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四卷 狂徒何事傲三公 第二一二章 主事

hc8610 收藏 1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楼内,高庸涵的褐纹犀甲早已显现出来,为了抵挡越来越强的烈焰,灵力几乎催到了极致。由于和火螈相处日久,对于地火熔浆的灼热,他早已有了心得,一般的火焰根本伤不到他。只是,烈九烽自幼便在熔海崖沸浪池的天火中修行,体内天火几达炉火纯青的地步,令他应付起来大感吃力。 烈九烽同样暗暗吃惊,当日沙漠一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楼内,高庸涵的褐纹犀甲早已显现出来,为了抵挡越来越强的烈焰,灵力几乎催到了极致。由于和火螈相处日久,对于地火熔浆的灼热,他早已有了心得,一般的火焰根本伤不到他。只是,烈九烽自幼便在熔海崖沸浪池的天火中修行,体内天火几达炉火纯青的地步,令他应付起来大感吃力。

烈九烽同样暗暗吃惊,当日沙漠一见,虽觉得这个人族修真者修为不弱,但是并没在意,此时交起手来,才发觉此人很难对付。尤其是在烈焰的逼迫下,褐纹犀甲中的临星冕影化作一条银龙,跟随高庸涵的垂弦闪电,在火海中上下翻腾不断地轰击过来,令他也是疲于招架。为了对付银龙,火翅上两根七彩火羽激射而出,化作两只火凤,与银龙缠斗到一起。

一时间,两人棋逢对手,谁也奈何不了谁。烈九烽自加入十二叠鼓楼以来,已经很少与人动手,难得高庸涵的修为与自己不相伯仲,打得性起,一声长啸两道粗大的火柱击出。

高庸涵一见对方出手,登时认出这个法术便是焰阳宗的怒焰奔雷,脑海中瞬间浮现出叶帆的身影。叶帆幼年时偶遇一位焰阳宗的修真者,那人看叶帆性情厚重,一时心喜传了他怒焰奔雷的法术,不过他毕竟不是炎焱族人,无论怎么努力也只是学了个皮毛。此时看烈九烽施展出来,无论气势还是声威,比之叶帆当然高出了太多。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叹息声中,高庸涵不禁回想起以前和叶帆切磋时的情景,暴出一声大喝:“地发杀机,龙蛇起陆!”

两道金光一闪,狠狠地和火柱碰撞在一起,强烈的法力波动,居然将火石楼的楼顶震塌,烈焰和金光掺杂着冲天而起。这一下,两人都是倾尽全力,心中大感痛快。高庸涵原本是想依靠火螈、尸螟蝠之类的异兽,尽快将烈九烽制服,拿到龙须蝎金。可是见到了久违的怒焰奔雷,因此想起了叶帆,心神激荡之下体内魔雾蠢蠢欲动,不禁生出了一个暴烈的念头,想要硬撼敌手。一击之后,索性收回临星冕影,大叫道:“烈九烽,你可敢与我硬拼?”

烈九烽双翅一振跃到半空,那两只火凤飞回到体内,重新变回七彩火羽,而后直视高庸涵,隔了片刻突然放声大笑:“痛快,痛快!今日咱们谁也不靠法器,就此大战一场!”说完,双手不停弹出法诀,周身火光愈发耀眼,最后大喝一声:“八重叠炎”,合身扑了下来。

叶帆曾经说过,怒焰奔雷最精深的一招叫做“八重叠炎”,施展出来威猛绝伦,单只烈焰的温度就连金石都能熔化,更休说其中还蕴含的法力叠加。叶帆没有学过八重叠炎,却对这一招推崇备至;高庸涵从没见识过倒底有多厉害,但是知道这一招,一定算得上是顶尖的法术。因为叶帆从不夸大其词,没有把握的事从不乱说,高庸涵对叶帆的话一向深信不疑,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在天机门和玄元宗的法术当中,有很多法门都可以叠加法力,此时当然不能示弱,同样一声暴喝:“惊风,破!”聚象金元大法击出时,不再是金光一片,居然形成了一道一道的金环,金环当中隐隐生出幻象,隐约可见一条金蛇狂舞。在烈九烽的逼迫之下,加上近来灵力又有相当的提升,高庸涵惊喜地发现,“地发杀机”已经突破到第二重境界。

