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十章 化装夺军粮(3

饶兴利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URL] 3 午饭后,战士们在驻地棚舍自己的铺位上休息。有的在看书,有的在下棋。 饶平泰和罗忠扶着肖子文下床,柳青和汪梅跟在后面。肖子文示意他们松开手,自己独自走。 “我要到外面走走,晒晒太阳!”他说着迎着棚外明丽的阳光一步一步地走去。 肖子文坚持走了几步,满头是汗:“我会走路了!我的伤全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3


午饭后,战士们在驻地棚舍自己的铺位上休息。有的在看书,有的在下棋。

饶平泰和罗忠扶着肖子文下床,柳青和汪梅跟在后面。肖子文示意他们松开手,自己独自走。

“我要到外面走走,晒晒太阳!”他说着迎着棚外明丽的阳光一步一步地走去。

肖子文坚持走了几步,满头是汗:“我会走路了!我的伤全好了!”

柳青和汪梅在一旁兴奋地鼓掌。

路过这里的李大娘在一边高兴地流出眼泪:“肖队长,你的伤还是没有好利索,赶紧躺下休息。待会我让黑伢去摸些泥鳅来,给你补补身子!”

司务长老曹跑过来:“二小队长,晚餐我给你做红烧泥鳅吃,保证你明天能跑、能跳!”

肖子文举起捏紧的双拳:“我还能打,能杀!”

突然,林中便道传来哒哒的马蹄声,原来是通讯员小吴骑着快马,风似的朝塘口驻地奔来。

饶平泰兴奋地喊道:“是小吴——”

通讯兵小吴翻身下马,顾不得擦去满脸的汗水,迅速从文件袋中取出一封赤黄色的牛皮信封……

饶平泰接过急信,打开阅看,不禁喜上眉梢:“老罗!又有好戏了!”

汪梅手舞足蹈跑近饶平泰天真地问:“大队长,什么好戏?要我扮什么角色?”

饶平泰望了一眼柳青,脑袋中迅速闪过一条妙计:“这回,让柳青当一回主角,你呀,就领个配角当,怎么样?”

柳青不解地:“要我当主角?”

大个子肖子文颠跛着双腿吃力地走到饶平泰跟前问道:“大队长,这出戏有没有肖子文的戏份呀?”

饶平泰急忙走过来扶住他说:“肖子文,你就好好给我养伤,好戏等着你呢!”

次日上午,通城大道上,从东山头方向,走出一支迎亲队伍。

迎亲队伍正朝前面交叉路口(右拐通四屋咀、闵集)行进。

走在迎亲队伍最前头的是一班吹鼓手,“呜哩哇啦”唢呐吹得正欢。接着是两人抬的大花轿(前后还各有一个换手的轿夫),前面是李小丰、黑牛;后面是彭水生、黄天宝。花轿两旁有两位伴娘,是汪梅和塘口村少女喜燕。花轿后紧跟着一匹枣红马,马背上坐着头戴礼帽、身穿马褂、胸系大红花的‘新郎’饶平泰。马后紧跟着一些抬彩礼(大木箱)的塘口村民和包括罗忠等游击队员在内的一群“亲朋好友”。

汪梅既兴奋又紧张,她凑到花轿前问:“青姐,你在轿子里坐得舒服吗?”

头戴金银手饰,脸上涂脂抹粉、盖着大红盖头的“新娘”柳青端坐在轿中,身体随着轿子一上一下轻轻地晃荡,正浮想联翩呢!自己和新郎在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众目睽睽之下,随着司仪洪亮的喊声: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正在行礼。然后由新郎牵引着双双迈入洞房。她隐隐约约感觉到新郎的模样、气质觉得非常熟悉,就是自己心上的人……

忽然听见汪梅的问话,打断了她的思绪。柳青掀起红盖头,轻轻地撩开布帘,露出漂亮的脸蛋,回答道:“俗话说:新姑娘坐轿——头一回,坐在轿子里,有说不出的快感,我都不好意思了!”

汪梅咯咯直笑:“不仅仅你青姐是头一回,恐怕那骑马的‘新郎’也是头一遭吧!”

柳青故作生气的样子:“去,去,去!又耍嘴皮了。”

李小丰把头掉过来,用衣袖抹着脸上的汗水,风趣地说:“柳青,你舒服,我难受,你看我这汗水直淌!”

