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文集 寰宇纵横任枉评 火炉上的凉白开—巴以和谈

退役新兵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8/[/size][/URL] 当世仇和平遭遇右转与待定之犹太待定篇 武侠小说当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就是冤冤相报何时了这句话,从小说当中看,这句话只在双方实力存在巨大差距的时候才会说,高手对新手说,是懒得动手,新手对高手说,是要留得青山。如果要是没有冤冤相报,武侠小说还有什么内容可写?对于国际政治来说,如果没有仇恨,历史还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8/

当世仇和平遭遇右转与待定之犹太待定篇

武侠小说当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就是冤冤相报何时了这句话,从小说当中看,这句话只在双方实力存在巨大差距的时候才会说,高手对新手说,是懒得动手,新手对高手说,是要留得青山。如果要是没有冤冤相报,武侠小说还有什么内容可写?对于国际政治来说,如果没有仇恨,历史还有什么内容可写?军人用鲜血书写江山,文人只起到一个记录作用。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当中指出:“战争无非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在翻译过程中逐渐的简化,成为了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字面意思谁都能理解,可这句话的含义却不仅仅如此,实则是在强调,一切政治手段都是在为战争做准备,这才是纯正普鲁士文化的脊柱。按照表现方式来说的话,那么和平无非就是在为了准备战争,为战争积蓄实力,最具有说服力的便是巴以冲突。

世界范围内,冤家那么多,如何才能算的上世仇呢?首先,世仇的前提必须是世交,如果不是世交的话,那么仇恨是很容易化解的。中日、阿以、英法这三对世仇国家,如果没有以前曾为世交的话,恐怕仇恨早就化解了。给大家举个身边的例子,当一对恋人分手的时候,其实并不是不能忘记对方的错,而是无法遗忘对方的好。放到咱自己身上,中华民族是以宽容著称的,而我们的宽容是不能原谅背叛的,加之日本没有获得谅解的诚意,所以关系停步不前。旧账未了,又添新账,这是发展所谓的友好关系所应有的行为吗?中日关系能够维持正常化,已属不易,何谈友好?

巴以之间的冲突矛盾,是比较明朗化的,争斗是摆在明面的,谁都心知肚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巴以问题也呈现出向中日问题靠拢的趋势,就能够看出美国的影响力。日本和以色列,无非就是俩鸡蛋,而美国给他俩鸡蛋皮之外裹上了一层泥土与茅草,成了松花蛋了,就觉得自己和别的鸡蛋不一样了。两国的用途,决决定了两国的内部构造。福田康夫与奥尔默特,都是靠“顶班”才成为国家首脑的,而上任后就开始对敌对国家开始亲善政策,等等一些列相似的手段,只能证明一点,美国故意指使的。

㈠民主后门

美国以输出民主为己任,美国输出民主是为了获得所谓民主世界的第一把交椅,目的就是自私的,留一手也是必然的。这一手就是,用该国势力最大的政党,获得内阁控制权,然后利用天灾人祸把旗帜性人物更换掉,换上一个被公认的鸽派人物,接受美国的统一指挥,有点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味道,又有点抛砖引玉的意思。在亚欧大陆上,美国的铁杆分别有这么三国,英国(近东办事处主任)、以色列(中东办事处主任)、日本(远东办事处主任)。布朗,奥尔默特,福田康夫,清一色的“顶班”首脑,清一色的议会席位占少数……无论什么国家,只要是挂着民主连锁店的招牌,美国就有后门可寻。在美国总统史上,民主党的杜鲁门与约翰逊,以及共和党的福特,都是展现出美国特有的“二把手”权利哲学。做为连任两次二把手的长子,布什玩起来颇为得心应手。

㈡鸽派功效

美国不遗余力的把三人换上台,当然不是没有目的地。美国从不指望鸽派去麻痹敌人,如果能够被轻易麻痹的国家,就不值得美国亲自出手,那也把美国看的太肤浅了。所有的美国外交活动当中,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他国产生一个分化作用力,激化该国内部矛盾,兵对兵,将对将,什么规模的外交活动,作用力也随之增加。法塔赫与哈马斯便成为第一批实验品,中国没出事,不代表没有事。一曲玉树后庭花,江隔南北争相唱。同曲异词伴杂音,听罢心绪难再静。喂养鸽子,如果不把食物分散投放,鸽子也会抢食,何况是鹰呢?用敌对国家的鸽派去喂食,能够降低对方的敌视,从而不排斥进食,当试探无果后,选择进食之时,另一方就会抢食,一个谷子不能拆散鸽群,一块肉却可以让两只鹰相互争斗。美国是第一个确立国鸟的,从此引发出的飞机制造业,稳居头把交椅,而被人忽视的外交策略也同样走在世界前列。

