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十九章 内阁会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北面法军第124师的第一次强攻失败后,八时正,北面的枪声再一次响起。“叭”地一声,特混部队一个站在山树上的哨兵被打了下来,这时第一团的战士们正在吃着早饭呢!汤姆斯快咽两口手中的干烧饼,鼓着满嘴,吐字不清地嚷道:“准备战斗!”于是乎,战士们边观察边吃边战斗。

五百多法军出现在镇外西北面的宽阔地带,他们前进30米便被第一步兵营第2连击退。法军指挥官查维斯中校气得呱呱直叫:“中国人的火力怎么这么强?”

随后,查维斯中校调来10多挺轻重机枪,集中火力向第一步兵营第2连阵地扫射。在火力掩护下,法军士兵向第2连阵地爬来,距离阵地百米左右时,第2连枪弹、手雷、喷火器集中打向法军,同时机枪、迫击炮一齐开火。法军的火力遭到压制,他们的第二次进攻失败。

相对于北面特混部队第一团第一步兵营与第二兵步营所承受的巨大压力,南面的第三步兵营现在可轻松多了,因为追击而来的特混部队第二团与民解武装的第110师、第111师已拖住了法第121师大部分的兵力,他们无力再向第三步兵营发起猛增进攻。

南下的法军陆续赶来,人数越来越多,兄弟部队第121师危在旦夕他们心急如焚,但前面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中国特混部队第一团的阻挡,他们徒叹无奈。多次进攻都被打退后,他们改变战术集中所有的火炮向第一团鲁扎宰镇阵地轰击,一时弹如雨下,烟尘滚滚。

炮击中,汤姆斯被弹片炸伤,左手失去活动能力,昏迷了过去,苏醒后他挣扎着爬起来,来往于壕沟内,鼓舞士气、安慰伤员、指挥战斗。

冬天的太阳落得快,天渐黑下来,寒冷的夜风从沙漠深处吹来,南面特混部队第二团与民解武装第110师、第111师对法第121师的围歼战斗已进入尾声,而北面法军在猛烈火炮的支援下,也突入了鲁扎宰镇。第一步兵营已被逼入镇中心,左臂受伤的汤姆斯营长在清点部队人数,第一步兵营损失大半,而且有的身负重伤;没有负伤的亦体力不支。

法军又上来了,一点一点地接近镇中心,双方展开残酷的肉搏战,终因寡不敌众,汤姆斯率领剩下的士兵退出鲁扎宰镇。

夺下鲁扎宰镇,即基本打通了南下的通道,法军还没有来得及庆贺这惨烈的胜利,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惊天动地的喊叫声,接着排山倒海的攻势令他们挡无可挡,重又被迫退出还没有呆稳的鲁扎宰镇,原来后面的特混部队第二团与民解武装冲上来了。

特混部队与民解武装联军凶猛冲锋,法军见大势已去,只得仓皇北逃。

战斗过后,汤姆斯率残余的第一步兵营又回到鲁扎宰镇打扫战场,收敛埋葬战友遗体。看到许多战友因为肉搏战已经模糊的遗体战士们热泪满面,有些战士是和法国人抱在一起死的,其中还有一位黑人战士与一名法军士兵互抱在一起,两具尸体根本分不开,最后只得一起合葬了他们。

法第121师的覆没,导致法军的溃败,而法军的溃败又导致敌军整个全线的溃退。此时,民解武装总司令海利尔将军好生后悔,如果不是他把民解武装的主力第一军南调增援科威特,那么,此时的胜利绝不只是击溃敌军。如果不是他没有听从王小虎的话,可能民解武装早把巴格达城攻下来了。

南援科威特的民解武装第一军到达离科威特城尚有几百里的哈马尔湖时,进攻科威特城的五千法军已被由中国002特混部队政委肖勤仁率领的三千新兵所击溃。海利尔接到消息,懊恼中又只得令第一军再折回北上参加对北面敌军的战斗。就这样,民解武装第一军一万五千余精锐部队在战事最激烈时,他们把时间白白浪费在了赶路上。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在中国海军第一舰队强大武力的护卫下,法国的东南亚舰队未敢再拦截中国海军的第三运输编队,中东的002特混部队以及民解武装部队再次得到较充分的军需补充。

公元1872年4月6日,002特混部队与民解武装八万余联军发动第三次巴格达战役。双方熬战一月有余,民解武装终于如愿以偿地夺下巴格达城。由此,阿兹默政府宣告垮台,阿兹默率部分残剩国防军与惨败的法军退往叙伊边境。不久,阿兹默在叙利亚组建流亡政府,而伊拉克国王萨里尔则彻底与阿兹默集团分道扬镳,他逃往奥斯曼帝国组织了另一个伊拉克流亡政府。

