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百团大战”战报[ZT]

君子常当当 收藏 4 826
导读:八路军“百团大战”战报[ZT] 战报一 (一)八月二十一日,我杨团向正太路井陉娘子关段及井陉以北各据点之敌,行迅雷不及掩耳之突然猛攻,截至二十一日晚,始获得序战胜利,连克乏驴岭、北村、地都等据点,守敌共五百余,被我完全消灭,缴获正清查中。乏驴岭至地都段隧道,及铁路、桥梁、碉堡、电线等,均被我破坏,并动员万余群众参加,继续彻底拆毁碉堡中。又我×部攻占贼装镇、东王(均在井陉南),守敌百余亦被我消灭,完全占领井陉煤矿(即东王至新驰),解放工人三百余,所有矿井机器,全被打塌,缴获正清查中。又我郭××部,

八路军“百团大战”战报[ZT]


战报一


(一)八月二十一日,我杨团向正太路井陉娘子关段及井陉以北各据点之敌,行迅雷不及掩耳之突然猛攻,截至二十一日晚,始获得序战胜利,连克乏驴岭、北村、地都等据点,守敌共五百余,被我完全消灭,缴获正清查中。乏驴岭至地都段隧道,及铁路、桥梁、碉堡、电线等,均被我破坏,并动员万余群众参加,继续彻底拆毁碉堡中。又我×部攻占贼装镇、东王(均在井陉南),守敌百余亦被我消灭,完全占领井陉煤矿(即东王至新驰),解放工人三百余,所有矿井机器,全被打塌,缴获正清查中。又我郭××部,正向娘子关激战猛攻中,双方机炮声猛烈。


(二)二十日晚,我陈旅之孙团攻击芦家庄(寿阳西南),连克碉堡四座,守敌七十余退守碉房,复被我围歼,消灭殆尽,我完全占领芦家庄,缴获步枪五十三枝,轻机枪两挺,生俘敌兵三名,芦家庄东西十里以内铁路桥梁,完全被我破坏。


战报二


(一)二十一日晚,我杨××部攻占蔡庄、南峪(井陉西),歼敌六十余,俘日兵五名,缴获步枪三十余枝,并将乏驴岭之铁桥炸毁;另一部仍继续向岗岭、老矿(井陉北)强攻中。郭部韩团今晨攻占曲城镇(娘子关北),歼敌六十余人,获枪四十余枝,军需品甚多。


(二)被我击退至娘子关及东南地区之残敌,又经我郭××部陈林两团强攻,至二十一日午止,将该敌全部肃清,计毙敌四百余人,生俘日兵十名,缴获步枪百余枝,山炮二门,轻重机枪十三挺,掷弹筒十余个,无线电一架,弹药军用品很多。惟该敌见势危急,将武器破坏,埋藏甚多,我正搜挖中。娘子关已完全被我占领,磨河滩铁桥被我炸毁。


战报三


(一)二十日晚,我郭××部陈林两团进袭娘子关,连克附近碉堡数座,继续将娘子关大部房屋及周围要隘占领,并毁火车二列,破路四十余里,娘子关西磨河滩及附近之敌亦被我击溃,歼敌共三百余,残敌退守娘子关东南堡垒与房屋内,我正继续肃清残敌,缴获正清查中。又电,磨河滩及娘子关全部房屋及周围要地完全被我所占领,残敌不难消灭。


(二)二十一日晨,我黄部×团破坏平汉路新乐、正定等段十余里,收电线千余斤,并烧毁汽车三辆,毙敌三十余,伤敌四十余,获军用品一部。


战报四


(一)二十一日晨,我陈旅郑团进攻阳泉附近之敌,与敌四百余遭遇,激战二小时,将敌击溃,敌死伤过半,缴获轻机枪六挺,步枪六十余枝,敌遗尸六十余具,是役我该团政治主任灵亚杰身先士卒,英勇负伤,并伤亡以下官兵百三十 余人,现我正尾残敌向阳泉攻击中。


(二)二十一日,陈旅郭郑两团攻击平定,敌凭城抵抗,我强攻未得手,遂用迫击炮向城内猛烈轰击,均命中,城内数处起火,敌死伤甚重,现仍围攻中。该旅另一部攻击冶西(平定西南),敌百余固守碉堡顽抗,大肆放毒,我中毒连长以下官兵四十余人。该旅陈团二十一日晚攻克坐庄、小庄、燕子沟(阳泉寿阳间)等处,守敌共七十余,全被我消灭,生俘日伪军七名,缴获步枪二十余枝,轻机枪三挺,掷弹筒五 个,该线所有桥梁(三座)悉被破坏。


(三)二十一日午,忻县西出之敌,被我击溃,毙敌××名(电码不明)。


(四)二十一日晚,我张旅黄团配合地方游击队及民众,破坏同蒲路宁武原平段铁路二十余里,毁桥七座,收电话线五千余斤,该段铁路破坏后,适及大雨倾盆,山洪暴涨,多处路基桥梁均被冲塌,不能通车。


