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万里长城的价值——和“百草止水”唱反调

首先我应该向“百草止水”表达敬意,因为他是一位勤奋多产的作者。他的文章我看过几篇,有些同意有些不同意,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但他能写出如此之多,而且题材广泛的文章来,确实令人佩服。


但是,这次他写的《万里长城是中华民族的耻辱》,我实在是不能赞同,而且我觉得他的观点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对长城价值的误解,所以想特别说几句。


我要反对的不是“耻辱”或者“光荣”,我觉得这些词用在长城也好,用在其他方面也好,都是表达一种感情,用不着过多的纠缠。我想要反驳的,是有关长城的价值这一部分。


百草止水之所以认为长城是“耻辱”,据我的理解,是因为他认为修筑长城劳民伤财,而劳民伤财的结果只是一度毫无军事价值墙。不仅如此,长城的修建本身就反应并且更加强化了中华民族——至少是统治者对外保守内向不思进取。对内防范恐惧的文化心理。——以上是我个人读过百草止水文章之后的理解,如果有误,我个人负责。


我的反驳建立在上述的理解之上。


我们先来看文化心理。的确,历史上不同民族的行为都和其文化心理有关。中华民族——其实我们说的应该是汉族的前身华夏民族确实具有保守的文化性格,那么,这种性格是从何而来的,又是否妨碍了中华民族的发展呢?


我们看看地图就可以发现,华夏人的起源地和上古时期的生活范围就是在黄河到长江之间,主要是今天陕西、山西、河南、河北、山东五省交界的地区,今天的鱼米之乡如江浙两湖,在上古时代都是蛮荒之地。华夏人生活的这个地区的确适合人类居住,尤其是适合农耕文明的发展,一直到了今天,在整个地球环境遭到严重破坏的时代,“节气”这种几千年前农业文明的产物居然还屡屡在天气方面应验,就可以说明问题。


除了生产之外,华夏人的文明发展也远在周边各文明之上,可以说,从华夏文明一登上历史的舞台,它就是当时华夏人所了解的“世界”中程度最高的文明


在这种情况下,华夏人就失去了对北方侵略征伐的动力!


在中国古代,一直到明朝中晚期,中原地区和秦以后不断向南拓展得到的土地,就足以养活当时的华夏人。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华夏人不积极向外拓展的性格。比较而言,向南开拓更适合作为农业民族的华夏人,虽然南方在中原人的心目中曾经是一片草木丛生蛇虫出没的地区,但以当时的生产技术,可以加以改造,而温热多雨的气候和河湖漫布的环境也适合农业生产。


但对与北方而言,就完全不同了。北方的民族常常南下侵掠,而中原的华夏人除了消极抵御以外,主动出击、积极有为的时候不多,这看似华夏人保守,其实是背后的经济生活决定的。


如果主动出击,进攻北方的民族,那么就需要大量的战马,需要大量的粮草,还需要什么呢?需要数倍于战士的民夫和战马的运输用牲畜。如果从今天的长城一线向北深入蒙古高原,走三五千里,那么所要消耗的粮草是十分惊人的。即使动用几十万民夫和牲畜为几万军人和军马运输粮草,也难以为继,因为民夫和牲畜本身也要消耗粮草!


那么,驱逐北方民族以后,就地筑城固守又如何呢?还是不行!


和向南方的拓展不同,开拓南方可以稳扎稳打,占领一块地方就移民,设置郡县,过几十年开拓成熟了再向更南的地方发展。北方就不行了,以当时的生产技术,华夏人不可能在蒙古高原开发农业。那么,驻军派官仍旧需要大量的补给。蒙古高原又不像西域,至少可以稳固盟国和带来商业利益,所以占领蒙古高原,在当时就是一件赔本的买卖!


基于上述原因,筑长城就成了历代共同选择的对北方的军事战略。


的确,修筑长城是劳民伤财的,但是维持军队和官僚系统也会劳民伤财,修建大兴水利设施也会劳民伤财,关键还是要看付出的得到的回报。修筑长城的付出要比劳师远征小,而得到的回报则比出征要大——毕竟对于华夏人来说,守在自己家里安心生产才是头等大事。


秦之亡在于它的暴政。但是为了自己的奢华享受而修筑宫殿和陵墓,是不能与修建长城相提并论的。


至于汉武帝主动出击匈奴,实际上正式建立在汉出近百年休养生息的基础上。而汉武帝的穷兵黩武,也把几十年间积累的财富消耗殆尽,可见向北征伐的所得是极其有限的,否则也不至于想出发行白鹿币这样公然掠夺的主意来。


至于说到长城的效果,今天很多人认为他其实没有起到防御的作用。其实,长城作为一道防御工事,命运还是握在防御者的手中。当中原内乱,或者朝政失修时,边防也一定腐败丛生,只怕北方民族大摇大摆明火执仗地过关也没有人管,至于吴三桂之事,就更不足论了。


我们可以看一下北宋的形势。北宋因为前代儿皇帝出卖了燕云十六州,导致长城落入辽的手中,失去了中原的屏障,军事上就始终处在被动的形势中。即便如此,北宋政府仍在与辽实现和平之后,在宋辽界河白沟的己方一侧广植树木,以期在战时能借以阻碍辽的骑兵,由此也可看出长城在防御北方民族惯用的战术中的作用。


而据有讽刺意味的是,因为上百年的太平无事,当年作为防御工事种植的树木竟然被宋的边防军民自己砍伐了去当柴烧!树犹如此,长城修的再好,落在这样的军民手中,还不就是盖房和修猪圈的好材料吗?!


所以,长城的失效不该由长城自己负责!


当然,我们这里谈的是冷兵器时代。到了火器出现以后,还在修长城,就是保守僵化了。尤其是连自己的火器都不想想能不能再改进一下,结果可想而知,等着人家的大炮轰上门来吧。


老舍在《茶馆》第一幕的序言里写道,在大茶馆里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奇谈怪论,比如说要是在海边修起大墙来,洋兵就上不了岸。


老舍懂事的时候,义和团已经过去了,恐怕不会再有人怀疑洋枪洋炮的威力,但是说到战略层面,恐怕和两千年前并没什么变化。思想的落后才是最可怕的落后。


所以,可悲的不是长城,而是妄自尊大不思进取的保守。


想想我们今天,也可以找到相同的例子。比如说当年提出打“人民战争”,或者“放进来打”,对以第一代领导人来说,实在是不得已的选择。据说北京的地铁当初都是按照一节车厢一个连,一列车一个团的标准设计的。还说某某军的编制和货力配备就是按照要能把苏联军队挡在北京以北多少个小时制定的。这些都是按照当初的情况考虑,到了今天,如果再提“放进来打”,就显得过时了。但是我们也不能因为到了21世纪,就指责当初的领导人怎么着呢怯懦,怎么不想着主动出击打到苏联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