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末代皇帝,尊严何在[联赛]

前言:这是我的个人网站札记栏目的内容,所谓札记,如词典解释“读书时摘记的要点和心得”,关于这个栏目,好些年了,有过很多设想,甚至关于一些经典的系列解读,但考虑到自己近些年来的处境以及不读书,还是先不列出书目了,以免开空头支票,不但对不起自己,还有假装博学的嫌疑——近来写了两篇,早早发在我的网站,有段时间懒得发帖,参加军团联赛,所以发来几篇,这是第三篇,^_^


末代皇帝,尊严何在?

2008.7.14

欣欣然学社/北_星_之_光(涤之)



每周一CCTV6电影频道晚七点半以后的电影是老电影,今天播放的是《末代皇帝》,讲末代皇帝故事的电影好像有一些,这个版本的还是第一次看到,断断续续地看完,有几个情节值得一记。


说来这个末代皇帝溥仪先生,也实在是可怜,虽然三岁就登基做了皇帝,但实际上就是晚清王朝各种利益集团的傀儡,自己的娘亲死了,为了所谓的皇帝的体统,想出宫“奔丧”也不行,被“恭恭敬敬地”拦在了大门前;要“变革”势力范围仅剩下一座皇宫的“大清”宫廷、换了内务府总管,结果宣布该“新政”的当晚库房就着了火——这个火连溥仪先生都知道是原来管库房的太监们放的,为的是让以前的糊涂帐目无据可查,可溥仪先生就是没法子去管!我不知道这两段情节有多少是艺术加工,但想来,即使有一定成分的艺术加工,该加工所要表达的史实即“傀儡皇帝”还是可信的。奔丧之所以加引号,我想,即使当时溥仪先生当时能出宫,看到已经吞大烟泡自杀的自己的娘亲,其吊唁方式,也要因为顾及“皇家体统”而大异于普通百姓真实情感流露的哭丧罢?而变革呢,很明显,等到整座大厦都蛀空了,再去粉刷一下外墙壁,说是加固,骗自己还是骗三岁小孩子?何况这个粉刷还如此地不彻底!这就是溥仪先生的“亲政变革"!到了民国,溥仪想利用日本人重新登基当皇帝,却不知道日本人也想利用溥仪先生这个曾经的“大清皇帝”来侵略中国,两者都谋划利用对方,自然是军事上强、心机上阴险的日本人得逞了,溥仪先生又成了日本人的傀儡、“满洲帝国”的儿皇帝,这个儿皇帝的屈辱到了什么程度呢?就连他被日本人欺负后,激动(或者冲动?)地宣布:“满洲帝国”与“日本帝国”的友谊,要像他访问日本时日本的天皇与他交往一样,是平等的——这样的讲话一出来,原来在座的“听众”,也全部离开啦。同样的,这个情节,可能也有艺术加工,但我仍然相信该加工要表达的史实即“傀儡皇帝”还是可信的。


皇帝当到这份上,我看不但是可怜,还比较可悲,这样的日子,虽然锦衣玉食、在一定范围内一呼百应,但实在不如乡野小民自在逍遥、天伦之乐的生活,除了这个以外,其可怜可悲处在于他在被改造时所反应出来的他这个皇帝处处受蒙蔽的的实际情况。


在改造所(抚顺战犯管理所),有两个形成强烈对比的情节。最初溥仪先生即使到了改造所,也连鞋带都是他同室的家人(好像是他的弟弟?出场人物比较多,看不太清)代劳,说“代劳”其实不怎么合适,因为在溥仪先生和代劳者看来,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应该讲“服侍”,并且能“服侍”溥仪先生,也是服侍者的荣幸,所以早上洗漱,水和牙刷准备好了,却没有往牙刷上蘸牙粉(相当于现代没有往牙刷上挤牙膏),于是溥仪先生直挺挺站着,把牙刷伸到服侍者的面前,问怎么没有牙粉,于是服侍者打开牙粉盒子,蘸上……与这个情节成强烈对比的是后来溥仪先生在花房的辛勤细致的侍弄花草——没有思想上的彻底转变,是不可能有那样的表现的,那么,怎么会有这样彻底的思想转变的呢?


从该电影的叙述来看,我认为,其一是靠劳动,其二是靠让溥仪知道事实真相。


关于劳动:在管教人员知道溥仪先生与他的家人同室,仍然让他的家人服侍一切饮食起居后,给溥仪先生换了房间,在换房间的情节中有两个细节,一是上楼梯时把溥仪先生的鞋带解开,让他自己动手系上——这是要培养他劳动的习惯;二是管教所所长告诉溥仪,半夜起夜要顺着便池边上撒尿,这样才不会有响声而影响到同室的其他人睡觉——这是要培养他为他人着想的习惯。


关于知道事实真相:有一个组织改造人员看电影的情节,该电影中的电影是纪录片,涉及内容有日本人立足于“伪满洲国”而大肆侵略中国:轰炸上海、屠杀南京、用中国人做细菌实验等,有一个细节:溥仪看到银幕上遍地的中国百姓被日本侵略者虐杀的尸体后,站了起来。


以上两点,引起了溥仪思想上的彻底的转变。电影叙述没有太多的语言表达,尤其是溥仪看纪录片,只是从管理所的所长眼中看到的一个画面:溥仪站起来了,独自一个站在众多坐着的改造人员中!


