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走近法国第一夫人布吕尼

fengyimin 收藏 1 99
导读:欧洲时报:走近法国第一夫人布吕尼

中新网8月5日电 法国《欧洲时报》发表题为《走近法国第一夫人卡尔拉》的文章说,法国最近发布的一项民意测验显示,法国第一夫人卡尔拉·布吕尼的支持率高达68%,比她丈夫萨科奇的支持率高了近一倍。2007年冬,前超级名模兼歌手与法国总统萨科奇一见钟情,三个月后喜结连理。今年年初起,她频频陪同夫君成功出访,造成“卡尔拉效应”,使人们对这位长着一付清秀脸蛋,先前被人怀疑会像路易十六王后“祸国殃民”的美人不禁刮目相看。法国第一夫人不愧为“决裂型总统”的知音,当了第一夫人后,坚持艺术创作,7月中旬,她推出第三张个人专辑,再度成为媒体追逐中心。让我们听听她是怎样看待自己的新生活的吧。




文章摘录如下:


身材高挑的卡尔拉·布吕尼曾是超级名模,29岁时手持吉他进军歌坛自创、自演,转型成流行歌手,实现了多年梦想。1995年和1997年她还参加过《猫步》(Catwalk)和《狗仔队》(Paparazzi)两部电影的演出。她的第一张民歌风格个人专辑《有人对我说》(Quelqu’un m’a dit)于2002年底面世,一炮打响,全球发行量达到200万张。她还获得过法国音乐年度最佳女歌手奖。2007年初发行的是一张英语唱碟,名叫《没有承诺》(No promise),主要为精选的一些名诗谱曲,但销售情况不佳,在全世界范围内仅售出8万张。今年7月11日,卡尔拉提前10天推出了她的第三张情歌专辑《仿佛什么都没发生》(Comme si de rien n’était),曲风以民谣蓝调为主,共收录进14首歌曲,不少歌词都由她自己创作。据说,她表示会把新专辑的全部版税捐赠给慈善机构。


本专辑涉及爱情、童年、性爱各个主题,卡尔拉风格奔放,现实与浪漫相间,坦诚中不乏细腻。她唱道:“我还是个孩子,尽管我已年近四十,我还是个孩子,虽然我曾有过三十个情人……”另有一首名为《我的毒品》的歌,未及问世已早被媒体炒作,因为歌中的情人被比喻成毒品,歌词说:“你是我的毒品,你比阿富汗海洛因还要致命,你比哥伦比亚白粉(暗指可卡因)更加危险。我的男人,我卷起他来,将它吸进。”新歌集中还有《恋爱中的女人》、《欲望之罪》等,《欲望之罪》由卡尔拉和其前同居男友拉斐尔·昂托万共同署名。另一首新歌《你属于我》大概是她专为萨科奇创作的,歌中涉及不少二人去年游览过的国外景点。


据记者报道,卡尔拉借新专辑《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表达了对亡兄维吉尼奥的怀念和自己对音乐事业的执着信念。这张民谣蓝调曲风的法语唱片还包括了她对婚前时光的回忆。卡尔拉强调,音乐对她而言是“慰藉与平静的源泉”,她在生活中的支柱是“音乐、家人和朋友”。事实上,这第三张光碟早在她与法国总统相恋前已具规模,当制作人和她的合作者听到二人论及婚嫁时,悲观地以为计划从此要落空。可出乎众人意料,爱丽舍宫主人未对妻子艺术生涯进行干预,卡尔拉新光碟的问世说明她保持了一定的独立,在百姓中因而获得相当好评,有60%的人赞成第一夫人继续她的艺术活动。卡尔拉透露,在新专辑的创作过程中,曾获得丈夫不少帮助。她尤其对萨科奇“像任何丈夫都会帮助妻子一样”,“和善”且“慷慨”“有时像父亲般的温情”感到幸福。据她说,萨科奇喜欢的是法国传统歌曲,“这是我俩的共同点:喜欢勃莱尔、甘斯布尔、费雷和巴巴拉等人。我给他介绍的,主要是盎格罗撒克逊歌手的歌曲。”