(五)二十二日,康家会战斗缴获敌文件,得悉驻静乐、忻县敌为独立第四混成旅团,材上丹九大队,尚有一大队分驻岚县、岢岚、五寨,旅团长貌澰驻忻县战报五(未收到,待补)战报六(一)二十日晚,我徐团破坏平汉路邯郸磁县段铁路五里,适逢敌兵车一列,正驶至马头镇以北破坏处,被我猛烈火力射击,敌怆惶应战,后续有兵车一列开到,载兵共五百余,下车向我取攻势,我战到傍晚,因众寡不敌,退出战斗。翌晨成安敌二百余复向我侧击,将敌击溃,是役共毙伤敌三百余,缴获轻机枪二挺,步枪二十余枝,我亦伤营长一员,并伤亡排长以下百余人,损失步枪十余枝,短枪二枝。


(二)二十一日拂晓,我朱××部陈团破坏北宁路落岱廊房段铁路七里许,俘满籍伪警二名,收电线五百余斤,该团另一部截获由固安开廊房之敌汽车二辆,获军用品甚多,俘汉奸二名,旋固安敌百余来犯,亦被我击溃,并击沉敌木船七只,汽艇一只,押货日伪军三十余,除被我俘掳外,余均与船沉没淹死。


战报七


(一)二十二日晚,我刘师陈旅陈团配合决死队分向白晋路南关沁县段攻击,当晚陈团冒大雨攻击漳源(沁县北),将予庄铁丝网完全冲破,攻入街内,敌四百余退集民房顽抗,经我强攻,歼敌过半。翌日我正清扫残敌之际,复由沁县来援敌百余,向我猛攻,恶战四小时之久,始将敌击退,敌死伤枕藉,刻我正大肆破路中。是役共毙伤敌四百以上,缴获正在清查中。我副团长吴隆杰身先士卒负重伤,因流血过多,光荣殉国,并以下伤亡官兵二百余人。陈团另一部二十一日晨攻击故城(武乡西北),经数次强攻未遂,敌施放大量毒气,我中毒官兵百余,伤亡五十余,敌死伤尤甚,现漳滩耀石拐子铁路被我完全破坏,不能通车。又二十、二十一两日,决死队分头攻击固亦村牛寺(沁县北),敌死伤甚大,固亦南至沁县北至漳源铁路(约五十里)完全破坏,收电线一千八百余斤。


战报八


(一)二十四日晚十时,我刘师皮团向观台(安阳西)铁桥进击,守桥敌三十余,被我完全歼灭,后观台敌一部来援,复被我击溃。是役毙敌四十余,并将该铁桥炸毁,我亦伤亡三十余名。


战报九


甲、我陈旅扫荡正太路寿阳、阳泉段之敌,进展甚速,获得连续胜利计:(一)二十日晚,齐团占领×莎×并破坏石铁桥各一;同日胡团占领燕子澄,毙敌十余名,缴获物品甚多,俘伪军十 八名,解放矿工六百余人,我重伤连长一名,以下伤亡二十 余人。


(二)二十一日晚,胡团攻克坡头车站,毙敌十四名,俘伪军十八名,日兵十余名,夺获火车一列,车头两个,车皮十辆,车站站长当场被我击毙,计缴获步枪五十枝,轻机枪二挺,掷弹筒二个,子弹七箱,粮食、文件一部。该团二十二日十六时攻占赛鱼车站,守敌四十余全被我消灭,计缴获步枪十八枝,手枪四枝,无线电一架,电话机八架,铁甲车皮五辆,生俘日伪兵各三名,并毙敌宣抚官二名。


(三)二十二日晚,齐团攻占考寰镇,守敌二十余,大部被我歼灭,一部十余向芹泉逃窜,中途亦被我消灭,缴获步枪十余枝,轻机枪一挺,电话机十架,子弹数箱。


乙、寿阳敌三百余及伪军百余被我围攻多日,该敌二十 二日午企图向西突围,被我陈旅谢团击溃,毙敌百余,伤三 十余,俘日军二十一名,俘敌中尉小队长山农三一员,俘伪军百一十余,缴获步枪六十余枝,轻机枪二挺,无线电二架,电话机三架,军用品和药品、文件甚多。


丙、二十一日,西湮(寿阳东)负隅之敌一小队,被我桂部林团之一部肃清,毙敌小队长司获木中尉以下五十余,缴获轻机枪二挺,步枪二十余枝。


盯同日陈旅一部,配合地方武装在榆次南平村,×白村一带破坏铁路二里,计获电话线千余斤。


战报十


(一)二十日午,离石东吴城镇之敌三百余南犯,被我×团一部在尖神头附近击退,毙敌三十余,获军用品一部,我伤亡二十一名。


(二)二十日,我××师续××部进袭五寨,激战数小时,毙敌甚多。二十一日晨小河头之敌二百余向五寨增援,复被我该师另一部在城西北石俘头附近伏击,毙敌四十余名,是役该师伤亡十余,将五寨至宁武公路电线破坏三十余里。