儒家的三纲八目,是儒家提出的一个人修养的阶梯,也是对一个人修养的境界的希望,究其根本,在于“格物”,就是要去认识、研究万事万物,而马克思主义者认为要实事求是,我认为这两者其本质是一样的,就是很多事、物要去亲历亲为,才是能有正确认识的第一步。所以,自己系鞋带与看纪录片,实际上本质上都是要让溥仪知道:有劳动能力的人要穿鞋,应该要自己系鞋带,当初你当皇帝,尤其在满洲,实际上是日本人的工具,日本人利用你,做了很多灭绝人性、惨绝人寰的恶行!


由此,溥仪先生彻底转变,甚至矫枉过正,深深自责,所以管教所所长劝慰他:该负责的负责,只要为做过的事情负责,而不要把与他无关的所有罪恶都背负起来。


这就是真实的力量!


反观现在某些“领导”,传闻“领导”越大,越好当,为什么呢?据说生活有人管(服侍?),出门有人带,讲稿、报告、总结有人写,这样的“领导”,我看,有没有一个正常的普通人的思维能力都成问题,为什么呢?不“格物”!连基本的认识周边的世界都做不到,又谈什么“止于至善”呢?这是儒家的要求,马克思主义呢?对自己职责内的工作问题不调查研究,甚至连普通百姓衣食住行、生老病死的情况都不了解,还谈什么实事求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电影中提到中华民国的走马灯式的“更换大王旗”,为什么这样?我想,不是三民主义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毛主席说“正确的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试想:一群心中自打着小九九的晚清遗老遗少,因为枪炮的威胁,而“咸于革命”,这些人,理解什么是“民族、民权、民生”吗?恐怕大多数人只有自己的“家族、大权、我生”的主义吧?让这些人去执行三民主义,结果自然不难推测了——其实也不必推测,中华民国已经是历史了,但值得一提的是,三民主义并不可笑,可笑的是后来执行三民主义的人,而毛主席总结出的经验教训或者说是警告:“正确的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看看历史,看看如今某些似乎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越来越觉得毛主席的英明!


电影之前看新闻,有一条说某地组织小学生暑期加强实践活动,让小孩子自己动手做菜,说是做菜,其实就是番茄炒蛋,并且西红柿都是事先切好的,鸡蛋也是打好的,小孩子们把这些放到锅内翻动几下,熟了装盘,虽然简单,但也是让小孩子“格物致知”,或者说“实事求是”,“致知”和“求是”的结果就是新闻里播出的对一个参与的小学生的采访,大意是说体会到体会到自己动手的快乐,以后要多动手。这样的格物固然只格了一半甚至不到一半,但对比某些一年在家里扫不到一次地的小孩子来说,总算是一种大的进步了,不知道是否是因为顾虑到小孩子的清洁以及安全,所以没有让小孩子们去洗切西红柿,其实我看大多数小孩子们都很谨慎,只要你事先告诉他们当心水溅到衣服、刀切到手等常识,应该能做好,何况,即使有个别水溅到衣服、刀切到手,也不是十分大的事情,这就需要家长和主办者的思想的解放。上个星期某日,我在人行道上走,对面来了个大约也是小学生模样的男孩子,听到他后面有喇叭的声音,赶忙跳到路边,其实当时那个车是往路边停靠,不知道怎么按了喇叭,并且那个车离那个男孩子远着呢,大约有八九米的样子,我当时想,这应该是平时有教育,过往马路要当心车辆,所以即使年纪小,也形成了一种习惯,听到身后有喇叭声,虽然不能判断远近,首先就避让,即使这样在我看来过于谨慎了,但也是有必要的,何况,在我看来是过于谨慎,在那个年纪的小孩情况看来,未必就是一种反应过度,而是一种好习惯:某些成年人不是有横穿马路、车辆按喇叭也不避让、看你敢撞我的情况吗?


谈上面的新闻,作为该篇的结尾,与电影也是有一些关系:电影的结尾,在故宫太和殿,一个小学生模样的男孩子、看门的工作人员的儿子,阻止老年溥仪先生到“皇帝宝座”上去,溥仪先生说他原来是皇帝,男孩问有什么证明,溥仪先生上去,在座位的缝隙里,掏出了片子开头他三岁登基时一个大臣给他的蝈蝈笼子,男孩拿着蝈蝈笼子,站在“皇帝宝座”前,低头看着,再抬头,发现老溥仪不见了,这有些灵幻的意味,因为那个情节表现的是溥仪先生1967年去世的事情。看着男孩子拿着蝈蝈笼子站在“皇帝宝座”前的画面,我想,是不是电影导演对中国独生子女小皇帝般的生活有一种忧虑呢?从而借这个电影画面表达出来?这只是我的观感,未必是正确的,倘若不正确,那么,上面谈新闻的那段,就有些挂羊头卖狗肉了,但也不去修改了。



