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体育记者“因明显亲华”被撤职


奥运火炬路线图:黑尼希将成为传递者中的一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他还不是一般的体育记者,而是体育信息社sid的3名编辑部首脑之一。然而,就在北京奥运前夕,他被撤职了。说是因为错报了中国放开了新闻检查的消息。但时代周报认为,这是因为这个黑尼希先生长期以来就“明显亲华”,并举出了一些例子。这个消息在两个德国记者的博客上发表后,被主流媒体广泛报导,引起读者的热烈争议。德国之声记者综合报导如下。


黑尼希之被撤职


德国各媒体都引用了记者尼格迈尔(Stefan Niggemeier)和威恩莱希(Jens Weinreich)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的消息。威恩莱希在8月4日写道:"体育信息社(sid)撤下了它的编辑部负责人迪特.黑尼希(Dieter Hennig),撤职令立即生效"。就此,他询问了sid的总裁克莱默。克莱默说,对人事问题原则上不谈细节,但他证实撤了黑尼希,"迪特.黑尼希可以作为个人参加奥运火炬的传递,但不作为体育信息社的编辑部负责人。"


撤职的原因"显然是报导中的倾向性":上周五,中国解除了对一些西方网站的封锁,比如德国之声、BBC、美国之音、国际大赦组织、维基百科等,但没有解除对所有网站的封锁,据此间媒体说,没放开的包括***、西藏流亡政府网站、支持"自由西藏运动"的网站、博讯等。


而就在这个周五,当其它通讯社都只说中国并没有给网络解禁,只有局部有所放开的时候,黑尼希却在几篇文章里和一篇评论中反复声称中国解除了对奥运记者们的互联网"删锁"(这个词,德语叫Zensur,英语叫censorship,在中文里有时译成新闻检查,有时译成封网,都不准确,因此在本文中都音加意译成"删锁")。周六,体育信息社收回了它周五发出的多篇文章。接下来就有了内部的激烈争吵和黑尼希的最后被撤。


威恩莱希说:8月6日黑尼希将参加北京的奥运传递(以个人身份),8月7日,在北京奥运开幕的前一天,他就将离开北京。今年64岁的他今秋就将退休。他的工作已由柏林办公室的克劳厄接替。


亲华


德国媒体多就事论事地报导。惟时代周报在线一语点破"天机":撤职是因为"他最近的报导明显亲华。"时代周报还举了别的例子:今年3月西藏事件发生后,黑尼希写道:"随着火炬越来越接近奥运会的场地,西藏问题将越来越进入人们的意识。"该报的记者解释这话的意思:"他警告不要干扰奥运火炬的传递,表示:自由西藏活动者们这么做只能破坏他们自己的愿望。"


在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就中国解除删锁进行解释后,其它西方通讯社都批评国际奥委会,说他们在跟中国打交道中太幼稚。但黑尼希的报导中却认为这个新闻会上最重要的是,罗格称中国对放开互联网的承诺是"对这个国家来说史无前例的事情"。


法兰克福汇报引述了黑尼希的一段评论:"中国持续的互联网删锁不仅导致媒体世界对奥运东道主,而且也对国际奥委会的愤怒爆发。从所有的管子里都开了火了,口号是:用训练用的非杀伤子弹也能制造火药烟雾,使视线模糊。"最后他还写道,中国人对勇敢的国际奥委会的要求作出了反应,他们"跳出了自己的影子。这完全是应该给予赞扬的。"


另外,最近,"体育记者"杂志报导道,黑尼希被定为在北京参加奥运火炬传递的5名记者中的一员。所以才有了克莱默上述的话,他只能作为个人参加奥运火炬传递。


体育信息社总裁兼老板克莱默(原来他在法新社工作,后来买下了体育信息社)没有直接用"亲华"之类的形容词,但他对威恩莱希说,其他体育信息社同事会"致力于干净的新闻报导和出色的工作","我们在北京必须保持报导中的距离,不能局限于纯体育角度。我们不能陷入一个欢呼的陷阱里去。"他还指出,黑尼希几十年来就坚持着他自己的路线。


法兰克福汇报记者的看法


德国媒体对黑尼希被撤一事基本上只局限于"报导"。只有法兰克福汇报在题为"吼得太早了"的报导中明显同情黑尼希:"雇主这样的反应可能是过度了的。黑尼希在这件事上虽然吼得太早,但总体上,他几十年来是人们熟悉的一个细心的记者。……在奥运前他还得以参加奥运火炬的传递。这是他应该得到的。"


时代周报读者的讨论


时代周报网站的相关报导下,许多读者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下面摘译一些,不分正方反方。


maharadscha: 假如这不能算是对一个不按规定报导的记者的惩罚,那么"自由媒体"的呼喊又在哪里呢?


steffl22: 这是对一个扭曲事实的、亲不法政权的所谓记者的再必要不过的"惩罚措施"了。……这种明显错误的报导在自由西方新闻里绝不能有容身之地!


Jay2008(针对上面steffl22):应该得到这样的惩罚措施的是那些在西藏骚乱时扭曲事实和在西方散播错误信息的记者。否则西方媒体不符合于客观报导和可信度的声誉。


Dr. Staehler: 哇,亲中国党团的非民主派们对一个涉嫌腐败的记者的评论来得多快啊。把这些批评针对你们自己的报导吧,这样也会导致中国发生一些变化。在那里,谁要是写反对共产党政权的文章,就会被关进劳改营,被施酷刑。天哪,奥运开始一周前,新闻刚开始热身。还会有更多事情被揭露出来,而这个记者的生涯算是到头了。有趣的是,会有那么多宣传主义者为一个恐怖国家做宣传。


Paxoss: 所谓的"西方"和一些自以为西方的人无法忍受中国(和俄罗斯)在短短几年里变得如此重要。德国企业从那里能得到那么多订单,够你们高兴的了。谁要抱怨那里的酷刑,得先把自己家门前的地扫干净了。您应该阅读一下大赦国际对德国、法国、英国和美国的报告。还是已经忘记了关塔纳摩了?还有伊拉克的监狱?