(三)二十日晚,决死×纵队一部配合群众八百余将大武至离石公路(约四十里)破坏,同时另一部将大武以北至峪庭镇电线破坏十余里。


(四)二十日夜半,我×支队一部,袭击忻县以西据点,当攻入村内,毙敌十余名,同晚该部星夜将三交镇间公路破坏一段,砍断电杆百余根,收回电线百五十余斤;另一部袭击千索,计毙敌十余名,俘伪军四名,并将奇村至厮索公路破坏二里许,毁木桥一座,收电线百余斤。二十一日晨,该支队一部袭击峪盟南塾北贾村,破坏敌铁丝网二层,冲入村内,毙敌三十余,我伤团长一人及伤亡以下二十三名。


战报十一


(一)二十日,我尹××旅冷团一部,攻击都台车站,突破数层铁丝网,攻入车站,守敌全部退入站房顽抗,我除将站内火车头二个当夜炸毁外,并炸毁水塔一座,破坏铁路一 段。


(二)二十日晚,我××团一部于邢台沙河破铁路数段,并运回铁轨四十余根,路旁水道沟亦被我填平数百丈。二十 一日,该部于邢台附近破铁路数段,并颠覆敌北驶火车五列。


(三)二十日晚,我在沧德路之黄团一部,将茂世东南之冯村之大木桥(长一里许)一座炸毁,并炸毁小木桥一座,攻克碉堡一座,俘伪军八名,收电线八里许,缴获军用品一部。


(四)二十日晚,桂旅所部在石德路东段挖道沟四十余道,破电线数里。


(五)二十二日晚,陈旅秦团一部进袭榆社东治泽村、铺王、社村等各据点,毙敌甚多,并将率景晨碉堡一座攻克,守敌二十余,亦被我全部歼灭,我亦阵亡连排长各一及以下十 余名。


战报十二、十三、十四 (未收到)


战报十五


二十四日晚,我军奋勇攻击释放坡(沁县南?),两度占领该地,毙敌三百余人,夺获步枪掷弹筒信号枪各一枝,俘伪军三名,并破坏新店至蘋E亭镇铁路十余里,收回电线千余斤。同晚我黄团之一部于河口附近,击毁北开火车一列,毙敌三十余,炸毁石桥二座,破坏铁路三里许。


连日来敌机十余架沿白晋路北段两侧侦察轰炸,我被炸死伤官兵五?十?余人(原文如此——编注),骡马二十余头,正太路敌机轰炸尤甚。


战报十六 (未收到)


战报十七


(一)我杨××一部……(缺十四个字)战斗中缴获步枪百零一枝,电话机三架。


娘子关附近战斗,我杨部受重伤,团长于臣城,参谋长熊#籓渡两员,及以下伤亡官兵三百二十余名。


(二)二十四日午,石家庄西增敌一千六百余,于获鹿上车后,继续西进,抵微水井陉一带,正与我熊部激战中。


(三)二十四日晚,郭部陈团之一部,袭击娘子关西河壮村附近碉堡,守敌七十余完全被我消灭,同晚李团进攻移筒将,车站完全占领,敌退守碉堡,现我仍强攻中。移筒车站水塔,及附近之九孔大石桥,完全被我破坏,缴获正清查中。


战报十八 (未收到)


战报十九


二十四日晚,扼守乱沟、岩会碉堡(均阳泉东)之敌,被我聂军区郭××部韩团完全攻克,计缴获步枪六十余枝,掷弹筒五个,机枪三挺,迫击炮三门,附近所有铁路桥梁,被我彻底破坏,阳泉敌已陷我包围中。


战报二十


(一)二十三日,我××团攻占独峪(阳泉西),守敌百余,退守碉堡,复被我强攻,敌大放毒气,我中毒旅长范子侠,旅政委赖群绁〔际发〕以下百余人。是役计缴获步枪四十余枝,轻机枪一挺,获粮食万余斤,敌死伤百余人。该团另一部与由盂县向芹泉解围之敌二百余人,正在芹泉以北地区激战中,独峪东西附近桥梁四座,均被我炸毁,现在赛鱼至芹泉段长五十余里铁路,已被我彻底破坏。


(二)同日,阳泉敌为争夺西南狮垴高地据点,巩〔拱〕卫阳泉连络,以步炮兵三四百余在飞机掩护下,向我陈旅狮垴阵地猛攻,尤以二十四日晨为最激烈,但我军英勇非常,终将该敌击溃,敌死伤惨重,尸横遍野,我缴获步机枪三十余枝,我亦伤亡百余人。


(三)二十三日晚,我围击寿阳之陈旅陈团,在我枪炮火力掩护下,猛烈强攻,激战整夜,轰坏敌城墙数处。我一部曾乘城墙爆破时冲入街内,并完全占领寿阳车站,激战至晨,因敌顽强抵抗,四散毒气,并飞机七架向我狂炸,我安全撤出战斗。寿阳车站及附近铁路全为我破坏。


(四)二十五日晨,和顺敌约四百向西九京村进犯,与我范旅宋团激战中。又该旅一部二十三日晚破坏昔阳平定间公路十余里,炸毁敌汽车二辆,收电线五百余斤,毙敌十余名,俘伪军四名,缴枪五枝。


