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前,美国防部出台了新的《国防战略报告》,堪称盖茨自从2006年年底主政五角大楼以来的军事思想总结。这份报告首次将应对恐怖主义的“不规则战争”列为重中之重,将其置于常规战争准备之上,并且偏离了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所提出的“先发制人”的军事战略思想。


优先应对“不规则战争”


长达23页的《国防战略报告》认为,暴力极端主义思潮及其诞生的恐怖主义、“流氓国家”和新兴大国的崛起使美国面临严峻的战略环境,但“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的中心目标是赢得针对暴力极端分子运动的战争,这是一场长期战争”。这意味着未来打击恐怖主义并取得反恐战争的胜利将是美军所面临的首要任务,因此做好“不规则战争”准备是美军所面临的当务之急。有专家指出,所谓“不规则战争”是与常规战争相对而言,指处于对抗状态的双方实力悬殊,处于弱势的一方无法使用常规手段来打击对方,只能使用偷袭、自杀性爆炸袭击、游击战等不规则的战争手段来取得某种不对称优势,以抵消对手的常规优势。


而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等正在崛起中的强国,新《报告》承认两国是美国未来的“潜在对手”,但应对两国的崛起并非十分急迫。盖茨在记者会上指出:“我认为目前中、俄两国都没有对美国构成威胁,但他们在现代化项目上的战略投资值得关注。”他呼吁同中、俄两国建立“协作和合作”关系,以塑造两国未来的发展方向,同时延缓两国的崛起速度。


颠覆拉氏“先发制人”思想


美国此前的《国防战略报告》是2005年3月拉姆斯菲尔德担任国防部长期间发布的。《华盛顿邮报》评论指出,尽管新《报告》采用了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说法,承认打击恐怖主义与二战时期对抗纳粹德国、冷战时期对抗前苏联一样,同属于“长期战争”,但却与拉氏的对策大大不同。拉氏主张采取“先发制人”的做法来打击恐怖主义,并且美国应该与“具有相同想法”的国家结成同盟关系。


但新《报告》认为,要赢得反恐战争,靠军事手段是不够的,更应该发挥美国的“软实力”,必须同其他国家合作来消除滋生极端主义的土壤。美国应当帮助其他国家来强化防务力量,“帮助缩小全球缺乏管理的区域,从而使得极端分子和其他敌对势力无法获得庇护之所”。


报告曾遭军方抵制


据悉,由于新《报告》首次将应对“不规则战争”准备置于常规战争准备之上,这在美国防务界引起了强烈了争论,最初遭到了参联会各军种参谋长的联合抵制。在各军种参谋长眼里,如果美国放松了对常规战争的准备,可能使得对手在网络、天空和太空等诸多关键领域获得竞争优势。《华盛顿邮报》则直接指出,美国军方担心的是,中国和俄罗斯等国未来可能借机扩大军事力量,而美国可能由于专注于反恐战争而丧失对新兴大国的军事优势。


对此,美国防部长盖茨解释称,“平衡”是新国防战略的关键,美军加大对“不规则战争”的关注,并非是要放弃对常规战争准备的追求。美军应具备“全频谱”作战能力,既能发动全面的国家战争,也能进行不规则战争和人道主义救援等任务。但由于美国的防务资源是有限的,必须有轻重缓急之分。


他强调,“现在的现实情况是常规和战略部队的现代化项目能够很容易从各军种和国会内外获得支持,常规武器项目已经占据了国防部采购计划的最大份额,但缺乏对打赢不规则战争的支持,美国在未来几年中所面临的最明显的威胁是来自于使用不对称战法的非国家行为体”。因此,盖茨认为美国防务部门需要更新防务思维,将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所吸取的教训在五角大楼“机制化”。


美下任政府会认同吗


有分析指出,由于这份《报告》的出台已经接近布什政府任期的结束,能否对下任政府的防务战略规划产生重要影响,尚有待观察。


新美国安全中心的总裁弗劳尼指出,她对盖茨选择在此时发布这样一个战略报告感到十分惊讶,因为新政府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撰写此类的防务新计划。她认为,盖茨对“不规则战争”需求强调有些过分。“我承认应对不规则战争的确十分重要,但是这并不应当是我们的重点,特别是在中国正发展高技术战争手法的情况下。”


传统基金会的专家卡拉福诺也表示:“认为需要20到30年的时间来应对极端主义分子是夸大其词的说法。我认为牺牲一切为反恐战争让步的做法对美国没有丝毫帮助。好在这是一个过渡性文件。不管是麦凯恩还是奥巴马都不会接受这种建议,不会采取这种做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