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初期的川军 二,刘湘出席国防会议(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会议在晚十一时结束。刘湘是在会上唯一一位谈到本省具体出兵人数的与会者,而且数字又是如此之大。会后,朱德、周恩来、叶剑英等中共领导人到刘湘银锏巷的住处拜会,双方就抗战问题交换看法,相谈十分投契。事后,刘湘说,这次来京会见了天下各路诸侯,所见最具远见卓识、最具感染力的仍是朱玉阶。

正当刘湘慷慨激昂、踌躇满志,大有在抗日战场一展雄风、“问鼎中原”之时,事情似乎又起了变化。

也可能是刘湘在会上大谈“攘外自然安内”太不合委员长的胃口;或者是刘湘在会上太出风头,引起委员长的不快。蒋介石决定要给刘湘吃一点苦头,教训教训他一下:在任何场合下,都不要忘记中国真正的主人是谁。第二天,委员长亲笔写了一封信给何应钦,要何应钦和顾祝同一道找刘湘商量如何贯彻在川康整军会议上提到的军队裁编、经理权以及出兵抗战等等议案。何应钦拿到这封信也觉得很为难,要在刘湘请缨之际向他提整军,何应钦也开不了这个口。于是,何应钦想到了邓汉祥,先打电话把邓约到顾祝同的家里,先通通气,然后再想办法如何向刘湘开口。

邓汉祥到了顾祝同的家里,何应钦把蒋介石的亲笔信交给邓汉祥过目。郑汉祥看了信也觉得莫明其妙,捉摸了一下,对二人说:“现在既然己经决定抗战,何必又要说执行整军会议案呢?刘甫澄这个人对此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川军官兵必然会因此会发生一种误会,认为中央不相信四川的将领,减少他们抗战的兴会和勇气。你们两位就地位说,都应向蒋先生陈明厉害,劝其打消此意为好。”

三人正在议论的时候,侍从来报,刘主席来访。原来刘湘昨日到达南京后,顾祝同己经拜访过了,刘湘现在来,算是回访。侍从官的话音未落,刘湘己经大步走了进来。此时,蒋介石的信还正好拿在邓汉祥的手中,要想支吾一下和回避一下都不可能。于是,待刘湘坐下,寒喧几句后,邓汉祥把手中的信交给了刘湘。

刘湘一看信,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快,脸色顿时大变,真不明白委员长为什么昨天还热情洋溢,今天就瞬时变脸。何应钦一看事情尴尬,大事不妙,便对刘湘敷衍说:“此事我们认为还有待商量,所以才先同鸣阶兄谈。请甫澄兄暂不必参加,俟我们商量停妥后,再来同你说,如何?”刘湘满脸怒气,悻悻而去。刘湘去后,何、顾二人也认为有必要先向委员长汇报一下刘、邓的意见,争取一个缓冲的办法。因此答应先行到委员长那里活动,让邓汉祥第二天再来听下文。

第二天何应钦向邓汉祥回话,说委员长那里简直没有回旋的余地,一定要坚决执行整军议案。

邓汉祥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刘湘,刘湘大感失望,上月川康整军会议期间的幕幕阴影瞬时浮现在眼前,张学良被囚禁的影子也在脑子里盘旋。于是同邓汉祥商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们想法子溜回四川再说。”

二人还没有拿出一个妥善的办法,殊知到了当日下午五时,蒋介石从孔祥熙的家里打来电话召见邓汉祥。邓汉祥匆匆赶到孔祥熙的家,刚跨进门一见到蒋,委员长辟头就说:“你们这几天商量得怎么样了?”邓汉祥先将出兵的事简略地陈述了一遍,然后说起委员长更为关心后一件事;“至于执行整军议案,刘主席向来服从命令,没有什么意见。不过汉祥替委员长设想,当此抗战用人之际,整军议案可否暂缓执行?”

没等邓汉祥的话说完,委员长已悖然大怒,冲着邓汉祥说道:

“世界上无论任何国家,军政不统一,那个国家还能有办法吗!”言辞之凌厉,连邓汉祥也吃了一惊。

邓汉祥早己对委员长独断专行和言而无信难以苟同,此时顾不得尊卑,顶撞起来;“云南、广西、山西军政都没有统一,也不仅四川一个省特殊。”

委员长更是怒不可遏。

邓汉祥进一步说道:“如果因为贯彻执行整军议案而川军调不出来,怎么办呢?”

委员长闻之一怔,似有所思,然后降底调门说:“暂时则可,永久则不可。”

邓汉祥回到银锏巷,把这些情况详细告诉了正在等候消息的刘湘,刘湘想了一阵,说:“老蒋的话靠不住,我们总是以设法溜走为妙。”就在二人为此而商量的时候,忽然间委员长打来电话,说要亲自来看望刘湘!刘湘和邓汉祥还没有揣摸出委员长又要干什么的时候,穿着长褂布鞋、满面春风的委员长己在侍卫官的蔟拥下跨了进来。寒喧握手之后,一阵哈哈,委员长亲切地对刘湘说;

“甫澄,我们两兄弟自从北伐以来,你对国家和我个人的维护,这个,这个,我是不会忘记的。”

刘湘两眼怔怔地望着委员长那张不断变化的脸,还没有搞明白刚由冰冷又突然变到这眼下的火热是怎么一回事。

委员长稍许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刘湘,注意到了他那张不知所措的表情,继续说下去:“现在要抗战,四川对全国的关系更重要了,这个,以后希望你多负责。”

又顿了顿:“整军议案俟抗战以后再说。”

听到这里,刘湘的脸色舒展开来,嘴里附和着点头称是。听着委员长继续往下发挥:

“不过,我过去总以为事必躬亲,才放得下心,必须与我有关系的人才算是人才,才肯重用。这个,这一念之差几乎把国家误了。我现在则不然,譬如宋子文当财政部长,我只把财政方针告诉他,至于如何安排,如何去做,我决不过问。”

委员长作自我反省,这真是闻所未闻,刘湘有些受宠若惊。

“又如现在我所用的人,有许多是素昧平生的。我过去这些短处,甫澄兄或多或少亦不免有相同之处。四川地方之大,不亚于欧洲的大国,这个,这个,希望甫澄兄在军政两方面提纲挈领,多延揽人才,前途一切,自然会收事半功倍之效。”

委员长先是自我反省,后是规劝,这一片肺腑之言,完全打动了刘湘,使他不再对委员长有所戒备。委员长走了之后,刘湘对邓汉祥说;“老蒋今天算同我说了几句知心话。”

邓汉祥则大不以为然,想到委员长那张满脸堆笑的面孔,又看了看刘湘形喜于色的模样,一阵忧虑袭上心头:在全国性政治大旋涡中涉世不深的刘甫澄啊,能应对那些险象环生的明枪暗箭吗?“问鼎中原”不同于你在四川称王称霸呀!紧接着,数十万川军将士将要随之出川在抗日战争的惨烈战场中建功立业,他刘甫澄个人的进退荣辱,直接同他们的命运相关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