战报二十一


(一)二十一日,我一部于赵城北五里处设伏,由霍县南开敌辎重队二十余人,全被我消灭,获手枪二枝,步枪三枝,子弹五箱,骡马十余匹,及食品甚多,被服军毯一部。同日另一部,破坏洪洞赵城段铁路数段,收电线二百余斤。


(二)二十三日晚,我××独立团及决死队一部,袭击霍县以南辛置车站,当即将车站附近铁路完全破坏,解放铁路工人二十八名。另一部袭霍县车站,计毙敌三十余。


战报二十二


(一)二十五日晨,由和顺西犯九京村之敌,于是日午被我范旅击溃,敌退回和顺,是役敌死伤八十余,我缴获步枪二十余枝,军用品一部。该团另一部将和辽公路关帝庙南,北李阳段破坏三里,收电线五百余斤。


(二)二十五日,我陈旅××团最后攻克冶西村(平定西南),守敌百七十余人除极少数逃回平定外,余均为我消灭,计缴获迫击炮二门,掷弹筒二个,轻机枪一挺,步枪二十二 枝,军用品文件甚多,我伤亡中毒共百二十余人。


(三)二十五日,敌机二十三架向我陈××旅狮垴山之西南阵地轰炸,我死伤军民二百余,狮垴山麓各村落房屋多被炸坍,狮脑山峰峦绵亘,敌人屡犯屡败,我军愈战愈强。二 十六日晨,阳泉敌又以一个大队兵力在飞机二十架掩护轰炸下向我大举反攻,正与我陈旅激战中。


战报二十三


(一)二十一日晚,我贺师张旅一部破坏黄寨(阳曲北)以南铁路三里,收电线五百余斤。


(二)二十四日晚,我××团破坏平社(忻县西南)至忻县铁路二里。是晚十时有由忻县南开敌火车一列,被我在忻县南某处猛袭,敌火车向南急驶,至我破坏处,该车全部出轨,计炸毁该火车头一个,车皮三辆,毙敌三十余,获枪四 枝,手枪三枝及文件多种。现阳忻段火车已不通。


战报二十四


(一)二十、二十一两日,我军区赵××团配合地方武装向五台、繁峙、盂县一带袭击敌人,共计毙伤敌二百余人,破坏公路约三十余里,收回电线五千余斤,毁敌汽车三辆。现五台至台怀、豆村、盂县、上社、会里、黄寨之公路已被我破坏,发动破路民众达两万余人,情绪极好,日夜不断,现仍在彻底破坏中。上、下社、会里村及豆村、台怀各据点之敌,已被我围困,当不难克复。


(二)二十三日晚,我聂军区郭××部一部配合××独立团,袭击繁峙、灵邱公路,……(电码不明)攻占蔡家峪,缴获步枪十余枝,轻机枪二挺,掷弹筒三个,迫击炮一门,骡马十余匹,瓦斯筒十余个,日旗一面,文件及其他军用品甚多。翌日灵邱之敌二三百人来援,正与我在蔡家峪以东地区激战中。同日我独立团于孤山村附近击溃大营东犯之敌百余,毙敌三十余,击毁敌汽车四辆,缴获步枪十五枝,手枪一枝,军旗二面,军毯及呢大衣共二十余件。现繁峙灵邱公路,已被我彻底破坏。


(三)二十六日晨,前调井径及以北岗头东率舍一带之敌,向我连续攻击,均被我击退,现仍在该地附近激战中。


战报二十五


(一)二十四日晨,我彭旅孙团攻占羊勉村(静乐南)据点,守敌百余,除一部固守碉堡外,大部被我消灭,并两次击溃静乐增援之敌。虽敌机数架终日轰炸,但我军英勇异常,仍获胜利。是役计毙伤敌百余,缴获步机枪二十余枝,我伤营长张述之以下百三十余名。


(二)二十四日晚,决死队一部袭击五寨城,曾一度冲入南关,毙伤敌百余,缴获手枪一枝,并破坏五寨至宁武间公路十余里。


战报二十六


(一)二十日,我韦旅黄团进袭平汉线安阳以北之丰乐车站,毙敌十余,并将该车站设备及铁路破坏一部,漳河铁桥亦被我炸毁。同时另一部攻占磁县西南之鱼汉镇,守敌五十 余,被我大部歼灭。缴获步枪十三枝,我伤亡三十余。该旅之另一部于同日晚分途袭长治东南××××(电码不明)等处,毙敌数十,收回电线千余斤。


(二)二十日晚,我徐旅向平汉线内邱、高邑大举夜袭。


当晚陈团将高邑以南鸭鸽营间铁路破坏,并将该线电话完全破坏。二十一日,高邑鸭鸽营之敌三百余,分乘汽车来援,复被该旅之另一部击退,毙敌五十余。二十二日晚,李团攻入冯村敌据点,毙敌甚众,并破坏冯村以北铁路一段。二十一日晨,我李团猛攻高邑、南镇等车站,守敌百余,大部战二小时,我始撤出战斗。是役先后毙敌七十余,缴获长短枪二十一枝,军用品甚多,我伤亡连长各一名及以下×十七 名。


