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蓝剑]散人在成都


成都深冬冰冷的街头,我和影子一起快步地从天府广场向着酒店的方向走着,孤零零的感觉袭遍全身的每一个部分,但那不是凄凉反而有种浪漫的温暖。左手和右手因为寒冷藏在兜里没有出来,但我知道他们其实都在思念着对方。


我是一个行走健将,从广场到酒店应该有两公里吧,走完全程冻麻的双脚竟还没有来得及暖过来。看到酒店的招牌了,心里突然觉得很透亮,因为我终于找回了方向,这个八卦形态的城市把我的方向感弄丢了四天,像是卫星定位系统找不到信号,实在是种煎熬,也可能是一直待在酒店,在景区,在车里的原因吧,还没有来得及探索这座都市。方向感是只有自己才能找回来的,几个人都帮我指过方向,始终还是昏昏愕愕的,人生的方向感也是一样,唯一能够帮助自己的人只有自己。

今天去了卞氏菜根香,几乎都懒得把那的菜品臭贬几句。问了若干人吃成都小吃去哪里,人们的回答越来越含糊。想起十几年前在川大旁的小馆子里吃的那盆水煮牛肉都已经在咽口水了。据说由于城市改造,一些小巷里的馆子都被拆掉了,成都就象一个多年不见的旧恋人,发达了,时尚靓丽了却再也找不回当初的感觉。


从菜根香出来,买了些水果,打了个车,指给司机要去双楠路的某个地方,我去看刘勤勤母女。计价器跳的人心惊肉跳的,真希望后面坐着个成都份子,那样打车就不会太心疼了,要做绅士嘛!哈哈。


勤勤还是不爱说话,她早已习惯了命运带给她的一切,看起来甚至有些麻木。据了解康复治疗基本还是顺利的,但因为勤勤有一条腿是完全失去掉了,所以适应器械的训练要艰苦一些,要用髋关节甩动假肢,就象有人用脚来修手表一样,需要长时间的练习和适应。看着这个孩子心里有种很无奈的感觉。协会对此事的运作无疑是成功的,不过对勤勤而言,这件事情只能算的上万里长征中普通的一步。假肢并不能改变命运,改变命运的是希望和决心。


从康复中心出来,又在飘雪。这种寒冷这个冬天还是第一次遭遇。陌生的街道的人群都又是熟悉的大都市。我决定坐公车,省钱又能欣赏美女。问了一位美女和一位帅哥回市区的车次,他们的回答详细,耐心,热情又让人听起来很舒服。公交车都是投币那种,不由又想起十几年前乘过的成都公交车,售票员把揉成木耳状的钞票塞进腰包,不禁哑然失笑。后来又来过成都两次,因为都是开车做短暂停留一直忙于找路,所以也找不回任何回忆了。


公交巴士里人来人往,人们表情都很安详,幸福和北京小有大同。可能是最近的十年旱雪,让大家心情很好。依稀还记得有位游客在青城山门口不停的叫着“这雪好巴适噢”,让别人为自己拍照。在北方长大的我,这样的雪激不起我任何兴趣。又上来几位帅哥,靓妹和几位小同学,孩子们的个子都很高,却有着胖嘟嘟,稚气的小脸。显然是被家长催熟的一代。他们高声谈论着学校里的事情,模仿着大人们复杂的社会关系。他们世界我进不去也搞不懂,曾有朋友告诉我,她的小侄女在小学五年级已经被情感问题困扰了,what a crazy world!


端详了一下那几位年轻人,无论男女,皮肤都那么白嫩,从脸上看不出他们的年纪,幸好我没有被注意不然肯定有人误以为我来自印度。不太在意自己的肤色,这一点从我选择攀枝花可以看出来。不过当那位皮肤白嫩,生于六十年代的旅游车司机说我看起来比他还老时,还是郁闷了几分钟,只能自嘲地回答“这不能怪我,我16岁就已经长成这样了”


今晚还是没能吃到成都小吃!我的天使啊!难道你在忙着复习功课,明天准备去上帝那里考试?又或者上帝在生我的气!有道理,我此行三次问道青城山,三次拜水都江堰,都没有表露出对神们一点崇敬,看看世界发生了什么,我没有拜水神,结果全国大部分地方闹雪灾,游客们再三叩拜财神的时候我都没有正眼看他,结果全球股市股灾,也包括我自己,财神是道教诸神中的一位。


在天府广场下车了,广场上亮如白昼却空无一人,只有依稀看到一座伟人的雕塑在招手。急步走回房间,向人说的温暖而舒适。我将来的房间我坚信会更温暖更舒适。要有一张两米五的大床。我还要学会在床上滚来滚去,因为我睡着的时候象一具僵尸一动不动。


时间一秒一秒的减少,在我刚刚对这座都市有了感觉的时候,却开始撤退倒计时了,攀枝花那座赞新的机场像是高峰顶上的一座小庙,又像一座摆渡站,那里实在是一个离天堂很近的地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