㈢一切为选

美国的小弟多,同样顾虑也多,如果要是美国新任美国总统是一个软蛋,那怎么办?到不是担忧麦凯恩,主要是奥巴马那个心理不正常的家伙,美国家族做为支撑力,也很难以强硬著称。布什的家族与麦凯恩的家族,可以给他们荣耀,他们的强硬有资本,而奥巴马呢?要是这三个办事处的领导人不听话怎么办?种种的问题,都需要考虑,所以只能从最坏的角度去做打算。把那些可能威胁到美国绝对权威的领导人集体更换,换上鸽派,让该国对美国的外交起点被迫下调,就算换届选举的时候来个不服从管教的,也好有足够的空间可以斡旋,从而达到控制的目的。日本和英国到还好说,主要是以色列,阴晴不定的,隔三差五就干出格的事,搞的美国外交上处于被动,奥尔默特下台,也就成为一个必然,美国国内选举就意味着重新洗牌。

奥尔默特只是美俄争斗下的一个牺牲品罢了!再次我多嘴一句,抗震救灾之前还时常出现的传扬中以友好的帖子怎么不见了?就拿奥尔默特来说,他的祖父与父亲两代人,都曾生活在我国的哈尔滨。奥尔默特的温和,和中国文化脱不了关系,毕竟中国文化的那种宽厚待人,通过他的家庭传播给了他。话又说回来,犹太人和中国人的关系并不好,毕竟肤色不同,而在东北地区,他们则与俄罗斯的关系更为紧密。从中俄两国在中东的势力来看,明显是俄罗斯大于中国,造成原因主要有二。

⑴东欧遗党帮助

最重要的一条,是奥尔默特在帮俄罗斯,毕竟犹太集团当中有东欧集团,没有远东集团,居住在东北与上海等地的犹太人,从生活习惯上,更紧接于东欧集团,至多只能算是一个派别。不过随着奥尔默特这一带在以色列本土出生的人成年之后,这种意识就被可以淡化,而把真空的感情转嫁在俄罗斯身上。何况俄罗斯已经更换了体制,成为了美国一样的“民主国家”,犹太人所控制的财富优势又可以起到重要影响力,对于善玩移民牌的以色列来说,确保并发展这股势力是必然的,所以交换利益,帮助俄罗斯再次进入中东。

⑵沙俄双重标准

请大家不要误认为苏联以前经营过中东,而事实却根本不是如此。当年苏联在中东,一方面支持现政府,一方面培植自己势力,而双方又处在对立面,苏联也就经常顾此失彼,大玩东墙与西墙之间的搬砖运动,结果墙全塌了,最后苏联也塌了。倘若是俄罗斯势力要再次介入中东,必然需要清理这片废墟,才能继续发展,可俄罗斯的做法是什么?把清理废墟的工作推给中国,从继承苏联外交遗产上看,好事全让俄罗斯享受,罪过全上中国承受了。说什么美国对伊朗核问题双重标准,我看俄罗斯在对待中俄继承苏联外交遗产上的双重标准更可怕。

党派争斗与阁院争斗纠缠下的日本与以色列,自身前行都是一个问题,领导人频繁更迭下的政权,怎么能够保障同世仇国家的友好关系呢?两国被美国扶持起来的国家,美国处民主后门之外,还能以釜底抽薪相逼,只是前者使用鸽派,后者适用鹰派罢了。不要过分崇拜美国的硬实力,不要过分轻视美国的软实力。中国人去崇拜美国的狼图腾文化,而忽略本国的鸟图腾文化,希望文化的悲剧不要继续上演。

退役新兵

2008.08.05

一曲玉树后庭花,

江隔南北争相唱。

同曲异词伴杂音,

听罢心绪难再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