(三)二十一日,决死×纵队一部,于南庆附近伏击由长治向潞城前进之敌,毙敌十余,缴获长短枪八枝,军用品一 部。


战报二十七


(一)二十二日,观台(磁县西南)敌七百余,向南犯我张旅徐团,毙敌十余。二十三日,该团另一部,于固义村与敌四百余遭遇,激战三小时,敌我死伤均重,顽敌终被我击退。


(二)我尹旅×团冒雨将邢台至白塔之大小铁桥炸毁九 座。另一部袭击连耞庄车站,激战数小时,未得手。二十三 日晚,该旅一部,猛攻疤工韩,将该地及以北碉堡完全占领,毙敌二十余,我阵亡政治指导员排长各一员及以下十八名。


(三)二十三日晚,我徐旅陈团将鲁营长邑市以南之十五孔石桥炸毁,并将来犯之敌击退,收回电线六百余斤。我阵亡排长一员及以下伤亡三十余名。二十四日晚,该旅另一部,夜袭古想营,当将该地占领,俘伪军二十五名,毙敌三十余,缴获长短枪二十八枝,轻机枪二挺,军用品甚多,我伤亡三 十九名。


战报二十八


(一)二十三日,由榆次、段廷东犯之敌千余,被我陈旅阻击于榆建公路附近,血战一昼夜,直至二十四日晨,始将敌全部击溃。同时我另以有力一部,侧击该敌于西#_陈回,计毙伤敌在三百以上,生俘日兵五名,伪军三名,缴获迫击炮二门,轻重机枪五挺,步枪八十余枝,掷弹筒九个,战马三十余匹,其他军用品甚多,我伤亡官兵百余,中毒者五十余,现我正向榆次猛追中。


(二)二十四日,敌机八架飞至榆建公路之北段,沿路各村庄均遭其滥炸,共投弹近二百枚,炸伤军民百余名。


(三)二十五日晚,续部袭击三井镇东南阉家平据点之敌,攻入村内,毙敌二十余。同时另一部将五塞至三井南盂家坡间电线完全破坏,收回电线千余斤。同日晚,该师另一部将五寨北至小河头间电线破坏十五里许,收回铁丝网五百余斤。


(四)自我攻占蓟县(冀东)后,我×支队等部乘胜向西北进展,现已进抵平谷城郊,该城四周交通,被我完全截断,刻平谷城在我围攻中。


(五)又敌机五架,连日向我根据地青店等处轰炸,毁民房甚多,死伤民众数十人。


战报二十九


(一)二十四日晚,我张旅徐团攻克平汉线沙河以南之赵泗水,毙敌三十余,缴获步枪二十余枝,掷弹筒二个。同时另一部袭击周村,毙敌十余,并将周村至绷加、褡连镇间之铁路破坏一段,收电线二百余斤。


(二)二十四日晚,我徐旅吴团一部将内邱南至官庄段电线彻底破坏,收回电线千余斤;同时另一部将冯村铁桥炸毁一部。


(三)二十四日晚,决死队一部,两次破坏沁县武乡间公路二十余里,刻该交通已断。二十五日晨,沁县敌百余企图掩护修路,被我军在阀街附近伏击,毙敌中队长审损一样以下二十余名。


(四)二十五日,夏店五阳敌二百余进至襄垣城附近之城青村。二十六日晨,我军乘敌立足未定,猛烈袭击,约战二 小时,毙敌二十余名,敌向夏店窜去。


战报三十


(一)敌约一千人由同蒲路南段及伊会增榆次,二十七日以二千七百余人第二次东犯,刻与我陈旅在段廷蔡家一带激战中。


(二)由阳泉向狮垴山进犯之敌军及武装日侨千四百余人,经我陈旅迎头痛击后,敌受创极重,我军阵地被敌突破一部。迄至二十一日晨,敌我仍猛烈争夺中。


(三)我陈旅各一部乘敌立足未稳之际,于二十七日晚进击东赵西洛(榆次东),并进攻榆次东南之长凝镇,敌机炮声彻夜未停。


(四)二十八日,敌机五架飞长治以东道平一带轰炸,投弹甚多,死伤军民三十余人。


战报三十一


(一)二十日晚,我刘师×团一部,配合决死队一部破坏潞城黄碾间公路二里许,收电话线四百余斤;另一部攻黄碾镇,因被汉奸告密,致未奏效。


(二)二十日、二十二日两日,决死队一部在潞城微子镇间,破坏公路十余里,收电线五百余斤。二十日晨,潞城敌六百余北犯,被决死第×纵队痛击后,敌人陆续增援,被我杀伤甚众,但我亦以众寡不敌,退出战斗。是役该纵队政治委员董天知受伤,继续指挥,不幸连中四弹,光荣殉国,并伤亡以下百余人,敌死伤约二百余。


