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弟弟闯深圳六年 娶河南媳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这里,孩子们的食物已经足够,他们缺乏的是艺术和音乐。所以,我决定在这里开设音乐课程。———马克


他是知识分子,教育背景很好,素质很高,但不是很有钱,生活中很低调。———马克的中国朋友


●每周教福利院孤儿弹琴,已坚持6年


●爱写毛笔字,练习行草,写成语送给哥哥奥巴马


●喜欢读《红楼梦》,用中文写日记


●爱吃烧烤,只吃豆腐片和土豆片


●喜欢户外运动,是游泳、爬山行家


●已与一位中国河南姑娘结婚


爱好音乐的人,都是浪漫而唯美的?在业余钢琴家马克《nightmoods》这张CD的内页上,印刷着几行爱尔兰诗人叶兹的诗句:


那儿,有月光如波浪般跳动,幽暗的沙滩罩着迷蒙的彩色,在最远最远的玫瑰园里,有我们整夜整夜的步履。我们交织着古老的舞步,双手和眼神也交错如旋舞,直到月亮离去。我们来来回回地跳跃着,追逐那些晶亮的泡沫。而你们的世界却充满了烦恼,在睡眠里也冲突着无尽的焦躁……


瘦高,健康,素食主义,身高超180cm,体格健硕,头发很短很少,常戴棒球帽,更多时候戴头巾。棕色皮肤,黑头发,黑眼睛,五官具有雕刻感……


这个人就是马克·恩德桑乔(MarkNdesandjo),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BarackHusseinObama)同父异母的弟弟,在深圳生活了6年,他希望长期在中国生活下去。


针对众多媒体狂轰滥炸似的搜索和铺天盖地的报道,隋政军联系本报记者,“能否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马克?”于是,这篇并没有采访马克本人的揭秘马克在深圳生活的报道诞生了。马克通过隋政军转达本报记者:“现在不是一个合适的采访时间”,“相信晚些时候,我会在中国独家接受你们的采访。”


“我是马克,我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马上处理!非常对不起,我上次答应你这个星期可以上课,不过等我处理完事情我一定试试给你电话。好吗?”8月1日18时许,马克把这条短信发送到龙本的手机上。18岁的龙本是马克的钢琴学生,是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儿童福利院的一名孤儿。


8月1日是周五,算上这个周末,马克连续三周没来福利院上课,从2002年至今,这是第一次。


龙本收到短信时并不清楚马克老师究竟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但这段时间,有很多记者要采访他,“我非常不愿意被采访,尤其是想通过我知道马克老师的情况。”


但就是在他简单的回忆里,在马克最好的中国朋友隋政军的描述里,这个被全球众多媒体记者感兴趣的奥巴马的弟弟,鲜活而出。


一篇报道曝身份


英国《泰晤士报》曝光了马克身份,蜂拥而至的采访要求扰乱了他的生活


对马克而言,从7月27日甚至更早他接到英国《泰晤士报》的电话时起,他就陷入到巨大压力之中。这压力来自于舆论,来自于蜂拥而至的采访要求,这些扰乱了他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节奏。


在深圳,马克的身份也是在此时被曝光的。


“马克·恩德桑乔(MarkNdesandjo)是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BarackHusseinObama)的同父异母弟弟,从2002年开始至今,马克一直生活在中国深圳市。当奥巴马选择生活在公众的注目之下时,马克却把自己淹没在深圳的喧嚣人潮里。”


这样一个爆炸性的新闻经《泰晤士报》首发后,包括香港媒体在内的众多媒体记者开始按照文章中提到的线索在深圳各处寻访。“他们甚至找到马克曾经工作过的公司,几十名记者就守在下面,所有被认为能够了解到马克情况的人都无法幸免,要反复回答同样问题:马克什么样子?怎样能找到他?”马克曾经的同事说,“神通广大的记者甚至找到了马克以前去过多次的酒吧。”


实际上,新华网在今年3月18日即发文称:美国《纽约时报》3月17日发表文章,题目是《奥巴马的弟弟在中国》。也许因为没有更详细信息,这篇文章在国内并未引起关注,直到4个月后《泰晤士报》称马克生活在深圳,这才引起大家的关注。


上周,为远离大批记者的寻访,马克和他的中国朋友、Worldnexus公司真正的老板隋政军选择了暂时离开深圳“避难”。针对众多媒体狂轰滥炸似的搜索和铺天盖地的报道,隋政军联系本报记者,“能否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马克?”在隋政军看来,“一个认识了六年的朋友马克,竟然和时下当红的奥巴马扯到了一起,有点不可思议。”


