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32/


1

二十一世纪初的一个下午,吉野市“中国武装特警部队”训练场。

“预备——射击!”

随着一串清脆的枪声,沙场上一张张充满朝气的面孔在烈日下雄姿英发,脸上的汗水在太阳下闪耀着珍珠般的光彩。

“班长,出列。”队长一声令下。

队长沈志,看起来瘦削的身体却很结实,肌肉上流淌的汗水和大脑袋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像一颗一百瓦的大灯泡,他摸了一把脑袋,看了一眼刺眼的阳光,然后扫视着队伍,表情冷峻。

“到。”一个皮肤黝黑、身体强健的年轻人从队伍中向前迈出了一步,他声如洪钟,步履沉稳,表情之间藏着一种冷漠,使人望而却步,难以靠近。

队长眼里深藏着一股威严之色,他扫视了一眼全体队员,然后厉声命令道:“你现在给大家连贯示范一遍整个动作要领。”

沈志口中的“班长”,名叫楚飞南。看样子也就二十来岁,虽然年轻,但眼神里蕴涵着倔强,是这支队伍中最优秀的战士,确切的说,是最优秀的狙击手。他有在演习中连续狙杀十三名对手的记录,做事坚决果断,悄无声息间,从来不给敌人任何喘息机会。常常对手还未反应过来时就已经被击中,因此被战友和友军称为“幽灵”。

在国际特警部队或特种部队中,一名优秀的狙击手是一支出色队伍的核心,他不仅掌握着全局,而且能在具体作战过程中充当别人无可替代的角色。

楚飞南就是这支队伍的灵魂。

突然一阵狂风扫过,掀起一阵尘土,尘土砸在战士们脸上,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待着即将发生的精彩一幕,时间瞬间停止。

楚飞南迈着沉着的军姿走到队伍前面,神情凝重的扫视了一眼全场士兵,然后双手有力的放在了桌面上,眼睛望向远处的枪靶,放射出一丝光亮。

“预备——开始。”

随着沈志一声沙哑的口令,楚飞南表情沉着,一双眼睛像闪电般扫过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枪械部件,然后像闪电一样迅速抓起枪托,非常熟练的动作,非常动听的声响,几十秒的时间,噼里啪啦就将整个枪身组装完毕,然后迅速瞄准远处的枪靶,扣动扳机,子弹出膛,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楚飞南从瞄准镜中了望着身体以外的世界,像雕塑一样凝固了。

“十环!”

“漂亮!”战士们一阵欢呼,并对他精彩的表演报以热烈的掌声,楚飞南在战友的掌声中默默放下狙击步枪,然后转身立定,队长对他点了点头,大声喊道:“入列”,他才转身回到队伍原来的位置站好。

楚飞南的目光掠过队长的肩膀,一排标靶成一字线散开,记忆像子弹出膛似的射了出去……



三年来,他已经无法记清自己打了多少发子弹,从进入部队接触狙击枪的那一天起,他就发誓一定要成为部队最优秀的狙击手。在那次演习中,他以十三次的成功狙杀,在部队中崭露头角,他执行过无数次营救和侦察任务,从来没有失败过,在他的生命中,他从来不知道何为“失败”。

“我可以允许失败,但绝不允许不战而败。”这是他的人生格言,一种直面对手,超越自我的理想。

他明白,作为一名士兵,失败即意味着将付出惨重的代价,伤残或者牺牲。所以,在他的格言里,“允许失败”,只是一种理想。

“所有队员听着,演习将在下个月举行,这次演习一定不能出任何差错,在你们面前,是一条通往荣誉之师的光明大道,所以你们每个人要全力以赴,圆满完成任务,有没有信心?”队长又开始了战前动员,这是这段时间训练过程中的必修课。

“有!”

“都没有吃饭吗?有没有信心。”

“有!”

特警队员们的声音雄壮而充满了激情,响彻云霄。大家都明白这次多省范围内特警部队联合演习的重要性,不仅是对他们以前训练效果的大检测,更是关系到他们队伍的集体荣誉。

而荣誉,对于每一名战士来说,甚至比他们的生命更重要,所以每个人在训练中不敢有丝毫懈怠,力求做到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