(三)二十二日,我陈团一部强攻故城东北之×庄据点,激战至晚,将守敌八十余全部消灭,俘日军一名,伪军中士以下二十七名,获长短枪五十九枝,轻机枪四挺,自行车三 辆。


(四)二十三日晚,我军将白晋路,沁县以北漳源镇至牧寺段铁路破坏三里,炸毁桥梁三座,击溃来犯之敌百余,毙敌十余;同时我军另一部,将羊庄至合间公路破坏一段。


(五)二十七日,我桂旅赵团发动群众二千余,将故城东北公路破坏三十余里,毁木桥一座,收回电线千五百余斤。


战报三十二


甲、正太线方面:


二十五日晨,我右翼一部,完全占领移筒车站,守敌四 十余名,为我悉数歼灭,将该站水塔铁轨等一切建筑物,全部炸毁,并将附近三座大小石桥路基同时炸毁。


二十五日,中央纵队将娘子关以东所有石桥彻底炸毁,近日敌用飞机输送粮弹。


二十五日,我××队一部,攻克关头敌据点(孟县东北),将守敌三十余全部歼灭,正向会里围攻中。


乙、平汉线方面:


(一)二十二日晚,我××第二支队主力袭击保定霜谷段之各据点。一部进击方顺桥车站,守敌百余除逃四十余外,全部被我歼灭,并击退由北来援敌百余,我完全占领该车站,并将一切建筑物铁桥等炸毁。是役我获步枪三十余枝,轻机关枪一挺,汽车三辆,军用品甚多。


(二)二十四日,我宋团主力攻占遂城镇,漕河铁桥被我炸断;另一部同时破坏姚村至固城镇、谢村至姚村汽车路各一段,沿途电线被我全毁。


(三)二十二日晚,我××支队主力破坏望都定县间铁道数处,并将东涨代落冈线之唐河两座铁桥破坏,收回被复线电线一千余斤;另一部同时袭南坝于据点。


(四)望都保定敌三千余人,一部被我消灭,俘敌兵六名,伪军十余名,获步枪二十四枝,轻机枪掷弹筒各一,并毁黄厂小铁桥一座。


(五)二十三日,我韩团主力进击曲阳城。另一部同晚破坏唐县昌槔段铁路四里,拔铁轨三十余根。我×三支队发动群众五千余人,二十二日将定州至唐县公路彻底破坏,并击溃伪军一部。


(六)二十日晚,平汉线定县新乐段自我开始动作以来,现在已三日不通车。


战报三十三


(一)二十二日,我挺进军陈团主力,进击北宁线及都山、滦平各据点之敌,连续攻克曹家口、张官屯(唐山西北)等据点,毙伤敌伪二百余名,并一处冲入唐山市。同时在冀东区动员群众一万三千余人参战。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等日,将北宁路开平至古冶段铁路(约三十里)及其西北地区之公路桥梁,大部破坏。


(二)二十二日晨,平北我刘支队袭击龙门所(赤城东北),两度占领该镇,守敌六十余被我消灭,生俘敌人三名,伪军七名,获枪三十四枝,电话总机一架,军用品甚多。同时赤城敌百余乘汽车五辆冒雨来援,与我遭遇,被我击退,毁汽车二辆,毙敌二十余,我亦伤副营长刘镇以下二十余名。


(三)二十二日,平西我黄团主力,袭占安各庄燕污〔?〕敌二个据点(宛平西南),守敌百余除被我消灭四十余人外,余向宛平逃窜,毁汽车二辆,缴获步枪十八枝,被服二百余件;另一部二十三日晨破坏鲍差笔至颢营口之公路数段,收电线五百余斤。


(四)二十三日晨,我单支队一部袭入鲁名庄(平谷西南),将该地敌伪军四十余人悉数歼灭。该支队另一部,二十 三日午将平谷西北之胡家营伪警备队五十余消灭,获步枪三 十八枝,轻机枪二挺,自行车二十四辆,望远镜一个,子弹数箱,俘伪军十八名。


冀东民众闻知我发动百团大战后,兴奋异常,热烈参战,积极破坏交通中。


战报三十四


(一)二十七日、二十八日两夜,我刘师陈旅一部将段廷至榆次段铁路破坏,收电话线数百斤,并在东赵没收日本合作社二个,获仇货及军用品甚多。该旅活动于阳曲以南平原之武装便衣队,二十七日夜破坏徐沟至太谷铁路一段,并将徐沟外出警察及查路部队共三十余人全部歼灭,获步枪二十 八枝,俘虏八名,我亦伤亡十余人。


(二)二十九日晨,阳泉狮垴堡敌六百余人,在飞机掩护下西犯,被我陈旅郑团阻击于桑掌坡头附近,激战终日,敌曾数次强攻,均被我击退。是日五时许陈旅长亲率有力一部,自南端向敌侧猛烈出击,将敌截断数段,消灭其一部,残敌固守破路土坑及房屋顽抗,并大施放毒气,黄昏时该敌在毒气掩护下向东逃窜。是役计毙敌二百余,我亦伤亡百余,旅长陈锡联、旅政委谢富治、参谋长曾绍山等及以下中毒百余人,缴获待报。