一张CD表才华


弹奏肖邦钢琴曲并刻录成碟,里面简介马克是作家、画家和作曲家


马克到底是谁?记者能够查到的唯一印刷资料竟然是一张CD封套,这张CD被马克当作礼物送给了他的中国学生、深圳儿童福利院的孤儿龙本。


这是一张全黑色印刷的CD,名字叫做nightmoods———神秘与爱的幻想曲,内容全部是由马克弹奏的肖邦的钢琴曲,“献给我最信任和最好的朋友:鲁斯·恩德桑乔”。鲁斯·恩德桑乔是马克的母亲,她是奥巴马已故父亲的第三任妻子,在马克很小的时候他们就离了婚。目前,曾经是哈佛大学高材生的鲁斯·恩德桑乔在肯尼亚内罗毕经营一家高级幼儿园。


奥巴马的父亲有过4次婚姻,共养育了8个孩子,奥巴马即为其中之一。马克随母姓。


在由马克演奏并担任制作人的这张CD中,关于作者的简介是这样的:“马克·恩德桑乔是一名作家、画家和作曲家,大部分时间生活在亚洲和美国。他在肯尼亚的内罗毕出生,在布朗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学习。恩德桑乔先生已经出版了三张CD和一本书,书名是《非洲观察和其他随笔》,是关于一个在肯尼亚长大的非洲青年后来移居到美国大都市的经历。除了跳伞、滑雪和冲浪滑水之外,他还找时间学习光纤通讯以及曾在朗讯科技公司(LucentTechnologies)和北电网络(NotelNetworks)担任高级职务岗位。”


马克的朋友告诉本报记者,“7岁以前,马克一直生活在肯尼亚,随后他在美国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据媒体报道,马克在美国布朗大学取得了数学和艺术学学士学位,然后在斯坦福大学拿到了物理学学士学位。此后,他又在埃默里大学取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报道称,马克之后在美国的几家企业工作了12年。


从2002年开始至今,马克的经历和深圳紧密联系在一起。最初,马克是作为中美文化交流项目的一个成员来到中国,第一站就是在深圳外国语学校做外教。现在已经成为马克最好的中国朋友的隋政军,就是在2002年下半年的某一天,在深圳外国语学校门口第一次见到马克。那之后,马克的深圳经历几乎是和隋政军一起展开的。


一篇文章讲经历


南方网文章《不仅仅是捐赠》讲述马克在深福利院做义工的6年生活


“马克没有做过教师,但他是在中美文化交流活动中以外教的身份来中国。”隋政军说,马克当时在深圳外国语学校工作,同时还有另外一个计划,“他希望从美国带来一个帮助中国孤儿的慈善项目。”据了解,马克在来中国之前曾经尝试着联系了很多人,包括美国一些媒体记者,甚至比尔·盖茨基金会,他把自己关于帮助中国孤儿的计划一一发给他们,但没有得到一份回应。“这事再正常不过的了,2002年,估计在美国都没人知道这个叫马克的人是谁。”最后,马克发动他在埃默里大学攻读工商管理硕士时的同学们捐了一些钱,带来中国。一到深圳,马克就着手这事,但他连深圳的孤儿在哪里都不知道。此时,马克通过一个英语老师介绍认识了隋政军,买了牛奶、奶粉和DVD等带到市社会福利中心儿童福利院。


“马克没什么钱,他最主要的目的是把音乐带给那些孤儿。他觉得孤儿的生活里应该有艺术,不仅仅是买东西或者钱之类的。这是他的一个梦想。”隋政军说,从那时开始,马克每个周末都去教孤儿们弹钢琴,一直到现在。


“你问马克?他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来的,很少有义工能像他这样坚持。”4日上午,市社会福利中心儿童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屡次谈到马克的“坚持”。据他们介绍,从2002年起,马克陆续教过儿童福利院的几十个孤儿弹钢琴,教授时间超过两年的有两个,一个是目前已在广州读大学的邢运,另一个就是龙本。


而在马克与奥巴马的关系被披露之前,广东媒体唯一对马克的报道是在2004年3月,南方网英文版的报道标题是《不仅仅是捐赠》。这篇文章对马克的介绍是:马克在远程通信的工作上很成功,他同时是个自学成才的音乐家。


马克当时在文章中说:“在这里,孩子们的食物已经足够,他们缺乏的是艺术和音乐。音乐从精神层面上将人类连接起来,会对儿童产生一种深远的影响。所以,我决定在这里开设音乐课程。”