公元1872年7月5日,伊拉克共和国成立,海利尔当选为伊拉克共和国总统。此时,虽然伊拉克民族解放阵线联盟取得了政权,但他们并没有完全取得对整个伊拉克的控制,因为在西北面伊拉克与叙利亚边境,有阿兹默集团的武装存在,而在北面伊拉克与奥斯曼帝国国边境则有萨里尔集团的武装存在,在北部山区还有库尔德族分离武装的存在。因此,海利尔在就任总统后不久,便令军队向北面进军,清剿残余敌对武装势力,重点清剿阿兹默集团武装。

伊拉克共和国的成立除得到中国、朝鲜等少数几个国家的承认之外,并没有得到世界上主流国家的承认,就连与中国有友好关系的德国此时也未承认伊拉克共和国。其它欧洲国家不仅不承认伊拉克共和国的存在,而且还四面封锁伊拉克的对外交往。

面对中东争斗的失利,法国人岂会甘心失败?他们一边四处活动,游说它国以组织同盟干涉军,一边在国内积极筹备准备再一次出兵中东。中东涉及法兰西帝国太多的利益,法国人民绝不会允许国家失去中东。

英国伦敦唐宁街10号——英国的政治中心——英国首相的永久官邸,穿过漆黑的官邸大门,唐宁街10号大院里一片宁静,但在里面内阁议事室里却是热闹得很,由首相皮怀特主持召开的“中东事务”内阁会议正在争论不休中。

“各位!我在这里提醒大家,如果我们现在不与法国人结成同盟,如果我们不及早干预中东事务,那么下一个被‘中国化’的地区将是沙特国、伊朗,接下来便是整个中东地区!”被奉召回国述职的英驻沙特国大使万斯激动道。

“万斯大使!请不要危言耸听,我们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说中国人还对中东其它国抱有野心!”英国内政大臣威列特尔不屑道。

外交与联邦事务大臣格威林讥笑:“你们呆在国内,知道什么国外的事?”他当然支持自己的手下万斯大使了。

万斯忿忿道:“中东局势已对我大英帝国十分不利,大家还蒙在鼓里而不知,这是最可怕的事。中国人在中东各国都培植有反政府势力,这些你们都不知道吧!一旦他们控制的势力取得国家政权,我们将会像奥斯曼帝国与法兰西帝国一样,被扫地出门!”他的表情痛心疾首。

“大家别忘了十年前发生在远东大陆的战争,那次我大英帝国与其它四国联军被中国人打得惨败,致我国威信扫地,声威不在,难道这一切你们都忘了吗?”财政大臣明威尔沉着脸色质问大家。

“此一时,彼一时!过去怎能与现在相比?何况现在的战场发生在中东,远离中国大陆,我相信凭我大英帝国无敌的海军,何惧中国人之有?”国防大臣米歇尔不以为然道。

内阁成员的意见分成两派,一为鹰派,主张主动干涉中东事务,不用惧怕中国人;一为鸽派,主张视中东事态发展而定,尽量避免与其它国家为敌。双方各抒己见,争执不下。

“好了!”首相皮怀特敲着桌子,阻止大家继续争执下去,十年前远东殖民之战的惨败就如火印铬在他心头的伤痕,永远抹不掉。对于他瞧不起的低等民族黄色中国人的崛起,他感到十分不舒服,现在中国人居然争利到欧洲大门口——中东来了,这是绝不允许发生的事。他阴沉着脸,高声反问:“我们两次与沙俄之间的中东——黑海战争,为的是什么?为的不就是为了控制中东吗?我们什么时候惧怕战争了?”

他冷冷地扫视一眼:“大家想想吧!我大英帝国失去中东地区后,将是怎么一个结果?”他猛地站起,重敲桌:“我们将失去通往远东的黄金水道,我们将失去东南亚,失去澳洲,失去整个南亚!”他停顿一会儿:“还有,失去了中东地区,我们正在开凿的苏伊士运河还能控制吗?”

他的一记记重敲,令各位内阁大臣不寒而悚,没有了亚洲的大英帝国,还能称霸世界吗?

鸽派大臣紧锁眉头,皮怀特首相所言有理,但其中明显还有许多不妥之处,他们一时却理不清头绪,而且在这种情况之下,也不好出声反对。

皮怀特停顿一会,接着道:“所以,我同意万斯大使的意见,与法国人联合,一定要防止中国人在中东地区势力的进一步扩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