萨科奇在私底下喜欢把卡尔拉唤作“卡尔拉·德·美第奇斯”。这使人想起17世纪法王亨利四世的妻子玛丽·德·美第奇斯,她同卡尔拉一样,也是意大利人,但她尤其是位聪明能干的女君主。萨科奇对卡尔拉评价之高由此可见一斑。兼有意大利女性豪放性格和法国妇女优雅风度的第一夫人果真聪明过人,她不仅体贴日理万机的丈夫,还感激他“忍受和我相处,因为同艺术家一起生活并不容易”。卡尔拉说,自己决定婚后不放弃歌唱事业,是受到英国前首相夫人切丽的鼓励:“我们生活在2008年,女性婚后通常都会继续参加工作,即使像我一样,嫁的是肩负重任的丈夫。托尼·布莱尔的夫人告诉我,当初人们对她继续从事律师工作也曾持怀疑态度,但是她坚持下来了,因为这是原则问题,尽管他们二人子女不少。”


但是卡尔拉承认,有了第一夫人身份,她必须服从国家利益,为避免过于复杂的保安工作,这次她不能像过去那样为自己的新专辑开演唱会做推介巡回宣传了。她并宣布说,在2012年丈夫任期结束之前,不太可能再出新集子。


而今,卡尔拉·布吕尼已加入了法国籍,对此她说:“我是意大利彼埃蒙地区的人,同法国南方毗邻,所以我就像法国的萨瓦人一样”。不管人们是否愿意,卡尔拉的艺术形象已经无法摆脱其政治身分。她的艺术创作是否如《费加罗报》评论的“近乎完美地成功”,歌曲是否“具有特殊的旋律感,散发出美国民谣和法国抒情歌谣的风味”,歌迷们的反映仍是卡尔拉十分关心的。她在接受《VSD》周末杂志采访时承认,自己有些担心被一些人误解:“人们对这张唱片的感觉也许不仅仅在音乐方面,因为我现在毕竟是总统的妻子 …… ”她表示,“如果人们因为我嫁给了法国总统而不再听我的歌,我能理解。如果他们因为我同总统结婚而喜欢听我的歌,我会非常高兴。”


卡尔拉·布吕尼面临共和国第一夫人职责,她是如何看待至高无上的政治地位,又将准备怎样完成自己的重任呢?今年二月,她首次以第一夫人身分接受《快报》杂志总编巴比埃采访,她表示“我会尽力而为,认真去做好”。以下的采访录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了解她对政治生活的感受和理解。


问:您身处一个政治新世界,它像什么?


答:这个世界里,说的话都有很大分量,处理的是有关国计民生、自由、权利等根本性的重要大事。而艺术世界涉及的是精神、灵魂问题,情感和生活乐趣。


问:您先前没有意料到政坛会是这样吧?


答:这点我知道,但我从来没同它接触过。当时我只以为政界是受到尊敬的。而实际上,它同演艺界标榜的是同样的规则。政治引起的是本能的冲动,相比起来,艺术和形象的冲动更为细腻,更有教养。


问:您发现这种暴力以后,没有产生过逃离它的念头吗?


答:没有,因为我已坠入情网,我决定面对形势,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我无法同外部世界争斗,我紧紧抓住了让人放心的美好知己世界,用美好来抵御外界的残酷。


问:为什么你们的婚礼如此低调,甚至像秘密结婚?是被媒体搅的吧?


答:媒体根本没有搅乱我们。我很年轻的时候就懂得了一个道理:媒体说的和我自己处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在大庭广众下露面,很难保证不出现偏差甚至错误,这是常事,没什么关系,媒体如果不自由才是严重问题。在我们国家里,媒体有自由,这很好。


问:您现在是法兰西第一夫人,打算怎样完成任务?


答:我才接触它,心里没有数,也不知道怎么做。我从来没有结过婚。我接受的是意大利式的教育,不希望有离婚问题……所以,我会跟着丈夫陪他完成总统任期,然后跟着他一直到死。我知道生活里会有出其不意的事,但这是我的愿望。


问:您从来没结过婚,这回可没有犹豫……


答:我是马上愿意嫁给他的。因为同他在一起,我自幼感到的莫名怕惧消失了,我觉得不会出任何问题。尼古拉不是一个权迷,所以他能勇气十足。有人说我俩的关系发展过快,这不对,我俩是一拍即合的,相爱的人有自己的时间观。


问:作为第一夫人,您打算树立什么样的风格?


