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二卷 越南 越南 第三十九章节 败局之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咣-伴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一辆正在拼命扫射着的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顷刻之间便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火团。一群幽灵样的中国士兵从那片红树林之中如同鬼魅样的冒了出来,一辆辆前压的战车用瓢泼样的弹雨压制着‘越人阵’第1国家装甲团的反击。

“中国战车,中国战车!”在越南人惊恐的呼喊声中,更多的中国战车碾压过遍地的枯枝断木,嘶吼着冲了过来。不时有120毫米迫击炮弹纷落下来,将越南人炸得人仰马翻。

“253团来了!”看着那涌动的‘潮水’,爬起身来的岳海波笑着说到。

“侦察营,攻击!”单手提着枪的钱鹏飞冲着身后挥挥手,对着喉式送话器吼道。

蜂拥而来的中国军队让第1国家装甲团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这是一种绝望、自我崩溃前的惶恐。一辆‘潘哈德VBL’轮式装甲侦察车刚刚冲了路基,一连串的30毫米次口径脱壳穿甲弹便横扫过来。这辆VBL薄薄的合金装甲车身顷刻便被撕裂而开,车舱内一阵浓烟滚滚。同样的一幕发生在一辆VAB轮式装甲运输车的身上。袅绕的烟火中,几个浑身是血的越南人挣扎着-咣当-踹开舱门,还没有来得及跑出来,便被横扫过来的弹雨给湮没。

“压上去,妈的,压上去”岳海波嘶哑着嗓子,冲着几辆轰鸣着蹒跚缓进的‘VN-3’轮式装甲侦察车挥着手。几团流星飞射而出,在远处的第1国家装甲团的车队中点出几柱火光。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不断有‘越人阵’的战车被浓烟烈火给吞没在其中。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指挥车内的萧扬觉得太是熟悉了。攻击,攻击再攻击,不断以强有力的攻势冲击对方,用火力和中国军人的强悍意志共同来碾碎那些宵小的骨头渣。

一辆AMX-32B2轻型坦克横转过炮塔,105毫米榴弹将一辆轻型突击车打得烟火四起,可是没得到这辆坦克倒车后退,具有攻顶作战性能的‘红箭-10’重型反坦克导弹并呼啸而出,从AMX-32B2那看上去有些笨拙的炮塔顶部切入进入,串联战斗部在坦克舱室内释放出致命的能量,飞涌的金属射流顷刻之间便点燃起了烈焰,整台坦克稍稍迟疑了片刻,便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彻底的被炸回到了零件状态,履带、负重轮到处飞溅。

战斗的惨烈并不是那些‘越人阵’士兵所能够想象的。这种几乎是一面倒似的屠戮让他们看不到任何的希望。无论是战斗意志,还是武装装备,中国人就和自己不是同处于一个等级。

“上,上,干掉这些该死的杂种”岳海波端枪打了个三连点,冲着身后挥挥手“上!”

几个侦察兵抱着枪冲了出去,越南人猛烈而又急促的反击火力在他们的脚下飞窜。

“掩护!”几辆105毫米8×8火力支援车同时的转过炮塔,呼啸而出的杀爆榴弹不断耕耘着一寸又一寸的地面。几枚落下去的杀爆燃烧弹更是让路基下的沟渠内一片火海。

一辆瘫死的路边的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成了众矢之的,密集的弹雨如同瓢泼样的扫射向这辆半瘫死的战车。子弹飞涌着,叮叮当当的敲打着战车的装甲。

而几梭子12.7毫米钢芯穿甲弹则是恶狠狠飞射而来,在飞溅的火星中穿透了这辆履带式步兵战车的薄皮装甲,将整台车打的千疮百孔,四处透着光,炮塔上的机枪手也被打的如同蜂窝一样,瘫软在机枪上,血糊拉得满车都是。

“别让好桃子都让侦察营吃掉!”对着送话器,萧扬沙哑着喉咙,狠狠的吼道。

第253团的火力几乎变得更加的狂野了,在空地协调官的坐标指挥下,匆匆赶来的战斗轰炸机几乎是贴着树梢样的高度,将携带着的航空炸弹投掷下来,尽管两军的锋线距离很近。

爆炸的热浪几乎是扑面而来,半跪着抵枪射击的岳海波粗野的咒骂着“萧扬你这混蛋,什么样的粗人带出什么样粗野的部队,这么近的距离上,你呼叫空军打击,你也不怕误伤!”

电台里的嘈杂沙沙声中传出了萧扬那肆无忌惮的笑声“美帝在二战的时候就敢呼叫空军在两军锋线之间投掷航空燃烧弹,现在都他妈的21世纪了,咱们还停留在老思想?”

“空地一体化,不是简单呼叫航空火力支援,你他妈的躲在战壕里呼叫个屁,这才是真正的航空火力支援,任何时刻,任何情况,只要需要。”萧扬笑声说到“好了,第三轮投弹结束,我们团也就准备压上去了,你带着的侦察营也把动作放快点喽!”