站在他身边的黑牛听见了,忙说:“小丰,我来换换你。”

李小丰向黑牛挤眉弄眼:“刚才是跟‘新娘’说着玩的。待会,咱们像楚戏里戏新娘一样,故意把轿子颠上颠下,闹她一会。”

“我们这是在执行任务,闹着玩,怕不好吧!” 黑牛说。

后面的罗忠赶上来说:“不打紧,等一会,你们听我的号令,使劲地闹,要把过路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轿中的柳青听见了,心里直着急:“你们当真要像戏里那样闹新娘?”

汪梅噘着小嘴:“哎!这当‘新娘’还真过瘾!要不是大队长偏心,这扮‘新娘’的任务肯定是我的了!”

突然,骑在马背的饶平泰大声喊道:“前面发现敌情,同志们做好战斗准备!”

刹时,迎亲队伍安静下来,战士们都摸摸身上的武器。

大刀张紧了一下手,他扛着用鞭炮裹着的机枪。

“轿夫”迅速作了调整,黑牛换下李小丰,黄天宝换下彭水生。

罗忠在轿前向众人招手示意,大声喊:“‘伙计们’!使劲吹起来!”

大道上的迎亲队伍又重新热闹起来,唢呐吹得更欢了。

不远处,迎面从大路上急驰着五辆满载军粮的马车,发出叮叮当当的车铃声和车老大挥甩马鞭的噼啪声。

每辆马车上坐着两个双手抱枪的伪兵。有的正在打着瞌睡。

“吁——”走在最前面的一位四十多岁的老车把式来了一个急刹车。后面几辆马车,也跟着刹车。坐在第二辆马车上,正斜靠在粮袋上打瞌睡的伪军班长——王麻子差点给甩到车下。

王麻子班长被惊醒,开口大骂:“混蛋!驾的什么车呀,差点把老子甩下车!”

驾车老大用手往前一指:“老总!你看前面交叉路口被一群迎亲的人给拦住了。”

王麻子班长嘴里骂骂咧咧地从车上下来,拔出驳壳枪,用枪筒顶了一下头上的军帽,一边骂道:“是哪个吃了豹子胆的混蛋,敢堵我的粮车!”一边叫身旁的一个伪兵,“老七,你先上前去看看!”

“是!”伪兵老七跳下马车朝迎亲队伍跑去。

见一个伪兵朝迎亲队跑过来,马背上的饶平泰弯下腰来低声说:“李小丰,你看我的眼色,负责控制住那个伪军班长!彭水生,你负责对付他身边的那个伪兵!”

李小丰和彭水生默默点头。

饶平泰接着吩咐汪梅:“汪梅,注意保护好柳青!缠住那个伪军班长!”

汪梅:“是!”

“注意,大家不要露出破绽!”罗忠提醒大家。

在交叉路口,伪兵老七用步枪比着走在前头的一个吹鼓手:“停下!你们瞎了眼,把老子的马车给堵住了!”

罗忠赶紧上前给伪兵老七递烟:“老总,我们从东山头来,要回野猪堡去,不从这里拐弯,那不一直走到孝感城去了?”

“混蛋!是你的私事重要还是老子运军粮事大?你们赶紧退回去,乖乖地给老子让路,不然让你吃枪子!”伪兵老七把枪栓哗啦一拉。

罗忠不慌不忙地说:“老总,既然碰上了,又是同路,要不,到野猪堡喝口喜酒再走!”

“谁稀罕你们那口臊酒,老子连贡酒都喝过。” 伪兵老七说。

李小丰和彭水生冲上前来,与伪兵老七理论,你一言,我一语:“什么臊酒,你才喝臊酒呢!”

刚走上来的王麻子班长用枪顶住李小丰的脑袋,极不耐烦地:“你他妈的活腻了,拦了我的粮车不说,还敢恶口骂人!”其它伪军都气冲冲地跑了过来,用枪口对准迎亲队。

王麻子班长蛮横地说:“今天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你们乡巴佬狠,还是我们当兵的狠!”

李小丰急了:“老总,我知道是你们的枪狠!但‘强龙不压地头蛇’,是你手下那个兄弟先说的脏话!”

“老总,行行好,这枪可不是好玩的!事情这么巧,我们的迎亲队伍正在转弯,就遇到了老总的马车,就麻烦你让我们先走一步。” 罗忠说完开始给伪兵们一一递烟,缓和气氛,分散伪军的注意力。

王麻子班长把驳壳枪收起来,接过一包烟,在手上掂了两下说:“你这位乡亲说的话倒也合听,不过,既然这么巧,那得让我看一眼新娘子才行呀!”