答:我喜欢工作,不过勇气不足。我不想树立什么特别的风格。尼古拉的勇气够我们俩用,他处处护着我,像父亲一样。我喜欢探险,跟领导法国的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是件真正的探险活动。首先我愿意了解,听他讲话,听别人讲话,听所有懂得一切的人说话,因为我什么都不懂。我喜欢观察丈夫的工作,我也喜欢观察他人对尼古拉的工作作出的反应,读媒体报道,哪怕是对我不利的话。我还不知道作为第一夫人具体该怎么做,但有一点我知道:我会严肃认真地去做好。


问:生活在爱丽舍宫,会不会感觉共和国的重压?


答:那是个令人非常惬意的地方,围在漂亮的大花园里,离星形广场也不远,还有各种各样和善的人在照顾你。要说这是共和国的重压,倒一点不难忍受,反倒是减轻了生活负担。不过我有时会于心有愧,尼古拉需要这些是为了保证他的工作,可我并不需要。


问:您崇敬哪些政界人物?


答:我这方面懂得不多,只能说大家都知道的人:我钦佩戴高乐在二战期间的活动,赞赏密特朗取消死刑的魄力,喜欢丘吉尔的勇气和幽默,还有肯尼迪……让我肃然起敬的是像内尔森·曼德拉那种,为他人而全身心投入战斗的公众人物。我还欣赏尼古拉。


问:您一向的政见,包括最近对政府关于检查非法移民ADN的问题上发表的看法,让人把您归入左派人士。您会改变观点迎合丈夫吗?


答:在ADN问题上,我的观点没有变。但我可以同尼古拉谈论,他喜欢讨论问题,爱对话,完全不是个僵化的人。我过去以为总统都听不进意见。


问:他同您想像的不同吗?


答:过去我对他只有个模糊概念,觉得他充满勇气和活力。后来我发现他还是很有灵活性的,完全有可能改变想法。我可不会嫁给一个不让我有独立思考自由的男人。他不仅给我自由,还鼓励我。我习惯凭感觉而不是思考来行动,他对我非常地呵护。作为女人,这是最让我动心的因素之一。因为,在他这个位置上,他完全可以不那样做。


问:您是个名人,有不凡的经历,令公众舆论关注……


答:我理解大家对我的不放心,尤其是看到一些表现我的荒谬、甚至十分可怕的形象之后。但我要让法国百姓放心,我40岁了,是个正常人,我是个严肃的人,有理智,很普通,尽管我有特权。我是个诚实人,有个小儿子……我为自己做过的事感到骄傲,为嫁给尼古拉自豪。当上法兰西第一夫人我很自豪和幸福,我要尽力做得好。


第一夫人在法国人心目中形象有改善,消息令人鼓舞,但也有55%的法国人认为萨科奇在利用妻子衬托自己的形象。他们二人间是真正的罗曼史呢还是一场作秀?不管怎么说,卡尔拉频频接受采访,不单帮助媒体杂志大大提高了营业额(《快报》2月份的独家专访一期售出60万册),也让愿意了解她的百姓有了消息渠道。例如月初《地铁》免费报报道,卡尔拉十分敬佩巴黎市长德拉诺埃的工作,尽管后者同自己丈夫的政见相左,她还给市长寄了新光碟,感谢他多次光临她的音乐会。卡尔拉明确表示自己并未如外界所传怀孕,她解释说:“显出小肚子来,肯定因为有时会喝上一杯啤酒,看来我得戒掉它了。我是很想要怀孕,如果真那样,我是不会再抽烟的。”当了第一夫人,有没有添新装?“我为参加官方仪式新添了几套裙服。法国时装师件件都做得好,我都不知道该挑哪件来穿了。”最后,第一夫人告诉大家,8月份她将同丈夫一起去南方(瓦尔省)拉方杜度几天假。萨科奇要去北京参加奥运会开幕式典礼,她“不会去,因为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我陪同。”(梅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