“真他妈的粗人,江南那水乡怎么就孕育出了这么个彪汉!”听到那边掐断通话的声音,岳海波忍不住的破口大骂到。不过萧扬说得确实很是正确。岳海波也就是恨恨而已。

拉开着散兵线的侦察兵们或趴或半跪着,以猛烈的火力向不远处被截断在公路上的第1国家装甲团猛烈射击着。停下脚步的轮式战车劈头盖脸的渲泄着弹雨,夜空下到处飞舞着流火。

四架‘飞豹’战斗轰炸机从远处转了回来,在瞄准吊舱的定位下,脱离下挂点的航空炸弹再一次的将死神降临下来。冲天而起的火光中,到处都在喷涌着烈焰、钢铁和人体的碎片。

第1国家装甲团不可避免的垮了,士兵们遗弃了自己的战车,不顾一切的向远处的马江冲去,所有人只想着回到马江之南,或者逃向更南方。然而重重砸落下来的凝固汽油弹却是无情的在他们的面前筑就起一道火墙。退路被完全的掐断了。

“突破马江并不是我们所需要的!”距离战地千里之外的南宁‘联合作战指挥部’内,雷石将军冷冷的对着显控屏幕“告诉近卫集团军85师,打掉第1国家装甲团后,立即收缩力量,让越南政府军顶上去,沿着我们打开的缺口去解放他们的国家吧!”

“借刀杀人,两败而伤!”郜归仁将军从身后转了出来,淡笑着说到“你们联指作战部制定计划不是一般的阴险啊,而是很阴险,太阴险了。这样越南人可是吃大亏喽!”

“至少这个时候,河内是很高兴的,我们这样乐于给他们面子,农德孟、阮明哲之流还不高兴吗?”蔡兴宇将军在一旁说到“咱们这是给他们这些猴子涂脂抹粉呢?哈哈!”将军笑道。

“哼,河内又想是估计重现?我们可不会拿中国士兵的鲜血再去帮助这些狗娘养的反复小人了,这样有奶便是娘的东西,现在已经不值得我们再去帮助他们了。”雷石将军冷笑到。

“既然有人想这样出风头,找事情做,我们何不乐意给之呢?”雷石笑了笑指着蔡兴宇将军“就像兴宇说的那样,给这些猴子涂脂抹粉呢!再者歼灭第1国家装甲团也是给河内一点压力,至少他们会清楚的知道中国有什么样的力量。掐死他们其实就跟掐死蚂蚁一样!”

蔡兴宇将军笑了着拍了拍郜归仁将军的肩头“归仁啊,其实老雷的意思是,虽然‘越人阵’在一次战役中遭到了相当惨重的损失,但归根结底还没有伤筋动骨,更何况,背后的法国人我们还没有真正的交上手呢?所以说,这马江之南,必有鏖战一场。”

“所以你们就将河内政府军顶上了前头?”郜归仁将军哈哈笑着树起了大拇指。

“很有必要解释下!”雷石将军凝起了笑容“这越南人民军顶上前面去,不全部是我们的意思,因为配属作战的越南军队求战心切嘛,再者我们是客军,人家是主场嘛!”

“唔,所以就有了这借刀杀人之策!”郜归仁将军笑着拍手说到“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

雷石和蔡兴宇两位将军也同时的爽声笑了起来。

而此时,马江之北,战斗却已然到了一面倒样的最后时刻。第253机动团和侦察营的双重打击下,‘越人阵’第1国家装甲团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不断呼啸而来的炮火将那些士兵和残存战车的碎片炸得四下飞舞。到处都是如同火山喷发样的火柱。虽然那些中国战斗轰炸机已经渐渐远去,但留下的却是遍地的尸骸和满地的战车碎片,整个一个加强装甲团就这样被炸得稀里哗啦。即便是那些压过来的中国步兵不再发起进攻,第1国家装甲团也完了。

而从红树林那边冲过来的中国步兵似乎并不想让这场屠杀就这样结束,在一波接着一波的105毫米炮火和反坦克导弹的打击下,沿着30毫米机炮弹和35毫米榴弹打开的缺口,成群的中国士兵在战车的掩护下,冲锋而来中国士兵以最为狂热的火力收割着那些越南人的生命。而早已经是死伤惨重的‘越人阵’士兵则是完全的丧失了斗志,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形成抵抗,也不愿形成什么抵抗,只是徒劳的作着最后的挣扎。

蜂拥而来的战车碾压过被击毁的越南战车的残骸碎片,在密集的火力掩护下,用105毫米火炮、30毫米机炮、12.7毫米机枪扫射着四散奔逃和匆忙抵抗着‘越人阵’第1国家装甲团士兵的身影,铺天盖地的火焰中,迎面飞射而来的子弹将一个个越南人打得血肉横飞。

一些大胆的中国干脆将枪高举过头顶,冲着车顶仓门大开的装甲车里一阵阵狂扫。密集的枪炮声不绝于耳,不时的掺杂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战斗一时之间激烈异常。

“压上去,干掉这些混蛋!”萧扬的暴喝声中,更多的战车和士兵涌入到战地之中。枪声、手雷的爆炸声炸响成一片。再次赶到战场上来的直升机群流星样的从天空中飞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