小河堤岸并肩且走且谈。

“没想到,汤司令这角色,你临场发挥演得有板有眼的呀!”罗忠笑着说。

“说实在的,举枪打飞帽子是灵机一动加上去的。我真没有想到那王麻子班长会要我开个什么凭据。”

“你这家伙,小时候是不是演过戏呀?”罗忠问他。

“演什么戏呀,还不是这年月给逼出来的,打游击给锻炼出来的呀!今天这出化装夺军粮的戏,倒是还可以,只是委曲了柳青同志。”

汪梅拉着柳青悄悄地沿着河堤跟在他们后面。

“怎么?让她扮一回新娘子,你饶平泰就心疼了?”罗忠用肘部捅了一下饶平泰,接着又问,“哎!什么时候让她真的当你的新娘子呀?”罗忠故意问道。

饶平泰不好意思说:“我这匪里匪气的,她能瞧得上吗?”

跟在后面不远处的汪梅和柳青掩嘴在偷笑……

“我看挺般配的嘛!如果是我呀,我就趁这次假戏来个真做,当着大家宣布确立彼此的恋爱关系!” 罗忠说得直截了当。

饶平泰摇摇头:“这是要违反组织纪律的!秦书记知道了,我准要挨批的!”

“你们的事,领导也许早就知道了。再说,组织内部有个新规定,我军大队长以上高龄干部,可以谈恋爱结婚。如果你自己拿不定主意,以后可不要埋怨我这个指导员不关心你呀!”罗忠又说。

饶平泰沉默一会,说:“这话,就说到这里为止,而且限于我们两人知道。”

突然传来汪梅的两声咳嗽。

饶平泰和罗忠转过身来:“啊,又是你们两个……”

“大队长、指导员,我们有事要向你们汇报,你们就当我和柳青是聋子,什么都没听见好不好?”汪梅调皮地说。

“什么事?快说吧!”饶平泰说。

“那你不生我们的气了?”汪梅故意问他。

“生气归生气,汇报归汇报,快说吧!”饶平泰又说。

汪梅一本正经说:“我和柳青一致认为:王麻子班长丢了军粮回去后,伪军一定不会善罢罢休,必定于近日出兵攻打野猪湖大土匪汤子安的老巢,报一箭之仇。一旦双方交上火,必有死伤。我们嘛,就趁机半夜里把队伍拉到野猪湖,隐蔽在芦苇荡里,来个隔岸观火。”

柳青补充说:“趁其不备,给他们各捅一刀!”

“嘿,看不出来,我们的女战士还懂连环计呀!”罗忠竖起大拇指说。

饶平泰故作正经地:“还会跟踪,偷听领导谈话。”

汪梅急忙辩解:“我们可没有偷听,是你们的话直往我们的耳朵里灌,就像今天王麻子班长一样,主动将五大车军粮乖乖地奉送到游击队手中。”

汪梅的这番话引得其他人不禁失笑。

回到驻地,饶平泰独自去老戴家。煤油灯下,饶平泰在写报告。

“饶队长,是不是又要打仗?”老戴问。

饶平泰边折公文笺,边回答道:“是呀!”

“是水上呢?还是陆地?”老戴又问。

“这回呀,是水、陆都有。地点嘛,是你老戴经常去的一处地方。”饶平泰说。

“辛安渡?”老戴猜道。

饶平泰把头摇了摇:“到时候我会通知你的。老戴,自从我们鸿箭游击队来到湖区,老百姓对我们的帮助和支持太大了。别的先不说,就这次化装夺军粮,多亏乡亲们的帮助。塘口村出唢呐队、出伴娘,献木箱、花轿等,直接参加了夺粮的战斗。可以说,我们取得的每一次胜利,都是军民团结合作的结果,这军民的关系就像鱼和水一样,难舍难分,在抗日战争血与火的考验中,越来越紧密!毛主席说过:兵民是胜利之本!真是说得太好了!我在报告里写了这么一件事:塘口村的乡亲们为支援抗战,作出了很大的贡献。目前,家家户户秋粮所剩无几,眼看冬天来了,我想请示县委,将缴获的粮食拿出一部分分给群众。你说是按丁分好还是按户分好?”