后记:这部电影,当时我不知道相关情况,后来到网上搜索,才知道是个欧洲人导演的。如果该人对中国的独生子女生活状况很了解,并且是个国际主义者,那么,我说的那种忧虑,或许存在罢。


好的电影的画面,只要去体会,其中有很多内涵,以上这篇,没有写出来的东西很多,一来限于篇幅,二来,也有很多当时忽略的东西:不管是书,还是电影、戏曲等文艺表现手法,只要是优秀的,就值得反复地看、读,在这反复中,总能发现一些新的东西。



该电影简介附录于下,资料来源 www.cctv.com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末代皇帝

The Last Emperor

意大利扬科电影公司、英国道奥电影公司、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1987年出品

编剧:杰里米·贝尔多鲁齐

导演:杰里米·贝尔多鲁齐

主演:尊龙、陈冲、邬君梅


故事梗概:


这一年是1950年冬天,清王朝废帝溥仪作为战犯从苏联被押回中国。火车抵达中苏边境的满洲里火车站后,溥仪认为此去性命难保,便溜进卫生间企图割腕自杀。中国战犯管理所所长发现情况有异,急敲卫生间的门。


敲门声使溥仪陷入了回忆。1908年的一个冬夜,清宫卫队长敲开了醇亲王府的大门,按慈禧太后旨意,3岁的小傅仪离开亲生母亲,由嫫嫫陪同到达紫禁城,接进宫中教养,准备接位。在香烟缭绕的坤宁宫内,即将咽气的慈禧接见了溥仪,告诉他要即日登基。在太和殿上隆重举行登基大典时,溥仪在大臣陈宝琛身上发现了一个装着蝈蝈的小笼子。他对蝈蝈的兴趣显然要超过几千名跪在他脚下高呼“皇上万岁万万岁”的文武大臣。登基之后,溥仪成了世界上最缺少管教、也是最孤独的孩子。


溥仪从回忆中惊醒过来。他也被管理所长救起,从此开始了接受审判、接受改造的囚徒生活。他在监狱里遇见了他的胞弟溥杰,于是又回想起40年前的往事。


在养心殿院中,溥仪和溥杰玩得正起劲。他已长到6岁,但还在吃奶娘的奶。他已经懂得手上握有无上的权力,并开始肆意捉弄虐待太监们。这时传来消息,辛亥革命成功,溥仪被废黜,他一夜间成了“紫禁城内的皇上”。


1919年,英国教师庄士敦受聘入宫,14岁的溥仪开始接受西方文化的熏陶。在庄土敦任教的4年里,博仪不仅在生活方式上逐步发生改变:学会了骑自行车,戴上了眼睛,剪掉了辫子,穿上了西服,学会了跳舞、打网球,并且朦胧地向往西方的民主政治。尽管他在1922年仍按旧制娶了婉容为皇后,文绣为皇妃,但他的心已飞向英国、飞向牛津大学。


故事又回到监狱。溥仪被要求交代他的全部历史:1924年夏天,一队冯玉祥部下的士兵包围了故宫,逼迫溥仪迁出紫禁城。溥仪在庄土敦的陪同下,带着婉容和文绣第一次进入了宫外的世界。在日本人的庇护下,溥仪到了天津。不久后,文绣耻于她的地位,毅然出走。日本人加紧了对溥仪的控制,一个名叫东宝的女特务被派驻在婉容身边,庄土敦也不得不于1931年离开了溥仪。1934年,日本侵吞了东北三省后,便要求溥仪出任所谓“满洲国”的皇帝。一心想复辟的溥仪不顾婉容、陈宝琛等人的劝戒,以“中国背弃了我”为理由自愿去长春登上了“满洲国皇帝”的宝座。婉容自甘堕落,吸上了鸦片,和溥仪的距离越来越远,当她和司机的奸情败露,私生的孩子被烧死后,她精神失常,被日本人送走了。溥仪在日本人甘粕和吉冈的监护下,尝够了当儿皇帝的屈辱滋味。直到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满洲国”解体,溥仪出逃未遂,在长春机场上被苏军俘获,才结束了他的丑恶的“前半生”。



在整整10年的关押期间,溥仪已从一个连衣服都不会穿的“皇上”锻炼成了一个能自理生活并从事一些轻微劳动的平民。1959年,溥仪被特赦了。获释后,他在北京植物园任职。8年后的某一天,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生活中的一切秩序都被打乱,溥仪在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忽然遇到了一个被红卫兵押着游街的“牛鬼蛇神”,更让他无比惊讶的是,那人居然是当年战犯管理所的所长。


失魂落魄的溥仪独行来到故宫博物院,这里已没有游人。他独自登上太和殿,告诉在那里守卫皇帝座位的儿童红卫兵说,“我是中国的皇帝”。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从宝座的座垫下掏出了50年前最喜欢的蝈蝈笼子。在红红的夕照下,一只蝈蝈从笼子里爬了出来……


其它近贴:两次“王顾左右而言他”


说明:本文于2008年7月21日首发于我的网站乐夫拓札记版块,请斑竹审查。


本文内容于 2008-8-7 11:02:20 被北_星_之_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