“那没问题,看看无妨,只是不能动手!”罗忠边说边向李小丰、彭水生等人使眼色。

王麻子班长在几个嘻皮笑脸的伪军护卫下,来到花轿跟前。

“哟!连这两位伴娘都这么漂亮,那新娘子不长得像仙女一般?”王麻子班长说着急不可耐掀开布帘。

此时的花轿内,柳青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如出水芙蓉,万般娇媚,还带着几分羞涩。

王麻子班长粗手粗脚,终于毫无顾忌地掀起大红盖头一角,吃惊地叫出声来:“哟!我活到二十六七了,还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新娘子!”说着抬头望了一眼骑在马背上的饶平泰,被他一脸大胡子那威严劲给震慑住,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接着蛮横无理地,“这样吧!要不你们迎亲队伍往回走,让我们的粮车先行;要不,让我摸一下新娘子的脸蛋,老子就让你们先走?这买卖还算公平吧!”

众人一惊,个个眼巴巴地都望着饶平泰发话。

饶平泰不动声色地:“老总,想做买卖,先报上姓名来如何?”

“你还蛮大的味哩,老子是国军第十三师第十七营二连三排一班班长,你算什么东西?”

饶平泰冷冷地说:“老子报了家门,就怕吓着了你这个麻子班长!”

“嘿!老子在江湖上少说也混了十好几年,还没碰到像你这样不要脸的东西。有种,你下来理论——”

伪兵老七不失时机地凑近他轻声说:“班长,看他那满脸大胡子,并非善人,好像是人们常说到的霸占野猪湖的土匪汤司令——汤子安。”

王麻子班长低头思忖,自言自语:“什么汤司令?没听说。”他点了烟,壮了壮胆,说,“嗨!这年头,假烟、假酒不少见,这什么司令的,也可以弄个假的嘛。老子今天就不信邪,你们不把队伍退回去,新娘的脸,老子摸定了!”

在花轿内的柳青一惊,把手伸到身后,将小手枪紧紧攥在手中。

花轿前,饶平泰厉声喝道:“老子要你的手伸得出来,缩不回去。”

王麻子班长把胸一拍:“老子摸定了!看你这个假司令能把我怎么样!”

周边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万分,罗忠按住自己衣下的驳壳枪。

王麻子班长把烟头狠狠地一丢,伸出脏手强行去掀花轿布帘。

冷不防,柳青突然用小手枪顶着他的头,喝道:“不许动!”

说时迟,那时快,罗忠一个扫堂腿把伪兵老七扫了个四脚朝天;与此同时,彭水生、李小丰等战士一齐动手,没费一枪一弹,缴了伪军们的枪支;大刀张领着战士迅即控制了粮车;汪梅气冲冲地从王麻子班长身上缴下驳壳枪;‘伴娘’喜燕用鞋底猛抽了一下王麻子班长。

饶平泰从马上下来,一把抓过王麻子班长的衣领:“今天,老子给你讲清楚,也好让你死个明白——”

王麻子班长脸如土色:“游击队大爷饶命!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饶平泰粗声粗气:“你看我这满脸的大胡子,像个游击队吗?”

王麻子班长结结巴巴地:“不——不像游——游击队,你们是土——土匪?”

饶平泰狂笑,松开手:“算你识相!老子就是无恶不作,独坐一方的野猪湖的土匪首领——汤子安,汤司令!你贵姓呀?”

王麻子班长小心翼翼地:“小的姓王,三横一竖的王。”

饶平泰鼻子一哼:“王班长!”

王麻子班长:“不敢,不敢!”

饶平泰指着马车:“我们前世无冤,今世无仇,都是在外面混口饭吃的人。这五车粮食,我汤某人要了!”

王麻子班长吓得虚汗直冒,结巴着说:“这——是国军的军粮呀!”

饶平泰两眼一瞪:“老子站不改姓,坐不改名,为了让你回去好跟顶头上司朱营长有个交待,就说是野猪湖的汤胡子借去用了!还有这十几条枪,也算是借的吧!”

王麻子班长:“汤司令认得我们的朱营长?这没凭没据的,我回去怎么向他交待?”

饶平泰猛地取过王麻子班长头上的军帽,抛向半空,甩手一枪,把军帽打了一个窟窿,军帽掉在不远的地上。

王麻子班长赶紧上去捡起军帽,惊恐地翻看帽子上的枪洞。

饶平泰指着帽子上的枪洞粗声骂道:“王班长,这不就是凭据!还不快滚!”说着朝天连连开枪……

王麻子班长和伪兵们撒腿玩命地跑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