战报三十五


(一)二十四日晚,我尹旅冷团一部袭击平汉路,一部于官庄内邱之间破坏铁路一段,另一部同时进袭官庄内邱,毙敌甚多,并收回电线一部。


(二)二十四日晚,我桂旅李团及赵团各部,大举破坏石德路(枣强西南贾庄青兰段),将路基挖毁十二里,收电线一 千五百余斤,并击退向我出扰敌,毙敌二十余。


(三)二十六日午,青兰敌集中百余,分向枣强、文北、唐家庄合击,当被我桂旅陈团击溃,毙伤敌二十余。


(四)二十六日晚,皮团一部,将磁县西之公路大部破坏,收电线三百余斤,缴获修路工具二十余件,并将耸坡敌矿破坏,解放工人四十余。


战报三十六


(一)二十八日晚,陈团将和顺至辽县公路破坏十余里,并攻克窑完下其芹筏据点,消灭敌三十余人,获步枪十余枝,轻机枪一挺,电话机一架,破坏桥梁三座,现辽和公路已为我完全截断。


(二)二十七日晚,我陈旅一部配合游击队克复臧湃口(辽县北)敌据点,毙敌十余,俘敌一名,获枪一枝。


(三)二十九日,昔阳之敌二百余,袭犯至拐朗,我××部即配合地方武装,与敌激战数小时,我××营长及连副均英勇牺牲,并伤亡以下二十余人。


战报三十七


我决死×纵队孙团连日在文交地区袭击敌军。二十六日晚,其一部配合民众千余将交城至开栅间公路(约三十里)电线全部破坏,并烧毁桥梁一座,收电线三百余斤,一部将交城高白及东社至高白之公路破毁,并猛攻开栅,一度冲入镇内,毁汽车二辆,毙敌二十余;另文水敌一部于当晚赶援开栅,被陈团另一部击退,毙敌十余名。


战报三十八


(一)二十六日晚,我××部于子洪口伏击敌南开汽车一 辆,将车中之敌十余名全部歼灭,汽车亦被我焚毁,获步枪十枝,子弹一部。


(二)二十七日晚,我刘师陈旅石团一部将子洪口至太谷西南之东观镇间公路全部破坏,并收被复线百余斤。


(三)二十九日晚,我欧团一部,将沁县段柳间铁路破坏二里许,收电线二百余斤,并击退由沁县出扰之敌百余,毙敌十余名。


战报三十九


(一)二十日,军区刘团一部进至正定新乐间,将敌交通全部破坏,并将磁河铁桥炸毁,收电线三里许。


(二)二十二日晨,军区×支队一部猛攻灵寿及其东北之鄂离,对战整日,并击溃由城内出援之敌百余。二十三日该支队复配合刘团分途攻袭灵寿新乐间之化皮,定县西之曲阳集,行唐北之南曲各据点,同时并将灵寿慈峪间,灵寿行唐间各公路大部破坏。


(三)二十日晚,军区韩支队一部分途进袭易县西之大射泉、梁各庄、大宁等据点,俘汉奸二名,获侦探小电台一架及手枪、被复线等物。另一部于徐水附近收被复线百余斤。


(四)二十日晚,军区郭支队韩团攻袭繁峙东各据点,毙敌甚多。二十二日复将五台北之台怀豆村间公路电线全部破坏。该支队另一部配合群众千余将寿阳东之丐庄至盂县,盂县至上社公路全部破坏。


战报四十


(一)军区王旅张团一部攻占头杭(获鹿东),毙敌二十 余,解放路工一百二十余,破坏铁道二十余里,收电线千余斤。


(二)军区岩峰、山岔、上安(获鹿西)据点之敌六百余,二十七日向我南北×头、李攘一带猛犯,正激战中。


战报四十一


(一)三十日晚,刘师陈旅陈团配合决死队一部及群众两千余将沁县至白掷沟,固亦至沁源铁路及沁县南之铁桥二座完全破坏,毁路基二十余里,拆回铁轨百余条,夹板五百余个,螺丝钉六千余件,电线一千八百余斤。现沁县至段村南北交通全部截断。另一部将漳源镇敌碉堡攻克后,毙敌二十 余名。


(二)二十五日,刘师汤团于北坡村将沁县伪警备队击毙三十余(内有中队长宪棋一名),获军用品一部,我伤亡十余,失轻机枪一挺。


战报四十二


续××部在平汾间破坏木石桥各一座,击溃白石村之敌百余,毙敌十余名,获轻机枪一挺,步枪七枝。另一部破坏铁道四里许,毁铁轨五十余条,焚枕木五十余根,收电线二 百余斤。


战报四十三


二十日,军区冀中区张旅××两团破坏武强至小范公路十余里,砍电杆八十余根,收电线六百余斤。二十二日破坏武强至深县公路十余里,毁碉堡三座。二十四日配合群众七千余,将大田庄至小榆林及沧石路深县一带彻底破坏,填侧沟十余里,砍电杆百余根,收电线八百斤。二十五日将深县东大革庄之敌百余击溃,毙敌二十余名。