高庸涵单挑烈九烽的那句话一出,苏妙淼禁不住啐了一口:“两个都是——”话音未落,一声巨响传来,紧跟着是那股漫天的战意,顿时惊得一张俏脸花容失色,将没说出来的“疯子”两字,给生生咽了回去。

这一下硬拼,金沙城阂城震动,均朝这个方向望了过来。如同前几天过年时的烟花,一大捧火焰在天空绽放,虽是白天,仍然绚烂夺目。烈九烽被震得倒飞出去,而高庸涵脚下的火石楼,则拦腰断成两截。堂堂鸿铸天工的手笔,硬生生被两人的法力给震塌了,无数大小不一的石块,混合在烈焰当中向四周激射而出。幸亏扶风谅早有准备,而且四周还有那几名天翔阁的修真者,所以只是损毁了一些房屋,人员倒没什么损伤。

这时就听见烈九烽的声音从半空传来:“好小子,再接我一招试试!”

火海废墟当中,一阵宏亮的笑声响彻当场:“漫说是一招,就算是十招,我也奉陪!”

听到两人的对话,扶风谅叫苦不迭,要是再来这么几下,不必等蝎蚁攻城,这两个修真者就把金沙城给拆了。可是抱怨归抱怨,脚下却不敢有丝毫迟疑,急速朝后退去。高庸涵和烈九烽两人,交手时的法力波动倒还罢了,最令观者心寒的是两人体内那股冲天战意,心志稍弱类似扶风谅一类的人,早就心惊胆颤了。

接着又是一下硬拼,这一次两人不约而同,都想用阴柔之力化解对方的威猛。结果并没有出现腾空的烈焰,反而在火石楼中间,两人合力拉扯之下出现了一个虚空,四周的火焰竟然被吸了进去。高庸涵和烈九烽忍不住对看了一眼,都为对方的应变之快暗暗赞叹,手下同时发力,一震之下均倒退出三丈开外。

就在此时,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场中,一股阴风拍向那个虚空,虚空带着火光扭曲了几下消失不见。高庸涵心中一懔,来人的修为比之自己,要高明许多,正是一直躲在一旁观战的凤天一叶!

“哼,我烈某的事情,还用不着你插手!”烈九烽看清来人是谁,当即收手,只是神色之间有些古怪,似乎对凤天一叶既有几分畏惧,又隐隐带了那么一点不屑。

“我只是要告诉你,这位便是咱们的新尊主高庸涵。”凤天一叶始终是一副冷漠的神情,即便是两人打得如此惨烈也毫不动容。刚才看到两人交手时的气势,凤天一叶就有些坐不住了,一旦有了死伤,回头要是让月先生知道了,自己肯定会很惨。明明知道苏妙淼也在担忧,但是倒底比不得她的城府,眼见两人越打战意越浓,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阻止。

“这位烈九烽烈先生,想必就是鱼翔阁的主事了?”从凤天一叶一现身,高庸涵立刻就明白了,眼前之人便是另一名管阁主事。

“原来你就是新尊主?”烈九烽周身一暗,将原本蒸腾的烈焰收回到体内。鱼翔阁曾派出尸头蝠王等人追杀高庸涵,却没有任何结果,所以对于高庸涵其人,烈九烽特意了解了一下,此时一见,有些好奇地打量了高庸涵一番,悠然说道:“虽然烈某没有把握赢你,但是也不会输给你。你的修为不差,不过比起月先生来——”

“九哥,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咱们这位尊主年纪这么轻,却有如此修为,难道没听说过‘东陵府双杰’的名号?日后的成就难以估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和月先生不相上下了。”娇笑声中,苏妙淼带着一阵香风,飘然落到台上。