一个电话诉苦恼


马克给福利院孩子打电话表明目前困扰,因自己不能赴约教钢琴而道歉


“跟马克学钢琴之后,我快乐了许多。”4日上午,龙本在仔细了解记者的来意后,在儿童福利院现场弹奏了一首肖邦的《夜曲》。


龙本1990年出生在深圳龙岗,3岁来到福利院,从2006年初中毕业开始跟马克学钢琴直到现在。在龙本之前,马克主要教邢运和其他孩子,但后来他们因各种原因没有坚持学。龙本说,马克基本每个周末都来给他上课,每次大概30分钟,看得出来马克很忙,每次都匆匆来匆匆走。8月1日晚,龙本收到马克的短信,“他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处理,说处理完会尝试着给我电话。”当晚10时许,龙本给马克打了“一大通”电话,给他讲自己身边的事情和对几个问题的困惑,打完电话之后,马克在凌晨1时19分又发来短信说:“别担心!我支持你!你一定要努力练好你的钢琴!”


福利院的关老师说,龙本这两年最大的变化是自信和坚强,这同马克的帮助是分不开的。“我爱音乐,特别爱古典音乐。喜欢肖邦,他的音乐和自己的感情有共通的地方。”龙本说他接受过很多人的帮助,也同样会试着去帮助其他人,“我觉得幸福,挺满足现在的状态。”


龙本曾邀请马克到他的学校参加艺术节,听他弹钢琴,马克送了他的CD《nightmoods》做礼物,这张CD现在就放在龙本宿舍的书桌上。


目前在广州读大学的邢运拿着一个黑色小雕塑跑过来,“我考上大学后,马克从非洲带给我的礼物,一只豹子雕塑。”邢运进入高三,学习紧张,终止学钢琴,他一直为此而遗憾。暑假回到福利院,邢运每晚都继续练琴,“但这次放假回来,到现在还没有看到马克。”


一位朋友述衷肠


马克和中国人隋政军等一起在深创业,开公司和烧烤店,艰难而充实


“你一定想不到马克最初对中国是什么印象!”隋政军说,2002年以前,马克认为中国有很多很漂亮的路,风景也很漂亮,他要来中国之后沿着这样的路背着背包向前走;马克又认为中国很穷,有很多孤儿,他想帮助他们。“到了中国他才知道这里和想象中很不同,更美好。马克非常喜欢深圳!他不止一次地说过希望能留下来工作和生活。”


《不仅仅是捐赠》中提到:马克最近(2004年)打算举办一场由外国音乐家演奏的慈善音乐会,为福利中心筹集更多资金来购买音乐设备。为做这个项目,马克和隋政军进行了多次策划和讨论,最后慈善音乐会因为客观原因没做成,两个人却都加深了对彼此的了解,感觉情投意合,就商议一起做点事。


隋政军曾经是中华自行车一个最年轻的分公司总经理和三洋公司中国市场部经理,认识马克时正是他为了考MBA恶补英语之时,也正在思考下一步的计划。隋政军注册了“深圳某某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英文翻译为Worldnexus,隋政军是法人代表,马克是首席顾问,“我们之间是partner,伙伴关系。”


公司做得很累,往往一天下来,隋政军、马克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业务方面没有任何收获,大家连工资都没有,晚上就聚在马路边吃烧烤喝啤酒。马克吃烧烤只吃豆腐干和土豆片,并且他非常奇怪中国人为什么可以把豆腐干烤得那么好吃?“他是个vegetarian,素食主义者。”


隋政军说,吃烧烤时大家就又聊出了一个计划,干脆一边做咨询公司一边弄烧烤店。深圳某某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设计总监陈富强2日晚在办公室告诉记者,这个提议让马克最兴奋,说要把烧烤店做到肯尼亚去,因为“肯尼亚只会烤肉、但中国还会烤豆腐干和土豆片。”陈富强说,大家一边吃烧烤一边就把烧烤店的蓝图描绘出来了,店还没开,就做了一大堆菜单出来玩。“马克说一定要natural,自然才好,问我们能不能弄个草房子?我们说草房子不行,一个烟头就烧光了。”从马克的提议,朋友们最终确定烧烤店叫作“木屋烧烤”,2003年底,第一家木屋烧烤就开在深圳白石洲沙河市场四楼,与深圳某某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毗邻。


