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智丽郎平栾菊杰是不是“女汉奸”?(图)

何智丽郎平栾菊杰是不是“女汉奸”?(图)



在中国什么最容易当?汉奸。只要谁发出一点点有关中国的不同声音,马上就会飞来一顶顶“汉奸”的帽子,你不当都不行,非当不可。这不围棋大师聂卫平前天又将矛头指向了执教美国女排的“铁榔头”郎平:“我不是对郎平个人不满,但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她们就非得出国去执教其他球队?自己人把自己人打赢了,很有意思吗?” 老聂认为,“现在媒体所报道的这些‘海外兵团’,我都非常不喜欢。别忘了,大家都是中国人。”聂卫平很宽厚,自始至终没提“汉奸”二字。


此话并非没有道理,但类似的事情很多很多,体育战线不过只是风毛鳞角。算来算去也就那么几百口子。老聂难道不知连革命烈士江姐的儿子彭云都变成了美国人,现任美国马里兰大学计算机的终生教授,其科研竞争对手和郎平教练打排球一样也少不了中国。别忘了江姐可是什么中美合作所迫害致死。好了伤疤忘了疼,江姐的儿子忘了本?其实父一辈子又一辈,老子革命儿留美的人远比郎平们多。对此不知聂卫平咋看,一碗水要端平,不能只盯着围棋大的体育界,围棋外才是大中国。


有人在网上点了最最典型的三个体育界的“女汉奸”,依次为何智丽、栾菊杰和郎平。


首先三个人里老秦最赞美的就是何智丽,此人一点不虚伪,追求正义坚持实事求是。如果说运动员对上级的“让球”只敢怒不敢言或只敢言不敢顶。那么在中国何智丽就是不怕被领导穿小鞋身体力行去求真相的第一人。就凭这勇气,比咱站着撒尿的“爷们”强百倍,俺要问,凭啥不给立块碑,是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子冲上前去,带头才推倒了“让球”这堵横了中国体育界几十年的“柏林墙”。


在百度上有这样的检索:“小山智丽可以算得上是海外兵团中跟中国队发生冲突的第一人,同时也是影响最大的一个。中国球迷无法接受她在广岛亚运会战胜邓亚萍,更无法接受她在比赛中一声又一声的“哟西”。在球迷心目中,小山智丽已经成为了“卖国贼”的代名词。”秦全耀替她的辩护如下:“哟西”不就是“好” “捧”“牛”的日本版吗。如果仅凭这些就定成“汉奸”岂不又是冤假错案。难道何智丽只有“让球”输给邓亚萍才不是汉奸。那么邓亚萍不就成了何智丽是不是汉奸的“定盘星”。

郎平比起何智丽有些虚伪。20多年前她又是“全国“三八”红旗手”,又是“全国新长征突击手”到处做报告,这样一个当初誓言恨不得“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的“铁榔头”今天居然带着美国队打中国队,让人有点不好解释。可能聂卫平也正是因此才对郎平表示愤怒。怎么着也不过是个食言,嘴里没个把门的,把话说大了,姥姥也算不上“汉奸”。今天上了趟郎平的官方网站,本性难移,还是充斥不少“假大空”的中国式劳模专用语。打球就是打球,美国教练为美国队争光正当,替中国人骄傲,这话纯属狗尾续貂。郎平请不要再“假、大、空”了。真要立牌坊,不是不可,有种的你就退出美国籍。要不就闭嘴,否则越扯越乱。

江姐、赵姐、李姐、王姐的儿子都不是汉奸,郎姐凭啥是汉 奸。



在1984年的第二十三届奥运会女子花剑决赛的击剑台上,栾菊杰“扬眉剑出鞘”,从欧洲人的夹缝中抢走了一枚宝贵的花剑金牌,用血汗在洛杉矶奥运会上奏响了《义勇军进行曲》;24年后的今天,年已半百的老剑客再度拔剑出鞘代表加拿大出征北京奥运赛场。还是“扬眉剑出鞘”,不过这一次不是替中国拔剑。