烈九烽哼了一声并不答话,对苏妙淼很明显是一副敬而远之的态度,高庸涵看在眼里,不禁大为头疼。三位管阁主事,每人都有一身惊人的本事,其中尤以凤天一叶为高,应该和狂君上人、狂尊等人不相上下。烈九烽性子倒是爽直,但是做事不计后果纯凭个人好恶;凤天一叶看似冷漠,其实别有怀抱,否则不会在两人打得不可开交时,才点明各自的身份。最看不懂的,就是这个美艳之极的女子,苏妙淼倒底是什么居心,高庸涵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杜若管理十二叠鼓楼,纯粹凭的是他那超凡入圣的修为,和魔界那种毒辣的手段,以至于令手下根本不敢兴起反抗的念头。此时换成了高庸涵,就不能这么做了,该如何将这些人笼络到手底下,还得大费思量。不过急不在眼前,高庸涵朗声笑道:“既然三位主事都到齐了,不如找个地方喝上几杯,聊一聊?”

看到三人均不置可否,高庸涵转头向苏妙淼说道:“苏主事,不知这金沙城中,可有上等的酒楼?”

“此处有一家客怀居,乃是陶氏所开,那里有一种酒香醇无比,叫做‘三日醉’,不如去那里如何?”

“好,咱们就去客怀居!”众人跟在苏妙淼身后,朝东走去。高庸涵落在最后,特意对扶风谅表示歉意,原本是想不波及到无辜,可还是把火石客栈给毁了,心下不免歉然。扶风谅此时哪里还敢多说,除了一个劲地表示无妨,最关心的还是金沙城的安危。高庸涵少不得一番安慰:“扶风城主放心,那人如今和我成了朋友,一定可以解除金沙城之。”说完,在扶风谅一连窜的道谢声中,跟了上去。

到了客怀居,那里的掌柜早已从别人口中得知,这几个人都是极厉害的角色,所以亲自出来招呼,将众人引到后院的一间雅室。然后瞅了个机会,将高庸涵拉到一旁,施了一礼低声道:“参见高帅!家主已经交代下来,凡是陶氏所属各大商行,包括人力、财力和物力,只要高帅需要,但凭差遣!”

高庸涵闻言大为感动,当日龙门镇一晤,陶慎言曾亲口允诺,今日一见果然是言而有信,当即谢道:“请掌柜回复陶国公,就说高某感激不尽,日后自有回报!”

“高帅的话我一定带回给家主,不知高帅在九重门,可有我们效力的地方?”

“有一件事,还真要麻烦掌柜。”高庸涵想起当日对明谷溪的承诺,不知道他如今怎样,是否受到了黄氏的惩处,不禁叹了口气:“去年七月,我在西岭戈壁遇到了黄氏商行一个商队,里面有一个账房管事,叫做明谷溪的千灵族人,不知掌柜可曾听说过?”

“知道,知道!”掌柜的连连点头:“千灵族人出来做这种事的很少,所以在黄氏商行里,这个明谷溪也算是小有名气。怎么,高帅要找此人?”

“不错,我曾答应了他一件事情,所以烦劳掌柜帮我找一下他。”

“好说,好说!”掌柜看看无事,躬身告退。

交代完这件事,高庸涵松了口气,转身进到房内。就见苏妙淼拿出几枚玉柬,随手抛给烈九烽:“九哥,这里面都是那些人的资料,条件如何也清清楚楚,怎么做你自己安排。”

烈九烽接过玉柬,看也不看丢进怀里。高庸涵知道,这些都是杀人的生意,每个玉柬均代表有人会被杀死,无奈摇了摇头。

苏妙淼接着又拿出一枚玉柬,递给了凤天一叶:“叶老,这个人很难对付,只好麻烦你们霜天阁的人出手了!”

高庸涵大感好奇,脱口问道:“这里面要杀的,是什么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