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林匹克的价值意义在教育

体育不仅仅是运动,更不仅仅是竞技,它的伟大的价值在教育,无论是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还是现代奥运原初的精神追求,其核心价值都在教育层面上。


古希腊人面临双重困扰,一是身体的疾病或瘟疫,二是城邦间的战争,这些都使他们失去了生活的乐趣与生命的质量,但他们找到了一种方式,就是竞技体育,也就是奥林匹克运动会。


中华农业文明的大型节日多与节气有关,是在自然节律中找到生活的兴奋点,纪念或庆贺。与中华文明中的节庆不同,古希腊文明中的大型活动譬如雅典娜节,完全是人为设置的,用来狂欢娱乐,以宣泄人们积蓄的情感,奥林匹克运动会也是如此。人们为了追求荣誉而进行征服与战争,造成屠杀与灾难,而人性中的惰性又使人安于享乐,而缺少运动与劳作,最终会失去健康。奥林匹克竞技会要用公平公开的方式,使那些追求英雄梦的人们,通过竞技角力获得无尚荣誉,并引导所有城邦里的人们,通过运动得到健美、并追求最高荣誉。


这种运动竞技的荣誉一旦确立,它就形成了一种主导价值或主流价值,财富多少、奴隶多少、地位多高、战争征服都成了等而下之的价值,只有奥运冠军那一顶橄榄枝桂冠是世界上最令人称羡的价值。体育与神育、智育、美育,其价值追求都是在其教育意义上,也就是落实在对人的熏陶与净化、美化上。古希腊的人本主义精神价值核心就在于此。


现代奥运之父顾拜旦之所以复兴古希腊奥运,他更看重的,是奥林匹克的教育意义。在顾拜旦7岁时,普法战争爆发了,普鲁士帝国和法兰西帝国为了争夺欧洲霸权进行的一场规模巨大的战争,法国成为战败国。中国中小学课本中收入的《最后一课》讲述的正是这段经历,小说的作者都德是顾拜旦父亲的朋友,他在这本小说集的扉页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送给了11岁的顾拜旦作为生日礼物。正是这篇小说,使一位懵懂少年体味到一种悲怆的痛苦,当他读到那个老师在上完最后一堂法语课后在黑板上写道“法兰西万岁”的时候,顾拜旦早已泪流满面,这位少年心怀的是对战争的仇恨,他希望人类远离战争,用和平的方式获得胜利与荣誉。


顾拜旦不仅仅是一名理念的倡导者,更是一名实践者,1906年他还为法国工人群体创办了体育联合会,让体育进入市民生活。在洛桑,他成立了一个奥林匹克研究中心,以古希腊学校教育为蓝本,向世人展示一个面向公众的地区运动场所兼教育中心的模式。顾拜旦最希望体育成为公益性项目,1925年他成立了国际教育联盟,积极倡导一种全新的跨文化的全民教育形式。1930年,他自己创办的国际组织通过了《体育改革宪章》,大力宣传体育运动的教育层面的意义与价值。


1937年他在日内瓦逝世,他将自己的一生与可观的遗产都贡献给了慈善事业,他更希望人们将自己视为一位教育改革家,而不是一位奥运先驱,因为之所以热爱奥运并终生为之倡导,是因为他看到了体育对教育的意义,也就是说,他将体育看成教育的一部分,而不是为体育而体育,为奥运而奥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