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猎人 第二章 遭遇“僵尸” 第七节 发放装备

王昆 收藏 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1/[/size][/URL] 这时,紧跟着追过来的赵重天和卜正浩上前把他拉了过来。 也可能是看出来常青不要命了,奥尔特加一脸惊愕的样子。 常青血流满面反复狂骂一句: “狗日的,有种打死我吧!” 奥尔特加定了定神:“把他交到警卫室。” 赵重天过去:“教官,都是刚来不适应,要不这次算了吧……” 奥尔特加咬牙切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1/


这时,紧跟着追过来的赵重天和卜正浩上前把他拉了过来。

也可能是看出来常青不要命了,奥尔特加一脸惊愕的样子。

常青血流满面反复狂骂一句:

“狗日的,有种打死我吧!”

奥尔特加定了定神:“把他交到警卫室。”

赵重天过去:“教官,都是刚来不适应,要不这次算了吧……”

奥尔特加咬牙切齿:“必须狠狠地惩罚。”

这一番折腾绝对发泄了常青所有的憋屈,但他也不得不冷静下来考虑到可能产生的后果。

上等兵因为鼻骨骨折住院了。

常青在等待处理,被关进了训练营用来放杂物的一间黑屋子里。

“僵尸”因为去了旅部一时不能回来。

赵重天在忐忑不安中走回了饭堂,他不知道这个事情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和怎样严重的结果,但如果在国内,这肯定不是什么大事,野战部队打个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饭堂先是一阵安静,所有人都盯着赵重天。

赵重天面无表情。

渐渐地有说话的声音了,是一片一片的。

故意起哄惟恐天下不乱的。

觉得趁乱杀杀黑鬼威风的。

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笑声、起哄声响成一片。

卜正浩安慰赵重天:“操,能有什么鸟事。屁大个国家,不够一个团打的。再说,我们只有在训练上才有扣分受罚的可能,这算什么!”

卜正浩站起来觉得愤愤不平。

“别动!”赵重天坐在冲门的位置,他马上踢了一下桌子腿。

随即一阵皮鞋的急促声音。

“僵尸”来了。

“全体起立!”他下令。

所有人齐刷刷站了起来。

队员们都屏住呼吸,谁也不敢动一下。

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僵尸”停了约五分钟没有说话,但他肯定在环视大家。

“听口令,后退一步走,向右转。”

然后他走到门口。

“五秒钟,成原队形集合!”

人员像苍蝇一样炸开了。

又齐着向门前聚过去。

按他规定的时间,全部到位了。


“整队!”他冲着一名气喘吁吁的上等兵说道。

“是,队长。”一个警卫兵走到队伍前。

但大家都看出这个警卫兵的紧张。

他的手指不停地抓着,眼睛故意睁得很大,好像眼珠子要掉下来似的。

“向,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他的声音颤抖,在后转时差点把自己转倒了。

“僵尸”注意到了下面轻蔑的眼神,他没有接警卫兵的报告,而是挥挥手让他下去了。

“听口令,”“僵尸”说,“目标,操场,每人30圈,最后五名再加30圈,开始。”

“这回是真疯了!”赵重天说了一句,扭头往跑道奔去。

“狗日的!疯狗!”卜正浩也跟着骂了一句,随赵重天跑去。

林代紧追在后面。

这是第一次受到的集体惩罚。

赵重天说:“惩罚也不会改变多少现状,但是他们会想到更多的方法来整我们。”

这次卜正浩和林代信了。

五、初见埃晨莎五、初见埃晨莎

晚饭质量仍然差得让人无法想象,仍然是两个香蕉,外加一磅面包,二分之一磅猪油。

奥尔特加说只有在过度的训练中才会补充牛肉之类的营养食品。

于是,这些训练机器无不期待那种所谓的“过度训练”的到来。

晚饭后,突然响起了急促的集合哨声,那个矮个子教官、曾经去机场接过常青的奥尔特加正手提一根马鞭在集合队伍,好像在集合一群骡马似的。

“僵尸”远远地站着,冷冷地看着每一张紧张而忐忑不安的脸。

“大家站好了,保持安静,我不希望在我讲话期间发出任何我不愿听到的声音。”奥尔特加似乎很喜欢摆谱,话也说得冠冕堂皇。

“真他妈会装,你是干吗的啊,站在这里也不怕遭雷劈!”卜正浩小声咕唧,但林代没敢附和他。

奥尔特加继续他的话:“今天不训练,大家尽可心情放松,今天是给你们配备翻译,教你们生活、训练中必用的语言,大家都知道,在厄瓜多尔,用的是西班牙语,就像你们现在用的这样,但是我们得学会土著语言,这是我们最终的‘终极猎杀’中要用到的,以后在正式场合中也一律改用土著语言,你们在国内培训的西班牙语,只能作为日常交流所用。”

“Oh,the best!”下面一阵兴奋。

“应该可以轻松一些了,若干个应该。”林代碰碰赵重天。

“等着吧。”赵重天笑笑对他说,“我觉得没那么好的事吧,会让我们专门腾出时间来学土著语?真当自己现在是在上大学或者来留学搞学问的呢!”