古往今来但分“扬眉剑出鞘”之事,总有“英雄拔剑南天起,我愿做长风绕战旗”的爱国主义渲染。怪谁,都怪当年6月11日《人民日报》转载了刊发于《新体育》杂志的报告文学《扬眉剑出鞘》。随后,新华通讯社全文转发。第二天,全国及各省市的大小报纸,几乎全部刊载此文,轰动全国。倘若当年没人把栾菊杰捧成爱国女神,今天有谁拿她当汉奸。


其实中国女曲主教练金昶伯是韩国人,中国男篮和中国花样游泳队的教练同样是外国人,米卢更是南斯拉夫人,他们不但在中国执教,而且还为我们带来了惊喜与进步。人家洋人可从不把他们叫做“韩奸”“南奸”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山智丽可以算得上是海外兵团中跟中国队发生冲突的第一人,同时也是影响最大的一个。


小山智丽可以算得上是海外兵团中跟中国队发生冲突的第一人,同时也是影响最大的一个。中国球迷无法接受她在广岛亚运会战胜邓亚萍,更无法接受她在比赛中一声又一声的“哟西”。在球迷心目中,小山智丽已经成为了“卖国贼”的代名词。




原名何智丽的小山智丽离开中国队就是源于一场 “让球风波”。1987年的世锦赛中,何智丽在单打四分之一决赛中不顾队里让她让球的要求,击败队友管建华进入决赛,进而获得冠军。但因为这件事情,她没能获得参加汉城奥运会的资格,并退出国家队。1989年她与日本工程师小山英之结婚,从夫姓改名小山智丽。





1978年6月份,新出版的《新体育》杂志,刊登了作家理由撰写的一篇名为《扬眉剑出鞘》的报告文学,文章讴歌了栾菊杰热爱中华的风彩。



八十年代中国体育最辉煌的成绩莫过于中国女排所取得的历史性突破,夺得了女子排球世界三大比赛的冠军,实现了令人惊讶不已的“五连冠”,而“五连冠”的功臣正是被人们亲切地誉为“铁榔头”的郎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郎平也是80年代世界女子排坛“三大主攻手”之一。1981年被国家体委和团中央授予“勇攀高峰、为国争光运动员’称号,被国家体委授予“优秀运动员”称号,被团中央授予全国新长征突击手称号。

1982年 当选全国十佳运动员

1981年、1983年、1985年三次荣获体育运动荣誉奖章。

1983年 当选全国十佳运动员

1984年 当选全国十佳运动员

1984年被全国妇联授予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赠予一等军功奖章,当选为建国35年来杰出运动员。






24年前,第二十三届奥运会女子花剑决赛的击剑台上,栾菊杰“扬眉剑出鞘”,从欧洲人的夹缝中抢走了一枚宝贵的花剑金牌,用血汗在洛杉矶奥运会上奏响了《义勇军进行曲》;24年后的今天,年已半百的老剑客再度拔剑出鞘,为北京奥运会参赛资格而奋战。如果说她精湛的技术感动了中国一代人,那么她执著的精神则感动了中国两代运动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栾菊杰1958年生于江苏南京。1972年进入南京市业余体校练习田径和羽毛球,一年后改练击剑。1978年代表中国参加第二十九届世界青年击剑锦标赛,获女子花剑亚军,是自1901年世界击剑比赛举办以来,第一个进入决赛的东方运动员。1984年在第二十三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获得女子花剑冠军,成为中国第一个在奥运击剑项目上得到金牌的运动员。栾菊杰先后四次参加奥运会的比赛,其中两次代表中国,两次代表加拿大。2008年她又一次代表加拿大出征北京奥运赛场。

本文内容于 2008-8-7 22:05:27 被雄鹰99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