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初出茅庐 轼练开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学习总是辛苦的,前途或许是光明的。做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当你有一天,明知自己被人整了,你还要感激那个存心玩你的人,对他说上一句:要是没有你的教导,哪有我的今天啊!可爱的赵木小朋友的亲身经历,或许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第二天天还未亮,赵木就早早的来到屋外的空地上开始劈材,之所以会这么积极,完全是想到昨天司马奇对他说,只要他能提前干完规定的事,那剩下的时间里,司马奇就将教他一些立世的本领。


赵木在朦胧的天地中,独自干着活,虽然由于昨天过度的劳累,使的肩膀还有些酸痛,腿脚也显的有些不听使唤,但他此刻的心情却是愉快的。一想到,只要自己做完了这些事情,就能让司马奇把昨天那种威风八面的本领教给自己,顿时兴奋的浑身都充满了干劲。


春秋大陆的夏季,白天因为太阳的照射,而酷暑难耐,但是在太阳还未升起的早上,却是意外的有些阴寒。冷飕飕的风,直往赵木的衣服里钻,那种刺骨的寒冷,对他来说,却是一种难得的凉爽。


太阳懒洋洋的爬上山头的时候,赵木的柴火也差不多劈好了。他把它们装好。开始去给司马奇准备早饭了。


这也是他们昨天晚上约定好的事,从今天起,赵木不仅要干重活,累活;甚至还要管洗衣服,做饭之类的家务。这么多事情,对一个十岁的小孩明显是重了一点,但是司马奇的理论是,要想得到,就要先学会加倍的付出;并承诺要是赵木做的好的话,他会考虑提高对他教授的质量。对此,赵木深表满意,为了防止司马奇反悔,并当场和司马奇签定了有生一来第一份卖身契约,哦!不!按照文本的称呼应该是《司马,赵友好互助协定》。


从此以后,对于司马奇来说,赵木的身份就从单纯的养子变成了童工,加仆人,加佣人,加长工,加重劳动力,加苦力的身份。由此,也宣布了一向自力更生的司马奇正式进身为资产阶级剥削者,相应的赵木也就自然成为了无产阶级同志。


但是,令后世所有的历史学家都感到奇怪的是,在研究这一段被称为“苦难剥削”的前期打工史中,他们惊奇的发现,在这一时间段内,至少是在这一时间段内,伟大的赵木同志,虽然明白自己被剥削,但是却没有采取任何反抗行为,甚至出现了一些心甘情愿的迹象。几乎所有的人,都把问题归结于,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对无产阶级的迷惑性,和伟大的赵木同志其伟大的思想还未完全觉醒。


当然这只是官方正式版本,据村长第19代孙孙展示的其祖先留下的日记中,对该事件有这么一段精彩的记叙:“赵木这个小伙子当年太年轻了啊!没经验!书又读的少,都不知道什么是会计分析和边际收益,才会上了那个老男人的贼船啊!”


据说,今后有哪个小孩不愿意读书,老师家长就会对他将“赵木卖身上贼船”的典故,听完这个故事的小朋友,从此没有一个不爱学习的。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有人会觉得很奇怪,一个十岁的小孩会做什么饭啊!其实,这并不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要知道,司马奇和赵木两个人原本就不是千金之户,富家公子。平时的饮食本来就比较简单,自从赵木开始做饭以后,每天的饭菜就基本上是两稀一汤:即早上稀饭,中午稀饭,晚上稀饭喝完了就吃剩下的稀饭汤。稀饭懂不懂,应该都吃过吧,不就是抓一把米加一桶水就这么在锅里煮啊煮啊的,就这么简单!


这种局面直到司马奇的胃吃出了毛病,才不得以被终止。不过话说回来,对于赵木来说,做饭不是太难,难的反而是事前的准备。在那个年代,可爱的赵木小朋友,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做自来水的设施。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做饭用的水都是从一座小山上的井里挑回来的。挑水可是一个大麻烦,先不说这水挑在肩上有多重,关键的问题在于挑水的路实在是难走:一方面,这条小路都是被人一步一步踩出来的,坎坷不平;另一方面,在挑水的时候,难免会洒一些在地面上,就这样积少成多,使的路面长年湿滑,布满了青苔。赵木本来人小就挑不了多少水,再加上往往一步三筋斗,等走回屋的时候,一大桶水能剩下三分之一就要谢天谢地了,所以,为了做一顿饭他往往要走上三四个来回。其中的辛酸自然就不用说了。


等吃过了饭,还要将劈好的柴给村里的独居的老人们送去,然后再帮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村民们看着赵木毫发无伤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都大吃一惊。围着他问长问短的,等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清楚以后,所有的人都不禁长出了一口气。这样又自然耽误了不少时间,等到赵木做完事,再回到自己的小屋时,已经是晚上了。


司马奇一个人懒洋洋的站在屋外,看见赵木满不经心的问了一句:“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赵木解释完以后,司马奇伸了一个懒腰,说:“今天晚了,就不教你了,明天早点回来!”说完自己回屋睡了。


赵木也觉得有些累了,也就没有说什么,回屋休息去了。


第三天,赵木早早的就做完事回到家中,这个时候太阳也才刚刚偏西。赵木一看见司马奇,就大声的叫道:“叔叔,我回来了,今天你教我什么本事啊!”


司马奇看了他一眼,说:“先别忙,你帮我把我的屋子收拾一下,等你收拾完了,我就教你!”


赵木一听傻了,那间连猪都待下去的屋子,一时半会儿,收拾的完吗?可是司马奇一脸不容质疑的表情,彻底的打消了赵木求情的念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老老实实的替司马奇收拾屋子去了。哎!还真是的,赵木这小伙子,从小就知生活不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说大这,大家都应该猜到了,这一天赵木又没有从司马奇那里学到丝毫的本领,就又被打发去睡觉了。我的天啊,这人怎么这样?对待这样勤奋好学,争取早日出人头地的赵木同学,司马奇这个老男人居然这样做,实在是有点让人寒心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