奥尔特加说前三个月是语言的适应期,每个人必须过这一关。

各个语种的翻译人员被引荐到各国队员面前,担任赵重天语言训练的是一名厄瓜多尔华裔,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叫做沙姆林,外表很普通,是一个很容易默默无闻死掉的人。

赵重天想他如果在中国可能是姓林的。

不过,无论如何,这让他大喜过望,因为都是华人,在感觉上比较亲切一些。

沙姆林也很热情,主动地跟赵重天做自我介绍:“我的爷爷来自中国的福建,在血缘上我也是中国人,都是一家人,希望合作愉快。”

赵重天也介绍了自己。

“我是赵重天,海军陆航部队的,多指教。”

“哎呀,厉害!不是说还有一个的吗?”翻译一脸敬佩,但马上又疑问地道。

“那个叫常青,中国海军特种部队的。”

“哎呀,这个更厉害!他人呢?”沙姆林说。

赵重天微微叹了口气:“他打了这里的士兵,被关押了。”

沙姆林一怔:“哦?这样啊。”

赵重天见话已说开,便直接问道:“或许你通过私人关系可以把他放出来,按照原则,他只是打架,还没有违反训练中的有关必须惩处的法则。”

沙姆林说:“可以,我这就去问问。”

赵重天还想说什么,但沙姆林已经转身去“僵尸”那边了。

赵重天从手势能看出他们交谈的激烈程度。

然后沙姆林又走了过来。

“他同意把人放掉,但过错暂时记着。走,咱去领他。”他说。

赵重天感动地握住他的手:“那就好那就好。”

沙姆林一笑:“我也是中国人的血脉啊。”

他们到了禁闭室后,“僵尸”已打过电话,常青就站在门口了。

“走吧,我的英雄!”赵重天无限感慨地说,“先谢谢咱们的翻译吧,他也是华人。”

“我叫沙姆林。”沙姆林走过来和常青握手。

“我常青谢谢你!”常青一向是这种口气。

常青回来了,大家都和他打过了招呼,卜正浩还过来抱了一下。

随后,“僵尸”走了过来,他亲自介绍了突击队的随队医务人员——埃晨莎小姐,一位皮肤略黑的陆军文职军官。她扎着马尾巴小辫,颇具东方人的气质。

“埃晨莎医生是我们这次集训的随队医务人员,除她之外,还有三名护士,她们是特种旅军事医院的,在集训队是她们的额外工作,所以,大家要做得格外好,少受伤,免得麻烦她们。”

“我好像见过她。”常青小声对赵重天说。

“是啊,她就站在你面前呢,你是见过,我也见过呢。”赵重天撇着嘴笑常青。

“不是,不是,”常青急得脸一下就烧起来了,“在这之前我好像见过她,就是,就是想不起来了。”

赵重天说:“你见鬼去吧。”

常青想也许是幻想吧,但确实是有种见过的感觉。他内心最深处动了一下,突然隐秘地复活了。

埃晨莎的出现是一种可以走进常青内心的安静的符号。

常青确定了这种强烈的感觉,他全神贯注地看着她。

埃晨莎礼貌地站在队伍前微微鞠躬,算是做了自我介绍,大家便欢呼起来。

常青想消除这种突然而来的杂念,但没有用处,埃晨莎那种安静的气质顷刻间就吸引了他,她瘦瘦弱弱,但非常的干净利落。

常青紧紧盯住埃晨莎,他感觉一个低迷的过去走开了,代替的是生命欲望之火的复活。

但是埃晨莎转瞬便走开了,站到一旁。

“僵尸”用山芋脸和黑板牙代替了她青春风韵的气息和容颜。

果然,“僵尸”使用了土著语言,大家都一头雾水。

翻译在及时讲解着“僵尸”的发言:

“今天晚上的会餐,是欢迎勇敢的战士们加入到这个钢铁一般的集体中。”

常青真以为听错了,这样差劲到极点的饭菜竟然叫做“会餐”。

“从明天起到你们离开这个国家,将被取消一切休息日,也没有白天和黑夜的界限,吃饭的时间为5至8分钟。”

“僵尸”没有什么好口才,他的总结能力却是很强。几句话算是剥夺了队员们的一切自由,而进入像地狱一般的生活。

随后,几名士兵给他们发放了规定的个人需要配备的武器装具,包括:


防毒面具一副

防潮垫一个

冲锋枪一支(弹夹四个)

反光镜一个

指挥尺一套

攀登手套一副

备用迷彩服两套

净水药片一盒

50厘米橡皮筋一根

凯夫拉钢盔一顶

急救药包一个[包括:瓦那·弗里曼、维生素、阿斯匹林、消炎片、重割伤药、绷带、创可贴、耳塞、消毒水、烧伤膏、缝针线、脚气粉、防虫药、人丹(正气水)、蛇药]

瑞士多功能军刀(微型)一套

指北针一个

多用途刀一把

背囊一套(备用)

睡袋一个

砍刀一把(这是一种马来人惯用的弯月形大而重的短刀,对于日常生活来说过于笨重,不便携带,但对于野外生活或工作来说是很理想的)


除此之外,还有按小组分发的望远镜和GPS全球定位仪等会在正式展开训练后发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