战报四十四


(一)二十九日,军区杨部击溃由井陉向山地进犯之敌千余人,旧矿敌无变化。


(二)军区黄部将平山至堡庄之石桥破坏,该汽车路已不通。


(三)军区×部正太路沿线阵地,连日来迭遭敌机轰炸。


战报四十五


(一)三十一日晚,军区冀中区×部对沧石路进行全线总破坏。


(二)二十日晚,军区冀中区于支队一部动员群众五百余将深泽至晋县公路破坏十余里。另一部于同日晚破坏新乐、长寿、新安附近之铁路,并袭击长寿、新乐各据点。


(三)二十三日,军区冀中区朱支队一部于新城东之汤家营伏击出犯之敌一百五十余,毙敌数十。同日另一部将由辛庄出犯邵家桥之敌伪百余人击溃,毙敌伪十余人,获牲口四 十余头。解放被敌拐去之男女同胞一百五十余人。


(四)二十八日,军区冀中区朱支队一部袭击坝县之住氛据点,当将该地完全占领,敌伤亡十余名,我无伤亡,获步枪十一枝,驳壳枪三枝,手榴弹五十余颗,马三匹,俘伪军队长一名,士兵八名。


战报四十六(未收到)


战报四十七


(一)一日,军区郭支队一部再度攻克盂县东北之关头村敌据点,残敌退至西南会里固守,我军仍围攻中。同时该支部另一部攻占盂县东南之河底镇,残敌向阳泉方向退窜。


(二)一日,军区郭支队一部攻克盂县之会里村,毙敌二 十余。我军正续向下社之敌围攻中。


(三)井陉新矿被我破坏后,所有屯煤,悉被焚燃,至今火势未熄。其下层已淹水甚深。


(四)自二十八日至三十一日,日机向正太线我军阵地轮流轰炸,井陉南峪以北点坪以南地区被敌投下重磅炸弹二百余颗,我伤亡政指一员,士兵五十余,伤群众三十余,炸民房十间。又娘子关西北我军阵地被敌投弹百余颗,微水镇被敌投弹五十余颗。


战报四十八(未收到)


战报四十九


(一)军区冀中吕部由二十日起至二十八日止,发动群众二万余,先后将高阳蠡县段,张登保定段,高阳板桥段,高阳旧城段,张家干肃宁段等公路彻底破坏,计长三百余里,毁桥十余座,毁电杆五百二十余根,收电线五千八百八十余斤。


各该路短期难修复。


(二)军区冀中区××支队一部袭击安国西北韩村之敌,一度冲入村内,毙敌河野队长以下十余名,获轻机枪一挺,步枪四枝。


(三)二十三、四两夜,军区冀中区×支队杨团连破清风店、王庄附近平汉铁路三百余公尺,收电线二百余斤。同日杨团另一部动员群众二千余,将束鹿辛集至谢家庄段,饶阳至白鸡段及晋县东之沧石路一段全部破坏。同日我另一部发动群众二千余破坏深县至安平公路三十余里,毁碉堡四座,收电线二百余斤。


(四)二十四日,军区冀中区黎农两团分段破坏沧石线深县至大田庄段,武强至小范段等路计数十里,毁电杆七十余根,收电线千四百余斤,毁碉堡五座,俘敌伪军五名。同时马支队一部将束鹿东南磨头至陈家口公路破坏十余段。


(五)二十三日,军区冀中区×支队一部,于新城以南十 里铺附近袭击由十里铺出击之敌。毙伤敌十余名,毁敌汽车一辆,获步枪六枝,弹药四百余发。


战报五十


(一)井陉新矿(东王舍)经我杨部自二十一日至二十五日之大破坏后,已将该矿完全毁灭,计被我彻底炸毁机器如下:大髀车二个,水滤大发动机三盘,水齿足十盘,炼钢炉十五个,炼铁炉十个,风车五座,烟筒二个,锅头九个,烟导九个,锅炉气表十个,大发电机一个,大机器十八部,所有电气表设置全部炸毁。另烧毁机器油一百一十六桶,计八万七千余斤,并烧毁房屋二百二十余所,拆毁铁路六里,铁轨一千六百余条,枕木一万二千余根,铁桥四座。


(二)该矿机器被我破坏后,复被我灌水淹没,现水深约二十余丈,因新矿贯通老矿,故岗头之老矿亦被淹停工。该矿存煤万余吨,被我浸煤油烧毁,迄今大火未熄。


(三)据我俘之日工程师协乔市供称:井陉矿山周围约四百方里,平均每日可产煤六千吨,自开采以来,挖掘矿道长度已达四里。该矿历史颇久,设备完善,机器为德国产品(日本不能制)。该矿机器已无法再用,如有现成机器,装置时间需至少六月,如往德购买,约需一年,被破坏机器之价值,以战前而论,约值二千五百万元,再加其他各项损失,共约三千万元左右。共计释放矿工三千余人,多纷纷投入我军抗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