Brunhold:中国读者们为在自由的西方似乎同样存在删锁感到高兴,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谁不愿意别人来分担,省得老是自己受到批评?但这种兴灾乐祸看来会落空。黑尼希先生不是由于他的亲华而被强迫度假去,而是因为他传播了错误的信息,只是这些信息恰好是亲华的。也就是说,他把他的工作做错了,因此他必须走人。


Sharepoint:迪特.黑尼希先生是反华政策的牺牲品!他被解雇,是因为他报导了中国的真实,因为他的信息不是人们在德国所期待的那种,因为他的信息的内容不合西方政治家的胃口。这又是一个证据,证明西方媒体再次以"新闻自由"的名义践踏自由、中立和新闻公正。明镜周刊最近一期用一个标题归纳了整个反华现象:中国对民主的恐惧。但如果人们会逻辑思维,不难发现,恰恰是欧洲对中国高度恐惧。


Dark_Sun:可惜媒体的多元化在德国越来越多地流失。经常只存在一种群体观点,而每个记者都必须符而合之……所有那些就西藏冲突向全世界发出错误报导的记者们今天还好好地坐在他们的位置上。


Zenith XL:所谓客观的自由新闻的童话终于可以收入格林兄弟的"德国童话"集里去了。与此相反,人们从来没有听到过哪个在三月的西藏事件期间把西藏人干的谋杀案推到中国人头上、对图片进行篡改的记者受到他的报纸的撤职或者惩罚。人们现在也没法拒绝这种印象:一大批记者到北京去不是为了报导奥运会,而是有目的地去激怒中国。在整个支援西藏运动失去了动力之后,现在必须要找到新的出发点了。对思索的读者来说,这整出戏越来越透明。


Scheinherrlich:假如迪特.黑尼希作出反中国的报导,他就不必担心他会犯错误,或者甚至被描述成被人收买的。解雇黑尼希意味着,德国媒体进一步滑离新闻自由和客观报导的理想。现在所有德国记者都会变得乖乖的,每篇文章里都不忘提"人权",不去报导奥运会,而去报导通常德国几乎没人感兴趣的***网站。


Surya:我在此抗议解雇迪特.黑尼希先生。看来这里也只有忠于路线的才有资格报导,就象那里的共产党一样。我对这个规定的路线的理解是:媒体不允许我们为奥运高兴。问题是,在奥运期间,我们是否根本就不会高兴起来。在2006世界杯时我的全家高兴了五周之久。


Runzheim:中国有删锁,没错,在德国没有删锁,因为这根本就没有必要。需要做的仅仅是删锁人,把他扔出去就行了。可怜的黑尼希先生。


尼格迈尔博客读者的讨论


在首先报导此事的记者尼格迈尔博客中,两种不同看法的争论更激烈一些。摘译如下。


Christoph Wesemann:我对奥运会有很大期望。运动员们的欺骗行为几乎不会暴露,对此人们根本不会惊讶。但那样充满期待地等待着的记者们却必须担心会受到公正和干净之鞭的抽打。我原则上反对暴力,但在这种情况下却支持之:狠狠地抽那些如此败坏我们观众兴致者的两半个屁股蛋。


sven:这跟我们有丝毫关系吗?我们自己不也坐在玻璃房子里?最好的例子:假如中国谈到"恐怖主义危险",我们的媒体就会评论道:这也可能是宣传,目的是扼杀政府批评者们。但是,在美国传来人权受到限制的消息时,却听不到这样的评论……每个主办奥运会的国家都希望有好的光投射在自己的国家,在恶的中国这当然就是一个问题了。尽管如此,这跟我们丝毫没有关系,中国是一个独立的大国,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打扫好自己的门口。


dak(针对sven的言论):天哪!这跟我们没有关系?普世人权的贯彻跟我们每个人有点关系。


SvenR:我并不认为我们在德国或者我们在美国的"朋友"在贯彻普世人权方面已经到达了天顶了,但中国的情况要糟糕得多。


Thom:有恶的谋杀(个人)和好的谋杀(最终的拯救之枪)。有恶的抢劫(个人)和好的抢劫(比如扣押)。所以,也有恶的删锁(中国)和好的删锁(德国,这里)。


Glowing Heart:言论自由也包括适应于占统治地位的风向,即使这风有时会来自发臭的方向。西方是什么人?他有权把自己的权利和法律枷锁加于有着别的思维习惯和价值观的其他民族头上?德国以全面监督它的公民为基础,以使自己所谓可以感觉"安全"些,人们谈论联邦特洛伊木马或者未来身份证上的多维照片,但对其它国家的法律状况却大感愤怒,因为那里的人删锁一些网站,因为这些网站会宣传对一个国家来说是违法的内容。西方煽起的这种追逐让我恶心,假如自己的衬衫也不是白的话。


Nobilitatis(针对上面Glowing Hear言论):您觉得中国的状况是由于"不同的思维习惯和价值观"?那些认为可以全面剥夺其他民族人权和其它权利的人让我感到恶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