“我看,按丁比较合理。”老戴说。

云姣连忙从床上坐起来:“按丁?像我们家大大小小就两口子,那不吃亏吗?”

“我们家人丁少,按户的话是划得来些。但是,如果我们坚持按户分,跟人家争起来,这影响多不好呀!”老戴又说。

“你呀,就是只顾别人,不顾自己!”云姣说罢生气地躺下。

“啊,我懂了!”在一边写报告的饶平泰心中有了底。

罗忠突然从门外进来。

“我找遍塘口村,没找着,我想,你准是到了老戴家。”

“你来的正好,刚才我们正在谈论如何分配粮食的问题。”饶平泰说。

罗忠将饶平泰一拉:“走,到外面说去,老戴他们也要休息了。”于是两人来到塘口村道。

“我看,就来一个丁、户相结合的分配办法。比如说,分配总量的一半除以户数,总数的另一半除以丁数,再按户为单位,将两个数字相加,就是一户应得粮数。这事就交给学经济的柳青去办,准行!” 罗忠先说道。

“嘿!我怎么就把她这个经济专家给忘了?看来,还是学点数学好!”饶平泰摸摸头。

柳青、汪梅正从村道对面走过来。

“这不,说曹操,曹操到!”罗忠笑道。

“大队长、指导员。”柳青、汪梅齐喊。

“柳青,有一件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罗忠对柳青说。

“是!保证完成任务!”柳青说。

饶平泰关心地:“柳青、汪梅,时间不早了,你们赶快休息去!给村民分粮的事,请示县委后再说。”

柳青、汪梅:“是!”

安置完战士休息,饶平泰轻轻地把罗忠一拉,出了棚舍,来到村中土路。

“你把我拉到这里来干什么?”罗忠问。

“心里有事,就不想睡觉。拉你来,一是到村头查岗哨;二是有些急事要与你商量。”

“什么急事搞得你睡不着觉?是不是你和柳青的事,你想通了?”罗忠开玩笑说。

“别打岔!有三件急事:一是关于野猪湖的作战方案;二是如何尽快运走这批粮食;三是帮助村里群众过冬的问题。”

“这三件事的确很急。我们要尽快拿出方案,向县委请示!”

“我想争取时间,连夜出发。”

“好!你把黑牛、李小丰带上,早去早回!”

“走,到村口查哨去!”

说着,饶平泰、罗忠两人向村前土岗走去。

远处有一个模糊的人影。

突然传来一声吆喝:“口令!”

饶平泰从容回答:“黑驹!”

“大队长,你怎么来了?”值哨的是大个子肖子文。

饶平泰和罗忠走近哨位。

“指导员也来了,有什么事吗?”肖子文又说。

罗忠说:“查你的哨!”

“没问题!”

饶平泰关心地:“肖子文,这是你伤后第一次值岗,身体吃不吃得消?”

“感谢领导的关心!我的伤全好了,完全没有问题!”肖子文使劲拍了拍胸脯。

“待会,有三匹快马要从你眼皮底下走过,放不放行?”饶平泰有意问道。

“那要看口令对不对得上!”肖子文说。

“好呀!连我也不放行。”饶平泰说。

肖子文笑笑:“嘿,嘿,这是规定嘛!”

夜色渐深,鸿箭游击队驻地棚舍里队员们都已纷纷入睡。

饶平泰轻轻走近黑牛的铺位,叫醒他。

罗忠轻轻走近李小丰的铺位,唤醒他。

黑牛在穿军装、配带公文袋、手枪。李小丰在穿军装,拿武器。

他们悄悄来到马棚里,饶平泰、黑牛、李小丰各自牵上一匹战马。

战马发出一声嘶鸣。不远处,传来狗吠声。

三人敏捷地翻身上马。

罗忠向他们挥手……

夜色下,三匹快马在大道上飞奔。差不多半夜时分,到达青龙岗(地下)孝感县委驻地。

在一棵树下,突然传来一声吆喝:“谁,口令?”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