到目前,木屋烧烤已开了7家分店,最远的在银川,在肯尼亚开店的计划也进入市场调查阶段,“当初说在肯尼亚开店,我们都当玩笑话,现在像做梦一样进入落实阶段了。”隋政军说,从第一家木屋烧烤开业以后终于可以给咨询公司发工资,“烧烤店越来越火爆,咨询公司却一直没有太大的起色。”

一幅书法传情意


坚持学习汉语,拜师学行草,亲手书写毛笔字拿回美国给奥巴马


“好像是2006年初吧,马克说他要离开我们这个团队去学习中文。”隋政军说,随后,马克参加了深圳大学的对外汉语培训班,用一年时间学习中文。“他的学习能力很强,一年多时间马克的中文就过关了,经常拿本《红楼梦》看,我们都笑得不行了。”


虽然不在一起共事,但马克和这些中国朋友还是常常相聚。马克喜欢户外运动,爬山、游泳是行家,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和一切自然的东西。隋政军说问过马克,希望他能回来继续和朋友们一起工作,但马克的回答是过了2008年我就回来。隋政军很高兴,但马克为什么要过了2008年回来他没问,他觉得这是马克私人的问题。


关于马克私人的问题,隋政军了解有限,他知道马克的兄弟姐妹在美国,也有兄弟姐妹在肯尼亚,马克很少谈家人,最多谈谈工作经历、教育背景这些,马克更多的家庭情况是他母亲来深圳之后,隋政军才了解更多。


马克的母亲鲁斯·恩德桑乔在两三年前来深圳看望马克,这位女士给隋政军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她很绅士,可能这个词形容一位女士并不合适,但我想不出更恰当的了。”鲁斯·恩德桑乔也弹得一手好钢琴,是“业余钢琴家”马克的启蒙老师。


有一件事让隋政军这个地道的中国人感到惭愧,马克苦修中文时突然对毛笔书法产生兴趣,认为它代表了中国的文化。很快,马克拜了一个老师,“他学习的竟然是行草!我开玩笑说他装模作样,结果他的字拿出来后让我们都惊呆了。我承认:我虽然是中国人,但你的中国字写得比我好。”


不久以前,马克去美国看哥哥奥巴马时,送给哥哥自己亲手书写的中国毛笔字。“他写的时候我看到了,是一句成语。”隋政军说,马克不让他对外透露内容,他说这是“我和我哥哥之间的悄悄话”。


一次活动露苦衷


十天前的一次摄影采风,马克亲口吐露身份,让身边人惊讶无比


马克的朋友们实际上并非通过媒体知道他和奥巴马的关系,而是来自于马克自己无奈之下的坦白。


7月27日,马克被几个朋友拉着参加了“越野E族”网站的一次户外摄影活动,活动组织者、美籍华人、“越野E族”版主花匠之前曾多次听隋政军说起这个美国“老乡”马克。让花匠感到奇怪的是,同是摄影爱好者的马克,在参加发烧友组织的户外摄影活动时却非常拘谨,拒绝同大家合影,尽量不让自己出现在镜头中。


花匠的疑问隋政军也感觉到了,拍照时马克总是躲躲闪闪,他在躲什么呢?回程的车上,马克突然开口:你知道我是肯尼亚人,你知道我有个哥哥在美国吧?我的哥哥是奥巴马。“一听这话,我差点没背过气去,是不是真的啊?这么大的一件事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隋政军表示,马克当时解释他现在都不想说这个事情,只是最近出了点问题(指《泰晤士报》登的那篇文章)。晚上隋政军就收到马克发来的邮件,里面是《泰晤士报》那篇报道的网址,直到这时,隋政军还半信半疑,“是不是马克自己做个网页和我开玩笑?”


当晚,户外摄影活动的一些照片被陆续上传“越野E族”网站。深夜时分,花匠接到隋政军的电话,网站上有马克的照片随即被删除。


“为什么要删除照片?”


“因为马克是奥巴马的弟弟。”


随后几天,每天都有超过100个电话打到隋政军的手机上,希望通过隋政军采访马克。


一个姑娘显真情中国朋友们对他赞赏有加,表示马克已同一位中国河南籍女友完婚


接受记者采访的马克的中国朋友们比较一致的看法是,马克是知识分子,教育背景很好,素质很高,但不是很有钱,生活中很低调,在深圳6年一直是租房子住。另外可以证实的是,马克和他来自中国河南的女朋友最近已经结婚了,从这一点也能看出他对中国的热爱。

(应当事人要求,龙本、邢运均为化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